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六十四节:马鸿运之死 - 蛊真人

第二百六十四节:马鸿运之死

?这情形有些好笑。 三方不约而同地,对方源开口招揽。 方源的位置太有利了,如果他在河中得手,不管投靠哪一方,都是巨大的优势。 但方源没有回应。 他已经累得无法开口。 脚踩在河底,他挺直身躯,向前迈步。 他知道,自己说什么都没有用,只有亲手擒拿住马鸿运、赵怜云,才有和河外三方周旋,讲条件的资格。 距离在一点点的缩短。 逆流河外群仙注视着方源的一举一动,不断有人开口,提高开价。 有一个奇怪的现象。 居然没有人出声威胁方源! 因为大家都知道,方源表面上柳贯一的身份。这个柳贯一连耶律群星都能宰掉,本身实力出众,更主动出击,大大得罪刘家,可见性情凶恶,无法无天。要威胁这种凶犯,只会适得其反。 “我要活下去,我要和鸿运永远在一起!”赵怜云哭泣,在心中哀嚎,她一步步艰难前行,每一步几乎都是一寸一寸的在前行。 “我在这里,我就在这里。不要怕,小云,我一定护你周全……”马鸿运脸色苍白如纸,把着赵怜云的胳膊,眼前一阵阵发黑,每走出一步,都有强烈的眩晕袭击头脑,让他自己都怀疑会不会在下一刻栽倒下去。 “你们两个还往哪里走?”方源的声音,从马鸿运的身后传来。 马赵二人,浑身剧震,纷纷回头。 方源的双手已经分别搭在马鸿运、赵怜云的肩头。 “不——!”就在这时,马鸿运仰头怒吼,一推赵怜云,同时猛地向方源撞去。 但方源怎可能让马鸿运得逞? 之前对付影无邪、紫山真君失败,已经让方源颇为恼火。对付马鸿运、赵怜云这一个凡人,一个假仙,他自然是手到擒来。 一阵让马鸿运眼花缭乱的手法之后,这两人就被方源分别用一只手制服住,一人一边,被方源夹在腋下,动弹不得! 马赵二人反应过来,自然极力挣扎。但这个时候,传来方源冷酷至极的声音:“再动一下,我就杀死你最心爱的人!” 顿时,马赵二人浑身僵住,用惊恐无比的眼神看着方源。 方源的一句话,立即拿捏住了这两人的软肋。 方源吐出一口浊气,一手夹着一个俘虏,继续朝前走。 危险的局势,终于在这一刻,被方源硬生生地钻出了一线生机。 他仰望河外天空,对三方高声道:“现在我们可以好好谈谈了!” “哈哈哈,小子,你很不错。有我当年的风范,一切都可以谈!”雪胡老祖大笑。 “不要冲动,中洲能满足你一切条件。”威灵仰也紧接着道。 “无聊。”毛里球撇撇嘴,趴在地上,甩摆狗尾巴,悠悠晃晃。 玄极子苦笑一声:“柳贯一,你想要什么,你就开口……呃!” 就在这个时候,异变陡生。 马鸿运忽然没有了气息! 他死了!! 群仙震惊,一片死寂。 一时间,就连方源都愣住了。 “我明明并没有用力啊。不对,马鸿运是被累死的!他搀着赵怜云一路前行,毫无节制地压榨自己的精气神,一再超越极限。最终,他不仅体力耗尽,就连精神都枯竭。被我夹住,浑身一放松,顿时就死了。” 方源很快明白过来。 这个异变,让他猝不及防。 马鸿运死了! 群仙大哗。 “该死!柳贯一,你竟然杀死了他,我要把你抽筋扒皮,让你不得好死啊!!”雪胡老祖出离了愤怒,仰天咆哮,双目赤红。 马鸿运一死,他的齐天鸿运就当即消散了。 也就是说,只有活着的马鸿运,才有巨大的仙材价值。死了的马鸿运,不过是区区一位五转蛊师而已。 这也是为什么,万寿娘子一直都试图活炼马鸿运,而不是先将他整死之后,再慢慢地炮制他。 就像当初的春梦果树,运道仙材也有特殊性,若是有生命的运道仙材,必须保证其存活。炼制运道仙蛊时,需要运用活炼之法。 “马鸿运……”碧晨天、威灵仰等人失神落魄。 “小臭虫,你居然夹死了马鸿运,你把他夹死了!!!”毛里球爆发出比雪胡老祖还要高的音量,它满脸狰狞,露出尖锐的牙齿,无比暴躁,浑身炸毛,就差下一刻要扑上去,把方源生吞活剥。 “马鸿运居然就这样死了?!没关系,我还有赵怜云。”方源强忍心中震动。 赵怜云泪流满面。 “鸿运!” “鸿运——!” 