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五十一节:殃及方源 - 蛊真人

第二百五十一节:殃及方源

?轰轰轰! 巨角的光影,在高空中四处暴射,掀起狂风暴雨的攻击。 雪胡老祖身边,寒气四溢,汹涌澎湃的蓝色冰霜,一层层向角连营淹没过去。 角连营中两位中洲八转,咬牙硬撑,而身后的其余蛊仙则忙着修补仙蛊屋,各个满头大汗,神色慌张。 而在雪胡老祖的身侧,紫山真君浑身散发出刺眼的紫色光辉,普照整个大雪山福地。 中洲一方攻击大雪山,紫山真君则负责守护这片福地。这片福地正是逆命祭炼大阵的根基,只要守住它,中洲必定失败。 “这可如何是好?”碧晨天此刻的脸上,也流露出了些抹慌乱之色,“照这样下去,我们不仅救不了赵怜云、马鸿运,甚至还可能搭上这座仙蛊屋和我们自己!” 威灵仰作为本次行动的首领,面色凝重至极。 眼前的局势对中洲一方而言,极其不利。 甚至可以说,一点希望都没有。 按照中洲蛊仙的作战计划,他们原本是兵分领路,一路暂时牵制镇运天宫,另外一路救走马鸿运、赵怜云后,立即和第一路汇合,撤离北原。 但现在,大雪山福地的这一路已经快要自身难保了,另外一路还指望着他们去拯救。 这毕竟是北原,不是中洲。 三位八转、三座仙蛊屋,还有众多蛊仙一同,也显得势单力薄。 当然,这也是因为北原蛊仙有备而来。巨阳仙尊当年的计划,中洲方面并不知晓。 中洲重拳出击,按照突袭的计划来看,是非常有成功的可能性的。 然而事实发展下去,突袭转变成了强攻,期间又有幽魂魔尊的布置,这才使得中洲蛊仙们陷入如此被动的境地,危如累卵。 威灵仰脑海中急速思考。 半晌后,他狠狠咬牙,似乎是用尽浑身的力气,下达命令:“我们撤!” 不去管什么赵怜云还有马鸿运了。 随着紫山真君的出现,这已经超出了威灵仰一行人的能力范围。 再拖延下去,中洲一方将会损失更大! 威灵仰决定立即撤离,回到黑天中,和其他两座仙蛊屋汇合,再一起逃回中洲去。 角连营要走,雪胡老祖和紫山真君两人合力,也阻拦不住。毕竟他们没有仙蛊屋,无法抵挡角连营的横冲直撞。 但是! 就在角连营即将要冲出这座蛊阵的时候,异变陡生。 整个大雪山福地发生剧烈的震荡。 天崩地裂! “怎么回事?” “福地好像要崩溃了!” 赵怜云等人,还有其余幸存的峰主都震惊至极。 轰隆隆。 剧烈的闷响声中,一座座雪峰开始坍塌。 “怎么回事!?”雪胡老祖的脸上也现出惊异之色。 “是整个大阵自动崩溃了。”紫山真君双目绽****芒,忽然又改口,“不对!这大阵……” 他还未说完,在场的蛊仙们就听到一阵阵澎湃的水声。 下一刻,汹涌澎湃的浪潮,好似凭空而出,卷席四面八方! 正是天地秘境——逆流河!! “糟糕,娘子!”一切都发生得太快,雪胡老祖想要冲回第一雪峰,但在半途中他就被逆流河淹没了身形。 在逆流河水中,一切的蛊虫都无法催动。 雪胡老祖身不由己,立即被河水直接冲走。 他乃是场中最强战力,就已如此,其他人更不用说。 仙蛊屋角连营直接在河水中解体,中洲蛊仙们像是下饺子一样,被逆流河卷走。 赵怜云等人,大雪山福地的其他峰主,还有万寿娘子、影无邪一行,以及马鸿运,都被卷入逆流河中。 大雪山福地彻底崩溃,只剩下一丝框架,大同风开始产生。 “来了!”远处,玄极子额头暴起青筋,极力操纵着子阵。 他正是大雪山惊变的罪魁祸首。 而旁边,洪极子恪尽职守地为他保驾护航,并且在最后关头,洪极子还需要出力,利用水道手段,将逆流河收取起来。 “什么?!”方源只觉得眼前骤亮,旋即滔天的浪潮,将他一下子淹没。 逆命祭炼母阵一旦崩溃,大雪山福地周围万里之内的人和物,都要被逆流河吞没卷席。 方源正处于这个范围之内,也不能幸免于难。 湍急的河水中,方源冒出头来。 “这是——逆流河?!”他见识广博,震惊之后,立即认出了自己身处的这片大河的来历。 “大雪山福地中居然有逆流河?” “难怪我的上古剑蛟变化,莫名其妙地就被解除了。” 这是当然的。 在逆流河中,不能动用任何蛊虫。方源的上古剑蛟变化,正是仙道杀招,需要仙蛊、凡蛊催动起来。 所以,方源一被席卷进去,任何的蛊虫立即停用,还原了他最本来的面貌。 “幸好我水性不错。”方源滑动四肢,娴熟游动。 他看到前方,宽阔汹涌的河面上,也有不少生命在游动。大量的野兽,还有树木花草,甚至还有石头。 逆流河中激流汹涌,一股股的激流夹裹着石头或者巨木,横冲直撞,让河水中一片混乱。 方源顿时心中一吐,这种状况下,他没法动用蛊虫,战斗力暴降到谷底,只能靠身体本身的防护力量。 就在这时,方源的耳畔传来不对劲的声音。 他连忙转身看去,便见急速汹涌的水流带动下,一块巨大的铁树,树干能有一头象般巨大,向他横扫过来。 “危险!”方源瞳孔一缩,连忙想要闪避。 但在湍急的逆流河中,他身不由己,速度骤降许多倍数,被铁树沉重地撞击到了自己的腰间。 方源顿时被撞入河水深处去。 然后,他疯狂地甩摆四肢,这才重新从河面上冒出了脑袋。 呼呼呼! 他大口喘息,呼吸着新鲜的空气,然后他连忙检查自身,看看伤势如何。 这一检查,他楞了一下。 因为他身上没有伤。 腰间只是一些淤青。 但很快,他的这些淤青也都消散了。 方源双眼骤亮,他忽然意识到:“对啊!我这具身体可是非同寻常,乃是至尊仙体!” 在逆流河水中,方源不能动用任何蛊虫,只能依靠自己的肉体本身。 但是! 他的至尊仙体,可是非同寻常的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