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一十五节:天庭对策 - 蛊真人

第三百一十五节:天庭对策

?“威灵仰、碧晨天战死,跑了万海龙流么……” 方源口中呢喃。 消息传到他这里,在这片超级蛊阵当中,他绝对是对当时的情况,最为清楚的那位。 “算算日子,也应该定局了。” “天庭远征,以长生天为代表的北原蛊仙界,给了中洲一记迎头痛击啊。” “狗尾续命貂……不愧是巨阳仙尊的坐骑,战力还真是勇猛。” “不过这虽然大涨北原士气,但是对于天庭而言,根本算不上伤筋动骨。” 有着五百年前世经历,经历过初期的五域乱战,方源知道天庭的底蕴,那真的雄厚如海。相比较而言,长生天毕竟只是巨阳仙尊的仙窍洞天,底蕴还是单薄了许多。 “这一次的事件,可是万载难缝的大事。在我的前世,根本没有发生过。” “经此一役,北原和中洲已经上升为仇敌关系,或者说长生天和天庭,已经撕破了脸皮。” “接下来,天庭会大加报复吗?如果是这样的话,那可就热闹了。” 方源心中思量,不断盘算,将来有可能出现的政局。 长生天源自巨阳仙尊,天庭真正入主过三位仙尊,这都算是正道势力,没想到对掐起来,而且一对掐,就是这么狠。 现在,整个五域的蛊仙,大大小小的势力,都在密切地关注此事。 关注着天庭的反应。 按常理来讲,天庭是绝对要反击的,因为他们可是一直以来的五域第一的蛊仙组织。若是不反击,恐怕声誉会大降。 但是五域界壁阻止了大规模的蛊仙争战。 还有世人并不知晓的巨阳仙尊的镇运天宫的阻碍。 天庭要动手,困难重重。 所以,不管动手还是不动手,天庭都有它的理由。 不管天庭如何选择,它的下一步行动,都将决定着五域蛊仙界的风向。 方源叹了一口气。 这个消息,其实早在他的预料当中。 天庭派遣蛊仙,来救援马鸿运,必定会遭受北原蛊仙的阻击。中洲蛊仙营救失败后,逃回中洲,这场战斗持续的时间已经够久,终于分出了结果。 但是当他真的接到这个消息的时候,他反而有些不妙的感觉。 总是感觉有些不妥。 但是真正要说什么地方不妥,方源也说不上来。 “难道说,是因为一切都因我而改变得太多,导致连锁的变化,越来越大,重生优势越来小,所以才愈加不安的吗?” 梦境的绚烂光辉,映照在方源的脸上,让他的表情更加阴晴不定。 “不管如何,还是增强自身实力,最为重要。” “梦境,我来了!” 不管外界的风云变化,是如何的诡谲莫测,或是如何的恶劣凶险,只要自身实力强大起来,那么方源自然也就会越加安全。 魂魄进入梦中去。 回过神来,方源发现自己置身在一片荒郊野岭当中。 夜晚。 月牙散发着阴冷的光。 野狗在嗷叫,方源身不由己,被两个人一前一后地抬着。 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发现自己动弹不得后,方源值得迅速打量周围的情景。 哼哧哼哧…… 一阵类似猪吃食的声音,传入方源的耳中。 他很快就发现,这种古怪的声音,是从抬着他的这两个人的嘴里发出来的。 这两个古怪的人,抬着方源一直上了半山腰。 夜空的阴云终于散去,借助清冷的月光,方源猛然发现,原来这两人抬着他的怪人,并非是纯正的人族,而是两位猪头兽人。 “如今的天下,兽人早已经灭绝了。这片梦境中出现了兽人,这到底是什么时代?”方源脑海中顿时浮现一个问号。 方源感到不妙,开始用力挣扎,但他很快发现,自己极其虚弱,身负重伤。 他极力挣扎,最终的效果,只是身体微微的晃动。 “吼吼!” 抬着他两只脚的那头猪头兽人,发现了方源的异动,然后大声地叫起来。 “不好!!”方源心中叫糟。 但两只兽人动作更快,他们忽然松手,将方源摔在地上。 剧烈的疼痛,差点让方源当场昏迷过去。 凭借着极其坚强的意志力,方源顽强地睁开双眼,然后他就看到走在前头的那头猪头兽人,高高地抬起自己的蹄子。 蹄子在方源的脸上投下大量的阴影,然后在方源的注视中,迅速扩大。 砰。 下一刻,猪蹄用力踩下,把方源的整个脑袋都直接踩碎,血水混合着花白的头脑,仿佛是被摔烂的豆腐,洒的到处都是。 “我擦!”梦境因此中断,方源魂魄受创,被驱逐出来。 “这么说来,是要静待时机,不能妄动的么?”方源一边思索,一边捏碎胆识蛊治疗伤势。 解梦杀招终究是次数有限,那批梦魇魔驹的仙材,已经被方源消耗殆尽了。 