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七十五节:东海交易会 - 蛊真人

第二百七十五节:东海交易会

?“原来还有这番的渊源!”听到花蝶女仙的介绍,蜂将顿时脸色松动,喜上眉梢,心底的戒备多数消解。 所谓楚瀛,自然便是方源假扮。 他收起仙窍,发现周围海域中,有着蛊仙激战的痕迹。 好奇之下,便循着痕迹寻找,看看有无便宜可捡。结果却发现,是花蝶女仙和另外一位蛊仙(蜂将),被人追杀。 而追杀者,只是一位七转仙僵。对于方源而言,这样的人物,已经不够看了。 方源早些时候,便帮助过花蝶女仙,目的是为了联系上花蝶女仙背后的宇道蛊仙强者庙明神。 此人拥有探知苍蓝龙鲸的手段。 而这头苍蓝龙鲸,也是来历非凡,曾经受到乐土仙尊的指点,身上开辟出了仙窍,拥有丰富宝藏。 它就相当于北原的狗尾续命貂毛里球。 只是苍蓝龙鲸的智慧,却未被点化开来,只是遵循本能,在汪洋大海中遨游。 乐土仙尊不仅是给它开辟出了仙窍,还对它的身体,施展了仙道杀招。以至于这头苍蓝龙鲸,几无天敌和危险。 苍蓝龙鲸性情温和,没有危害性,但自身的防护威能,也让抱有恶意的存在无可奈何。 这正是乐土仙尊的一贯秉性和行事风格。 根据五百年前世的隐秘传闻,苍蓝龙鲸体内留有乐土仙尊的一道真传。 方源记得,庙明神曾经多次探索苍蓝龙鲸的体内世界。只是不得关窍,虽然每次都有收获,却始终没有得到真传。 方源自然有意于此。所以见到花蝶女仙被人追杀,他立即意识到,这又是一次难得的机会,可以再次向庙明神释放善意。 于是他中途插手,打发了追杀者雷道仙僵葛温。 他所变化的,也不是上古剑蛟。 上古剑蛟已经不能见光了。 因为柳贯一曾经在北原的时候,动用上古剑蛟变化,斩杀了耶律群星。 现在柳贯一这个身份,成为了逆流河主,让当场的多位八转存在都无可奈何。声名震动天下,蛊仙界中几乎无人不知,无人不晓。 不知有多少人,都对柳贯一感兴趣,来推算他的跟脚。 柳贯一掌握上古剑蛟变化的事实,也早已广为人知。 因此,方源现在一旦动用上古剑蛟变化,其他蛊仙恐怕第一时间,就会联想到柳贯一。 这就是声名所累。 虽然方源无法动用上古剑蛟变化,但是他拥有变形仙蛊,却可以变化天地万物,随心所欲。 所以他这一次,变化成过来东海独有的蓝鳞海龙。 这也是上古荒兽。 只是威能绝不能和上古剑蛟相比了。 不过方源的龙息仙蛊,还是可以动用的。 值得一提的是,蓝鳞海龙的龙息,当然也是一口口的喷吐。之所以能胜过雷道仙僵葛温,却是方源同时催动了坚持仙蛊。 七转坚持仙蛊,方源得到手后,自然少不了对它的了解和揣摩。 蛊仙养、用、炼,三方面都是需要投入精力。 来到东海之后的几天,方源就摸清楚了坚持仙蛊的一些运用法门。 除去征服逆流河外,坚持仙蛊能让其他仙蛊,或者仙道杀招的威能,更加持续。 比方说,蓝鳞海龙的龙息。 方源只是催动龙息仙蛊的话,龙息不能脱离海龙常理,只能一口口的喷吐,充其量只是威能更强些。 但如果在喷吐龙息的时候,辅助坚持仙蛊的话,那么龙息就能长时间地喷涌出来,绵绵不绝! 当然,喷吐的时间也不能太长。龙息对于咽喉有很沉重的负担,就算是真正的蓝鳞海龙,喷吐龙息,也是一口口的喷。这是生物进化的历程中,一种自我保护的演变。 好在那葛温,虽有薄名,但只是交手对拼了一下,他就明白方源是位强敌,立即明智地退走了。 毕竟,魔道蛊仙向来以利益为先。 “不知这位仙友是?”方源看向花蝶女仙。 “我便是庙明神大人麾下的蜂将。楚大人,您是我的救命恩人,不知该如何感谢您。”蜂将立即自我介绍,非常热情,对方源满怀感激。 “谢什么,举手之劳。我也是无意中撞见,便出手了。我虽是东海隐修,最近这段时间才外出走动,但却看不惯魔道行径。本性如此,再加上花蝶仙子又是我的熟人,出手相助也是应当。”方源表现得很谦虚。 花蝶女仙、蜂将听了这番话,对方源的好感更是大大增长。 三仙交谈一阵,花蝶女仙叹息道:“可惜了。