心中最爱的人,就死在她的眼前。 无以伦比的痛楚和悲伤,简直是山洪海啸,一下子将小小的她彻底吞没! 但是她不能叫,不能喊,她无法发声了。 她只能在心中悲呼、哀嚎! 好不容易,费尽了千辛万苦,才走到了这一步,才刚刚和马鸿运见面不久,就这样天人永隔了。 这让赵怜云如何是好? 她眼泪狂流,悲伤刻骨铭心,比凌迟还要沉重的痛苦,让她浑身剧烈颤抖。 “不好。”方源连忙出手,想要将赵怜云敲昏。 就是为了防止赵怜云悲伤过度,也死在当场。 不过,就在方源手刀想要敲在赵怜云的脖颈上时,一道湛蓝的光辉,从赵怜云的身上升腾起来。 九转爱情仙蛊! 在最关键的时刻,它再次展现威能。 “这股气息……九转爱****?!等等,不是说,逆流河中无法动用任何蛊虫的吗?”洪极子大叫。 毛里球大翻白眼:“你是不是傻?天底下哪里有绝对的事情?逆流河乃是天地秘境,因为充斥奇妙道痕,才会令蛊虫无法动用。但是若是九转仙蛊的话,不是道痕,而是大道碎片,逆流河的道痕压制不住,就会让仙蛊逞能。” “救他,救活他,哪怕牺牲我的性命!”赵怜云狂喜,在心中疯狂地呐喊。 但是爱情仙蛊并不可控,湛蓝的光辉带着赵怜云一飞冲天,居然直接逃脱了逆流河。然后主动投到了碧晨天、威灵仰的身边,速度之快,让其他人猝不及防。 而马鸿运的尸体,则留了下来。 方源将其牢牢把在手中。 马鸿运虽然死了,但是他还有魂魄,留在体内。 但是雪胡老祖已经对这具尸体,失去了兴趣。若是重新复活马鸿运有用的话,万寿娘子也不至于一直动用高难度的活炼之法了。 毛里球更是对方源虎视眈眈,獠牙毕露。 方源刚刚把握住了机会,但谁料异变陡生,让方源又陷入到比之前更加危险的局势当中去了。 “如此意外频发,恐怕是有天意作祟!” 一瞬间,方源明悟过来。 他落到逆流河中,一身仙蛊都不起作用,时间又过去了这么久,天意布局自然呈现出了威能。 先是被卷入逆流河,其次是紫山真君、影无邪,最后是马鸿运、赵怜云。 天意! 方源仰头。 这一刻,他四面楚歌。 不仅是雪胡老祖、毛里球、中洲蛊仙要为难他,剿杀他泄愤,而且天意也无处不在,千方百计地要铲除他这个当今天下最大的变数! “绝境么……那么,我该如何是好?” 方源口干舌燥。 但至始至终,他都面无表情。 想不出方法,单单一位雪胡老祖,就是方源难以匹敌的对象。 那头巨大紫貂,更是深不可测,来头极大,是巨阳仙尊当年的坐骑! 更遑论其他蛊仙了。 方源想不出方法,他只好继续在逆流河中跋涉。 耳畔传来蛊仙们不断的叫嚣和咆哮。 “柳贯一,你今日难逃一死。” “你作恶多端,终于多行不义必自毙,沦落到现在这样的下场,真是苍天有眼啊!” “杀了他,必须杀掉他,居然敢坏我等大事!” “你知不知道,你杀了你绝不能触碰的对象。今日你必死无疑!!” “吼——!”狗尾续命貂仰天咆哮,掀起无边音浪。若不是逆流河挡着,它早就向方源扑杀过去了。 “没有什么办法了么……任由逆流河冲刷出去,单凭我现有的手段,逃脱的希望真的很小啊。”方源苦恼无比。 他只能在逆流河中继续前行。 一步又一步。 他早已经走到了最前端,每走一步,逆流河就顺势向前流淌一步,让方源始终置身在河内。 逆流河是没有尽头的。 这是一种绝望。 不过方源却不以为意。 “在我的一生中,经历的绝望实在太多太多了啊。”方源心中叹息。 他的目光仍旧清明,仍然是面无表情。 “现在的情况,似乎是只有等到这三方火并,我才能趁机离开了。那就只好在这河中坚持下去了。”方源心中盘算。 一步再一步。 时间流逝,没有等到方源被刷下去的蛊仙们,渐渐不耐烦起来。 “他究竟还有完没完了?” “在逆流河中走再多,又有什么用?你总归是要死的。” “给我出来,你这个胆小鬼!我要把你一巴掌拍死!” “你已经没有希望了,柳贯一,引颈受戮,也不失一抹豪情。” 蛊仙们有的嗤笑,有的冷看。 在他们看来,方源就是在垂死挣扎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