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五十八节:狗尾续命貂 - 蛊真人

第二百五十八节:狗尾续命貂

?砰! 逆命祭炼子阵传来一声闷响。 洪极子已经再不意外,投去一瞥之后,又转移了视线。 这么一会儿工夫,蛊阵爆发出来的光柱,已经陆续缩减了五成。 “这个蛊阵有点意思。”就在这个时候,一个古怪的声音,轻轻地传入洪极子的耳畔。 “什么人?!”洪极子大惊失色,蛊仙气息猛地爆发出来,就要施展强烈手段。 “小娃娃,不要紧张,更不要乱动。”刚刚那个古怪的声音又从容地道。 刹那间,洪极子动弹不得。 他如坠冰窟。 来者实力之强,超绝想象。他堂堂七转蛊仙,长生天中八极子之一,居然没有任何反应,就被对方轻轻松松地镇压了! “你是老主人的后代子孙,只要你不恶意攻击我,我是不会吃了你的。呵呵呵。”那个声音又道。 然后,洪极子就看到一头庞大的,宛若小山般的巨兽,缓缓地显露出身形,出现在他的面前。 这是一头紫色毛皮的四足巨怪。 有点像貂。 浑身的紫毛油光顺滑,一双眼睛闪烁着紫晶一般的华彩。 最为惹人注目的,是它的尾巴。 这不是貂尾,而是狗尾巴。 一只长了狗尾巴的巨貂? 洪极子一时间都有些懵了,因为他联想到了某个存在。 果然,下一刻,仙窍中的信道蛊虫,传来了南荒仙人的消息——他现在脱不开身,而这头巨兽便是他请来的帮手,对付任何胆敢阻碍长生天行动的敌人! “您,您就是狗尾续命貂?巨阳先祖的坐骑吗?”洪极子结结巴巴。 巨怪微微点头,咧开嘴,不满地答道:“不要老是坐骑坐骑的叫,我也是有名字的。我叫做毛里球。你叫我毛爷就行了。” “毛、毛爷!”另一边,蛊阵中的玄极子也是瞠目结舌,仍旧处于震惊当中。 “好了,不要搞这个什么蛊阵了。咱们直接去逆流河,带走马鸿运,还有那只爱****!”狗尾续命貂毛里球大大咧咧地一挥巨爪。 顿时狂风暴起,无数蛊虫气息洋溢而出,瞬间形成一记仙道杀招。 玄极子辛辛苦苦布置出来的逆命祭炼子阵,旋即崩溃分解,化为一摊废墟。 “这?!”玄极子差点将双眼瞪出来。 “别这这这的,打扰我毛爷的美梦,很好玩吗?赶紧办完这事情,毛爷我还要回山洞里睡觉呢!” 巨貂毛里球说着,呼出一口气。 这气息飞速流窜,一下子将洪极子、洪极子二人绑缚住。 巨貂四肢轻轻一蹬地,沉重而且庞大若山的身躯,就轻轻地飞上了天空。 而在它的身边,洪极子、玄极子,被无形的气息牵引拖拽,跟着巨貂一路朝着逆流河赶去。 “怎么回事?”逆流河突然发生了变化,影响了河内所有的蛊仙。 一番剧变之后,整条逆流河都平复下来,河面缓缓流淌,荡漾起浅浅涟漪。 “逆流河恢复了正常?”方源眼中精芒烁烁,他顿时感觉到数倍的艰难。 海量的杂物,因为无法自我前行,都顺着逆流河,被快速地冲刷下来。 一时间,不少蛊仙都选择顺流而下,和这些死物一同去往下游,最终从逆流河中脱离出去。 这是脱离逆流河唯一的方法。 “情况不太妙啊。”方源一直没有看到影无邪等人,他继续前行。 高空中,碧晨天等中洲蛊仙俯瞰着地面上的逆流河。 这些人原本想要逆流而上,结果逆流河的后半段,随着子阵的削损,不断恢复正常。 碧晨天一看这样不行,他自己尚可坚持,但其他蛊仙却是消耗太大,便选择顺流而下,脱离逆流河,从高空直接赶到上游去。 只是这样一来,他们就成为了局外人,任何的手段对着逆流河施展,都会返还到他们自己的身上。 碧晨天很快发现了逆流河中的方源。 “我们之前的过结可以不算,只要你将爱意仙蛊交出来。”碧晨天对方源发出通牒。 “这位就是和碧晨天大人,能打成平手的七转蛊仙吗?他究竟是怎么修炼的?”其余的中洲蛊仙都向方源投来惊奇、揣度的目光。 方源冷笑,理都不理碧晨天。 中洲蛊仙中立即有人怒喝:“大胆!居然敢对碧晨天大人不敬!” 碧晨天冷哼一声:“你以为躲在逆流河中,我就拿你没有办法了么?” “在我被冲刷下来之前,你还是担心你自己罢。毕竟这里可不是中洲。”方源回应,毫不惧怕。 碧晨天被说中心事,面色更冷一分,舍弃方源,继续朝上游赶去。 方源的事情,只是小事。最重要的,还是赵怜云和马鸿运这两人。 因为狗尾续命貂直接破坏了子阵,让河面上原本复杂多变的形势,迅速明朗起来。 无关的杂物被冲刷殆尽,河面上只剩下了几波蛊仙。 