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六十节:坚持 - 蛊真人

第二百六十节:坚持

?逆流河外。 雪胡老祖原本想要找碧晨天厮杀,没想到这个时候,忽然来了狗尾续命貂毛里球。 “这头貂怎么会来这里?它不是常年窝在山洞中的么?”雪胡老祖心中惊疑。 此貂来头甚大,乃是昔年巨阳仙尊的坐骑。巨阳仙尊在晚年的时候,收服了它,目的不言而喻,是为了寻找延续寿命的方法。 这头狗尾续命貂一身道痕,极其雄厚,玄妙非凡。 随着它年龄增长,身后的狗尾巴就会随着寿命的缩减而缩短。一旦寿命将近,尾巴就几乎消失。 所以,每当它感到寿命将近的时候,便吞食一头太古荒犬。吞食之后,狗尾续命貂就会获得这头太古荒犬的寿命,身后长出狗尾巴,继续生存下去。 正因如此,巨阳仙尊逝去,而狗尾续命貂却长存至今。 这头巨貂受到巨阳仙尊的恩泽,开启了智慧,并且懂得自主运用蛊虫,甚至是仙道杀招。 它本身就是太古荒兽,又有智慧,还可催动仙蛊酝酿种种手段,实力之雄,深不可测。 即便是雪胡老祖也都心生忌惮。 雪胡老祖原本想要对付碧晨天,但现在狗尾续命貂这么一出现,立即让他暂时打消了这个计划。 “没想到居然被毛里球给救了!”碧晨天轻轻吐出一口浊气,稍微放松下来。 他同样知道狗尾续命貂的存在。 皆因这等太古荒兽,实在是太出名。如同中洲地域中的祸空,以及那头孽龙帝藏生,皆是特殊存在,战斗力处于八转中的顶尖层次! 雪胡老祖很快眼神一凝,他看到了狗尾续命貂身边的两位长生天蛊仙。 雪胡老祖的目光,集中在玄极子的身上。 他呵呵冷笑:“果然,孙名录你是长生天的人!没想到长生天早已开始对付我了。” 他在之前就早有猜测,现在看到玄极子本人,立即证实了心中所想。 玄极子向雪胡老祖恭敬一礼:“雪胡老祖,又见面了。在下乃是长生天八极子之一的玄极子,孙名录之名,不过是在下游历北原时的化名罢了。” 雪胡老祖又冷笑一声,却没有动手的迹象。 因为玄极子的身边,便是狗尾续命貂。 倒不是说雪胡老祖就怕了毛里球,而是他心知此中关键,并不在彼此三者身上,而是在逆流河中。 在逆流河中的情势未分的情况下,不宜动手,让第三方捡了便宜去。 玄极子和雪胡老祖打过招呼,目光便紧紧盯住河中的马鸿运、赵怜云。 “毛爷,最前面的那两人,就是我们此行的目标!”玄极子提醒狗尾续命貂道。 碧晨天皱了一下眉头。 雪胡老祖的冷笑,更冰寒了几分。 但毛里球却满不在乎地撇撇嘴,一张巨大的兽脸,做出非常人性化的表情:“不着急!等着他们分出胜负吧。我们在逆流河外,尽管能用蛊虫,但对逆流河无法下手。任何的仙道手段都会被逆流河逆反到自己身上,我何故自讨苦吃?虽然逆流河逆反过来的每一击,都会令其本身减少一部分的河水。但这么大的一条河,要打到它干涸,该何年何月?毛爷我才不干这么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呢!” 说到这里,它顿了顿,继续道:“放心吧,这些人呆不了多久。逆流河越是上游,就越考验意志。嘿嘿,他们现在在逆流河中争游,脑海中任何坚持下去的想法,也都会被逆流河逆反,任何的坚持都会动摇,最终被逆流河冲刷出去。” 三位八转的存在,相互忌惮,没有出手。 河外僵持着,蛊仙们都将目光投向逆流河。 河中。 马鸿运、赵怜云仍旧处于第一位。 紫山真君在第二位置,和马赵二人挨得很近。 影无邪、白凝冰、黑楼兰处于第三位。 接下来,便是方源。 第五位本来是雪胡老祖和万寿娘子,可是刚刚,雪胡老祖为了救治昏死过去的万寿娘子,主动放弃了竞争,来到逆流河外。 所以第五位,就是天庭蛊仙八转律道威灵仰,还有中洲的数位蛊仙。 紫山真君四肢划动,并且还时不时的扇动背后的薄膜羽翼。 马赵二人,已经近在咫尺。 “我要坚持下去。擒拿了这两人,就有钳制雪胡老祖,对付中洲的筹码!” 紫山真君眼中全然都是坚定。 逆流河水不断地逆反他脑海中的意志。 他猛地甩头,似乎要将心中的犹豫甩去。 “九万年前,天意来袭。我多加推算,才算出最后一线生机。自我封印,化身紫金石头。