第二百四十二节:吒金艳阳枪 - 蛊真人

第二百四十二节:吒金艳阳枪

?血道蛊仙! 因为血海老祖等等历史原因,以及血道的流派特征,五域中但凡修行血道之人,都被判定为魔道中人。 之前,楚门和百足家的联盟,对付黄金家族的联合征讨,楚度一方本可能引来一位强援。可惜此人修行血道,楚度立即拒绝,态度十分干脆,毫无任何犹豫。 那是因为楚度想要建立正道势力,一旦和血道搭上了边,那就只能被划分为魔道一方,让楚度的一番心血付之东流。 不过对于大雪山福地而言,却没有这等顾虑。 因为大雪山福地,本身就是北原的魔道蛊仙的聚集地。它并不是一个家族,也不是一个门派。不管是家族还是门派,都有培养成员的特征,都有凡人成员。大雪山福地只是一个单纯的利益结合体。 赵怜云离开了十二雪峰之后,来到第十雪峰。 镇守这里的就是一位魔道蛊仙,姓赵名普,身着麻衣布鞋,头无发,面容普通,个头不高不矮。 他就站在大殿的中央,而余艺冶子却是连连后退,直至大殿边缘处。 后者浑身浴血,伤势极为骇人。 赵怜云见到这位同伴,差点都认不出他来。余艺冶子是一位外表漂亮的柔弱少年,但此刻的他就好像是刚从血海中滚打一圈,被人从无边的血水里捞上来的一样。 “这个蛊仙的其他本事平常,但有一记血道仙级杀招,非常厉害!催发之时,首先是他周身血浆迸溅,然后会化为一道血液激流射出。一旦被血液激流接触了肌肤,就算中招。之后,就会血流不止,随着时间推移,流血情况会变得更加恶劣!你可千万要小心。”余艺冶子一直在苦战,见到赵怜云,连忙告诫。 “我知道了!你先休整,我来对付他。”赵怜云挺身而出。 “很好,又来一个送死的。”赵普站在原地,一动不动,双臂环绕在胸,发出狞笑时,露出森寒尖锐的牙齿,顿时一股魔性和杀戮的气息,扑面而来。 仙道杀招——锁命银链。 赵怜云从之前,就开始一直在酝酿。此刻身上涌起大量的蛊虫气息,仙元消耗下去,一片银色的光膜,笼罩住她浑身上下。 咵拉拉…… 一连串的链条碰撞的声音,从银色光膜中响起。 随后,六道漫长的锁链,从银色光膜里飞射而出。六道锁链,银光璀璨,灵动至极,围绕着赵怜云周身上下,前后左右一圈圈的飞舞,形成坚固的防护。 赵怜云经过大量的特训,之前不久又和赵大牛死战一场,好似脱胎换骨,战斗中一举一动都有了杀伐果决之气,再非之前的新嫩模样。 第十峰主血道魔仙赵普,却是看着赵怜云催动杀招,竟没有出手阻挡,一副做事不管,任由赵怜云发挥的样子。 赵怜云见此,立即又催动另外一记仙道杀招。 流星雨落! 仙元又耗费一批,在赵怜云的头顶上空,大殿中高高的穹顶处,忽然形成了一片深蓝。 咻咻咻…… 无数的流星,从这抹深蓝中暴射喷涌,漫天而落,宛若千军万马齐齐射箭,景象蔚为壮观! 这些流星非常细小,好像是无数的暗器,一经射出,气势磅礴,宛若暴雨兜头而下,让人避无可避。 赵普若是再没有动作,只怕要被这些细小的流星射成筛子。 他果然不敢再拿大,头顶上忽然浮起一片偌大的血云,好似张开了一张大伞,牢牢护住赵普。流星射在血云当中,被其尽数遮挡,血云的体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,迅速缩小。 赵普暗暗咬牙,双脚一踏,身体宛若一道红线,射向赵怜云。 赵怜云心神一荡,下意识地退后一步。 