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九十八节:月亮节的故事 - 蛊真人

第二百九十八节:月亮节的故事

?“他奶奶的,有没有搞错!我的九回香,居然连一杯海水都比不过?”罗木子在心中咆哮,表面上则维持着风度。 “可恶!这个武遗海偷奸耍滑,我们是献茶,他是献海水?这脸皮真是够厚啊!偏偏丝柳仙子居然还这么认可他,太气人了,太气人了!”轮飞石桌下的双拳,捏得都要青筋暴起。 天露仙子忙打圆场:“月已高空,茶水既饮,却无诗词,总是不美。” 方源故作不解:“难道真要吟诗作赋?” 一副毫无准备,首次听闻的样子。 罗木子、轮飞顿时双眼骤亮,这又是个机会啊! 又是一个打击情敌的上佳机会。 “前一次被你耍滑头,蒙骗糊弄过去了。这一次,我一定要把你的风头给打落下去,然后再狠狠地踩上几脚。” 罗木子满心萦绕着这个念头,表面上却是微笑着,风度翩翩。 轮飞同样如此,转着差不多的心思。 他们却不知道,方源是什么人? 比诗词?! 我的天! 这比班门弄斧还要严重。 方源来自地球,古诗词一大堆,不乏名留青史的佳作,更有震古烁今的巨作。随便抛出一份,就能打得这两人颜面无存。 “的确是要吟诗,这其中还有说头。”乔丝柳回应方源的话。 “哦?愿闻其详。”方源便顺着话道。 “这是一个流传在南疆的故事,也是月亮节的由来。”乔丝柳开始娓娓道来。 很久很有以前,在南疆的某个山寨里。 一位凡人小伙子爱上了一位蛊师老爷的女儿,而这位蛊师的女儿,也同样爱上了这个凡人小伙儿。 小伙子鼓起勇气去提亲,结果遭到了蛊师老爷的拒绝。 “你只是一个凡人,而我的女儿却是一名蛊师,将来前途广大,你怎么可能配得上我的女儿?你给我滚!” 小伙子苦苦请求,蛊师老爷冷笑:“想让我把女儿嫁给你,你简直是痴心妄想!你区区一届凡人,连一杯茶都酿不出来?你有什么用处?” 小伙子道:“不就是区区一杯茶吗?这有什么难的,我做出来,你就把女儿嫁给我吗?” 蛊师老爷很头疼。 他知道女儿非常爱眼前的小伙儿,强行拆散他们,会让女儿恨自己这个当父亲的。 蛊师老爷便道:“你若是能做出一杯让我满意的茶来,我就愿意给你一次机会。” 小伙子大喜,连忙答应下来:“老先生,我一定能做出来的。” 蛊师女儿听了这件事情,非常担心:“我家世代以茶出名,你却要做出一份让我爹满意的茶来。你只是凡人,没有蛊师的能力,怎么可能做好一杯茶?” 小伙子却道:“你放心吧。谁说凡人就不能做茶?我来告诉你三个道理。” “第一个道理,大鱼吃小鱼,小鱼吃虾米。” 于是,小伙子来到溪水边,钓上来一只大鱼,破开渔腹,取出小鱼,又破开小鱼的独自,取出了其中的小虾米。 “第二个道理,人要吃饭,也要拉屎。” 于是,小伙子把小虾米吃掉,拉出了一摊屎来。 “第三个道理,屎能让花草更茂盛。” 于是,小伙子将屎埋在土壤中,果然花草茂盛起来,节节拔高。 小伙子从中挑选出了一种花草,将它泡在了溪水,整个小溪就都变成了茶。 蛊师老爷喝了一口这样的茶,好半天说不出话来。 他的女儿叫道:“爹,你不会是想反悔吧?” 蛊师老爷这才勉强点头:“小伙子,算你过了第一关。但你一个凡人,想要娶我的女儿,还是不可能的。你太粗鲁,没有才情,不能吟诗。” 小伙子挠头,苦恼:“我虽然没有吟过诗,但我可以试一试。” 蛊师老爷嗤笑一声:“就凭你?” 小伙子反问道:“我为什么不可以?” 蛊师老爷:“小伙子,不是你随便说几句,就是吟诗。我们蛊师吟诗,能让天地变色,能让人手舞足蹈。你能吗?” 小伙子闷声道:“不试试看,怎么知道行不行?” “好,那你就试一试,别说我不给你机会。你要是失败了,你就给我滚蛋,不要再见我的女儿。”蛊师老爷说道。 小伙子不得不答应,他开始四处乱走,想要吟诗。 但他从来没吟过诗,毫无头绪。 这个时候,他看到地面上的蚂蚁,又看到窗外的飞鸟和夕阳,忽然一拍脑袋。 他开口叫道:“燕子低飞蛇过道,蚂蚁搬家雨就到。” 南疆多雨,这个时候又正当春天。 小伙子刚说完,天空就开始飘扬起了雨丝。 