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三十三节:谢谢你让我杀你 - 蛊真人

第一百三十三节:谢谢你让我杀你

?急速地奔驰! 眼前的一棵棵树木,似乎都在向方源撞击而来。方源灵活地闪避着,拔腿飞奔。 他的右耳参须飘飘,在他的身后,是一只被他故意激怒的豪电狼,以及数百头健壮的普通电狼。 电狼的速度,比他快得多。尤其是豪电狼,矫健的狼躯在复杂的地形中腾挪电闪,速度极快。 眼看着方源就要被它追上,忽然,方源的身形一阵波光泛动,紧接着,就消失不见了。 豪电狼只得暂缓了脚步,疑惑地扫视四周。 方源又奔行到了远处,重新显露出身形来。 豪电狼锐利的目光,立即就发现了他。它愤怒地低吼一声,再次向方源扑杀过来。 至于那些普通电狼,更是紧随其后。 方源暗暗冷笑一声,再次奔逃。 如此三番五次,他终于到达了目的地。这一次,他彻底隐去了身形。 追杀过来的狼群,在方源消失的地方踌躇了一下。随后豪电狼就发现了新的目标。 在不远处的山谷中,就有五位蛊师正和一支狼群交战着。 嗷呜! 豪电狼智慧有限,顿时忘掉了方源,它仰头嗥叫一声,身后的电狼如潮水般,加入了山谷的战场。 “怎么会这样?”正在交战的蛊师,看到这一幕各个面如土色。 “不是说每一支狼群,都有各自的活动范围的吗?” “我们辛辛苦苦斩杀了一只豪电狼,没有想到又来一只!这次凶多吉少了。” “还不赶紧发信号求救!!” 这一支新狼群的加入,让蛊师们压力骤然暴涨,各个的语气中都流露出惊慌失措的情绪。 其中的侦察蛊师,连忙甩手朝空射出一只蛊虫。 这蛊虫形如金色小圆球,却长着一对色彩斑斓的羽翼翅膀。它振翅飞到半空中,猛地爆炸开来,化为一团彩色的鲜艳焰火,方圆百里可见。 这是信号蛊,一转的消耗蛊虫,常常用来发射信号之用。 “已经发了信号了,大家要坚持住,等待援兵的到来!”这一组蛊师中的组长适时叫道,稍稍提升了一点士气,稳住了军心。 “没有用的。”方源出现在高处的山壁上,居高临下地看着,心中冷笑。 这蛊师小组周围的情况都被他探听清楚了,离着最近的一支小组,也深陷在狼群的包围当中。 那支狼群自然也是方源故意引去的,就是要牵绊住他们的手脚。 “猎杀电狼,一颗眼珠只有十点战功。但是要在战场中回收蛊虫,上缴给家族高层,却有至少上千点战功!这样的事情,做个两三次,我就有能兑得三步芳草蛊的战功了。”方源心中暗道。 在他的谋算下,这支蛊师小组的结局已经确定了。 “接下来,就是等着他们被灭,然后引开电狼群,再回到这里收刮蛊虫。”方源走到山壁旁的大树下,就地悠然地坐下。 谁也不甘心死亡,所以这些蛊师正在极力抵抗。 方源没有冒险去勾引千兽王级的狂电狼,而是选择了豪电狼。这更给他们留下了尽情挣扎上一番的时间。 尤其是这些蛊师中,还有一个方源的手下败将。 就是古月蛮石。 他拥有磐石蛊,有很强的防御能力,一个人挡住了许多电狼的进攻。 不过,这也是方源选择这个小组的原因。 蛊虫越珍贵,回收之后上缴,得到的战功也就越多。磐石蛊回收之后,方源足以能得到三千九的战功,能让他在战功榜上的排位直接上涨二十多位。 当然,赤山、漠颜、青书这些人的蛊虫,比磐石蛊更珍贵。 但是赤山小组中有古月赤舌,他拥有蛇信蛊,能依靠热量侦察。方源的隐身,对于蛇信蛊根本不起作用。 至于漠颜,是比赤舌更强大的侦察蛊师,手段更多样化。曾经多次一个人完成家族中下达的,观测狼巢的任务。 青书小组中,虽然没有强力的侦测蛊师。但是因为有古月方正的存在,家族必定有家老秘密跟随防护。方源要引去那里,简直是自讨死路。 而其他两个山寨中的蛊师,方源并不太熟悉。 陷害这活儿,也不好干的。他左挑右选之后,这才选定了几个组。跟随了好久,才寻到了这个恰当的时机。 …… 白凝冰正睡着,一阵激战声传入他的耳中。 他微微睁开双眼,眼缝中流露出一丝冷光。 “又是这种无聊的场面。”他就睡在悬崖边上,微微侧身就看到了山谷中的景象,正要继续合眼睡去,忽然瞥到了一个身影。 “咦?”他眼中闪过一阵惊异的光,他看到了方源。 方源背靠着大树,吃着随手摘来的野果,正冷眼看着下面的战场,无动于衷。 白凝冰心中顿时就起了兴趣,他从未遇到过方源这样的人物。皆因从小到大,他身边之人,无不忠心于家族,沉醉于感情。 但是在方源的身上,他感受到了一股他极其熟悉的孤独和冷漠。 “他是谁?”白凝冰心中顿时产生了一股疑惑和好奇。 …… 野果就是方源就地取材,以他的经验,自然一眼就能分辨出它有无毒害。 野果多汁,又酸又甜。