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八十三节:卜卦龟显威 - 蛊真人

第二百八十三节:卜卦龟显威

?南疆,武家。 大殿中,不仅有方源、武庸,还有另外一位蛊仙。 他身材欣长,一身黑白作色的大氅,胡须柔顺,垂至胸口。一双眼睛细长,眸中蕴藏神光,周身更是萦绕着微微水汽。 武家蛊仙武雨伯,生性高傲,七转修为,巅峰战力,比起树翁巴德也只差稍许。 “蛊仙炎荒挑战雨伯,实际上却是夏家想要图谋拜月碗。这处地方盛产月道蛊虫,乃是我家最重要的产出地之一,绝不容有失。”武庸开口道。 “有我出马,大长老无须担忧。我既能击败炎荒两次,便能击败他第三次。”武雨伯冷然地道。 拜月碗并非一个大碗,而是一座山谷。 只是这座山谷,形态奇特,极其酷似于一个巨碗,当中又盛产大量的月道蛊虫,因此世人称之为拜月碗。 拜月碗中,原本有一座山寨。 武家扩张之时,为了侵吞拜月碗,将这座山寨一概铲除。山寨的家族中,有一位蛊仙,号称炎荒仙人。 武家派遣武雨伯出马,将其击败。炎荒仙人技不如人,只好含泪败逃,舍弃了曾经的家园。 武家身为正道,当初侵吞拜月碗还是找的理由,却也不能直接斩杀了炎荒仙人。 这是正道的游戏规矩。 炎荒仙人含恨而走,为了报仇雪恨,隐姓埋名,苦修杀招,结果第二次仍旧败在武雨伯的手中。 武家知晓了他的行踪,也知道他必定与本家势不两立,便纠集蛊仙,暗中追杀炎荒仙人。 关键时刻,炎荒仙人却受到不明势力出手,护住性命。 武家正欲追究,结果那个时候,武独秀陨落,武家乱做一团,武庸上位,政局动荡。就给了炎荒仙人一丝喘息之机。 结果到了现在,几天前,炎荒仙人主动下了挑战帖,要求以拜月碗为筹码,挑战武雨伯。谁若得胜,拜月碗就归谁。 武家乃是南疆第一超级势力,岂有不接之理? 不过让武庸有些担忧的是,这一次炎荒仙人寻仇而来,并非之前两次孤家寡人,而是投靠了超级势力夏家。 如此一来,之前暗助炎荒仙人的神秘势力,也就昭然若揭,必是夏家无疑了。 表面上,这一场比试是炎荒仙人挑战武雨伯。但内里,却是意义重大,关乎两个超级势力的角力。 这个消息已经流传,立即吸引了南疆各大势力,以及蛊仙强者的关注。 武独秀死后,武家虽有第一势力的名誉,但威势大减。夏家,无疑是第一个挑战武家权威之人。若是此战,武家失利,必定能让其余家族窥破武家的虚弱,到那时人心浮动,针对武家的行动必定此起彼伏。 这正是武庸担忧的地方。 这次炎荒仙人公然挑战,也算是武庸执掌权柄以来,遭遇的第一个关隘。 “雨伯不可大意,你当知此事对于本家而言,意义非凡。”武庸叹息一声,“那炎荒投靠夏家,有了超级势力资助,这一次又主动挑战,必定来者不善,准备充分。” “大长老只管聆听佳讯便是。”武雨伯仍旧神情淡然,他瞥了一眼方源,又道,“照我说,此战无须他人掠阵。区区炎荒,手下败将,必定手到擒来。” “还是稳妥一点为妙。我弟精通三种变化,乃是七转强者,有他掠阵,我也放心。”武庸回应道。 武家摊子铺得太大,武家蛊仙虽多,却是分派各处,并不够用。 本来,武庸是打算将方源,再轮替到超级蛊阵那边去的。 但现在出了这个意外,武庸便派遣方源去为武雨伯掠阵。毕竟这一次,炎荒仙人也不是独自一人,身旁还有夏家蛊仙夏擎苍。 方源加入武家,此事虽可推脱,但若参与,也无伤大雅,方源便答应下来。 这事情也算是个美差,他只需要掠阵即可,事成之后,家族方面还会给他记录功劳。 武雨伯虽然不以为然,但武庸坚持,他也不好反对。 此事就如此定下,数日之后,武雨伯和方源二人来到约定之地。 在那里,夏擎苍、炎荒仙人早已经等候多时。 炎荒仙人乃是中年模样的蛊仙,面容沧桑,相貌普通,见到武雨伯之后,立即神色一变,双眼瞪大,好似要喷火一样。 而那夏擎苍,却是仪态不凡,身躯好似山峰般挺拔巍峨高耸。他面容古朴方正,发须皆白。尤其是络腮胡须,刚硬如针,双眼绽****芒,令人不可逼视。 “武雨伯,你毁我山寨,杀我后代,我今日要将所受耻辱,全数奉还给你!”