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五十四节:水战八转 - 蛊真人

第二百五十四节:水战八转

?若是有可能,方源也想用爱意仙蛊,换取其他仙蛊,更加适合自己。 但在逆流河中,进行交易当然是不行的。 因为任何蛊虫都用不出来,也就无法用信道手段,约束双方和平交易。 方源想换其他仙蛊,碧晨天也拿不出仙蛊来。因为蛊虫在逆流河中沉眠若死,不算仙窍中的,就算是寄生在蛊仙体内的仙蛊,也丝毫不响应任何的呼唤。 所以,碧晨天手中并没有交易的筹码。 碧晨天当然知道方源的顾虑,但是难道要放过这个机会,等到将来吗? 谁知道将来会发生什么? 经过玄极子这么一捣乱,大雪山福地没了,中洲的仙蛊屋角连营也没了。中洲一方若是再战,势必要陷入更加巨大的劣势。 中洲蛊仙自身难保,等到脱离了逆流河之后,还不赶紧跑路么? 所以,根本就没有机会和方源做交易。 现在做不成交易,再将来呢? 方源是北原蛊仙,碧晨天自己是中洲蛊仙。双方不是一个地方的,就算有宝黄天,方源这边的情况,中洲根本控制不了。 如果他提前和别人交易呢?如果他坐地起价,狮子大开口呢? 还有其他更糟糕的情况。 碧晨天也是个为虑胜先虑败的性子,见到无法从方源手中哄骗仙蛊,他心中杀意便升腾起来! “我是八转蛊仙,就算在这里无法动用道痕,单凭自身的道痕底蕴,怎么能差过一位北原七转?” 怀着这样的想法,碧晨天扑通一声,跳入河水当中,向方源游去。 这一下子,他的恶意就相当明显了。 方源肚中冷笑一声,不撤反进,也向碧晨天袭击过去。 碧晨天一见此景,心中顿时乐了,暗道:“这北原的蛊仙,说得好听,是好战成性。说的不好听,就是没脑子!” 河水湍急,但双方肉身早已超凡脱俗,很快就在中段遭遇。 砰砰砰。 方源首先举拳,向碧晨天狠狠砸了三拳。 碧晨天乃是木道蛊仙,气息绵长,目光精准,连续将三拳招架住。 他顿时心中一惊:“此人年纪轻轻的样子,怎么力气如此巨大?难道是专修力道不成?” 他感觉招架的手臂,阵阵发麻。 但震惊的同时,碧晨天不忘用另一只手反击。 双方你来我往,拳掌交击,很快就又发展到贴身缠斗的程度。 方源浑身皆是武器,头顶、膝撞、肘击种种攻势,一一施展。 碧晨天起先被压入下风,但很快,就变得毫不逊色于方源。因为他本身底蕴雄厚,缠斗能力上佳,基本功非常扎实。只是成就蛊仙之后,很少有机会去运用,此时在实战中,这些近战能力不断复苏。 至于方源,因为成仙的时间比碧晨天还要短得多,多年前,他就是一个在南疆、北原闯荡的凡人蛊师而已,所以对贴身肉搏还是非常熟悉的。 两人时而在河水里交手,时而露出头来,大口呼吸空气,暂时罢战。 逆流河水很湍急,实际上两人大多数的体力,都用来消耗于游泳方面,真正用来交手的反而并不多。 而交手搏斗时,战斗环境也非常复杂。 因为时不时的,就会漂流而来一些巨木,或者野兽,让交战的双方不得不避退。 如此双方交手数十个回合之后,都累得气喘吁吁,明白彼此奈何不住对方。 “这八转蛊仙,果然底蕴雄厚。我原本还想是否能在这逆流河中,斩杀八转,现在看来真是我想多了。”方源心中叹息。 碧晨天心中却是充满了震惊。 “怎么可能?