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六十九节:逆流护身印 - 蛊真人

第二百六十九节:逆流护身印

?片刻后,方源睁开双眼,再一次催动杀招。 这一次,一整段的逆流河水,都受到他的调动,掀起巨大的波澜。 群仙变色。 就连雪胡老祖的攻势,都因此停滞了一下。 但下一刻,雪胡老祖仰天长啸,爆发出更加猛烈的攻势。 “真是艰难。因为掺和进来的蛊虫数量和种类都太多,导致各种问题频发。不过这已经是我的能力极限。要做到精简蛊虫,非得要推算个数年,或者境界再往上提升一个层次。” 方源心知肚明,这个万我第二式,参与的蛊虫太多,所以要考虑的因素也就跟着变得非常庞大和复杂。 方源在叹息进展艰难的时候,殊不知其他蛊仙心头,已经满是震动。 他们虽然嘴上不说,但目光都在不断地闪烁。 “柳贯一,这个家伙……” “好快的进展!他居然真的能够调动逆流河了。” “难以置信!他究竟还是不是人?居然在这么短的时间里,达到了如此程度。” “不,他绝不会成功。怎么可能会在这么短的时间里,让他真的就设想出一个仙道杀招出?” 毫无疑问,方源屡屡突破,进展快速,打破了群仙的修行常识。 他们从未见过,一个人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里,创造出仙道杀招,并且一次次试行演练,都有巨大进步。 但偏偏这一幕,就在他们眼皮子底下发生着。 方源还在继续。 雪胡老祖、狗尾续命貂毛里球,都下意识地加大了攻击力度。 但是逆流河水太宽太阔,这么一番攻势,也只不过削减了整体河流的半成不到。 “再来一次!起。”方源满脸认真神情,对着脚下河流伸手虚抓,口中轻喝。 这一次,整个逆流河段都受到了影响,宛若一条修长的蛟龙,从沉眠中苏醒,开始缓缓地舒展自己的身躯。 “怎么可能?!”有人下意识地惊呼。 整条逆流河开始飞扬起来,就像是蛟龙昂首,要升腾身躯,翱翔五域九天去。 “想得太美了!”雪胡老祖咆哮,忽然双掌往虚空一拍,顿时一道冰光暴射,正中逆流河中段。 逆流河首次打击,立即逆反,冰光好似遇到一面镜子,被折射出去,射中地面之后,眨眼间的功夫,整个方圆万里的草原就都冻结成了一片广袤的冰原。 寒气四溢,天空飘雪,温度骤然下降。 北风呼号不止,整个这片天地都像是骤然换了容颜。 这就是八转之威! 方源也不禁为之一惊。 他待在逆流河中,暂时安全,其余蛊仙也在各自八转存在的帮助下,获得了庇护。 影无邪满头都是冷汗,紫山真君再一次在最关键的时刻清醒过来。若非他出手护持,影无邪、黑楼兰等人绝无幸免可能。 “我们走。”紫山真君立即道。 “可是这里……”影无邪还在迟疑,紫山真君便一展手掌,几道光圈飞舞,套住影无邪等人,带着他们一飞冲天而去。 没成想,影宗一方,竟是第一个撤离此地。 紫山真君走的相当干脆,连招呼都不打一声,叫在场的蛊仙都为之愣神。 “大人,那可是至尊仙窍……”影无邪着急,向紫山真君传音。 “放心,我已经算出,他死不了!定能逃出生天。”紫山真君极其笃定。 影无邪有些不大相信紫山真君的话,但一时间也不好明确地表示怀疑。 然后,就在下一刻,他看到整个逆流河水开始绽放淡蓝的光辉。 蓝光涌动,宛若云卷云舒,好似波浪滔滔。 群仙目光都被吸引。 只见方源伫立期间,大风骤起,青丝和衣袖一同飞扬。 他双目幽幽,口中轻喝一声:“起。” 顿时河水汹涌,群仙耳中响起一片哗哗声响,又好似万千人同声呐喊,气势浩荡非凡。 随即,蓝光凝聚,逆流河缩减,眨眼间,就统统凝缩一体。 庞巨的逆流河消失不见,统统浓缩到了方源身边,化为一件淡蓝色的长袍。 这长袍,大袖飘飘,洁白如雪。袍面上,涟漪微荡,竟都是逆流河面缓缓流淌的景象。 不仅如此,雪袍表面,还有淡淡的云雾笼罩。又有一道虹光,湛蓝清纯,弯弯曲曲,仿佛是仙衣绶带,盘绕方源的胳膊、后颈,又围绕腰际一圈。 仙道杀招——万我第二式——逆流护身印,终于在这一刻成功催动! “成功了?!” “怎么可能!!” “竟然真的利用逆流河,临时创造出了一记仙道杀招?” 群仙见此,无不瞠目结舌。