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四十七节:中洲来援 - 蛊真人

第二百四十七节:中洲来援

?北原,大雪山福地,第一雪峰。 “再来一次。”万寿娘子一步步逼近马鸿运,手中拿捏着一枚雷球。 “你来吧。”马鸿运无所谓地翻翻白眼。 万寿娘子冷哼一声,手中的雷电小球随即抛出,融入到马鸿运的胸口中去。 啪啪啪啪! 电光在马鸿运的浑身缭绕,马鸿运咬紧牙关,竟然在雷电的肆虐中,还保持着清醒。 电光持续了片刻后结束,马鸿运竟然也没有昏迷过去,而是浑身出了一身大汗,脸颊上带着红晕。 “又失败了!”万寿娘子难以置信地瞪大双眼,“这怎么可能?有点不对劲!” 她电炼马鸿运,已经不知道失败了多少次。 虽然说八转仙蛊的炼成概率,相当微小渺茫,但总是卡在这一关口,未免也太说不过去了。 万寿娘子都有一种要吐血的感觉。 尤其是看到,马鸿运已经成为五转巅峰,并且身上还因为屡次电炼失败,刻印上了不少的雷道道痕。 若是马鸿运修行雷道,这些道痕无疑会给他提供巨大的帮助。 “我说,你总是这样,不累吗?不如换一种方法呀,我都已经厌烦了。”马鸿运自知必死无疑,放得很开,打趣万寿娘子。 万寿娘子眼射寒芒,马鸿运被这寒芒一照,一股无以伦比的剧痛,立即袭遍他的身心。 他再没有之前的惬意,仰头惨嚎,浑身抽搐不止。 万寿娘子默不作声,静静地聆听马鸿运的惨叫,眼中寒芒照射不停。 马鸿运叫得嗓子都哑了,终于,白眼一翻,当场昏死过去。 万寿娘子冷哼一声,眼中的寒芒渐渐消散,流露出思索的神情。 “赵怜云的状态已经不行了。” “爱情仙蛊爆发威能的次数,变得相当有限。” “不过,似乎万寿娘子也有些察觉了呀。” 远在镇运天宫当中的南荒仙人,竟然对大雪山福地中的各种情况,了若指掌。 此时此刻,他也有点浮躁。 中洲蛊仙还不出现,究竟打的什么主意? “捕获爱情仙蛊乃是巨阳先祖当年的筹谋,如今该由我等子孙后代将其完美收尾。” “玄极子,你们动身准备了!” 南荒仙人通过信道手段,将命令传达到了长生天当中。 长生天中,八极子仍旧操纵着劫运坛,不断对五行大法师加以围攻。 此时听得命令,立即分出两位七转蛊仙,分别是玄极子、洪极子两位。 “诸位,我们这便去了。”玄极子招呼一声。 “早去早回。”天极子不敢过多分神,没有了两位七转蛊仙,他们更对五行大法师无奈,只能维持现状,等待玄极子和洪极子的凯旋归来。 镇运天宫。 “一切都按照计划行事,如此一来,爱情仙蛊和马鸿运就要归于长生天。中洲蛊仙,你们再不出手,可就晚了。”南荒仙人正在心中念叨着。 轰隆! 一声巨响。 整个镇运天宫都狠狠地颤抖了一下,居然一下子被迫显露出了实体。 “镇运天宫!原来一切都是你在作怪!!” “摧毁这座天宫,为诸位同道报仇!” 镇运天宫面前,两座仙蛊屋浮现而出。 一座百雀齐鸣,灵动非凡,正是揽雀阁。另外一座,狂风卷席,高楼耸立,便是风满楼! 两座仙蛊屋虽然气势煊赫,但屋上各有残缺,显然,中洲蛊仙一行从无间道中挣脱而出,也是付出了巨大代价。 “哼,终于出现了么!”南荒仙人冷哼一声,连忙操纵镇运天宫进行防守。 中洲两座仙蛊屋,一前一后,夹攻镇运天宫。 镇运天宫中,虽有巨阳仙僵,但他却毫无出手的意向。他枯坐在这里无数光阴,只保留了一击之力,就是为了回报一个人的恩情。 