那么多的年轮散,大部分都落入到葛温手中,我们这些年来的心血,都给他做了嫁衣。我们应当将那座蛊阵,布置得更加隐秘一些的。” 蜂将连忙安慰:“好了,小蝶,你不要过多自责。东海那么大,偏偏被葛温发现了这处的蛊阵。我们都不精阵道,布置出来的蛊阵已经做到了最好。再要隐秘,非得增添仙蛊进去了。” 方源笑了笑:“两位听我一句劝,年轮散虽然失去了,但两位却留有性命,这就是希望。看开一些,有得有失,人生不就是在得得失失中一路渡过的么。” 蜂将哈哈一笑:“楚大人所言,蕴含哲理,叫人深思。” 花蝶女仙却仍旧紧锁眉头,脸色忧愁:“我也知此理。只是这些年轮散,寻常时候丢了也就罢了。关键这一次,是庙明神大人参加交易会,当中一位蛊仙好友需要此物。庙明神大人也一口答应了此人。现在交换会还只剩下几天的时间,年轮散却被人抢走了。这可如何是好?” 听了这话,蜂将也脸色一沉:“是啊,这一次我们空手而归。庙明神大人即便不指责我们,我们也非常愧疚,这是我们办事不利。更关键的是,让庙明神大人失信于人,这都是我们的罪过!” “交易会?”方源心中顿时一动。 不久前,他还在一直念叨,想要把手中的一些不合用的仙蛊换掉。 没想到,瞌睡的时候送枕头,居然就撞见了一次东海的交易会。 东海乃是五域中,资源最为丰富的地域,就连中洲都比之不上。 东海的蛊仙,也是身家普遍更丰厚的。 因此导致东海的交易会,在五域中都很有名气,十分高端,经常有蛊仙在当中交换彼此的仙蛊。 当然,不是说其他四域,没有这样的交易会。只是数量太少,方源也插足不了。 唯有东海的交易会,却是他的良机。 “我的手中正有想要换掉的仙蛊,我要参加这场交易会,不知可行否?”方源没有隐瞒自己的意图,直接坦诚询问。 花蝶女仙和蜂将对视一眼,前者道:“这次的交易会,规格颇高,我等都没有参加的资格,更没有举荐的能力。不过楚瀛大人却是不同,有恩于我们。这样吧,楚瀛大人先随我们前往,见到我家大人之后,看看我家大人是怎么说的。” “好。”方源立即点头,“我们现在就动身可好?” 他十分雷厉风行。 因为时间有限。 身上的暗渡威能,会随着其他蛊仙的推算,而不断损耗的。 花蝶女仙和蜂将神情有些犹豫,他们此次收取年轮散的任务失败,其实心底里还想着让方源出手,帮助他们重新夺回年轮散。但又开不了这个口。 其实方源早已经洞察到他们的这种意图,在谈话的过程中,就牢牢掌握主动,没有给他们俩个开这个口的机会。 现在的方源,虽然能让八转蛊仙都奈何不得。 但是有一个弊端,那就是见不得光。 不管是上古剑蛟变化,还是逆流护身印,都不能轻易使用。一旦用出来,就要考虑到如何保全秘密。 一旦方源泄露出去的马脚和线索太多,他的另外的身份或者秘密,也都会被算出来。 到那时,武遗海的身份也保不住。 方源好不容易才混进了超级蛊阵中,接触到那片广袤梦境。若是痛失这次良机,对他的修行发展,将造成极其惨重的影响。 蜂将和花蝶女仙无奈之下,只好领着方源,离开此地。 他们的确不好开口。 人家救了自己的性命,还要撺掇救命恩人,去和强敌拼命。这种事情,他们俩的确无法厚颜开口。 三仙一路兼程,在途中并没有逗留。 不过,路途中自然少不了谈话和交流。 事实上,花蝶女仙虽然见过方源两次面,对他印象非常深刻,但是对于楚瀛此人的跟脚,却是根本不清楚。 方源心知花蝶女仙试探的意图,便半假半真地说出自己的来历。 前世五百年,他就在东海生存过一段时间,因此说出来的话,绝非杜撰。尤其是生活中的一些小细节和经历,非常真实,更能引发花蝶女仙和蜂将的共鸣。 方源怎可能在这里露出马脚? 等见到庙明神时,花蝶女仙和蜂将都对“平易近人”的七转隐修楚瀛,抱有强烈的好感了。 殊不知,方源才是真正的大魔头。和他相比,仙僵葛温抢劫一些年轮散算什么? 前不久,方源还从雪胡老祖手中,直接抢了逆流河呢!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