但胆识蛊不一样,只要有荡魂山在,胆识蛊可以说是无穷无尽。 所以方源宁愿消耗胆识蛊,受一些魂魄上的伤势,也不愿意滥用解梦杀招。 很快,方源的魂魄痊愈,他再次投入梦境。 这一次,方源一直静候不动,任由两头猪头兽人抬着他,向山腰攀登。 “吼吼。”到了某处,猪头兽人停下了脚步,其中一头哼哼几声。 另外一头便抬着方源的双脚,走上前去。 借助月光,方源看到自己和这两头猪头兽人,正处于峭壁悬崖边上。 “不好!”方源正要挣扎,这两个猪头兽人忽然一甩膀子,将方源直接抛了下去。 方源在空中迅速下坠。 “这是?!”他双目圆瞪,看到这悬崖底下,竟然是一处乱葬岗。 无数的尸骸,随意堆砌,腐烂的尸臭已经浓郁成雾。 不待方源思考更多,砰。 一声闷响,方源坠落在山谷中。 整个人被摔成了肉泥,彻彻底底的粉身碎骨。 方源再一次被逐出梦境。 “这个梦境,究竟是个什么玩意儿?” 就在方源探索梦境的同时,中洲,天庭。 “龙公大人,您请。”一位老妪,佝偻后背,深深弯腰,头发枯黄,宛若稻草,满脸皱纹,老眼昏花。 她穿着一身土黄色的袍子,腰间萦绕飞舞着一圈琐细的黄沙,此时态度恭敬地站在龙公的面前。 而龙公此时,汲取了帝藏生的生命之后,早已经脱离了之前虚弱枯朽的状态,而是变得雄壮威武,尽显巅峰传奇的气质。 此时此刻,他打量着眼前伫立的一座高塔,微微点头:“沙婆婆,你做得很好。” 这座高塔,正是监天塔。 九转仙蛊屋! 声威赫赫,名垂青史。 虽然在南疆一役中被打得粉碎解体,但是主体仙蛊大多都保存下来。送回天庭之后,天庭蛊仙沙婆婆苏醒,一直在致力于炼制蛊虫,修复监天塔。 如今,她终于大功告成,完整监天塔再次重现天庭! “龙公大人,您请进。”沙婆婆在前头领路。 龙公、紫薇仙子随后,一同进入监天塔的内部。 白玉的阶梯,一直螺旋向上,和之前的监天塔别无二致。 只是监天塔此时并未催动,所以龙公等人,一路往上,整个过程中没有什么异象发生。 一直到达监天塔的最顶层,三位蛊仙便看见一只仙蛊。 这只仙蛊散发出强烈浓郁的九转气息,形如蜘蛛,黑白两色,蛊虫身上有一道微红的伤口,几乎横跨它的身躯前后。 不是九转宿命仙蛊,还能是什么? 这只宿命仙蛊被红莲魔尊,借助爱情仙蛊的威能,损害濒死。但经过天庭一代又一代人的努力修复,直至上一届的中洲炼蛊大会之后,这只仙蛊已经恢复了五成。 达到了一个质变的点后,宿命仙蛊的恢复进度,比之前快了无数倍。 如今,就算没有成功道痕,它也已经在沙婆婆的努力下,恢复到了六成。 “好,很好。沙婆婆,你有功于天庭,有功于苍生。我想等到天庭执掌五域的时候,你的功劳将会被载入史册,为后人瞻仰。”龙公带着欣慰的语气,赞叹道。 沙婆婆点头微笑:“龙公大人谬赞,在下不过稍尽绵薄之力罢了。况且修复监天塔,也是那个死老鬼希望的吧。呵呵呵……” 沙婆婆笑声不断,在这笑声当中,她的身躯渐渐化为流沙。 一股清风莫名产生,催动着这些飞沙,缓缓消散在空中。 八转蛊仙沙婆婆,炼道大宗师,在此刻消亡! 她本来寿元就很少,上一代监天塔主牺牲之后,她因怒惊醒,为天庭贡献出了自己人生当中的最后一点光和热。 沉默。 又一位天庭八转蛊仙,牺牲了,这一阵子,天庭接连牺牲了多位成员。 紫薇仙子眼眶微微泛红。 而龙公却面不改色,他的身躯依旧挺拔如山,他徐徐开口:“在漫漫的长河当中,天庭一代又一代的蛊仙,就是这样,牺牲自己,照耀后人。威灵仰、碧晨天如此,沙婆婆如此,将来你我也会如此。” “为什么天庭一直是天下第一的蛊仙势力?除了三位仙尊之外,最为重要的一个原因,就是我们天庭的蛊仙,从不畏惧牺牲。因为我们知道,人族需要我们,苍生需要我们,天地需要我们!” 紫薇仙子深呼吸一口气,努力平复下心境:“那么,龙公大人,接下来我们如何行动?” 龙公闭上双眼,又缓缓睁开:“大时代就要开幕了,有些人可留不得。” “但那方源、影无邪、紫等人,各个狡诈如狐,如今行踪不明,隔着界壁,探查他们的位置实在有些困难。”紫薇仙子面色忧愁。 “无妨。”龙公摆手,“不管他们现在何处,你我都知道,他们一定会去一个地方,那就是南疆的超级梦境。” “不要理会北原和长生天。这都是小问题。” “先把这些心腹之患,尽数铲除!”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