方源正吃着,忽然右耳一动,他听到了动静,而且就在身边! 白凝冰先前睡在更高一层的崖壁上,毫无动静,因此地听肉耳草并不能感知。如今他移动脚步,立即被方源发现。 方源眼中电芒激闪,侧身望去,只见一位白发白衣的少年,用冰刃的尖端插着山壁,一路滑行而下,落在了他的不远处。 白凝冰! 方源眼帘微垂,顿时就认出了这人。 青茅山当之无愧的第一天才,白家寨崛起的象征,二转期间就斩杀了三转的他族家老,如今年纪轻轻就已经是三转修为,是以一人之力改变青茅山格局的关键人物! 若换做别的蛊师,独自面对白凝冰,必定神色变幻,不是紧张就是忌惮。 但是方源目光只是在他身上一转,就再次投向山谷,神色仍旧平淡,简直是无动于衷。皆因方源对白凝冰的底细和秘密,知道的一清二楚。 “哦……”白凝冰走过来,怔怔地看着方源,嘴巴微张,声音拖得老长。 他好奇地盯着方源猛看,好像是瞧着一件从未见过的事物。 他不断走近,越看方源,眼中越是发亮,心中的兴趣越浓。 “这个人的身上,怎么有一股我熟悉的味道?好像是以前,见过他一样。好像我们很久之前,就是朋友的感觉!”白凝冰心中泛起波澜。 朋友——这个词,他一直不屑、鄙夷,甚至唾弃。 他从未想过自己会有朋友,身边的那些凡夫俗子,只配仰望他,怎么有资格成为他的朋友。 白凝冰一直认为,终其一生也不会有一个朋友。 但是现在——他忽然有了这种感觉! 这种感觉玄之又玄,但他确信就是这种感觉。皆因他看着方源,就仿佛看到了他自己! 白凝冰的距离有些过近了,方源转过黑幽的眸子,用目光淡淡地盯住他。 没来由地,白凝冰就懂了方源目光的含义。 这是警告自己的目光。 他连忙停住自己的脚步,愣愣地,很不礼貌地紧紧地盯着方源看,同时道:“喂,你真是一个有趣的人。” 若是熟悉他的白家蛊师在此,听了这话,势必要疯了。 因为白凝冰从小到大,都未说过如此赞赏别人的话。 方源并不理会他,一边咬着野果,一边看着山谷中的激战。 白凝冰绕着方源转圈,仔细地观察他。像是打量全世界最新奇的食物。他从各个角度,看着方源,忽然又蹲下身子,从底下仰望方源。 他一尘不染,干净如水晶丝的白发,顿时垂在泥地上,他不管不顾。 一身白袍也拖拉在地上,他也毫不在乎。 这一刻,他仿佛是一个纯真的孩童,看到自己的玩伴,在好奇地端详着方源的神色,几次想要说话,却说不出来。 白凝冰觉得自己有好多话想对方源说,但是到了口中,又觉得不必再说。因为他感觉到,方源都会懂。 沉默了半晌,他疑惑地开口道:“山谷的战斗,一点都不精彩,有什么好看的。” 只是话刚刚说了一半,他的眉头飞扬起来,露出了然的神色:“我明白了。这狼群是你引来的,你要杀了这些蛊师。但为什么你不自己动手呢?哦,你是害怕留下证据啊。你太谨慎了,从你的气息上判断,你已经有二转修为。若我是你,想杀就杀,早就动手了!” 忽然,他呵呵地笑起来,像是小孩子发现了世界上最好玩的玩具。他眉飞色舞起来:“你这个人真是有趣,做的事情也有趣。呵呵呵,我开始喜欢上你了!” 方源抽回视线,目光一转,再次看向白凝冰。 他懂这个人。 因为这个人也是个天生的魔头。 什么是魔头? 将世俗摒弃,将众生漠视!被孤独包围,对感情不屑! 这个人就像是方源的倒影,只是方源更深邃,而他白凝冰多了纯粹。 简而言之,这就是同道中人! 前世记忆中,在三家艰难挺过狼潮之后,就是这个男人,灭杀了三大家族,导致生机勃勃的青茅山化为一座冰山绝狱! “白凝冰,白凝冰……”方源心中一叹,缓缓开口道,“很孤独吧。” 白凝冰眼眶一撑,蹲在地上,连连点头,深有同感地叹息道:“是啊,这日子过得超级无聊呢。前些时候,杀了一个熊家的蛊师,有些趣味,夺了这只蛊虫,你看看。” 他像是一个可爱的孩童,掏出了强取蛊,仿佛就像是在给同伴展现自己的新玩具。 方源瞥了一眼他手中的强取蛊,呵呵地笑起来:“所以,你想杀死我吧?” 白凝冰双眼猛地从黑瞳,化为了蓝色水晶。他腾地一下,站直了身体。 “哈哈哈!”他仰头大笑三声,然后神情激动万分地对方源道,“你果然知道!没错,我就想杀死你,你也来杀死我吧。生死之战是最有趣的事情了,又碰上你这么有趣的人,我发誓从未做过这么有趣的事情!” 他越说越激动,忽然张开双臂,仰头长叹:“啊——!我感到我的人生,从来没有这么精彩过!谢谢你,谢谢你,虽然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,但谢谢你让我杀你!!!嘎嘎嘎……”(未完待续。)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