而她身边环绕着的银色锁链,已经比她更先动作,其中一道像是蛟龙出击,射向赵普。 赵普连忙闪躲,绕开这个方向,选择另外一边突击。 但几乎与此同时,又一道银色锁链向他射过去。 赵普迫不得已,只得又撤,再选方向。 如此三番五次下来,赵普惊讶地发现,这些银色锁链能自主进攻,堪称攻防一体,单条锁链灵动非凡不说,总体而言,还能相互之间形成配合。 “小女娃,你这防御杀招倒是不赖!”赵普攻击无功而返,索性不再尝试,退后一段距离,重新施展手段,补充头顶上渐趋稀薄的血云。 这是当然的。 赵怜云身怀不少仙道杀招,这些手段都是灵缘斋,甚至是天庭方面,为赵怜云特意挑选出来。 特别适合赵怜云这种初学者。不仅杀招容易操纵,而且即便失败反噬的伤害也不大,更关键的是杀招本身非常优秀。 头顶上,流星璀璨,还在不断倾泻。 赵普不断补充头顶上的血云。 余艺冶子缩在一旁,正在对自己展开治疗。 赵怜云没有答话,她在闷声不响地继续酝酿第三记仙道杀招。 只是她最熟练的,还是头两道杀招,分别为流星雨落和锁命银链,这第三招比这两招要稍微复杂一些。 平时训练的时候,赵怜云只是多费一些功夫,就能催发出来。 但实战中,她却发现,耗费的功夫要大得多。 虽然现在她有锁命银链的保护,环境还算是比较安全,和训练中差不多,但心境的确是很不一样,让她好几次尝试,都以失误错乱而提前告终。 “又是仙道杀招?你难道不知道,仙道杀招不能轻易动用么?动用的次数越多,被发现破绽的机会就越大。就让我好好来教教你怎么战斗!”赵普狞笑一声,再度扑上。 但这一次,他冲到一半的路程,就将嘴巴张得老大。 哈! 一声巨大的炸响,陡然迸发出来,赵怜云顿时感到浑身血液都狠狠震荡了一下。赵怜云虚窍中,刚刚升腾起来了一小半的蛊虫,都因此受到了干扰,再次落下去。 其中,还损失了不少凡蛊。 赵普乃是血道魔仙,却有类似音道的手段,叫赵怜云猝不及防,就连一旁的余艺冶子疗伤都受到了干扰。 就这样,赵普围绕着赵怜云不断攻击,锁命银链护住赵怜云身家安全。 但赵怜云想要催动第三记仙道杀招,一直都没有成功,饱受赵普的各种各样的干扰。 赵怜云心中充满了无奈,暗道:“这个对手的确如余艺冶子所言,其他手段都稀疏平常,这么就也攻不破我的锁命银链。但是他非常难缠,各种手段层出不穷,让我催动杀招屡次失败。不行,我得继续坚持下去!” 赵怜云坚定信念,********继续尝试催动仙道杀招。 许是她被干扰了太多次,失败的次数多了,反而磨练出了她的意志,坚定了信念。 终于有一次,她双目陡然暴射出刺眼的精芒。 然后,赵怜云伸出自己的右手,张口向自家的右手掌心中一吐,吐出一连串的火焰。 火焰停留在赵怜云的手掌中,起先只是一个火球,悬浮在右手掌心上。 然后,赵怜云吐火不停,掌心中的火焰就开始膨胀。 说来也奇怪,这团火焰不是整体膨胀,越变越大,而是向左右两边扩展。 很快,赵怜云的手掌中就有了一条火焰长棍。 火棍直至延伸到成人一臂的长度之后,就停止扩张。棍上的火焰原本灼灼燃烧,现在开始收敛。 几个呼吸之后,缭绕的火舌就都全数收敛起来,火焰凝聚成形,仿佛是赤铜浇筑的棍子。 赵怜云闭上嘴巴,又陡然张开,发出一声尖锐的喝斥:“吒!” 随着这道声音,顿时有一道金芒,从她的口中射出,正中火焰棍子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