炎荒仙人低吼出声。 武雨伯冷笑一声:“血口喷人!我之所以这样做,是查证有血道踪迹,匡扶正义,为民除害。你自己立身不正,还冤枉好人,该死!!” 两人一言不合,就直接动手。 方源和夏擎苍便各自站在战场两端,为各自蛊仙掠阵。 没有什么说的,真正的缘由大家心知肚明,但正道做事,自然要披上一层好看的皮。 炎荒仙人竟是火、土兼修,一手火焰,升腾如龙,炙热挥洒。一手土道,滚石动荡,声势赫赫。 而武雨伯专修水道,行动间,如落叶飘零,大氅随着飞扬,有一种逍遥的美感。他身边水意浓重,细雨飘飞,宛若牛毛。偏偏却能让炎荒仙人的火焰和滚石,尽数消融崩解。 很显然,武雨伯占据上风。 不过战斗才刚刚开始,双方只是试探阶段,仙蛊和仙道杀招都未动用出来。 方源一般观战,一边侦查四周,重点防备对面的夏擎苍,防止他搞小动作。 夏擎苍却似悠闲,时不时看向方源,有时候见到方源也看向他,他都主动点头微笑。 这一幕让方源产生细微不妙之感。 夏擎苍乃是智道蛊仙,在南疆中,颇有威名,乃是重量级人物。 战斗继续进行。 双方相继动用仙蛊、仙道杀招。 炎荒仙人一直处于下风,被武雨伯压着打,后者的优势已经越来越明显。 胜负将分,方源越加不敢大意。若是他掠阵失职,回到家族,却是要受到处分的。 “炎荒,去死吧。你能死在我的招牌杀招之下,也是你的荣幸!”武雨伯杀意浓重,一对细长的眼眸深处,闪烁着骇人的冷光。 他催动仙道杀招,立即大雨瓢泼,乌云密布,阴风哀嚎,三者交汇,形成一座球形牢笼,将炎荒仙人笼罩。 炎荒仙人困守其中,不得而出,身陷绝境,眼看着就要陨落。 方源目光紧紧盯住夏擎苍,防备他出手相助。 但夏擎苍却是面带微笑,旁观束手,似乎毫无要动手的想法。 就在这个时候,炎荒仙人忽然哈哈大笑,身上暴起无数蛊虫气息,炽热的光辉从他全身上下四处逸散。 一下子,就将困住他的球形牢笼,彻底化解。 “怎么会?!”武雨伯大惊失色,猝不及防之下,招牌杀招被破,立即身受重创。 炎荒仙人脚下炙热的岩浆,相互交织,很快形成了一片战场。 这是仙道战场杀招。 武雨伯面色惨白,毫无血色,被困在战场当中。 情势反转,武雨伯陷入危机当中。 情况突变,方源正想要出手,但这时夏擎苍却飞近,出声警告:“武遗海,休得为武家蒙羞!” 方源呵呵一笑:“我武家蒙羞与否,岂在你一外人的口中?” 话音刚落,他便变化做卜卦龟,一头向熔岩战场撞去。 夏擎苍对方源的果决暗赞一声,手中动作丝毫不慢:“既是如此,就尝一尝我的杀招心意散罢!” 智道仙级杀招。 夏擎苍一出手,就是他的招牌杀招,强有力的手段! 身中此招的蛊仙,立即会心意散乱,各种念头此起彼伏,极大地影响战力,甚至搞不好,还会自己陷入混乱当中去,暂时不得自拔。 方源哈哈一笑,竟不管不顾,仍旧朝战场杀招撞去。 “愚蠢!”夏擎苍冷夏。 下一刻,他的心意散便打中方源,结果却是自己涣散,方源安然无恙。 夏擎苍的冷笑,凝固在脸上。 “怎么会?这,这是……卜卦龟?”夏擎苍终于认出了方源的变化来历,顿时满脸苦涩。 卜卦龟乃是智道上古荒兽,尤其防备智道蛊仙推算。他的这记智道杀招,正是脱胎于推算的理念,竟被卜卦龟直接克制。 轰隆一声巨响。 战场杀招被方源撞坏一个窟窿,卜卦龟身入其中,立即将危在顷刻的武雨伯救了出来。 夏擎苍正要继续出手,但方源却已开口:“此战是我武家败了,约战到此结束,拜月碗就归你们了!” 有了这句话,夏擎苍顿时收手。 炎荒仙人还想要出手,结果被夏擎苍主动阻止。 前者只好含恨不已,看着自己的大仇人安然逃亡。 “为什么要放走他?”炎荒仙人怒吼。 夏擎苍冷冷地瞥了他一眼:“我们已经赢得拜月碗,此战的目的已经达到。你要杀武雨伯,时机未到。别忘了,你已经是我夏家的外姓太上长老了,凡事都要优先考虑我族的利益!” 这次夏家已经讨得便宜,若是一位强逼,势必引起武家的发难。 夏家可不想成为武家的标靶,最后惨败收场,让其余超级势力坐享其成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