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六十二节:超越人祖? - 蛊真人

第二百六十二节:超越人祖?

?最主要的一个原因是:在水中战斗,大大影响了方源攻击的连续性。 因为他需要不断地去往河面上换气。 这一点,方源并不如死去的沐凌澜。后者是水道蛊仙,身上有特殊的水道道痕,能让他在水底自由呼吸。 反观仙僵本身,却是无所谓呼吸的。因为仙僵本身,就是个死人。 “哼!”方源攻击不下,忽然转移目标,对准了影无邪怀中的紫山真君。 影无邪心系紫山真君安危,连忙出手,想要救援。 方源又陡然掉转目标,手指直戳影无邪的双眼。 这一招,阴狠毒辣。 只要戳中,方源就能顺势插入影无邪的脑袋,彻底坏掉影无邪的性命。 影无邪心肝剧震,已经回防不及,顿时一片绝望。 但就在这时,异变陡生。 紫山真君忽然钻出来,冲向方源的脸面。 方源占据主动,自然有余力回防。他一把抓住紫山真君,同时企图捏去拳头,将紫山真君硬生生捏死。 但紫山真君虽然是智道蛊仙,但智道道痕雄厚无比,深不可测,方源捏着他,就感觉像是捏着一条泥鳅,滑不留手,一下子竟然将紫山真君给挤捏出去了。 紫山真君出了方源的魔爪,身躯灵动非凡,在水中畅游,双翼更增他的灵巧,竟然让方源接下来的抓击,都扑了个空。 然后紫山真君飞到影无邪的身旁,捏着他的衣领,奋力游动,竟然一下子就甩开了方源。 影无邪又惊又喜,看向紫山真君,见他双目清明,顿时知晓在这生死攸关的关键时刻,紫山真君竟然重新恢复了理智! “太棒了!”影无邪心中雀跃,有了清醒过来的紫山真君,他们俩完全可以重整旗鼓,将马赵二人俘虏生擒。 “快走!”紫山真君提着影无邪,顺着河流,快速离开。 他体型小巧,却有着庞大的力量。 “紫大人!”影无邪顿时明悟过来,果然很快,紫山真君又再次陷入疯癫状态。 “唉!”影无邪深深叹息,他知道紫山真君为什么要撤退了。因为他的状况很不稳定。 因为紫山真君的搅局,导致方源居然没有铲除得掉影无邪。 并且,他下落了很长一段距离。 和马赵二人相距甚远。 雪胡老祖面色不愉。 影无邪、紫山真君的退场,导致逆流河中只剩下了最后三人。 分别是马鸿运、赵怜云,还有方源。 “此人是谁?明明是北原蛊仙,居然坏我大事?”雪胡老祖对方源显露出深深杀意。 黑楼兰已经站在雪胡老祖的身边,听雪胡老祖问话,心中一动。 方源和影无邪显然有深仇大恨,此时不回答是不行的。 黑楼兰已经成为影宗中人,此时此刻,不能暴露方源的真正的身份,幸好方源还有另外一重身份,便答道:“他便是柳贯一。” “柳贯一?那个斩杀了耶律群星,修行上古剑蛟变化的魔道蛊仙?”雪胡老祖楞了一下,旋即反应过来。 他知道柳贯一。 虽然他在雪山福地中大肆炼蛊,但对北原的情况,也始终保持着关注。 因为北原的八转蛊仙,都是他炼成鸿运齐天仙蛊的阻碍。至于柳贯一、楚度之流,雪胡老祖还不放在眼里。 但没想到,他不放在眼里的某个小人物,却在今天,此时此刻,坏了他的计划。 “哈哈哈,运气果然在我们这一边。”狗尾续命貂大笑,笑声激荡风云,音浪滚滚。 碧晨天、威灵仰已经汇合,中洲蛊仙严阵以待。看样子,他们选择留下来等待机会。 雪胡老祖、黑楼兰、白凝冰站在一处。 三方都处于同一起点,就等着马鸿运、赵怜云被刷下来。 “怜云仙子、马鸿运,你们二位可以出来了。我中洲蛊仙就算牺牲了性命,也要护住你们周全。”威灵仰大声道。 “可笑!中洲的家伙,居然还想在你毛爷面前抢人?!”狗尾续命貂毛里球立即吹胡子瞪眼,感到非常不爽。 玄极子担心毛里球凶神恶煞,会吓到马鸿运,连忙补救道:“马鸿运,你得到鸿运齐天仙蛊的承认,身负巨阳血脉,就是长生天的人。长生天乃是我等血脉源头,巨阳仙祖的洞天。我们这一次来,就是接你回家的。” 雪胡老祖冷哼一声,却是对方源威胁道:“柳贯一,你若能擒得马赵二人,我便允你大雪山第三峰主之位。我雪胡一言九鼎,你尽可放心。你若立得此功,有我撑腰,你今后的修行将一片坦途。” 