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三十二节:三步芳草 - 蛊真人

第一百三十二节:三步芳草

?悬崖上,白凝冰饶有兴趣地看着。 在他坐着的峭壁下,一场生死激战正在上演。 豪电狼踱着步子,慢慢接近。 两位蛊师,满脸的凝重,挡在它的面前。 在他们的身后,熊毡半蹲在地上,左手抓在右手腕上,右手呈现爪状,遥遥对准着豪电狼。 “强取蛊!”忽然,他猛地大喝一声,体内真元尽数涌向强取蛊。 一股无形的摄取力,顿时爆发出来。 熊毡右手虚抓,一种错觉,让他感到自己仿佛抓住了一只蛊虫。 但这只蛊虫在不断地挣扎着,和他角力。 这股力量十分巨大,他的重心已经压得很低了,但仍旧让他有一种要被拖拽向前的感觉。 “强取蛊的成功率很低,但若此次必须成功,否则凶多吉少!”他将一口钢牙咬得嘎嘣作响,额头上青筋暴起,满脸的狰狞之色,尽最大努力奋战。 熊毡已经没有了退路。 不成功,就是死! 在死亡的刺激之下,他拼命地向强取蛊中灌注真元。 随着真元的注入,寄居在他的右手掌心中的强取蛊,也爆发出更强的吸摄力。豪电狼感觉到不妥,嚎叫起来,猛然间展开了疯狂的进攻。 两位蛊师艰难抵挡。 就在熊毡感到要强取成功的时候,忽然脸色骤变。 “该死,真元不足了!”他忽的喷出一口血来,神情霎时间萎顿至极。强取一旦失败,就会受到反噬。这便是强取蛊的一个缺陷。 嗷呜! 失去了强取蛊的牵制,豪电狼猛地张开兽口,高声嗥叫起来。 共生的蛊虫暴发出力量,让它的牙齿之间电芒闪烁。 幽蓝的电流汇集起来,最后猛地喷射而出。 电流闯过两位蛊师中间,直接击中半蹲着的熊毡。 熊毡还来不及惨嚎,就被电流打成了一块焦黑的熟肉,瞬间死亡。 “快跑!”剩下的两位蛊师再无点滴斗志,分别向两旁逃跑。 豪电狼追上一人,直接扑倒,将其咽喉咬碎。 最后只剩下来自白家寨的蛊师,他被豪电狼堵住方向,只能一步步地退到峭壁边上。 “啊啊啊,我要死了!”他背靠着峭壁,仰头绝望地嘶吼起来,发泄着心中的恐惧。 但忽然他声音顿止——他看到了头顶山壁上的白凝冰。 “白凝冰大人!白凝冰大人,真的是你吗?”他楞了一下后,猛地大叫起来,喜极而泣。 “哎呀,被发现了。”白凝冰呵呵笑了一声,慢慢地举起右手。 他右手食指朝着下面一指,一颗冰锥顿生,并向下飞射而去。 冰锥射中那求救的蛊师,洞穿他的头骨,从头顶一直穿到下颚。 “呃!”他的脸上还残留着劫后余生的狂喜之色,然后扑通一声栽倒在地上。 倒把那只豪电狼吓了一跳。 它望着上方的白凝冰,嘴角裂开,露出里面电光缭绕的牙齿。 “无知的畜生。”白凝冰淡漠地看着,轻轻一跃,从高达五米的山壁上跳下。 在空中,他双掌猛地一并,冰霜之气顿时四溢。 然后双掌向左右分开,一把冰刃顷刻形成。 这冰刃长有一米七,宛若地球上的日本战刀,浑身都是透明的坚冰。刀柄被白凝冰苍白的手握着。 豪电狼电光由下而上地射来,白凝冰嗤笑一声,从鼻腔中喷出两股洁白的水汽。 水汽呼啦一声,绕过他的身躯,形成一面水球护罩。 水球不断自我流转,豪电狼的电流劈中这股水球护盾,将其击散。 水球破裂,露出其中的白衣少年。 “死吧。”少年的黑色双眸骤然变成纯蓝色,仿佛是两块蓝色水晶,透着无情和冷漠。 刀光乍现。 白凝冰轻盈落地,手中半透明的白色冰刃上,一滴鲜血滑落。 而豪电狼则像是雕塑般静止住。 一个呼吸之后,它颈部猛地喷射出鲜血,硕大的狼首掉落在地上,滚了几滚。至于身躯,则栽倒下去。 寄居在它身上的电流蛊,电射而出,向白凝冰激射而来。 白凝冰手腕轻轻一翻,空中闪现一道刀光。 电流蛊在他刀下,砰的一声,炸成一片幽蓝的电流激闪,就此陨灭。 白凝冰慢慢踱步,向熊毡的尸体走去。 “其他的蛊虫,都是些普通货色。倒是这只强取蛊,有些意思。”他从熊毡的尸体上,搜出强取蛊,揣在了怀里。 虽然三家盟约中规定,蛊师死后,就算是后来者得到失去蛊师的蛊虫,也必须得上缴。 但是白凝冰却不把这个规定放在心中。 