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七十三节:换蛊念想 - 蛊真人

第二百七十三节:换蛊念想

?逆流河若是搁在外面还好,若长期搁在仙窍里面,会耗损大量的天地二气。一旦天地二气缺乏,仙窍就会不稳。 所以方源要时常坐落仙窍,吞吸外界的天地二气,补充自己。 吞吸一阵后,方源便关闭了仙窍门户。 来到逆流河畔,他手中还提着一具仙僵。 正是他原先的肉身。 他将仙僵肉身直接抛入到逆流河中。 仙僵肉身立即顺利而下。 借助坚持仙蛊,还有逆流河,方源不断试验,各种能够想到的手段,轮番上场。 但是没有用。 “果然如此么。” “仙僵肉身上的魂道道痕,并不能用逆流河破坏或者抑制。毕竟它只是魂道道痕,而不是仙蛊。” “一转到八转的仙蛊,在逆流河中无法运用。但是道痕却能起到效果。就好像之前,我没有征服逆流河时,蛊仙身上的道痕,仍旧能为蛊仙保驾护航。八转蛊仙仍旧是河中的最强者。” 方源不断分析,找寻到失败的缘由。 他想利用逆流河,来解决仙僵肉身上的魂道陷阱,是不可能的。 方源也不灰心丧气,事实上,在试验之前,他就有所猜测。 他将肉身仙僵,又放回到天封山上,利用那里的蛊阵,重新封印起来。 然后,他开始炼蛊。 一头梦魇魔驹的尸躯,摆放在他的眼前。 方源并指如刀,轻轻一挥,空气中瞬间划过一道金芒。 金芒没入梦魇魔驹的身体里,一闪即逝。梦魇魔驹的右前腿,顿时被切割下来。 没有血液。 这些梦魇魔驹战死之后,方源就叫仙窍中的地灵们,对这些仙材进行了初步的处理。梦魇魔驹的血液,都已经被抽了出来,归并在了一处地方。 方源轻轻一提,便将梦魇魔驹的右前腿,从马身上脱离出来。 然后,他喷吐火焰,开始对这块右前腿进行处理。 过了三天时间,右前腿终于被融化成了一团紫黑色的液体。 方源连续投入诸多蛊虫,进行炼蛊。 十几个步骤,只用了一刻钟。 紫黑液体猛地爆炸开来,上百只的梦道凡蛊,随即在半空中胡乱飞舞。 不过方源念头一动,它们就又都乖乖地归附在方源的身边。 上百只的梦道凡蛊! 这还只是一头梦魇魔驹的右前腿而已。 处理这份仙材的时间,花费最多。这一个步骤,就耗费了方源三天时间。其余的步骤,加起来,也不过一两刻钟的功夫。 这样的效率,显然极高,和之前方源在梦境中炼蛊,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 方源在梦境中,首先要收集梦道蛊材,随后才炼蛊。入梦就有风险,有时候还要利用仙道杀招解梦,来破除梦境。炼制梦道凡蛊,却需要仙道杀招,这成本就相当的高了。 但现在,方源拥有了这批梦魇魔驹,炼制梦道凡蛊这块儿,已经今非昔比。 “就好像之前,我利用春梦果实来炼梦道凡蛊一样,效率提升很高。” “其实,我的炼蛊方法还可以再加以改进。比如之前切割手法,就动用了金道手段,并非良配,会损耗一些梦道道痕。处理仙材,也可以试验其他方法,看看有没有更加高效的。” 在炼蛊的过程中,毛六再次送来消息。 借助琅琊福地,毛六已经成为方源和紫山真君相互沟通交流的中间人。 在信中,紫山真君并未松口,直言不讳地告诉方源:若想要真正掌控态度蛊,首先就得联手合作。只要双方合作,态度蛊必定会首先奉送过来。这一次,影宗方面还提及了至尊仙窍的弊端,但至于具体是什么,并没有明说。 “八转蛊仙,果然不好对付。” “弊端?这是影宗危言耸听,还是确有其事?” 这份信,给方源带来不小的影响。 但很快,他的心境便平复下来。 大风大浪他见得多了,这点算计和威胁,算得了什么? “看来只好自己努力了。” 方源回去一封信,讨价还价,继续和影宗虚以委蛇。 然而他已经意识到,影宗绝不会在合作之前,将态度蛊直接奉送给他。 方源便开始设计新的仙道杀招。 他打算用这个仙道杀招,来炼化态度蛊。 他很快就遇到了难关,根本原因就在于,他手中的仙蛊虽然多,但在这方面并不太适用。 不像是推演逆流护身印的时候。 方源手中有挽澜仙蛊、坚持仙蛊,正好拿来就用,充当仙道杀招的不二核心。 而现在,方源只有其他仙蛊,并没有专门炼化态度蛊的仙蛊,只好打擦边球,利用海量的凡蛊进行辅助。 “如果能有换蛊的机会就好了。” 这个念头,在方源脑海中一升腾起来,便一发不可收拾。 交换仙蛊! 方源现在手中的仙蛊,数量惊人。 但实际上,有一部分的仙蛊,并不适合方源,或者说短时间内,没有太高的利用价值。 慧剑、似水流年,虽然暂时用不上,但高达八转,方源是绝不会拿去换的。 方源身上的剑道道痕不多,剑道境界也很普通,但是剑眉、浪剑、剑遁等等剑道仙蛊,却是支撑他战力的一部分基石,暂时不可动摇。 清算一下,换魂仙蛊或许可以换掉。 妇人心仙蛊隶属毒道,利用的次数相当稀少。 飞熊之力仙蛊,虽然是力道,但方源变化上古剑蛟,这种仙蛊并不合用。 还有骨刺仙蛊,对方源现有的体系而言,完全是八杆子打不到的存在。 道可道仙蛊,可以侦查道痕,效用奇妙,但对方源而言,用处也不是很大。这只仙蛊留待考察。 总结下来,妇人心、飞熊之力、骨刺这三只仙蛊,对方源而言,用处太小,若是能换成其他适合方源的,那就再好不过了。 不过要换蛊,这种机会谈何容易? 五域乱战时期,倒是非常盛行。现在这种大局,很难出现这种高端的蛊仙交易会。 就这样,方源走走停停。 非是他不想速度前行,实在是举步维艰。 一路上,落下仙窍之后,他不是炼制梦道凡蛊,就是推算仙道杀招,企图将态度蛊真正化为己用。 这一次,方源刚刚收起仙窍,准备再度出发,忽然神色微变,察觉到周遭有蛊仙战斗的痕迹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