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六十一节:冲刷 - 蛊真人

第二百六十一节:冲刷

?逆流河静静地流淌。 越是上游,河面就越是平静。 然而在跋涉者的心中,逆流河却流淌了进来,掀起万千波涛,逆反任何继续上游的思想。 毁灭肉体不可怕,可怕的是毁灭思想和精神。 当初的人祖,也在逆流河中败北。如今这些蛊仙,似乎要重蹈人祖覆辙。 “可恶,坚持不住了!”下一刻,余艺冶子终于到达了自己的极限,无法前行,被逆流河水很快地冲刷下去。 然后是第二位中洲蛊仙,第三位…… 施正义力竭,昏迷过去,被逆流河水冲走。 不真子万分不甘,但只能看着自己越飘越远。 碧晨天等人的脸色,随着每一位中洲蛊仙的淘汰,都变得更加难看。 不久后,原本人多势众的中洲一方,就只剩下了八转蛊仙威灵仰。 能够成就八转,这份意志力真的非常惊人! 威灵仰展现出了八转强者的底蕴。 至于那些被冲刷出河的蛊仙,都被碧晨天一一接应,顺利归拢,并没有受到雪胡老祖以及狗尾续命貂毛里球的阻挠。 “为什么我方的蛊仙都被刷走了,这些不想干的人,却留在河里?”一些中洲蛊仙对影无邪、方源等人很看不过眼。 “区区六转,意志力的确惊人。不过我们都已经被刷出来,他们也快了。”一位刚从逆流河中淘汰出来的中洲蛊仙开口道。 然而众仙没有等到方源或者影无邪等人力竭,却看到了马鸿运那边出现了状况。 奋力潜游的马鸿运,忽然呛了一口水,差点因此被刷下去。 “小心!”就连碧晨天都忍不住开口低呼。 影无邪大喜,但下一刻,马鸿运居然又重整旗鼓,继续振臂划水。 一场虚惊。 “是那个女娃呀,啧啧,意志力相当惊人。”毛里球却是看出了当中的细节。 原来就在关键的时刻,赵怜云竟然出力,帮助了马鸿运一把,让他重新稳定住。 事实上,当逆流河恢复正常之后,河面平静,对于体力的考验并不大。尤其是到了上游,河水越缓越浅,但对意志和心念的逆反力量,却是越变越强。 “鸿运,咱们不能再分开了。” “你可知道,我为了再一次和你在一起,经历了多少事情,吃过多少苦头,失去了多少东西?” 赵怜云已经说不出话,此时此刻,她也没有余力去张口说话。 她老迈的身躯,已经迸发出了让赵怜云本身都感到难以置信的力量。 赵怜云已经忘记了自己的体力和年迈,她********,想要和马鸿运在一起。 哪怕奋力游水,来不及看身旁的人一眼。 哪怕无法说话,危在旦夕。 “就算结果悲惨,我也要尽全力坚持下去。这每一分每一秒,只要和他在一起,一起并肩,不论做什么事情,处境如何,我都感觉到幸福啊!” 马鸿运、赵怜云继续前游,虽然速度很缓慢,但情况稳定了下来。 一场虚惊。 碧晨天等中洲蛊仙,或是洪极子、玄极子两位,都被吓得心肝一阵乱跳。 雪胡老祖则冷哼一声,难掩失望之色。 众仙瞩目的逆流河,每一次情形的变化,都牵动着在外观看的蛊仙们的心神。 哪怕他们当中,有贵为八转的存在。就算是六转七转蛊仙,亦都是同等修为中的强者,一域的精英。 “就算是仙僵之体,都感到了疲惫了吗?”影无邪苦笑。 他的头顶上,趴着紫山真君,后者在扯动影无邪的头发,不断疯叫打闹,时而又大哭或者大笑。 “我只是本体的一个分魂,在这个世界上,还没有多久。” “但从我一现世,我就知道自己担负的责任!” “现在,紫大人又疯癫了。放任他不管,他甚至能被河水呛死。我就是影宗唯一的希望。” “就算累死在这里,我也不能放弃。抓住马鸿运、赵怜云,我才能有筹码,拖延时间,争取到紫大人重新清醒过来!” 责任让影无邪坚持下去。 白凝冰咬紧牙关,胸膛不断起伏。 “呵呵呵。”她甚至发出轻笑,脸上有些扭曲,双眼透射出一抹狂热。 “精彩!” “正是精彩啊!” “在逆流河中,我体会到了从未有过的精彩。这是当年人祖走过的路!” “有意思,真的太有意思了!!” “就算是失败,也不枉此行。就算是丢了性命,也值了!” 黑楼兰却是怒容满面。 “怎么可以在这里停下?” “娘亲,你的血仇我还没有报!” “我还没有亲手杀死那个男人!” “吼!” “给我坚持下来啊……” 黑楼兰浑身颤抖,迸发出难以想象的毅力。 然而,随着时间流水,终于再次有人坚持不住。 “我的精彩就到此为止了吗?” “我还有……大仇……未……” 白凝冰、黑楼兰双双力竭,被冲刷出去。 不过她们的安全,无须担心,雪胡老祖早已经在河外接应。 如此一来,逆流河中就只剩下了区区六人。 马鸿运、赵怜云处于第一位。 影无邪和疯癫的紫山真君,处于第二序列。 方源第三。 威灵仰第四。 “还有希望!”现在,雪胡老祖将希望都投注到了影无邪的身上。 只要影无邪在河中擒拿俘虏落了马赵二人,雪胡老祖一方就能占据主动,拿捏中洲碧晨天等人,还有长生天狗尾续命貂。 但如果任由马鸿运、赵怜云被冲刷出去,那么谁都有机会,到时候必定爆发一场混战,终究谁能得逞,就不清楚了。不仅看各自的实力,还有看自己的运气。 “威灵仰大人,就看你的了。”碧晨天心中念叨,他双手握拳,拳心里全是汗渍。 狗尾续命貂却是嘿嘿的笑。 一双硕大的眼睛,盯着河面,不知道在想什么。 “啊!我大天庭的荣光……”片刻之后,威灵仰仰天长嚎,万分不甘,但终究到达了极限,被逆流河冲刷下去。 中洲蛊仙们顿时一片惊呼,如丧考批。 更有人难以置信地吼道:“怎么可能?威灵仰大人可是堂堂八转蛊仙,怎么会输给这些人?” “逆流河的上游,真的和修为没有什么关系,主要还是看各自的意志。”有人解释道。 中洲蛊仙沉默,此话岂不是意味着,堂堂八转天庭蛊仙威灵仰,意志比不上剩下的这些人? 碧晨天缓缓开口:“你们别忘了,马鸿运、赵怜云之前,可都是在大片浮土构成的山丘上休养力气。根据情报,他们甚至还有野果可以充饥。逆流河泛滥倾泻之时,他们早已处在最前列,而他们身后的这些蛊仙,都是要经历更加长久的奋斗和努力,一身的体力和意志,都在这个过程中剧烈消耗。” 中洲蛊仙们这才恍然。 “说的对啊。” “威灵仰大人虽然失败,但若是同一起点,他必定是最后的胜利者!” 因为碧晨天的一番话,中洲蛊仙们的士气重新稳定了下来。 碧晨天面无表情,心中却很沉重。 “接下来,该如何是好?”碧晨天心中犹豫不决。 对于中洲一方而言,他们的劣势已经很大了。 稳妥一点的选择,就是立即撤退,保留自身力量。或者前往黑天,看看能不能和万海龙流汇合,借助仙蛊屋,说不定还能再杀他个回马枪。 还有第三种选择,就是留在这里,和雪胡老祖、狗尾续命貂争夺马赵二人。 “还是等威灵仰回来,再议此事。”事关重大,碧晨天难以做主,毕竟他不是主导之人,威灵仰才是此行的头领。 然而就在等候的这段时间里,逆流河中再次发生了变化。 “我……不甘!”影无邪仰头大吼一声,但旋即自身被逆流河淹没,狠狠地冲刷下去。 “终于要结束了么!影无邪,给我受死!!”方源在心中狂吼,他早已经在身后等待这一刻。 他和影无邪狠狠地撞在一起。 双方在水中扭打纠缠,同时停止了前行。 但如此一来,方源和影无邪,以及紫山真君就不可避免地,被逆流河冲刷下去。 至尊仙体对决力道仙僵。 毫无疑问,影无邪处于绝对的下风,顷刻间就被方源三拳两脚,打得骨裂筋断。 但仙僵本身就是一个活死人,致命点唯有一个,那就是头脑。甚至连心脏都不算弱点。 方源曾经成为仙僵一段时间,自然知道这当中的关窍。但影无邪拼死护住头脑,不管身体其他部位被方源如何摧残,他都选择保护脑袋。 毫无疑问,这是一个聪明的选择。 因为一旦拖延了时间,方源被纠缠出了逆流河,那么就是影无邪反攻的时候了。 别忘了,河外还有已经出去的黑楼兰、白凝冰,更有雪胡老祖。 在场的所有人中,唯有方源一人,是彻彻底底的孤家寡人。 争分夺秒的时刻! 方源想要在冲出逆流河前,铲除影无邪、紫山真君两人。 而影无邪则拼命拖延时间,苟延残喘。 方源一时间,竟拿影无邪没有什么办法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