最前方的,就是马鸿运、赵怜云、沐凌澜三位。 第二序列的,则是雪胡老祖、紫山真君、万寿娘子。 第三队的是中洲八转蛊仙威灵仰,还有些中洲蛊仙。 第四队则是影无邪等人,还有一些雪峰峰主。 第五队便是方源一位。他被卷入逆流河时,距离大雪山福地中心太远,所以一开始就落到河流的后半段,尽管力争上游,但其他人员也在不断努力。 细说起来,情况还挺有趣。 “快,往前游!”沐凌澜看着身后不远处的雪胡老祖和紫山真君,心都要提到嗓子眼。 之前的浮土山丘已经被冲走,马鸿运、赵怜云为了避免被雪胡老祖重新抓住,只能奋力朝前方赶去。 而第二队的雪胡老祖、紫山真君,则为了重新捉到马鸿运,展开追击。 第三队的威灵仰,还不想放弃。只要他纠缠住雪胡老祖和紫山真君,让马鸿运、赵怜云得到机会,顺流而下,那么就能化解危局。 和威灵仰打着相同主意的,还有影无邪以及大雪山魔道蛊仙们。他们虽然身处在最后面,但并非完全没有机会。 “快看,后面那位!”黑楼兰忽然提醒道。 影无邪回首,看到了方源,顿时心中咯噔一下:“他居然追到这里来了!” 此时河面平静,毫无杂物,视野开阔至极,所以影无邪一下子就发现了方源。 方源还不知道紫山真君的存在。 虽然站在他的角度,他能望见雪胡老祖。 但是紫山真君乃是小人,拇指大小,坐在雪胡老祖的肩头,根本看不清楚。 方源一直都不清楚,大雪山福地中发生了什么。虽然和碧晨天遭遇,但也只是了解到,大雪山福地中曾经发生了八转大战。究竟哪一方占据优势,碧晨天怎么会告诉他? 所以,方源一直都认为,只要铲除掉影无邪这些人,就能消解了影宗方面的后患。 因此他发现影无邪后,双眼绽射出骇人的精芒,游向影无邪的动作更快了。 “他是我们的敌人?”大雪山的一位峰主回望方源冷笑,“来几位搭把手,一起把他干掉!在外面,能动用蛊仙手段,情况复杂。但在逆流河里,他势单力孤,只是一个人罢了!” 此话一出,其余蛊仙蠢蠢欲动。 影无邪也不由地心动起来。 此时若可打杀了方源,对于获取至尊仙体,无疑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。 “不过……至尊仙体可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。还是和紫大人汇合,更为妥当。毕竟本体还陷落在梦境当中呐!”影无邪思考了一下,决定还是以大局为重。 “跟上来,我们先去和雪山老祖大人汇合。他不是重点,最大的敌人是中洲蛊仙。”影无邪没有透露出方源的底细,成功地转移了身边各个雪山蛊仙的注意力。 “没有错,先去找老祖汇合!”雪山峰主们此时此刻,也不能顺流而下了。 因为中洲蛊仙中的一位八转,早就身处高空。一旦他们出了逆流河,就要面对八转蛊仙的手段,所以只能暂时停留在逆流河中。 但很快,他们发现,留在逆流河中并不容易。 在这个特殊的环境下,若不能一直前行,就要被河水冲刷下去。 当年,人祖就是最后栽在逆流河中,在最后即将成功的时刻,功亏一篑。 没有人觉得,他们能够做出和人祖一样的伟绩。但是目前的情势,每一波蛊仙,都有自己必须停留在逆流河中的理由! “马鸿运……你是跑不了的。”雪山老祖目光冰冷,万寿娘子冷笑连连。 “快,快走。他们要追上来了。”马鸿运和沐凌澜一左一右,主动搀扶着赵怜云。 “怜云仙子,坚持住。我们就要赶上来了!”威灵仰在大喝。 影无邪处于他们的身后,伺机而动。同时也很头疼身后的方源,他必须更快前进,延缓方源追至的时间。 “影无邪!”方源已经和影无邪的距离不断缩短。 很快,就有人支持不住了。 第一个是大雪山的一位峰主。 他几乎耗尽了体力,脸色惨白,顺流而下。 方源主动避让了他。 现在不是纠缠的时候,一旦纠缠中停止前行,他也会被拖累,就算解决了对手,肯定也会下滑一大段距离。 “小心!”高空中,碧晨天惊呼。 “终于追上你们了。你们这几个小老鼠。”雪胡老祖已经游到赵怜云等人的身后。 赵怜云心知自己已经毫无体力,再这样下去,只会拖累马鸿运。 她最后深情地凝望马鸿运一眼,忽然奋起全身力气,挣脱马鸿运的手,朝着雪胡老祖主动撞去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