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四十三节:血尽流 - 蛊真人

第二百四十三节:血尽流

?火焰棍子受了金光一击,竟将这道金光完全吸收进棍身中去。金光在火焰棍身中迅速流转了一遍之后,最后停留在炎棍的一头,渐渐地转变成了尖锐的枪尖。 至此,炎棍彻底转变成了一条赤金色的短枪! 仙道杀招吒金艳阳枪,终于催动成功! “你的死期到了。”赵怜云吐出一口浊气,满脸振奋之色,她右手紧紧握住吒金艳阳枪,手臂缓缓高举,瞄准对面的赵普,一时间意气风发,士气高昂。 赵普一脸凝重之色,他双目紧紧盯住赵怜云手中的吒金艳阳枪,交口称赞道:“此枪厉害,温度和光辉都内敛起来,一旦爆发,必定是恐怖的伤害。不过……” 说到这里,他话锋忽然一转,脸色流露出阴谋得逞的的笑容。 他继续对赵怜云道:“你不觉得,你现在有什么不妥之处吗?” “嗯?”赵怜云这才感觉,嘴唇边上似乎有什么温热咸湿的东西在流淌。 她伸出左手轻轻一抹,顿时发现左手上竟是鲜红的血液! 她在不知不觉间,开始流血了。 “这是?!”赵怜云的瞳孔顿时缩成针尖大小,身躯一颤。 “这就是我的杀招——血尽流。呵呵呵。”赵普哈哈大笑。 “不可能?你明明……”赵怜云正说着,忽然从嘴里不由自主地流淌出了一大片的血液,她的白色牙齿都被尽数染红。 “哈哈哈,你是想说,我怎么没有仙道杀招催发的迹象么?其实我早就在催动了,只是换了一个方式而已。”赵普笑着。 “难道说,是传闻中的手法——拆招?”余艺冶子瞪大双眼,失声道。 赵普向他瞥去目光:“小子,见识倒挺广的。” 蛊虫养用炼,三大方面,都是博大精深的。 炼蛊方面,有炼蛊的各种手法。用蛊方面,自然也是如此。 涉及到仙道杀招方面,就有许多非同寻常的手法和技巧。比如说,焚天魔女掌握的连招。她能够将两种,或者以上的炎道仙级杀招,连续使用,达到更强的效果。 又比如说,方源掌握的变招。奴力合流的万我,本身是催发出海量的力道虚影出来作战。但变招之后,方源就有了万我第一式力道大手印。这个变招的本身,是以万我为基础的。但却能做到万我本身做不到的一些攻伐效用。 而现在赵普运用的手法,是拆招。若是他直接催动血道仙级杀招血尽流,势必会被警惕万分的赵怜云发觉,提前破坏或者闪避。但是赵普将这一招拆分成几个部分,在交手的时候,先后运用出来。当这些部分全部运用出来之后,就能达到血尽流的威能。 这样做的好处,显而易见。没有标志性的景象产生,让人不知不觉间就中招,防不胜防! “可恶!原来他是一直藏拙,一直在伪装,表面上是屡次进攻,没有突破我锁命银链的防护,实际上却是暗中施展阴谋,最终达到了目的!” 这么一会儿,赵怜云发现自己不仅是嘴巴、鼻腔源源不断地向外流血,同时耳朵也开始外溢出血液。眼睛也充斥一些淡淡的血色,这让赵怜云的视野也开始变得模糊起来。 赵怜云心脏砰砰乱跳,她不由地想到余艺冶子的模样。 “我终究还是中了招数!” “照如此发展下去,我岂不是会和余艺冶子一样吗?” “真是狡诈!!” 赵怜云心神激荡,对着赵普投掷出了手中的吒金艳阳枪。 但赵普早已经严阵以待,对赵怜云手中的炎枪非常戒备,赵怜云刚有耸肩的动作,他就已经开始转移。 吒金艳阳枪并没有锁敌之能,但速度非常的快,和赵普插肩而过。 