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四十六节:我爱他! - 蛊真人

第二百四十六节:我爱他!

?“终于胜利了么。”好一会儿功夫之后,赵怜云才艰难地从血泊中爬起来。 她的伤势很严重,眼前一阵阵发黑。 不过,万幸的是,赵普已经死亡,因此赵怜云和余艺冶子身上的血尽流仙道杀招,也被解开来了。 若是解开不成,赵怜云、余艺冶子无疑要和赵普一起丧命。 呼、呼…… 另一旁,余艺冶子直喘气,也靠着墙壁,站起身来。 待他看到赵怜云时,这位少年蛊仙顿时一愣,变了脸色:“怜、怜云仙子,你的脸,不,你身上……” 余艺冶子瞪大双眼,言语都结结巴巴,不知道如何表达。 赵怜云不禁奇怪,暗道:“我怎么了?” 她连忙低头看向自己,首先她看到的是自己的一双手。 一双老迈,枯瘦如柴的手。 赵怜云心中顿时咯噔一下,然后她发现,自己竟然在不知不觉间,变成了一位老迈的妇人! 她的背佝偻下去,浑身都是皱纹,老眼昏花,满头的白发。 “怎么会这样?”赵怜云满脸震惊。 她抓了一把自己的头发,轻易间就抓断了一把白发在手中。原本强健有力的发根,此时也沦丧尽了,变得极其稀松。 余艺冶子沉声道:“恐怕是爱****的作用。爱****耗用了你的寿命,才爆发出强大的威能,将赵普直接杀死。” “是这样?”赵怜云呆住,神情相当迷茫。 任是谁从大好的青春年华,一下子变成了老态龙钟的状态,心神都会受到强烈的震荡。 “就是这样。”余艺冶子点点头,忙安慰道,“不过你不用担心,只有你催用了寿蛊,你就能重新恢复年轻的身体了。寻常蛊仙可能弄不到寿蛊,但是你不同,你是灵缘斋的当代仙子,门派一定会给予你寿蛊,作为支持的。” 赵怜云没有说话。 她心中的情绪,相当复杂。有震惊,有失落,有难以置信,有茫然若失。 她是天外之魔,但就算是穿越之前,她也没有经历过如此老迈的状态。 一阵沉默之后,赵怜云终于缓过劲来。 “我要继续前进!” “老态龙钟也无所谓了,鸿运还在那里等着我。” 赵怜云透过窗口,遥望远处的第一雪峰,她的目光再次变得坚定起来。 “你不能继续了!!”余艺冶子大惊,连忙走到赵怜云的身旁,一把拽住她的胳膊。 “爱情仙蛊的威力虽然强大,但却并不稳定。说不定下一次,它仍旧要吞食你的寿命。这样一来,你就会彻底死亡!”余艺冶子劝说道。 “就算是死,又如何?”老婆婆赵怜云望着少年蛊仙余艺冶子,微微一笑。 她笑的一点都不美丽,但余艺冶子却呆了呆。 然后,赵怜云轻轻地抽回自己的手臂。 她明明没有动用多少的力气,但是余艺冶子却感觉到好似一股无形的力量,冲击着他的内心,让他不由自主地松开了自己的手。 然后,他静静地站在原地,看着赵怜云佝偻着背,迈着老迈沉重的步伐,向殿外走去。 这景象平淡无奇,但余艺冶子却感到了一种强烈的震撼。 他甚至下意识地屏住了呼吸,这一刻,赵怜云衰老的背影,深深地印刻在他的心头。 “这是一种何等的精神!” “为了心中所爱,而甘愿牺牲,不畏死亡和毁灭。” “赵怜云啊,没有你,我肯定死在赵普的手中。” “也罢,就让我跟随你,大不了这条命还给你就是!” 余艺冶子的年龄也不算大,心中热血沸腾,下定决心之后,连忙跟上赵怜云的步伐,紧随着她。 虚窍中的仙元已经所剩无几,赵怜云也担心胡乱呼唤爱情仙蛊,会直接损耗了她不多的寿命。于是她选择直接走下雪峰。 如此一来,在逆命祭炼大阵的作用下,赵怜云和余艺冶子分开,她只身一人来到一座雪峰的峰巅。 峰巅上仍旧有一处大殿,一片幽静氛围。 “这里曾经发生过激战!”赵怜云缓缓步入大殿,很快发现,大殿之中十分残破,到处都是激战后的痕迹。 “是你,怜云仙子?”一个声音忽然传到赵怜云的耳畔。 赵怜云微微一愣,旋即听出来,这是那位水道蛊仙沐凌澜的声音。 “这是大雪山福地中的第八峰,我和峰主笑飞飞展开激战,如今两败俱伤。” “现在,我们都各自隐藏起来,尽力疗伤休整。” “你要小心,不要中了她的暗算。她有一记仙道杀招,能令人不断丧失记忆。” 话音刚落,一道奇光飞出,正中赵怜云的额头。 “糟糕!”沐凌澜连忙大叫,“每一次忘记的时候,相关的记忆都会浮现在你的脑海中。用仙蛊防御,不要催动什么仙道杀招,那样更危险。一旦你忘记仙道杀招的记忆,你就会遭受仙道杀招的反噬。