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一十六节:似人似兽左夜灰 - 蛊真人

第三百一十六节:似人似兽左夜灰

?冷月荒山。 两个猪头兽人,一前一后,抬着方源向山上爬去。 方源再三打量,没有妄动。 “我现在这个身体,是一位四转蛊师,空窍还在,真元也有,但是蛊虫一只都没。” “而且还身负重伤,极其虚弱。就算是完好无缺,没有蛊虫的话,也不是这两个猪头兽人的对手。” “然而一旦到达峭壁悬崖那里,这两个猪头兽人就会把我抛下。如此高度,没有蛊虫帮助,肯定是死。除非是至尊仙体。” “所以……求生的唯一希望,就在于上山的这段路了吗?” 仙道杀招——解梦! 方源分析到这里,便开始动用自己的王牌手段。 解梦杀招发动起来,方源便立即看到了效果。 他感觉到自己在这一瞬间,恢复了一些力气,打个比方的话,就好像之前他是沙漠中濒临死亡的旅人,即将要渴死。但现在,忽然有了几滴水,滴进他的口中。 “效果是立即就有了,但是这恢复的力气,未免也太少了点吧?” 方源无奈之下,只得再用解梦杀招。 这一次,他发觉身上的一些小伤口,在瞬间结了血疤,浑身的疼痛感削减了许多。 但是在他胸膛还有后背,几处深可见骨的大伤口,却是没有丝毫好转的迹象。 解梦。 解梦。 解梦。 方源只好连续催动这记仙道杀招,大伤口也好转了,只是没有结成疤痕,不过流血不止的症状已经停止了。力气恢复了不少,身体也从刚刚的冰凉彻骨的状态中,渐渐的有了一丝温暖。 但是这些,丝毫不能为方源提供强大的战斗力量。 他现在的状态,仍旧是凡人一个,空有真元,若是单打独斗,他根本不是任何一个猪头兽人的对手。 更何况现在,不只是一个猪头兽人,而是两个。 “怎么回事?” “仙道杀招解梦的效果,居然变得这么差?” “我连续用了五次,才达到这等效果?” 方源眼看着自己又要被抬到悬崖边上去,他只好下定决心:“不管了,先动手再说!” 他全身一弹,像是一个龙虾。 两头猪头兽人猝不及防之下,一下子被他挣脱出去。 方源跌落到地上,坚硬的山石碰触伤口,立即让他疼的差点眩晕过去。 这时两个猪头兽人已经反应过来,纷纷嚎叫,向方源扑去。 方源凭借着出色至极的战斗素养,躲闪开来,并且转身就往山下跑。 两头猪人嗷嗷直叫,紧追不舍。 不一会儿,猪人就追上了方源。 噗嗤。 两根白森森的野猪獠牙,从方源背后的伤口中狠狠刺入进去,随后在方源****前面穿出一小截来。 方源停住不动,张开口,血液从口中噗噗的往外流。 随后,视野堕落黑暗当中。 方源再睁开眼,入目的是一座大殿。 他再次回到了现实,被梦境逐出。 脸色苍白,魂魄受创,不过更让方源在意的,是这片古怪的梦境。 “这片梦境,恐怕是我在这里遇到过的,最为困难的梦境了。” “它虽然是偏于现实的梦境,但难度却是相当的高。” “目前为止,我连第一幕的底都没有探到,光是上山的这条路就死了许多回。” “杀招解梦的效果,也是差的很。究竟是怎么回事?” 这个问题着实让方源费解。 他左思右想,没有推算出什么,只好暂且退一步,琢磨起如何对付那两头兽人,成功逃生的办法。 “猪头兽人体积庞大,若是我能钻入树林,就好办多了。可惜这片荒山,一片光秃秃的,根本没有山林,连一片嶙峋的山石堆,都几乎没有。” “解梦杀招最多用五次,再往上,就根本没有什么效果了。” “它虽然能让我恢复更多的力气,伤势也稳定下来,但收效真的不大,反而不如一只蛊虫来得有效。” “而且就算有蛊虫,有山林,我的体力也极为有限,根本跑不远。” 分析了一遍之后,方源终于有点明白了:“难道这片梦境的走势,就是让我跌落到山谷底下吗?” 再一次进入梦境。 这一次方源没有妄动,一直暗用解梦杀招,保持体力和精神。 等到悬崖边上,他被两个猪头兽人甩起膀子,直接摔进山谷当中。 但不同的是,在半空中,方源就开始调整身躯,贴近山壁。 下坠了几个呼吸之后,山壁上开始出现一些嶙峋的怪石,它们往外突出延伸出来。还有少量的树木,展现出自己顽强的生命力。 砰。 一声闷响,方源落到怪石上,被摔得骨裂,当场死亡。 “下降的速度太快,身体伤势太重,落到石头山就是一个死,看来只能选择那些树。” 