雪胡老祖瞪眼:“老夫偏不信这个邪!” 他双掌一翻,再向方源遥遥虚推。 顿时一道绝色冰光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照中方源。 方源早已严阵以待。 冰光照中他的身体,但被逆流护身印全数挡住。 逆流护身印微微一闪,那道威能恐怖的冰光,竟被逆反出去,朝着主人雪胡老祖奔杀过去。 “成功了!”方源提在嗓子眼的一颗心,终于落回原处。 仙道杀招虽然催动成功,但也必须通过实战的检验。 雪胡老祖的这一击,无疑证明了方源这记逆流护身印的强悍! 雪胡老祖躲避开来袭的冰光,望着方源的神情变得又凶又狠。 “让毛爷来试一试。”毛里球大叫。 它庞大的身躯忽然消失在了原地,下一刻就直接出现在方源的身后。 它将狰狞的右爪高高扬起,又狠狠落下。 砰! 一声巨响,方源像是一颗炮弹,被狠狠地击打出去。 视野剧变,方源在一个呼吸的时间后,被打到地面上。 顿时又是一声爆响,结成厚实冰面的地面,被砸出一个巨大的深坑。 众目睽睽之下,方源缓缓地从深坑中央站起身来,他面无表情,浑身完好无损,就连一丝皮都没有擦破! 逆流护身印化成的蓝带雪袍,也几乎没有什么变化,只是雪袍表面的水雾,消散了一大片。若再仔细观察,雪袍上也似乎像是蒙上了一层灰,不再像之前那么明亮。 毛里球看了看方源,又转眼,看向自己的右爪。 它的右爪鲜血横流,皮开肉绽! 方源没有什么损伤,但毛里球竟然伤势颇为严重。 “嘶……”蛊仙中响起一片倒抽冷气的声音。 “这是什么仙道杀招?居然连毛里球都吃了亏!!” 看到这样一幕,就连碧晨天都是眼皮子狂跳。 “他居然真的做到了!”玄极子哑口无言,脸上充斥着震惊的神色。 “连太古荒兽的纯粹爪击,都能逆反?”雪胡老祖眉头紧紧皱起来。 “怎么可能?”已经远在天边的影无邪,看到这一幕,也感到好似梦幻一般。 从未有过,八转大能去攻击一位七转蛊仙,结果七转蛊仙毫发无损,反倒是八转存在损兵折将的例子! 八转、七转之间,向来都是前者吊打后者。 数千年来,也就出了凤九歌这样的变态,才情无双,惊世绝伦,可战八转。 但现在,当方源创造出万我第二式,并成功催动之后,凤九歌的殊荣已经不再独享。 从今以后,这样的无上荣耀,将同时属于另外一个人名。 柳贯一! “中有凤九歌,北有柳贯一么……”不真子口中呢喃,已是呆了。 雪胡老祖轻声一笑:“好小子,竟还是看轻了你。” 他背负双手,不再攻击。 但毛里球反而怒吼起来:“臭小子,你找死啊,敢让毛爷我这么丢脸!!” 太古荒兽向方源展开猛攻。 方源不是它的对手,被它像拍皮球一样,四处拍飞。 但几十下之后,方源毫发无损,风采依旧,而毛里球却是气喘吁吁,浑身鲜血淋漓。 它每一次攻击,都被逆反,相当于自己打自己。 毛里球吹胡子瞪眼,心想:“这臭小子就是个刺猬,真是扎手,什么时候北原竟出现了这么一个怪胎?” 方源见毛里球始终奈何不了自己,朗笑一声,直接向中洲蛊仙们撞去。 中洲蛊仙们仿佛像是受了惊吓的鸟群,竟一哄而散。 两位中洲八转留了下来,齐齐对方源出手。 但没有用! 逆流护身印将他们俩的攻击都逆反出去,砸在身后追赶来的毛里球身上。 毛里球苦不堪言,被气得浑身皮毛都炸起来,张口吐出漫天的紫霞,攻势磅礴,笼罩方圆千里。 这一击,顿时惹来了大混战。 场面混乱起来,三方蛊仙都展开了厮杀。 这是影无邪侦查到的最后一幕。 他对紫山真君的果断撤离,顿时感到万分佩服。 同时,他也明白了一点:经此一战,柳贯一将名传五域,震动天下,和凤九歌并驾齐驱了! 十多天后,一个颇为狼狈的身影,穿透界壁,来到了东海。 正是方源。 “终于摆脱那头炸毛的家伙了。”方源感叹不已。 十几天前,雪胡老祖、中洲蛊仙还有长生天一方,展开了激烈混战,打得天翻地覆。 方源从混战中脱身,但被毛里球尾随追杀。 方源根本不是毛里球的对手,但等到他进入北原界壁之后,毛里球只能望壁兴叹。 它是土生土长的北原猛兽,受到界壁制约。 方源得以逃出生天,彻底甩脱了追兵。 “回南疆去。”方源没有停留,纵身赴入云中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