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五十三节:仙蛊爱意 - 蛊真人

第二百五十三节:仙蛊爱意

?方源将这个水母样子的仙蛊,拿到自己的手上,放在眼前端详。 下一刻,他双眼一亮。 这是一只仙蛊。 但具体是几转,方源并不清楚。 因为在这个逆流河中,任何的蛊虫都无法运用。落入逆流河中的这些蛊虫,就仿佛是沉眠在化石之中,自我封印起来,一丝气息都不泄露出去。 这就导致了方源,刚刚没有将这个水母样子的仙蛊当回事。 直到碧晨天忍不住出声提醒,方源才惊觉醒悟。 若是在外界,没有这条逆流河,仙蛊气息逸散而出,方源隔着老远,就能辨别出这是仙蛊,并且是几转仙蛊。 至于,仙蛊是什么,那就得看蛊仙自己的个人眼界了。 “这个仙蛊,似乎是……爱意蛊?”方源眼界开阔,端详了一阵子后,他终于猜测出了这只蛊的跟脚。 智道有三元要素,分别是念、意、情。 既然有爱情仙蛊,自然也有爱意仙蛊。 方源的猜测,自然是对的。碧晨天不禁暗自着急。 爱意蛊,对于中洲蛊仙而言,非常重要。 为什么呢? 因为这只仙蛊,是临时增添到仙蛊屋角连营当中去的。随之一起的,还有其他许多的凡蛊。 这只爱意仙蛊,再加上诸多凡蛊,便为角连营增添了一项效能,就是可以追踪到爱情仙蛊的具体位置。即便爱情仙蛊存在于某个仙窍之中,也无妨。 正因为如此,仙蛊屋角连营才能追踪到大雪山福地。 否则的话,当初在无间道中,爱****发出威能,将赵怜云、余艺冶子、施正义、不真子、沐凌澜这五位传送出去,谁知道他们去了哪里? 增添了爱意仙蛊及其其他蛊虫之后,角连营能够察觉到爱情仙蛊的位置,并追踪到了大雪山福地。 但之后,因为和雪胡老祖、紫山真君两位八转大能交手,角连营承受了极其巨大的压力,损毁很多。而在此之前,经过长途跋涉,又经过无间道的崩溃,角连营本身也并不完整。 如此一来,在玄极子、洪极子二人发动蛊阵,将母阵爆炸,让逆流河倾泄而走的时候,角连营的状况已经是五劳七伤。 这样一来,整个仙蛊屋就都崩溃了,组成仙蛊屋的蛊虫,不管仙凡,也跟随着河水,被统统卷席走。 若是搁在外界,这些仙蛊、凡蛊,都能随着蛊仙的意念,主动飞起来,投入蛊仙的怀抱当中去。 但在逆流河中,这些蛊虫却受制于这样的特殊环境,被迫封印,自我休眠一样,怎么呼唤也宛若死物。 爱意蛊便是仙蛊屋解体后,无数蛊虫中的一只。 准确的说,是非常幸运的一只。 因为绝大多数的蛊虫,都在随波逐流的过程中,被浪花拍碎,被河流中不断乱撞的石头或者巨木碾烂。 蛊虫本身是非常脆弱的。 逆流河就成了蛊虫的墓地。 当然,蛊虫本身的硬度,也有区别。 大多数的蛊虫,一捏就碎。但也有玉一样,石头一样的蛊虫,硬度如玉如石。而这只爱意蛊比较特殊一点,它的身体很棉软,即便是受到撞击,也能存活下来。 很显然,这是它在这逆流河中,幸存下来的主要原因了。 不过落到方源手中,它的状况一点都不好。 水母般的身体上,都很残破,其中有一个巨大的伤口,几乎占据爱意蛊的四分之一的面积,有些骇人。 碧晨天眼睛很尖,见到方源想要把这个水母样子的爱意蛊撤下来,他连忙出声提醒。 提醒了之后,他心中顿时就有些后悔。 若是不提醒,说不定方源会将其抛弃,不闻不顾。 但现在,方源眼冒精光,一看就知道他发现了真相。 碧晨天强自按捺住心中的不安,对方源拱了拱手,道:“这位仙友,此蛊乃是我中洲之物。不如咱们结一个善缘,将这只仙蛊渡让给我,可否?” 方源眼睛微微眯起:“你的提议可以考虑。但这是什么蛊?我总得知道一下吧。” 碧晨天便说出了答案:“这是爱意蛊,智道蛊虫。” 智道蛊仙的数量是很少的,碧晨天强调是爱意仙蛊,就是觉得方源应当不是什么智道蛊仙。爱意蛊本身,对大多数的蛊仙而言,也的确是个鸡肋。 食之无味,弃之可惜。 为什么呢? 蛊仙的确需要意志,作为自己的帮手。不管是门派集会,还是宝黄天中,任何的意蛊,都有广泛运用。 但这一点,只需要一些凡级的意蛊就可以了。 没必要耗费巨大代价,去豢养一只爱意仙蛊。 毕竟不是智道蛊仙,蛊仙身上道痕互斥,运用其他流派的仙蛊,效果要低于正常标准。同时,光养一只爱意仙蛊,又不能带来组成什么仙道杀招。 除非是偏偏需要爱意仙蛊,去组成其他流派的仙道杀招,或者有特殊的专门作用,蛊仙们才会留恋这只仙蛊。 不是所有的仙蛊,都是受欢迎的。 蛊仙有流派,仙蛊亦有流派。蛊仙有六七八转,仙蛊亦是如此。 对于蛊仙而言,只有合适的仙蛊,才对自己有价值。 方源五百年前世的时候,五域乱战,经常有蛊仙召开交易会,相互之间交换仙蛊。 但碧晨天怎么也料不到,方源乃是全天下所有蛊仙当中,最为特殊的那一个。 首先,他的智道境界,高达宗师程度。这种人物,不是智道蛊仙,还能是什么。 其次,方源的至尊仙体道痕之间,并不互斥。他可以修行任何的流派! 最后,方源前段时间,正愁着这事情,觉得自己虽然有智道境界和手段,但却缺乏智道仙蛊。 所以,对方源而言,这只爱意仙蛊相当重要。 于是他就将爱意仙蛊,揣到了自己的怀里去了。 在这逆流河中,开启不了仙窍门户,只能暂时随身携带。 碧晨天见到他这个动作,顿时脸色一沉,语气更加着急:“仙友!放下那只仙蛊,咱们之间并非敌人,可以做一笔交易,各取所需。” 方源望了碧晨天一样:“可以做交易,但是在这里不行。”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