此刻,即便镇运天宫遭受攻打,他也是闭目盘坐在大殿中央,无动于衷。 很快,南荒仙人额头渗出一层汗迹。 镇运天宫虽强,但是却一项最大的弱点,便是它必须镇守在这里,不能自由移动。一旦移动,哪怕只有分毫距离,也会破坏了它坐立在这里的三十多万年的苦功。 镇运天宫耗费了三十多万年,才将影响力遍布北原上方的黑天,影响白天。一旦移动一下,就要破功,不再对黑天、白天有任何影响。 镇运天宫就像是一个防护的大伞,牢牢护卫着北原一域。这是巨阳仙尊为了子孙后代着想,布置下来。 南荒仙人怎可因为遭受攻击,而破坏了巨阳先祖的这份用心?他只有选择硬抗。 中洲一方,有备而来,攻势爆发,竟将镇运天宫压入下风。 “药皇,你也来操纵这座仙蛊屋,帮助我一同克敌!”南荒仙人道。 药皇连忙应声,出手相助。 有了第二位八转蛊仙操纵仙蛊屋,顿时起到了立竿见影的效果。 战局稳定下来。 南荒仙人脸色疑惑:“奇怪,这中洲蛊仙的攻势怎么忽然下降了怎么多?还有,他们好像是在无间道中遭受到了某个意外。最让我记挂的是,明明有三座仙蛊屋,那最强的一座角连营去了哪里?难道说已经毁在了无间道中吗?” 但下一刻,南荒仙人瞪大双眼,接收到了最新的情报。 “原来角连营,竟是出现在了大雪山福地上空!” 长生天方面,已经渗透进了大雪山福地,因此南荒仙人对于大雪山福地中的情况了若指掌。 轰! 又一声巨响,继而强烈的震荡,迅速蔓延开来。 大雪山福地中的十二个雪峰,都在剧烈的颤抖当中。 仙蛊屋角连营的威能,十分巨大,皆因这座仙蛊屋中,有着两位八转蛊仙。 一位威灵仰,另一位则是碧晨天。 而万海龙流则操纵着风满楼,兼顾揽雀阁,专门纠缠着镇运天宫。 角连营相当强势,即便是在大雪山福地之中,也抗衡着逆命祭炼大阵的力量,死死地悬停在高空中,好像是一颗钉子。 “我们有救了!” “援军终于来了!!” “怎么只有一座角连营,其他两座呢?” 分布在各处雪峰中的中洲五位蛊仙,纷纷仰望头顶,看见角连营,不由地士气大振。 角连营也发现了这五位蛊仙,尤其是身怀爱情仙蛊的赵怜云。 威灵仰和碧晨天,自然想要援救同伴,然而,逆命祭炼大阵也不是摆设,角连营想要俯冲下去,施展遭受到一股强大的无形力量的抵制。 “这里的超级蛊阵很不简单,居然利用了逆流河!” “逆流河居然就在雪胡老祖的手中。不过这座蛊阵依凭大雪山福地建设起来,福地就是蛊阵的根基。我们对付不了蛊阵,直接捣毁大雪山福地,摧毁它的根基。这样一来,这座蛊阵也就不攻自破了。” 威灵仰和碧晨天商量了一下,立即定下作战计划。 轰轰轰…… 角连营爆发出猛烈的攻势,巨角光影连绵不绝,不断轰击在大雪山福地各处,造成极其剧烈的震荡。 大雪山福地中迎来了末日般的景象。 各处雪峰都发生了雪崩,地面裂开一道道巨大的沟壑,无数飞鸟走兽在慌乱逃窜。 “夫君。”万寿娘子站在雪胡老祖的身边,暂时放下炼蛊,满脸担忧之色。 “娘子,若任由这座仙蛊屋发挥,大雪山福地迟早会被破坏。到那时,这座炼道大阵也就跟着破了。放心罢,区区仙蛊屋,又能奈我何?管教这些多管闲事的中洲蛊仙们有来无回!”雪胡老祖哈哈大笑,豪迈无双地冲向角连营。 双方在高空中展开激战。 坐拥两位中洲八转的角连营,居然被压入下风,无法翻身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