被他这么一提醒,其他蛊仙又重视起方源来。 方源丧失了斩杀影无邪的机会。 没有办法。 他已经尽力了。 但是八转底蕴之强,力道仙僵在逆流河中的优势,更关键的是紫山真君的片刻清明,都促使他走向失败的深渊。 “失败了!” 方源暗自咬牙。 情势对他而言,非常险恶。在河外的三位八转存在,似乎只有雪胡老祖可以投靠。 但是雪胡老祖身边,可是有着影宗这群人物。 “我若是离开逆流河,这三位八转就能对我动手。我速度比不上回风子,尽管有万我、见面曾相识,但逃脱三位八转之手,恐怕希望很小。” 方源对自己的实力,心知肚明。 “不过,我若能擒拿了马赵二人,却是上佳的谈判筹码。中洲、长生天都会为此心甘情愿来交易,雪胡老祖更不用说,说不定到时候,我甚至能借助他手,帮助我铲除影宗!” 想到这里,方源将目光紧紧盯住马鸿运、赵怜云。 他奋力上游,向他们两人赶去。 马赵二人见到方源动向,方源的前方就只剩下他们两个,方源的恶意昭然若揭。 马赵二人,只得咬牙,继续向前游动。 “坚持!” “我好不容易从大雪山逃脱一命,现在我可不想被抓回去!” “还有小云姑娘,她为了我变成这个样子,我一定要拯救她!!” “所以,我必须要坚持下去。” “马鸿运,你可以的,继续加油!” 马鸿运咬紧牙关,拼死前游,他虽然感到疲惫至极,但心中却有着强大的动力。 方源的速度,比马、赵二人还要更快。 但是之前他和影无邪纠缠,倒在被逆流河刷下很长一段距离。 所以马赵二人,还是非常安全的,除非他们两个首先出了状况,支撑不住。 时间渐渐流失,这一场奇特的比拼,终于步入了最后关头。 河外,大量的蛊仙默默盯着逆流河中三人的一举一动。 “嗯?”这个时候,赵怜云忽然神色一变。 她在游动的过程中,忽然脚底碰触到了实地。 然后她下意识地踩着实地,就从逆流河中站了起来,脑袋和肩膀,都露出了水面。 这个变化,让她和马鸿运都又惊又喜。 “怎么会这样?”洪极子惊讶万分。 狗尾续命貂打了个哈切:“少见多怪!逆流河的最上游,河水就是越来越浅的。你们没读过《人祖传》么?当年人祖要走出逆流河去,就在最后一步上失败了。” “竟是这样!”毛里球说的很大声,中洲蛊仙们也为之恍然。 “不知不觉间,他们两个人居然已经到了最上游。” “你们快看,他们距离上游的尽头,也只有百步的距离啊。” “难道说,马鸿运、赵怜云二人能够打破纪录,做出人祖都尚未完成的事情,硬生生地从这条逆流河中走到上游,走出来?!” “也未必吧。人祖当年可是从最下游开始,而马赵二人不知讨了多少便宜呢。” “就算如此,也实乃壮举!” “不错,他们的意志,真的非常惊人!!” 蛊仙们泛起声浪,一时间都在讨论这个话题。 就连毛里球都挤眉弄眼地道:“这么说来,这个马鸿运还真不错!居然可以冲出逆流河啊。啧啧。” 玄极子、洪极子相互对视一眼,前者带着骄傲的语气道:“不愧是鸿运齐天仙蛊选中的人。” 方源还在四肢划动,不断力争上游的时候,马鸿运、赵怜云已经开始走在逆流河中。 几乎所有的蛊仙,都将目光集中在了马赵二人的身上。 群仙都很想知道,这两人是否能打破人族记录,在某种意义上,超越人祖,从逆流河的最上游走出来! 一步一步又一步。 马鸿运、赵怜云相互搀扶着,颤颤巍巍,步履蹒跚。 他们极端疲惫,他们肉体已经麻木,但是他们仍旧在坚持。 几乎每走一步,他们的身躯就跟着摇晃一下,仿佛风中的柳条。若是下一刻,他们一头栽倒下去,没有人会感到奇怪。 但就在这样的状态下,他们不断前行。 这种情景,带给群仙心灵的震动。 “这是何等的毅力啊!” “这就是爱情的力量吗?” “两个人相互扶持,风雨同舟,一同走过。不管结果如何,我都对这两人敬佩万分了。” 河外的躁动都渐渐停息下来,随着马鸿运、赵怜云渐渐来到了上游的终点,群仙不由地屏住了呼吸。 ps:重写的时候,有了灵感,又增添了一些细节。现在看来是初步满意了。高潮留在明天,很不好意思向大家说一声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