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三十节:夜灰破阵 - 蛊真人

第三百三十节:夜灰破阵

?就在这时,一股强大的气息,在超级蛊阵外升腾而起。 很快就被主持蛊阵的正道蛊仙们发现。 “前方出现强烈气息!” “气息狂涨,好,好强!是八转蛊仙?” 正道蛊仙们连声惊叹。 “是紫山真君吗?”龟缩在大殿中的方源,目光凛然。 “不,不是蛊仙,是一头太古荒兽……啊,竟然是?!” 这句话还未说完,轰——! 整个超级蛊阵遭受到有史以来,最凶狠的一记重击。 整个蛊阵都在狠狠的颤抖、剧烈的震动,蛊阵内部凝聚出来的殿堂,随之轰然倒塌,分崩离析。 一时间,天塌地陷,仿佛末日来临。 整个蛊阵被轰开巨大的缺口,不过,正道蛊仙的伤亡并不惨重。 这就是蛊阵和杀招之间的不同之处。 虽然说,蛊阵就是阵道流派中的杀招,但是蛊阵布置下来后,更注重环境的根基和蛊虫的自行运转。蛊阵遭受破坏,蛊仙承受的反噬伤害并不多。 当然,上古战阵并不包括其中。上古战阵一旦被破坏,蛊仙们将承受相当严重的反噬。尤其是主阵的蛊仙。 “咳咳咳。”滚滚烟尘四起。 方源身处的大殿,已经彻底破碎,边缘处不断有凡蛊还原出来,蛊虫死尸如同雨下。 超级蛊阵被撕开一个巨大口子,原本全部被包裹,遮挡的严严实实的梦境,也显露出来。 许多正道蛊仙,站在缺口处,呆呆地望着远处。 在那里,一个巨大的身影,横亘在天地间。 它是人形太古荒兽,双足站立,有着两只庞大的怪爪,披头散发,浑身漆黑如墨。 “蛊仙,好多的蛊仙,我要吃,吃了你们!吃了你们之后,我能更能接近为人了。”这头人形太古荒兽发出低沉的吼声,显得兴奋至极。。 “它,它是……”一位正道蛊仙手指着这头太古荒兽,满脸骇然之意,结结巴巴。 “左夜灰!”方源下意识地咬紧牙关,感受到了庞大的压力。 在见到这头太古荒兽的一瞬间,方源几乎以为自己入了梦,但是耳畔的蛊仙哀嚎声,大殿的断壁残垣,仍旧在不断崩解的超级蛊阵,都在提醒他,这不是一个梦。 方源万万没有想到,居然会有左夜灰登场! 这头传奇太古荒兽,带给南疆太多的苦难和死伤。南疆的这些正道蛊仙,没有一个不认识的。 左夜灰的出现,立即让正道人心剧烈震动,士气瞬间跌入谷底。 这可是比通常的八转蛊仙,都要强势的存在啊。尤其是在超级蛊阵被破坏,正道这边不过七转、六转蛊仙,拿什么来抵挡? 血肉之躯吗? 偌大的五域,能以七转修为对抗八转存在的,也就凤九歌、柳贯一这区区两人而已啊。 “顶住!不要慌,我们的蛊阵其实有四层!刚刚不过被坏了最外的第四层而已。都行动起来,进入下一层蛊阵。”关键时刻,池规挺身而出。 他是池家安排在这里的首领,这座超级蛊阵乃是由池家太上大长老池曲由布置,池规自然知道一些旁人不知道的隐秘。 果然,接下来蛊阵一阵变动,散发璀璨光辉。蛊阵的崩解停止了,外围的蛊阵被直接舍弃,重现出一道内里的严密防御。 第三层蛊阵,展现在左夜灰的眼前。 它虽然没有覆盖住整个梦境,使得梦境裸露出来,但大半的梦境仍旧被蛊阵遮掩。 众多正道蛊仙连忙缩进蛊阵中去。 方源也不例外。 现在只能这样,武遗海的真实身份,影宗应当还不知道,若非如此,拥有智道八转蛊仙的影宗一方,也不会只派遣一位白兔姑娘来刺杀方源了。 敌明我暗,这是很明显的优势。同时,方源还有一个优势,那就是仙蛊屋。 武家的仙蛊屋,正在赶来的路上。 绝大多数的蛊阵不能移动,但仙蛊屋可以啊! 并且仙蛊屋的威能,可以随着仙元多寡和质量,而不断提升,可以抗住八转存在的攻伐。 有仙蛊屋接应的话,方源逃离这里的希望,就大大地提高了。 “只是之前,武家的这座仙蛊屋,因为意外情况耽搁在半途中。这会是影宗给出手的吗?”方源想到这里,心头不由地蒙上了一层阴影。 “切,还真是麻烦。”白凝冰望着防御周密的第三层蛊阵,眉头微微蹙起。 “难以下手啊。”黑楼兰感慨。 这时,影无邪的冷笑声,传入她们的耳中:“无妨,躲开就是了。” 妙音仙子、白凝冰、黑楼兰,顿时浑身一个激灵,连忙飞速撤离。 吼! 