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六十六节:智劝雪胡老祖 - 蛊真人

第二百六十六节:智劝雪胡老祖

?坚持仙蛊在这一刻,终于炼成! 逆流河外,众仙亲眼见证着这一切,一时间都陷入死寂当中。 只见逆流河河水微微荡漾,缓缓流淌。一位七转蛊仙,少年模样,白衣大袖,青丝如瀑,双眼深邃,站在水中,身姿如风如松。 “他真的炼成了坚持仙蛊!”白凝冰口中呢喃,神情复杂。 “他做到了和元莲仙尊一样的事情?”中洲蛊仙们仍旧难以置信。 “你们看,他已经不再前行,立足原地,逆流河却再不冲刷他!”施正义手指着大声地道。 方源微微闭目,一半心神投注在自家仙窍当中。 一只全新的仙蛊,此刻已经彻底成形,出现在他的仙窍里。 坚持仙蛊! 它形如石碑,体积颇大,竟有巨鲸似的体积。底宽上窄,四四方方,通体黑铁之色,边角鲜明直来直去。让人一眼看去,就仿佛看到海边万年不倒的礁石,熔岩中千古不化的巨岩。 真是一个非常奇特的仙蛊。 当从体型而言,它便是方源有史以来,得到过的最大的仙蛊了。 “七转仙蛊么……” 方源从坚持仙蛊散发出来的气息,清晰地感知到了这只仙蛊的转数。 不是八转,也不是九转。 方源反而为此欢喜。 仙蛊不是转数越高越好,这点不做赘述,任何一位蛊仙都心知肚明。 七转坚持仙蛊搭配方源的七转修为,正是相得益彰。 “这只坚持仙蛊,到底喂养什么?又有什么效用?我如何才能增加应用?”种种问题浮现在方源的心头。 他不去多想,收回心神,又将注意力放在外面。 逆流河外,三位八转存在仍旧虎视眈眈,其余蛊仙也都散发恶意,对方源蠢蠢欲动。 “拥有坚持仙蛊,竟然真的征服了逆流河!”方源很快发现,逆流河在他的脚边,宛若温顺的小猫小狗。 之前带给他的庞大压力,彻底烟消云散。 方源驻足于此,静立不动,逆流河对他已经无效。 不仅如此,方源还发现,自己已经可以在河中动用任何的蛊虫,并且还能自由地开启仙窍门户。 “好!”方源心头振奋,首当其冲地便将马鸿运的尸首,塞入自己的仙窍里面。 马鸿运的魂魄,也跟着进入方源的仙窍。 他的魂魄,可是有着众生运的运道真传,这一点方源一直都记得。那是王庭福地的时候,马鸿运、赵怜云双双被众生运真传庇护,各自获知了一部分的真传内容。 “现在马鸿运的魂魄落到我的手中,他掌握的众生运真传的部分内容,自然就是我的。可惜赵怜云身上居然有九转爱情仙蛊,没有俘虏了她。” 对于方源而言,马鸿运的魂魄有着不少利用价值,但他的肉身,虽然也不是什么肉凡胎,被多次活炼过,但也顶多充当一份蛊材。 方源微微皱起眉头。 若是他能俘虏了赵怜云,此刻或许还能利用她,和外面的那些蛊仙谈判。 但刚刚,赵怜云因为爱情仙蛊发威,竟摆脱了险境,重新回到碧晨天、威灵仰的身边了。 “北原柳贯一,没想到此次大战,居然成全了你的威名。”威灵仰叹息。 “我要你死,我要你死!”赵怜云大叫,声音尖锐无比,看向方源的双眼充满了仇恨和怨毒。 她多么爱马鸿运,现在就多么恨方源! “柳贯一,即便你成为逆流河主,又能如何?”雪胡老祖冷笑。 “臭小子,挺有能耐。不过你也到此为止了,你杀了马鸿运,让毛爷我还未出手,就失败了。你乖乖走出逆流河,毛爷我就一巴掌拍死你,给你一个痛快!吼!”狗尾续命貂双眼凶芒毕露。 “可恶。”方源暗暗咬牙。 他现在是逆流河中的唯一一人,但情势对他而言,并没有多少好转。 他相当于被困在了逆流河中。 虽然他炼出了坚持仙蛊,征服了逆流河,却也不能因此占据主动,扬长而去。 尤其是死了马鸿运,失去了赵怜云,让方源陷入到极为被动的地步。 “三位八转存在,众多蛊仙强者,还有天意浩荡……”方源环顾一周,发现自己四面楚歌。此番炼成坚持仙蛊,出的风头太大,让他成为了众矢之的。 “喝!” 雪胡老祖忽然张开口,低喝一声,喷吐出一口凛冽的冰冷寒潮。 寒潮很快冲击到逆流河山,逆流河水哗哗流淌,河面微微闪光,将冰冷寒潮直接逆反回去。 雪胡老祖飞身避让开来,紧紧盯着河水,冷笑道:“柳贯一你坏我大事,现在投降,献上逆流河,我可以留你一命,充当我的奴仆。但如果你一意孤行,还想负隅顽抗,我保管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!” 说着,他又连连喷吐寒潮,攻击逆流河。 逆流河不断地将一波波攻势逆反出去,但雪胡老祖都一一闪避开来,继续威胁道:“柳贯一,你若指望逆流河护你安全,那你就打错算盘。