再进梦境。 带着这个经验,方源坠落到了一株树上。 喀嘣喀嘣。 一连串的树枝折断的声响之后,方源用身体砸断了大半的树枝,又往下落。 只是这一次,下降的速度大降。 他用脚尖或者手臂连连点在山壁上,调整方向。 第二株树。 啪哧! 方源落到树干上,被无数手臂长短的尖刺树叶,刺成了一个血肉刺猬。 当场死亡。 “我擦,这是什么树?”方源再一次被逐出梦境。 连续尝试,不断用胆识蛊、解梦杀招来配合自己。 在梦境中死了十七八回之后,方源终于成功地落到了谷底。 只是他浑身伤势更重,四肢基本上都已经残废,只剩下右臂还有些知觉。同时浑身浴血,本就遍及全身的伤口重新开裂,血液带着他仅存的生命热量,不断地向外流失。还有骨头,他浑身的骨头大半都已经折断,剧烈的痛楚一波波,宛若火焰燃烧,烤炙着方源的神经。 但就是这样的结果,已经是方源不断尝试之后,能够做到的最佳成果。 解梦! 解梦! 解梦! 方源连续催动解梦杀招,当方源落到谷底之后,它再次有了效果。 方源的伤势略微好转了一些,他的右臂能够使出力气了,左腿也有了知觉,至于后腿已经彻底折断了,从膝盖处往外折成了一个诡异的角度。 方源快速地查看了一下自己的情况之后,又迅速扫视周围。 尸骸堆积成山,血肉腐烂,尸臭浓郁成雾,扑鼻而来。 “接下来怎么办?”正当方源有些迷茫的时候,头顶上方忽然传来凛冽的蛊仙气息。 两位异人七转蛊仙的身影,出现在半空中。 这两人都是兽人,一位猪头人身,一位蛇躯人头。 “要小心,下面的可是大家伙!”上半身是人,下半身是蛇的蛊仙,硬生生的开口道。 “哈哈哈,大家伙,睡什么睡,赶紧给我醒来!!”猪头人身的蛊仙,哈哈大笑。 两人声音不小,故意将声音扩大,仿佛滚滚雷音,在山谷中回荡。 被这声音一激,尸臭的浓雾中,一股绝强的气息猛地爆发出来。 轰隆! 澎湃凶猛的气势卷席四面八方,将整个笼罩山谷的尸臭,都瞬间吹散。 一个巨大的身影,出现在方源的视野当中。 这是一个巨人。 足有七八层楼的高度。 它浑身漆黑,一头乌黑浓密的怪发仿佛披风一样,一直垂至腰间。从发缝中,陡然亮起两道红光。 它醒了! 两位兽人蛊仙被这个黑巨人的气势所摄,一时间再无嚣张之意,满脸都是紧张和凛然。 方源也同样如此。 因为从这头怪物的气息上,他做出了明确的判断:“八转蛊仙,巅峰的气息!但是又似是而非,好像不是人,而是一头太古荒兽。” “大家伙,快点吃吧。” “是啊,这些血食,可是我族不惜开战,才给你弄到手的。” 两位兽人蛊仙催促道。 “说了多少次,我可是有名字的,我叫左夜灰。”乌黑巨人竟然会说人话,不过它只说了一句后,便又沉默下来,并开始进食。 它伸出双手,一个个的尸体都被它用巨大的怪爪,一把把塞进自己的血盆大口之中。 “不太妙了啊。”方源心道,照这种趋势,他早晚要被吃掉。 …… 南疆,黑魔天坑。 南疆多山,但亦有天坑。 黑魔天坑在所有的天坑中,并不起眼,规格小,道痕也不浓郁。 出产一些暗道的资源,对于超级势力而言,并不稀罕,对于普通家族而言,又开采困难。 所以,几乎无人问津。 但就在此时,紫山真君等人,来到了黑魔天坑的坑底。 “我们来这里做什么?”白凝冰扫视一眼,她动用了白相真传中的侦查手段,看不出丝毫异状。 紫山真君没有理会她的疑问,而是对着空气轻声道:“我来了,依约而行吧,当年我传你真传,你可是欠我一个人情呢。” “人情?人情是什么?!”坑洞中忽然响起嗡嗡的声音。 随之而来的,是一股气势,从弱小到强大,转眼间,已经压得白凝冰、影无邪等人面色剧变。 唯有紫山真君仍旧冷静如初:“你不是一直想要做人吗?左夜灰。” “人?哦,我想起来了,你是当初的那个家伙。” “对,当初我帮助了你,你欠我一个人情。” “嗯!左夜灰想要做人,做人就要还人情。说吧,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。” “你最擅长的——吃人。” “哈哈哈,普通的人我早已经吃腻了。” “放心,是仙人,说不定还有八转的蛊仙呢。”紫山真君笑着道。 “那就好!!!”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