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六十五节:方源的坚持! - 蛊真人

第二百六十五节:方源的坚持!

?“你若是认为,等到我们混战,寻机脱身,那你就趁早打消这个主意吧。我雪胡今日的目标,就只有你一个。你知不知道,我为了炼制鸿运齐天蛊,付出了多少的代价?你坏我修行大事,就是我生平最仇恨的人。我不把你杀死,难消我心头之恨!”雪胡老祖阴森森地望着方源,一番话像是一波冰凉彻骨的冷水,浇在方源的心头。 但方源仍旧面无表情。 他就像一个石头,一个铁做的聋哑人,任何的话语,不管是威胁还是引诱,都没有任何的效果。 时间流逝,方源在不断前行。 不知不觉间,狗尾续命貂毛里球的吼叫声,低弱了下来。 这头巨大的紫貂,脸上的神情发生了变化。 它用一种很古怪,充满难以置信的语气,望着方源呢喃开口道:“不会吧……” “不会什么?”玄极子感到奇怪。 就在这一刻,雪胡老祖、碧晨天、威灵仰的脸上,也都发生了微微的变化。 他们也感应到了什么。 很快,在场其他的蛊仙也俱都动容,纷纷惊呼出声。 “唉?” “这是蛊虫的气息?但又有些似是而非!” “什么蛊虫?不可能,难道他也有九转仙蛊不成?” “不对劲。这不是仙蛊的气息,或者说不完整,好古怪!” 忽然,余艺冶子双眼一亮,他猜到了真相,脱口而出:“这个情形,他正在炼蛊!” 立即有蛊仙嗤笑:“怎么可能?在逆流河中炼蛊?” 是啊。 逆流河中无法动用蛊虫,除非是九转仙蛊。 方源虽有智慧蛊,但留在了琅琊福地,他根本无法动用任何蛊虫,更遑论炼蛊。 方源也感受到了体内的玄妙变化。 他面无表情,心中却是震动:“似乎……真的在炼蛊?这是怎么回事?随着我每一次前行,体内的气息便壮大一分。怎么回事?” 虽然方源并不了解具体的原委,但是他却明白,这似乎是他的转机! 情况已经糟糕透顶,不管怎样,方源愿意继续试下去。 他继续朝前走。 一步又一步。 他的步伐很稳定,面无表情,却给人一种相当强大的感觉。 “为什么他面无表情?”不知哪位蛊仙忽然开口问道。 群仙这才反应过来。 是啊。 除去方源之外,其他跋涉之人,不是神情扭曲,就是痛苦万分,不是疯狂,就是哭泣。 为什么方源,他始终面无表情? 群仙沉默。 他们都知道,问这个问题的人,其实内里更想问的是另外一个问题。 那就是—— “为什么这个柳贯一,他能坚持这么久?并且,他似乎还能坚持更久,甚至能永远坚持下去的样子!” 这怎么可能? 大家都被淘汰,都被逆流河冲刷出来。 他怎么还留在这里,还一副留有余力的样子? 凭什么是他? 为什么是他! 没有人能回答这个问题,所以蛊仙们沉默。 片刻之后,随着方源不断的前行,他体内蛊虫的气息不断壮大,已经到了一个极致。 很快,方源的身上,从内而外,开始散发出一种洁白的光辉。 “居然……真的发展成这个样子了!”毛里球看到这一幕,双眼瞪得溜圆,张口结舌,无法相信眼前的景象。 “毛爷,这究竟是怎么回事?”玄极子忍耐不住,问道。 “唉!事到如今,我即便说出来,也无所谓了。”毛里球发出深深的叹息,脸上有一股深深的挫败之色。 “他的体内,正在酝酿出一只仙蛊。这只仙蛊的名字,就叫做坚持!”毛里球语出惊人。 “坚持仙蛊?!”玄极子震惊无比。 其他的蛊仙也好不到哪里去。 “《人祖传》中有言,坚持仙蛊就是可以征服逆流河的关键仙蛊?它不是不存在吗?”余艺冶子发问。 “不,它存在。”碧晨天道。他是天庭蛊仙,知晓无数秘辛。 “并且曾经就有人掌管过它,那个人,便是天庭之主,元莲仙尊!”威灵仰补充道。 “什么?!”众人再惊。 “只是坚持仙蛊的炼法,我们从未料到,竟是这样子的。元莲仙尊也没有透露过。”碧晨天摇头叹息。 “他当然不想透露。因为这可是他生平的一件丑事,嘿嘿嘿。”毛里球插言,任何打击天庭声誉的事情,它都颇感兴趣的样子。 此言立即换来施正义的叫嚷:“胡言乱语,仙尊之名,岂容你诋毁?!” 能够当面和传奇太古荒兽叫嚣,施正义勇气可嘉,中洲不少蛊仙都不禁为他捏了一把汗。 毛里球却没有恼怒:“小娃娃,你懂什么?仙尊魔尊,修为虽高,但都是人。