这人居然和我拼得半斤八两?!” “我可是曾经借用过草莽仙蛊,为自己增添巨力。” “又用过仙道杀招木甲,刻印道痕在自己身上,使得自己平素时候,就能拥有强大的防护力量。” “还将自己的心脏,转化为一颗木心,浑身血液已经转变成绿血,带给我强大的恢复能力。” “这些仙道杀招,还有仙蛊等等不算,我可是八转蛊仙,渡过了不知道多少灾劫,一身道痕绝对比七转要多得多呀。” “但为什么,只能和眼前这人打个平手?” 碧晨天瞪眼望着方源,那眼神就像看一个怪物。 说起来,方源身上的道痕,的确不如八转碧晨天,但实际上他的道痕积累,也超过了许多七转蛊仙。尽管他才刚刚成为七转蛊仙不久。 真正能够抗衡碧晨天的,是至尊仙体。 至尊仙体并非寻常的人体,乃是有蛊虫炼化而出。不管是碧晨天,还是威灵仰,都是人族繁衍出来的。但方源的这具身躯,却是蛊虫变化而得。 所以为什么说,方源是完整的天外之魔,这就是其中的一个原因。 至尊仙体让方源弥补了他和碧晨天之间的道痕差距,使得他和碧晨天打了个平手。 方源决定撤退。 虽然他并没有吃亏,但他本身的意图,是过来斩杀铲除影无邪这个巨大的威胁的。 之前和碧晨天交手,是想试试自己的斤两,看看能不能斩杀掉这位八转蛊仙。 但事实告诉方源,他实在是想多了。 既然奈何不了碧晨天,方源就只好收手。他不愿意和碧晨天耗下去,他此行的主要目的还没有达到。 方源想要离开,但碧晨天不同意。 虽然碧晨天也同样奈何不了方源,但是爱意仙蛊还在方源的身上。 “就算我胜不了他,也要缠住他。若是接下来,遇到同伴,就能合力围攻他。总之,不能让他逃了!” “可恶的家伙。”方源很快就皱起眉头。 他想要撤退,但碧晨天的体力和速度并不输给他,方源想要离开,但总是被碧晨天阻住,或者纠缠上来。 这严重地影响到了方源的计划。 “既然如此,那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!”方源眼中闪过一道寒芒。 受到前方野兽尸体的阻碍,方源的速度微微一降,碧晨天趁机再一次扑上来。 方源返身和他交手。 双方在逆流河水中拳脚相交,眼看又是一个不分胜负的平局,关键时刻,方源忽然伸手入怀,将那只爱意仙蛊掏了出来,举在身前。 碧晨天原本正要出拳,直捣方源肚腹。 这一击要是击中了,方源就要气息大乱,不得不游上河面,呼吸新鲜的空气。 此乃水战的经验要诀之一。 但方源忽然间掏出爱意仙蛊,挡在碧晨天的拳头前方。 碧晨天大惊失色,连忙收拳,这一下顿时露出破绽。 方源心中冷笑,抓住这个破绽,狠打猛冲,碧晨天失了先手,只得暂时招架,酝酿反攻。 但方源忽然又举起爱意仙蛊在前,碧晨天投鼠忌器,再次露出巨大破绽。 两次破绽叠加,终于让方源确立了优势,一脚向碧晨天的肚腹猛踹。 碧晨天被狠狠踹中,立即张口,吐出一连串的气泡。 他的气息再无方源这般长久,顿时改变策略,想要撤退逃到河面上去。 方源哪里能让他如愿,伸出双手,如同巨钳一般,一左一右同时夹攻,想要将碧晨天锁在河水之中。 碧晨天忽然扭腰翻转,做了个极其高难度的逃脱动作。他全身宛若游鱼,猛地爆发出一股力道,让方源的左右手扑了个空。 这个应对,就连方源都不禁暗赞一声精彩。 碧晨天虽然是中洲蛊仙,但八转底蕴,真的是没有短板。水战方面,甚至还要稍稍高出方源一筹。 要知道,方源前世五百年可是在东海中讨过生活的。 如此一来,碧晨天几乎是瞬间就游到了方源的头顶上空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