下一刻,左夜灰张口咆哮,发出宛若雷霆般的巨响。 吼声响遏行云,掀起一波巨大的音浪,排彻空气,将左夜灰周围的树木、山石,尽数掀起来,仿佛是刮起风暴。 随后,左夜灰深吸一口气,肚腹和腮帮都猛地鼓起来。 他的整个身躯,直接庞大了一倍! 然后,它猛地张开血盆大口,从尖锐如林的利齿中,一道巨大的光柱,猛地喷射出来。 光柱呈现暗灰之色,速度极快,眨眼间,就狠狠地撞在第三层的蛊阵上面。 一切诡异的悄然无音。 第三层蛊阵被暗灰光柱击中,迅速地染上一层灰意。 之前,左夜灰也曾攻击过超级蛊阵。前几次,只是小试牛刀,进行校准。上一次,同样是杀招夜灰,配合黑楼兰、白凝冰、妙音仙子的里应外合,立即摧垮了第四层蛊阵。 这几次攻击,大多数的正道蛊仙,都没有看清楚。 但这一次,他们都亲眼目睹,见证了左夜灰的恐怖! 天地仿佛静止,无边的灰暗笼罩进来,时间也好像变得缓慢了。 只是持续了一个呼吸的功夫。 轰——! 再一次的雷霆巨响,响彻天地,几乎要震破群仙耳膜。 天地震荡,第三层蛊阵被撕扯,被轰击,似乎要重现之前的那一幕。 正道蛊仙们各个面色苍白,拼了命地向蛊阵中灌输仙元。 等到震荡过去,第三层蛊阵居然只是半毁,还存在着! 这座由八转蛊仙池曲由亲自布置,结合了南疆正道势力的大量仙蛊,海量凡蛊,构造形成的超级蛊阵,终于开始展现出它的威能。 抵抗住了传奇太古荒兽左夜灰的招牌一击! 正道蛊仙并无任何伤亡。 “我居然还活着!”有人差点喜极而泣。 “这是左夜灰的招牌手段,仙道杀招——夜灰!我们居然防住了!!”有人高声欢呼。 池规满头冷汗,开口道:“这是我族太上大长老亲自布置的超级蛊阵,怎可能抵御不住?若非之前被里应外合,说不定第四层蛊阵还能留着呢。” “仙道杀招夜灰,和我在梦境中的遭遇不同,是改变了形态吗?这么多年,夜灰杀招也被改良了。是左夜灰自己改良的?还是另有帮手?这个帮手会是影宗吗?奇怪!若是有左夜灰这份棋子的话,影宗在炼制至尊仙胎蛊的时候,怎么不用?是因为控制能力不足吗?还是因为,那位八转蛊仙的加入,带来的变化呢?”方源陷入沉思当中。 妙音仙子、白凝冰、黑楼兰,此时再度来到超级蛊阵面前。 他们看到半残的第三层超级蛊阵,并不吃惊,也不气馁。 因为他们这一次回来,并不仅仅只有他们,还有影无邪,以及为数不少的魔道蛊仙、一些散修。 影宗缺人手,但不缺资源。 而往往魔道蛊仙、散修一流,都是缺少修行资源,一生修行,都在苦苦追寻。 紫山真君便不惜耗费巨额资源,很是招揽了一批魔道蛊仙,还有散仙。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,财帛动人心呐。 当然,这些南疆蛊仙也不傻,等到左夜灰出现,发动夜灰杀招之后,他们这才跟随影无邪而现身。 另一方面,也证明了影宗对于人心和时机的恰当把握。 在这些魔道和散仙看来,己方不仅有紫山真君这位智道八转大能,还有左夜灰这样的传奇太古荒兽,这场战斗大局已定,他们肯定是胜利的一方。 “一切正如紫山真君所料,照准这些蛊阵的缺口,分头进攻。谁能斩杀强敌,扩张缺口,就能获得几倍的奖赏!”影无邪喊话,影宗一方嗷嗷直叫,对准超级蛊阵发动了猛攻。 正道一方,迅速做出了应对。 “快,顶住那些缺口。” “不能让这些家伙杀进来。” “我需要时间催动第二层蛊阵,都给我争取时间。”池规大吼。 “左夜灰已经连续用了两次杀招夜灰,这已经达到它的极限了。必须喘息一段时间,是时候给这些魔道崽子们血的教训了!!”巴德低吼。 方源双眼微微眯起,他早就在打量左夜灰,也看到左夜灰发出杀招夜灰之后,陷入萎靡状态,气喘吁吁,停留在原地,并不动弹。 这让方源稍稍放心下来。 在场的南疆蛊仙这么多,很多人都熟知历史,对于左夜灰有相当多的了解。毕竟每当左夜灰出世,祸乱南疆,往往都是南疆正道蛊仙联手起来,共同抵御和战斗的。 南疆的这些正道超级家族,对于左夜灰都有明确的历史记载和详尽的情报收集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