不想仍旧被天意陷害,时常陷入失忆疯癫的状态。” “这近十万年来,我多次苏醒,历经艰险,在影宗的帮助下,才屡次脱险,存活下来。” “如今本体虽然成功炼出了至尊仙窍,但却被他人抢夺。” “本体又陷入在梦境中,朝不保夕。” “偌大的影宗,已经是风卷残云。局势已经不容许我失败。我要坚持,直至抓住马赵二人。” “要得手了!” 紫山真君双源骤亮,他和马、赵二人已经非常接近。 “糟糕,紫山真君要抓住马鸿运和赵怜云了!”中洲蛊仙震惊。 雪胡老祖,影无邪等人却是满脸喜色。 “该怎么办?”洪极子大叫。 “凉拌!”毛里球翻了翻白眼,“除非他们出来。” “啊——!”但就在这个时候,紫山真君忽然仰头大叫,双手抱头,疯狂挣扎,满脸痛苦之色。 “怎么回事?” “发生了什么?” 群仙惊疑。 “竟然在这个时候发作了。真是该死!”影无邪在心中狠狠咒骂天意。 在关键时刻,紫山真君陷入疯癫状态,顺流飞速而下。 好在影无邪早就跟着紫山真君,就是防备他陷入疯癫。他立即接住紫山真君,一行四人继续力争上游。 如此一来,马赵二人脱离险境,仍旧是第一位。 紫山真君落下去,和影无邪等人,处于第二位置。 第三位是方源。 第四位是以威灵仰为首的一些中洲蛊仙。 “威灵仰大人,全看你了!”碧晨天大喜。 中洲蛊仙们也开始纷纷呐喊。 紫山真君出了状况,对于中洲而言,是大大的好消息。 尤其是那些不知道方源真实实力的蛊仙,更觉得,此刻逆流河中,只剩下中洲八转威灵仰。尽管威灵仰处于最后一位,但仍旧可以在最终获胜! 威灵仰把牙关咬得紧紧。 潜游的难度越来越大,更关键的是,逆流河影响他心中的每一个思绪。 任何想要力争上游,坚持下去的念头,都会受到逆流河的冲击。 很多的念头都被冲垮,但其中却有一个思想,像是在威灵仰的心中扎下根! “我要坚持下去!” “因为我是中洲的唯一希望。俘虏马鸿运,救下赵怜云,我们就有凯旋而归的机会了。” “我绝不能失败!” “中洲的荣耀,天庭的荣光,不能在我的身上失去了色彩!!” 威灵仰一如既往,向前方游去,表现得非常稳定。 他身边的数位中洲蛊仙,也紧随他身后。 这波蛊仙,已经是逆流河中最大的一股势力,特别惹人关注。 就连狗尾续命貂毛里球都道:“哦?这么看来,中洲的优势很大啊。哼,天庭伸手还是一如既往的长啊。这个可不行,马鸿运可是咱北原的人!” 碧晨天顿时皱起眉头。 他看了看毛里球,又看看了面色如冰的雪胡老祖,心中顿时担忧起来:“就算是威灵仰击败了其他竞争对手,抢夺到了马赵二人,但出了逆流河又该如何是好?” 碧晨天左思右想,也想不出脱身之法,只好继续观望下去。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。 逆流河中的情况,却没有变动。 马赵仍旧是第一。 影无邪等人第二。 方源处于第三序列。 而威灵仰等中洲蛊仙处于第四位。 四波蛊仙的次序没有变动,不过相互之间的距离,都发生了明显的缩减。 “哦?这些人居然都坚持下来,蹊跷,怎么会有这么的人中雄杰?”狗尾续命貂毛里球嘟囔起来,“果然,大时代就要来临了么。每到一个能塑造出尊者的大时代,都会有大量的人杰,如井喷似的涌现出来。” 碧晨天的双眼也在绽放精芒。 他打量着中洲一方的蛊仙们,将他们的相貌牢牢记住心中。 这些人的意志都非常坚定,不出意外成长起来的话,都必定是各个古派中的栋梁人物! “坚持!门派将保护怜云仙子的重托,交到我的手中。我绝不放弃!”不真子眉头紧皱。 “就像是炼蛊,不管过程多么艰难,结果多么难以预料,但只要坚持住,总会有收获。”余艺冶子在心中不断地鼓舞自己。 施正义则是满脸愤怒之色:“沐凌澜大人都牺牲了,为了保护怜云仙子。我怎么可以退缩?加油!施正义!为了爱,还有正义,你绝不应该退缩!!” 方源面无表情,他紧紧盯住前面的影无邪:“看如此密切关系,那个疯癫的小人八转蛊仙,恐怕是影宗之人。必须杀掉,统统铲除!在这逆流河中,是我消除后患的绝佳良机!”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