是人就有感情,就有破绽,就有弱点。” “当初元莲仙尊就是闯进逆流河,被困在河中,无法脱身。结果长期跋涉在最上游,导致体内炼出了坚持仙蛊。从此之后,他就征服了逆流河,成为了历史上,逆流河的第一代主人。” “逆流河的第一代主人?”就连雪胡老祖都流露出吃惊的神色。这条逆流河落到他手中,已经好一段时间了,没想到还有这等秘辛。 “这么说的话……”一下子,群仙的目光都转移到了方源的身上。 毛里球叹息一声,目光深沉地望着沐浴在白光中的方源,无奈地道:“没有错。按照这样的情形发展下去,他就要炼成坚持仙蛊,成为逆流河的第二代主人了!” 众仙失语,就看着方源一步步朝前走去。 他面无表情,不管走多少步,逆流河永远流淌在他的脚下,仿佛是绝大的命运的嘲笑。 但是他仍旧走着。 他从前世五百年走来,不知要走到什么时候。 但他知道,自己要去往何方。 似乎……没有人能阻止他。 至少……如今的逆流中,已经无人可阻。 前世五百年前。 方源倚在竹楼上,看看山寨,又仰望背后的青茅山。 双手握拳,稚嫩的小脸上,满是希冀。 “是时候放弃过去了。” “穿越到这里来,这是我的福缘!因为在这里,可以实现长生。” “我要把握这样难得的机会!不然,怎么对得起自己,对得起这份机缘?” “当然,目前阶段,是提升我和弟弟的生活环境。嘿,那个小家伙……” 开窍之后。 演武场上,方源垂下头,一脸惊怒。 “被暗算了!” “是谁暗算我?不愿意让我战胜对手?答案不言而喻!” “哥哥,放弃吧,你不会是我的对手。因为天资不同,我们注定不同。”眼前的古月方正带着快意道。 方源转头就走,他的眼中全是坚定之色。 “既然山寨不栽培我,舅父舅母甚至都故意排挤我,我留在这里有什么意思?” “难道在这里就可以变强,实现长生么?” “不如出去?” 商队里。 大胡子蛊师死了,方源站在他的墓前。 少年满含泪水,哽咽地道:“胡子大叔,你安息吧。” “谢谢你临走前的礼物。” “你说:小时候,你想成为顶天立地的人物,就像是正道的那些传奇人物那样。少年时,觉得成为一族族长也不错。青年时,能够成为家老就感觉很棒了。中年后,被家族流放,发现其实能养得活自己,养得起身上的蛊虫,就能让自己满意。” “我不会这样,让梦想随着年龄而萎缩。” “这个世界太大,而我们都是小人物……但我会加油的!会一直努力!” …… 童年、少年、青年。 青茅山、商队,一路行走。 壮年、老年,终究获得寿蛊。 南疆、西漠、东海、中洲。 春秋蝉重生后,青茅山、三王山、狐仙福地、王庭福地、义天山、逆流河! 一步步走来,一路风雨。 碧晨天皱起眉头,他盯着方源的身影,心中呢喃道:“这是何等的意志!他究竟为什么坚持?是什么能让他如此坚持?” 雪胡老祖冷哼,眼中闪过郑重之色,再无之前面对一般七转蛊仙的轻蔑:“这么说来,三十万年前有元莲,三十万后有柳贯一……逆流河主啊。” 毛里球望着方源身上越盛的光辉,无可奈何,龇牙咧嘴,爪子下意识地在地面上挠,挠出道道深痕。 白凝冰、黑楼兰俱都眼角狂跳,神情动容。 赵怜云此刻悠悠醒转,她望着方源另一个胳膊下夹着的,马鸿运的尸体,她的眼泪夺眶而出。 她在心中哭嚎:“鸿运,鸿运,你怎么可以离我而去。没有了你,我在这个世界上,就是孤家寡人。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?你知道吗?一个人的坚持是有多难!” 一个人的坚持会有多难? 在场的所有蛊仙,都能回答这个问题。 因为他们当中,有的因为责任而坚持,有的因为仇恨而坚持,有的因为精彩而坚持,有的因为爱情而坚持…… 而方源的回答呢? 他仍旧面无表情,毫无所动地向前进。 我曾经呐喊过,渐渐的我不发出声音。 我曾经哭泣过,渐渐的我不再流泪。 我曾经悲伤过,渐渐的我能承受一切。 我曾经喜悦过,渐渐的我看淡世间。 而如今! 我只剩下面无表情,我的目光如磐石般坚硬,我的心中剩下坚持。 这就是我,一个小人物,方源的——坚持! 光芒骤放,不可逼视。 坚持仙蛊,在这一刻,炼成!!!(未完待续。)

下一篇   蛊真人的坚持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