坚持住,等我疗伤,拥有一战之力!” 赵怜云连忙应是。 她缩到墙角,催起仙蛊护住自身,然后静候杀招发作。 “可恶!”赵怜云心中惴惴不安。她知道自己的情况,自己刚刚成为蛊仙不久,一身战斗大多来自于特训期间。若是这个期间的记忆消失掉,对她而言是极其巨大的损耗。 记忆开始浮现在脑海中…… 北原。 马家战败,被黑家招降。 “想不到我们还能活着,小云姑娘!”马鸿运一把将赵怜云抱起来原地转圈,“哈哈哈。” “快放下我,你这个大笨蛋!”赵怜云叫嚷着。 …… 王庭福地之中。 “你小子也真是好运气,居然能当常家的女婿,哈哈哈。”赵怜云拍拍马鸿运的肩膀。 马鸿运呵呵笑起来,挠了挠自己的头发:“小云姑娘你放心,你帮助我那么多,我不会亏待你的。” 赵怜云大声嗯了一声,连连点头:“那我以后就靠你了。” 心中则暗自奇怪:自己怎么会有一些失落、酸楚的情绪? …… 八十八角真阳楼内。 “你居然是一个天外之魔!居然还潜藏在马鸿运的身边!呵呵呵,真是好胆色啊,好胆色。不过可惜……你遇上了我。”巨阳意志流露出浓厚的杀意。 赵怜云如坠冰窟,心中嚎叫:“该死的,还有这么一茬?穿越的人就是天外之魔?这个世界也太坑了吧!完蛋了,这次死定了!!老娘我居然要死在这里了么。” 但下一刻,马鸿运挺身而出,站在赵怜云的眼前。 他张开双臂,将赵怜云护在身后。 “小子,你想包庇一个天外之魔?”巨阳意志声调一扬,神色变得冰冷。 “什么天外之魔!我不知道什么天外之魔,我只知道她是小云姑娘,没有她的帮助,我现在说不定已经被人打死了。”马鸿运极力维护赵怜云,辩解道。 赵怜云瞳孔猛缩,呆呆地望着眼前的马鸿运。 “即便是面对巨阳意志,这个家伙都能挺身而出么?” “为什么!” “我明明是天外之魔啊,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呐!” “你这个傻瓜,会死的啊。维护我,你要得罪巨阳意志,那可是你的老祖宗,你这个傻瓜啊!” 就黑楼兰看向赵怜云的目光,也泛起杀意。 “不,小云姑娘是无辜的,你们不能伤害她!”马鸿运坚持己见,一心要护住赵怜云。 但巨阳特意不管马鸿运,直接向赵怜云动手。 “不——!”马鸿运见机不妙,大喊一声,情急之下,伸出双臂,将赵怜云抱在怀中。 这一刻。 时间好像变得漫长起来。 赵怜云缩在马鸿运的怀抱当中,她的心脏开始砰砰乱跳。 一种史无前例的安全感,还有温暖,充斥她的心房。 伴随而来的,还有一种恐慌。 这种恐慌,并非是性命垂于一线的情绪,而是一种发自内心的奇妙感觉。 赵怜云发现,在这一刻,她无可救药地爱上了傻傻的马鸿运。 这个世界上,有男人会为她看星空,陪她一起对着山谷呐喊,为她疗伤,为她献花。但是,有谁能为她放弃生命?! 在这个世界上,就连巨阳仙尊都排斥的天外之魔,有谁会傻到偏偏去维护? 马鸿运。 马鸿运! …… 一段段的记忆,浮现在赵怜云的脑海当中。 然后,又一段段的消弭殆尽。 “不,不要!”赵怜云泪流满面,悲怆无比地叫喊起来。 笑飞飞的声音传来:“呵呵呵,中了我的仙道杀招,你心中觉得最宝贵的记忆,都会丢失。感到痛苦了吗?没有关系,忘记得多了,你就会轻松起来的,说不定你还会笑。呵呵呵……” 记忆消失了,笑容果然浮现在赵怜云的脸上。 “不要笑。这是笑飞飞名传北原的阴险杀招,能让人在笑中死亡。笑的时间越长,你就越容易丧命啊。”沐凌澜连忙传音警告。 但赵怜云仿佛是痴呆了,笑得嘴角咧开,并且咧开的程度越来越大。 “该死!”沐凌澜知道自己必须出手。 他不出手则已,一出手就是石破天惊的杀招! “啊!你居然……”笑飞飞因为对赵怜云动手,暴露了位置,猝不及防之下遭受了致命打击,惨死当场。 “怜云仙子,你要坚持住!”沐凌澜连忙赶回来,对赵怜云施救。 赵怜云脸上的笑容依旧,但神智恢复了清明。 两行浑浊的泪水,从她的眼眶中流淌下来。 她此刻老眼昏花,一头白发,苍老无比,只能用蛊虫来取代声带发出声音。 “该怎么办?” “我几乎忘记了和他的一切。甚至就连他的相貌都忘记了。” “我只记得他的名字。” “我只记得……” “我爱他。”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