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三十一节:孤独是最深邃的黑暗 - 蛊真人

第一百三十一节:孤独是最深邃的黑暗

?大雨倾盆而下,天空中电蛇乱舞,整整持续了一夜。 方源躺在床上,不断听到屋外蛊师们的叫喊声,在雨水中踏水而行的脚步声。 他半眯着双眼,脑海中又不禁浮现出前世的记忆。 前世中,当狼潮来临时,他还是一转蛊师,因此作为后勤力量,躲避在山寨当中,反而逃过了一劫。 但是今生,他则已经是二转中阶,并且有了四味酒虫,目前正在向高阶大步地前行。因此,就必须和其他二转蛊师一样,得在这样的深夜,前去抵挡狼潮。 “外面下着这么大的暴雨,又要对抗黑暗中仍旧视线大佳的电狼群,真是找罪受。”方源心中冷哼一声。 他此时并没有睡在租的房子里,而是身处客栈。 要在租房中,必定被人抓了壮丁去。 “家族高层无疑低估了这次的狼群战力,最正确的做法,无疑是龟缩在山寨中,凭寨据守。可惜他们被过往的经验,蒙蔽了双眼……”方源一边想着,一边惬意地在床上翻了一个身。 窗外,大雨噼里啪啦地下着,绝对是倾天盖地。 轰隆隆的雷鸣声,不断传来。 街道上,蛊师们紧急调动的声响,脚步声、怒吼声,从未断绝过。 一度时间,狼嚎声极为接近山寨。 今夜注定无眠。 不管是冒着生命危险,出寨激战的蛊师们,还是那些躲在家中瑟瑟发抖的凡人们,甚至是方源,睡到半夜后,自然而醒。 他也不爬起来,在黑暗中,躺在床上睁着双眼。 窗外的声音,传入他的耳中,旁人在生死激战,可以想象,山寨外暴雨雷霆,蛊师和狼群组成一个热闹非凡的大舞台。不管是哪一个角色,都在尽情地展现出生命的本色。 人生入戏,这是一场好戏,但是方源却丝毫没有入戏的觉悟。 他反而感觉到一阵难言的孤独。 无边的孤独。 这并非是因为他是穿越者、重生者,身上带着不可告人的秘密的缘故。 而是,每个人他(她)生来就是孤独! 人就像是一座座的浮冰孤岛,在命运的海洋中漂浮流荡。 人和人的相遇,就像是浮冰孤岛之间的相互碰撞,只要是碰撞,就必有影响。 有时候,浮冰孤岛相互粘在了一起,以“利益”、“亲情”、“友情”、“爱情”、“仇恨”之名。 但是最终,它们都将分开,孤独地走向毁灭。 这就是人生的真相。 可惜人们总是害怕孤独,总要贪恋热闹的人群,总不愿无所事事。 因为当他们面对孤独,往往就会面对痛苦。 但是一旦能直面这种痛苦,人就往往有了才华和勇气。所以,有句俗语——杰出者必孤独。 “这就是孤独的滋味啊,每每品味,都更加坚定我追求魔道之决心!”方源目光闪烁着,不由地就想起人祖的故事。 话说,人祖得了态度蛊。态度蛊就像是一张面具,人祖无心,戴不上去。 因为之前,人祖已经将心交给了希望蛊,从此以后他再也不惧怕困境。 但是人祖想要使用态度蛊,却必须得有一颗心。 人祖感到很为难,就请教态度蛊。他说:“蛊啊,态度有时候就能说明一切。我如今遭遇的问题,你也知道,所以要向你请教。” 态度蛊便道:“这其实也不难。人祖啊,你现在缺少一颗心,只需要寻找到一颗新的就行了。” 人祖很疑惑,再次请教道:“那我该怎么寻找到一颗新的心呢?” 态度蛊叹道:“心,无处在,又无处不在。寻心,既艰难又容易。以你的情况,现在就能得到一颗心。” 人祖大喜:“快告诉我怎么得到?” 态度蛊却警告他:“这颗心,名叫孤独。人啊,你确定你要得到它吗?当你得到它之后,你会感受到无边的痛苦、寂寞,甚至是恐惧!” 人祖没有把态度蛊的警告放在心上,他继续追问。 态度蛊不好违逆人祖的命令,便答道:“你只需要在有星星的夜里,仰望天空,什么话都不要讲。等到天亮时,你就能得到孤独之心了。” 当天晚上,就是繁星漫空的良辰。 人祖依照态度蛊的话,独自一人坐在山头,仰望夜空。 在此之前,他生活艰难困难,时刻为了生存而挣扎奔波,根本就没有时间仰望这美丽而又神秘的星空。 如今,他望着星空,思绪浮泛。不由地想着自己,想到自己这样的卑微,如此的弱小,过着朝不保夕,浑浑噩噩的生活。 “唉,我虽然是有了希望蛊、力量蛊、规矩蛊、态度蛊,但是要在这片自然中生存,仍旧艰难无比。就算是明天死亡了,也不意外。如果我死了,这个世界会不会记住我?会不会有人为我的存在而喜悦,有人为我的离去而悲伤呢?” 想到这里,人祖摇了摇头。 这个世界上,只有他一个人类,哪有其他的人呢? 