逆流河虽是天地秘境,威能广大,但终究只是死物,逆反攻势回去,就有损耗。日积月累,总有一天,河水会耗尽干涸,到那时,就是你的死期。” 随着雪胡老祖的攻击,逆流河果然开始了损耗,虽然只有丝丝缕缕,但照这样下去,总有耗光的时候。 方源大声反驳道:“雪胡老祖,枉你是北原八转第一人,真正破坏你炼蛊大计的,是中洲蛊仙。另外,说不定还有长生天埋伏设计。我不过恰逢其会,机缘巧合,出现在这里。你放着这些真正的大敌死敌不去对付,偏偏要对付我这样的小人物?” 此言一出,碧晨天、威灵仰顿时警惕万分,微微后退。 毛里球咧嘴:“臭小子挑拨离间,很有一套嘛。” 雪胡老祖微微一愣:“柳贯一,你似乎忘了,你脚下的这条逆流河,本来就是老祖我的。你夺了我的天地秘境,同样是我的死敌。又害死马鸿运,彻底坏了我的希望。不杀了你,难消我心头大恨!” 方源连忙又道:“雪胡老祖,大家都是北原中人。在场当中,这大貂来自长生天。这些中洲蛊仙,源自十大古派或是天庭。他们都是正道,惟独我们才是魔道。正魔不两立,我们完全可以合作。” “是,我是夺了逆流河,也侥幸成为了逆流河主。但只要我们合作,我完全可以将逆流河借给你用。有我在,逆流河能比之前对你更有帮助。” “我的确也杀了马鸿运,但谁都知道,我根本不是有意的。我只是轻轻一夹,马鸿运就死了。他是劳累过多,精疲力竭,或许还有受到惊吓太大,终于承受不住。没有我,很可能他也会死,我只是被无辜牵连罢了。” “现在人都死了,鸿运齐天的效果消散,你找我报仇,我能理解。但是你要渡劫,就算把我杀了泄愤,能帮助你渡劫吗?” 说到这里,方源摇了摇头,继续道:“不仅不能,而且还会不利于雪胡老祖你渡劫。因为逆流河河水如此浩大,你费尽心力,将逆流河耗尽,又不能炼出鸿运齐天蛊来帮助你渡劫。” “雪胡老祖,你是有家室的人,也是枭雄霸主,北原魔道当之无愧的第一巨擘。你若折损于灾劫中,哪怕是受重伤,都会让北原、中洲的这些正道,你的仇敌们开怀。同时,让万寿娘娘心伤。” “大雪山福地虽然毁了,这一次炼蛊也失败了,但只要有你雪胡老祖在,完全可以重建第二个大雪山福地,炼蛊不成,完全可以烧杀抢掠,获得蛊材,重新炼制。” “这些正道蛊仙,不安好心,正好可以拿他们下手!” “我柳贯一,乃是北原魔道,愿意和你联手,共创大业!!” 方源一番话,侃侃而谈,简直是巧舌如簧。 雪胡老祖听了这么一番话,竟然觉得方源不是那么可恨了! 皆因方源说的话,句句在理,雪胡老祖虽然愤怒仇恨,但至始至终都没有丧失理智。更且方源完全是站在他的角度,为他着想,出谋划策。 雪胡老祖怎可能不心动? 他是八转蛊仙,经此巨大挫折,但雄心绝对未丧。今后还会炼蛊,那么蛊材从何而来? 雪胡老祖下意识地就看了看碧晨天、威灵仰,还有狗尾续命貂这几位。 看到雪胡老祖的目光,威灵仰、碧晨天不禁又紧张几分,毛里球则感到了自己被冒犯,浑身炸毛,嘴巴咧开,露出森寒恐怖的尖锐獠牙,对雪胡老祖毫不示弱。 “这家伙,还是一如既往的狡诈!”影无邪心中恼怒。 若搁在以前,他说不定,还会劝说雪胡老祖和方源合作。毕竟方源的至尊仙体,乃是影宗十万年来苦心孤诣的成果,不容有失。 但现在影无邪经过方源的不断追杀,又亲眼看到方源征服逆流河之后,他心中对方源的忌惮,已经膨胀到了极致。 若有一丝机会,影无邪绝对会对方源下死手,杀掉这个恐怖强敌! 但影无邪终究没有出声。 他怀中的紫山真君,此时已经陷入了沉眠当中。 等到紫山真君醒来,必定有一段时间的清明。 现在对于影无邪而言,最要紧的就是保持低调,最好所有人都忘掉他。 这是影宗力量最薄弱的时候。 其实中洲蛊仙们也差不多同样情况。他们虽然重得赵怜云,但此刻不敢冒然撤退。一旦撤走,说不定就被吸引了目光,成为众矢之的。 场面一时间僵持下来。 比较微妙。 雪胡老祖、影宗、中洲蛊仙、长生天、方源,这几方谁都不敢乱动,都有各自的考量和立场,更关键的是都没有一锤定音的强劲实力。 雪胡老祖的态度,成了最关键点。 众仙都盯着他。 雪胡老祖沉思了片刻,忽道:“可以。我们可以联盟!” 方源大喜。 Ps:今天就一更。为了这个高潮,我修改了许多东西,导致接下来的思路有点混乱,请给我一点时间理清楚。端午节,祝大家节日快乐!!(未完待续。)

上一篇   蛊真人的坚持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