蛊师老爷面色一变。 小伙子又道:“一滴春雨一滴油,多下几场我们愁。” 屋外的雨越下越大,天空变得阴沉沉的,不复之前明朗。 蛊师老爷面色有些难看。 小伙子抓头挠腮:“榆钱黄了种地忙,柳毛掉了乱撒稻。” 到了这一步,小伙子卡住,只差最后一句,但死活憋不出来。 “再给你最后一点时间。”蛊师老爷冷笑不止。 小伙子双眼顿时一亮,指着蛊师老爷脱口道:“老爷收了万担粮,我们还是闹饥荒。” 蛊师老爷顿时气得跳脚,一下子站起身来,把手中的茶杯都打掉。 然后手指着小伙子,咆哮道:“你区区一个凡人,好大的狗胆子!” 但是他的女儿却笑起来,拍手:“太棒了,这首诗让天地变色,更让爹你手舞足蹈啊。” 蛊师老爷见女儿站在情郎一边,又气又怒,偏偏又无法反驳。 “好好好,算你过了第二关,还有最后一关。你想娶我的女儿,聘礼呢?你能出得起让我满意的聘礼吗?” 小伙子沮丧地低下头,他住着茅草屋,睡着草鞋,只有一身打满补丁的衣服。 “我愿意用我所有的一切财产,来当做聘礼。”小伙子很认真。 “你拿出来我看!”蛊师老爷道。 小伙子便将蛊师老爷引领到他的住处,那个破旧的茅草屋中。 小伙子对蛊师老爷道:“这些就是我全部的财产了。” “就凭这个到处都是漏洞的破屋子?”蛊师老爷手指了指,非常不屑。 “就凭这个快断成两半的黄草席?”蛊师老爷一把将草席掀飞。 “就凭这些当过凳子的破石头?”蛊师老爷狠狠一脚,将石头踢破。 小伙子低下了头。 蛊师老爷每说一句话,小伙子就把头垂低一些。 等到蛊师老爷说完三句话,小伙子的头几乎要低到自己的胸口了。 但就在时候,从被蛊师老爷踢破的石头中,忽然晃晃悠悠地飞出了一只好似月亮的蛊虫,亮闪闪的,非常漂亮。 蛊师老爷惊呆了。 小伙子也惊呆了,这块石头只是他随便从山脚下捡来的。 蛊师老爷的女儿欢喜的大叫起来:“这只蛊虫绝对足够了,就充当聘礼吧。” 蛊师老爷无法反驳,他说不出话来,最终他只好捏着鼻子,将自己的女儿嫁给了这个凡人小伙子。 这个故事,方源早已经听过,不过的确有趣。 整个故事,描述了一场凡人和蛊师之间的斗争,最终竟是以凡人的胜利为结局。 小伙子勇闯三关,最终抱得美人归,还是一位女蛊师。蛊师老爷竟然至始至终,都没有动用武力。这都不符合现实逻辑,但是却显露出底层凡人的心中对美好生活的向往,以及对幸福生活的追求。 乔丝柳向方源述说了这个故事,也就顺带说明了月亮节的习俗。 为什么在月亮节这一天,南疆的人们,上之蛊仙,下至凡人,都会做茶、吟诗、解石。 当然,凡人的做茶,只是泡茶叶,解石的话,用摔破石头代替,图一个吉利。 “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蛊师,谢谢丝柳仙子解惑。”方源客气道。 乔丝柳浅笑:“遗海何必客气,直呼我丝柳便好了。” “嗯?!”听到这话,罗木子顿时双眼瞪了起来。 乔丝柳对武遗海的态度,完全和对待他们是两回事。 “茶已喝过,接下来咱们便吟诗作赋吧。”轮飞直接道,他看着方源的眼眸中,闪烁着点点寒芒,语气也变得有些冰冷起来。 乔丝柳一双妙目流转,看向轮飞:“轮飞仙友,已经雀跃欲试,我很愿意听闻你的佳作。” 轮飞哈哈一笑,脸色冷意完全消散,当仁不让:“那在下就先献丑。” 他站起身来,慢慢踱步到凉亭之外,缓缓开口道—— 昔年懵懂踏江湖, 一步一趋一身孤。 得幸今夜不独酌, 月下花梦佳人处。 轮飞一身青袍,面目白皙,缓缓吟诵。 前两句诗词,是说他的修行经历,述说孤独之意,情真意切。 后两句诗词,则是表述现在的情景,尤其是最后一句话,就是一句含蓄的表白。 他吟诵前,踱步到凉亭之外,吟诵结束后,他返身回亭,目光灼灼地看向乔丝柳。 乔丝柳察觉到他眼中的热意,连忙转过视线,看向身旁的方源。 方源既没有看她,也没有敌视轮飞,而是在静静地喝茶,低头垂眉。 乔丝柳的眼中,顿时闪过一丝失望之色。 备注:在原文的基础上,修改过了,欢迎大家重新阅读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