赵普吓了一跳,吒金艳阳枪一路洞穿大殿,直接射到殿外的空中,然后轰的一声,爆炸开来。无边的热浪向四面八方,狠狠冲击过去。刺眼的金光还有炙热的火焰,在一瞬间,形成了小太阳般的圆球。但很快,这个太阳圆球就消失不见。 “如此威力,若真要射中我的话……”赵普一身冷汗,“幸好他们两个都已经中招了。” “唉。”余艺冶子暗叹一声,走到赵怜云的身边,开始和她并肩作战。 赵怜云有些沮丧,士气低落下去。她倒是还是实战经验太少了,心境很容易就被影响。这个仙道杀招吒金艳阳枪,原本是她手中难得的一项优势,但现在却被她近乎浪费掉。 “你身上的伤……”赵怜云担忧地看向身旁的同伴。 余艺冶子身上的伤势,根本没有任何好转的丝毫迹象。 赵普笑道:“你以为我放任你休整和治疗,是故意放你一马么。呵呵呵,只要中了我这一招,除非我亲自给你解除,否则的话,寻常手段都是没用的。你自己也尝试过了,有什么效果吗?” “不过我这个人,还是有仁厚的。我允许你们两人投降,只要你们跪地求饶,将仙蛊双手奉上,我便收你们二人为奴,绕你们两条性命。” “休想!”赵怜云咬牙切齿,打断赵普的招揽。 赵普不以为杵,哈哈大笑:“战局已定,你们还不认清形势吗?识时务者为俊杰,你们还正青春年少,死了就真的一了百了,活着还有希望。” 余艺冶子冷笑道:“我的确无法治愈我身上的伤,只能任由血液越流越多。但是我也并非一无所获。我已经推算清楚了,只要杀掉你,我们身上的伤就能不治而愈,自行解除了。” “嗯?”赵普脸色微微一变,他再一次上下打量了一下余艺冶子,“小子,我对你有些刮目相看了。” 余艺冶子乃是天资卓绝的炼道蛊仙,在炼道方面造诣非常深厚,就连七转蛊仙都常常和他探讨炼蛊的种种内容,甚至是向他请教。 余艺冶子不仅擅长炼蛊,而且推算蛊方也有一手。 炼道、智道也是比较贴近,能够相互配合的两个流派。 余艺冶子通过身上的伤势,再结合赵普的各种表现,推算出了真相。 “一定要在我们血液流干之前,杀掉他。他不死,我们就死!”余艺冶子向赵怜云传音,语气沉重。 他们两个的确已经被逼上了一条死胡同。只有返身无畏地杀回去,杀掉强敌,才能获得生存下来的权力。 “动手!”赵怜云低喝一声,更加干净利落。 “狂妄自大的两个小家伙,就让你们来尝尝我真正的实力!”赵普大笑,勇悍绝伦地扑上去,以一敌二。 双方在大殿中交手,你来我往,一时间,打得难分难解。 锁命银链不断飚射穿梭,赵普头顶上一朵血云,脚下一朵血云,闪避了三根之后,照准后面三根银链,立即吐出一口血水。 血水沾染上银色锁链,立即让后者化为一滩污血。 “炼八门,第三门,手门,开!”余艺冶子趁机扑上,双掌对准赵普遥遥一拍。 顿时两道小巧的手掌光影,速度极快,正中赵普后背。 赵普闷哼一声,背上忽然鲜血迸溅,将伤口全部覆盖。 他脸色闪过一丝惊异之色,心道:“奇怪,这小子的攻击威能怎么强了许多?” 余艺冶子虽然是炼道蛊仙,但战斗能力也不俗得很。 只要给他一定的时间,他就能做出针对性的变化。尤其是他的仙道杀招——炼八门,可以根据实际情况,进行衍变,增添一些针对性的克制威能。 余艺冶子和赵怜云心知自己绝无退路,一时间迸发出的战斗力非常可观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