就算是有蛊的陪伴,但他仍旧感受到一种刻骨铭心的—— 孤独。 孤独之心! 这一刻,当人祖感到孤独之后,他的身体中就陡然出现了一颗全新的人心。 太阳从天边升起来,照亮人祖的脸。但是人祖却没有感到高兴,而是感到无边的痛楚,绝望,迷茫,还有恐惧。 他承受不住这种孤独和恐惧,他感到黑暗和末日都来临了! 于是他痛苦地哀嚎着,伸出手指,挖掉自己的双眼。 他的左眼,落在地上,化作一个少年郎。他有一头的金发,健壮的身躯,他一出现,就拜倒在人祖的脚下,大叫:“人祖啊,我的父亲,我是您的大儿子太日阳莽。” 同时,人祖的右眼也化为一个少女。她搀扶住人祖的胳膊,说道:“人祖啊,我的父亲,我是您的二女儿古月阴荒。” 人祖哈哈大笑,从空洞的眼窝中流淌出泪水。他连说三个好字:“我有了儿女,终于能承担孤独之心的痛楚了。从今以后,有人为我的存在而喜悦,有人为我的离去而悲伤。我即便死了,你们也会记住我。” “只是……”最后,他长长地叹息一声,“我失去了双眼,再也看不到光明了。从今以后,你们俩替我观看这个世界罢。” …… 大雨下了一夜,到了黎明时分,这才堪堪停止。 方源出了客栈,街道上的行人无不带着沉重、或者悲伤的神色。 这一夜,家族的损失不轻。 事实上,青茅山三大家族,哪一个都没有逃过去,都有不小的损伤。 这点方源看到战功榜就清楚了。 一夜之后,战功榜上锐减了二五个小组,都是在狼潮中牺牲掉的。哪怕是有一两位幸存者,亦都是或伤或残。 古月鹏的那个小组,亦在此列之中。 此后十多天,情势更加恶劣,每况愈下。 先是出现了百兽王级的豪电狼,紧接着又有情报传出,狼潮中隐现千兽王级的狂电狼! 这样的消息,无不让外出的二转蛊师们心惊胆战。 若是遇到狂电狼,必须至少得有三只小组通力合作,才能对付。这还不算上狂电狼身边的那些普通电狼群。 三大家族,不得不派遣出三转家老,应付危局。 在这样的情况下,蛊师们的每天都过得相当艰险和漫长。 即便是方源有了隐鳞蛊,也得小心翼翼了。毕竟说不定就遇到拥有电眼蛊的兽王级电狼。 好在他先前,付出了一些代价,能运用地听肉耳草。 此蛊侦测范围很大,让他每次都能避过大型狼群。 如此,天气渐渐炎热,到了七月末。虽说情况仍旧不容乐观,但是在三大家族不断地合作之下,情势已经得到控制。 山腰某处。 已经历经激战的三位蛊师,面对着一只刚刚赶来的豪电狼。 死亡的气息已经扑面而来。 “可恶,真元不足,若是有六成,不,只要三成,也不至于被它这样追赶!”身为组长的熊毡,望着一步一趋,慢慢接近,仿佛猫戏老鼠般的豪电狼,狠狠地吐了一口血水。 “前面就是山壁,已经没有退路了,怎么办?”一位脸色苍白的组员开口道。 “还能怎么办?只能寄希望于援兵了。听说我族的白凝冰大人已经出关,奔赴战场了。”这是来自白家寨的蛊师。 原先有两支小组,分别来自熊家寨和白家寨,他们面对狼潮,通力合作,如今却只剩下这么三人。 “指望还不知道在什么地方的白凝冰,还不如平死一搏!”熊毡咬了咬牙,“兽王之所以可怕,是因为它的身上寄居着蛊。我有一只强取蛊,能强行摄取敌人身上的蛊虫出来。只是需要持续施展,一动不动。在此之间,你们要保护好我。” “好!”另外两人相互对视一眼,都站到了熊毡身前,替他暂时挡住这只豪电狼。 明知道希望小的可怜,但是谁也不会如此甘心赴死。 “能摄取出来,就有活命的希望!上天保佑我啊!!”熊毡满目狰狞,缓慢地举起右手。 是生是死就赌在这一次了! 三人一狼并不知道,就在高处的悬崖上,一位白发白衣的少年正淡淡地瞧着这一幕。 “人生真是无聊啊……”他坐在地上,一手撑着地,一手举着酒壶往口里倾倒。 他倒出的却不是酒,仅仅是甘甜的山泉。 他不喜欢喝酒,就喜欢喝水。 这位白衣少年一边喝水,一边看着脚下的这场好戏。 “战吧,死吧。尔等如此平凡的人生,太无聊了。只有这样的生死激战,才能给你们的人生平添出一丝的精彩。这样你们的人生,就有价值了。” 他在心中淡淡地笑了,丝毫没有出手相助的欲望。 哪怕他有这样的能力,哪怕山脚下就有他白家的族人。 但这又如何呢? 对他来讲,孤独是最深邃的黑暗,而亲情的光只是一种假象。 他白凝冰才不会干救人这种无聊的事情呢!(未完待续。)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