就算是事发,又怎样呢? 自己是白家的崛起象征,一定会受到家族的维护的。 这一点,白凝冰十分笃定。 “只是……这狼潮真的有些无聊啊。”他用手抚摸着冰刃,感受着冰刃上彻骨的寒意。 “仔细想想,还是和人相斗比较有趣呢。”他打了哈切,忽然微笑了起来,“也不知道青书、熊力这些人,成长得怎么样了?闭关这么久,也许他们能带给我一些惊喜,也说不定呢。” …… 八九天之后。 人潮涌动的广场上,方源仰望着一杆巨幡。 幡面上,亦是用游字蛊组成文字。内容是三大家族联合供应的一切物资。 这些物资,包括的范围很广泛,有喂养蛊虫的食料、人所吃的米饭以及食盐、油等生活物资,自然还有蛊虫、元石。 但这些物资后面,都标注着一个数字,意味着需要相应的战功才能换取。 一颗狼眼,能换取十点战功。五点战功,就是一斤大米。消耗二十五点战功,就能让蛊师拥有一块元石。 毫无疑问,狼潮的到来,带来了和平时期所没有的机遇。 战功榜和这个物资榜,不知刺激了多少蛊师,甘于抛头颅洒热血,没日没夜地和电狼拼杀。 尤其是最近,随着狼潮的爆发,三大家族都掏出了家底,既是激发了蛊师们的积极性,又是提升蛊师们的战斗力,帮助山寨渡过此难关。 因此,物资榜上出现了许多的,平时不常见的好东西。 就比如现在,方源注意到的这只蛊虫。 “三步芳草蛊。”他口中喃喃,盯着巨幡中的一行内容。 三步芳草蛊,是方源正需要的蛊虫,因为它能辅助移动,增加方源的奔跑速度。 老实说,这些天物资榜上,出现的蛊虫也不少。但惟独这只两步芳草蛊,最合方源的心意。 只是这棵草蛊,可不容易到手。它不仅是物资榜上唯一的一棵,而且需要兑换的战功很多。 “我若是使出真本领,自然也有可能攒足了战功,换取这棵三步芳草蛊。只是这样一来,势必引起怀疑。这就不美了。” 方源默默思索着。 “还有一个法子,就是大肆催生出生机叶。向族中贩卖这些一转蛊虫,换取战功。但这法子见效慢,攒足了战功后,说不得三步芳草蛊就被人换走了。” 方源暗暗摇头,这法子有弊端,自然也不能采用。 那么该如何是好呢? 他望着物资榜和战功榜,陷入沉思。 对于战功这种东西,他有着比周围所有人都更清晰,更深刻的认知。 战功的本质是一种紧急货币。 在和平时期,市场上流通的是元石。元石是硬通货,因为本身就有强大的商品价值,因此从来就不会贬值。 但是在狼潮期间,元石的需求暴涨,已经难以承担流通的货币作用。因此就需要一种紧急货币,来暂时取代它。 战功就孕育而生了。 “有了战功这种辅助货币,就能暂时地抵制经济崩溃。就像是地球上,一旦战争,国家政府就要大量发行纸币。当然,纸币发行过多,就会造成物价上涨,通货膨胀。战功也是如此,越到后期越贬值。但山寨生死存亡之间,没有战功,单用元石,更不靠谱。只能两害取其轻了。因此狼潮之后,都会有经济萧条的景象。” “唉,这样粗陋的经济体制,根本不值一提。如果我是三转修为,自然能轻松玩转。可惜我实力不足,承担不了其中的风险。要强行运作的话,等若是玩火。” 方源心中一叹。 关键还是修为不高,实力不强。 没有力量,空有智慧,也是无用。 所以人祖的故事中,人祖选择了和力量蛊交易,得到力量,而放弃了智慧。 皆因,力量才是基础。 方源正思索着,身边传来众人的议论声。 “你们知道吗?白凝冰又出手了!” “什么,什么,这次是哪位蛊师倒霉了?” “是熊家寨的熊力,那个灰头土脸啊。” “唉,这个白凝冰搞什么呀?上次把赤山打伤,这次又对付熊力。狼潮之下,他还如此乱来!” “他一向是我行我素。他已经是三转蛊师,但偏偏去找二转蛊师的麻烦。为了彰显公平,还主动用蛊虫把自己的实力,压低到二转境界。真是无聊透顶,难以理解!” “白凝冰么……哼,一个将死之人罢了。不过,这倒是提醒了我。”方源听到这里,忽然心中一动。 他想到如何尽快获取大量战功的办法了。(未完待续。)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