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三十二节:方源战黑莬 - 蛊真人

第三百三十二节:方源战黑莬

?“咯咯咯。”黑菟发出怪笑之声,原本可爱的容颜竟是扭曲狰狞之色。 她原本单纯清澈的双眼,此刻充斥阴险的光,眼袋深重,仿佛连续熬夜了半个月。眼影浓厚,像是两片黑色的蝶翼,从眼角出延伸出去,一直斜插入鬓。 模样虽然没有多少改变,但是阴险狠辣,气质大变,和之前的单纯可爱软弱,完全是一个天一个地。 “白兔真传……有点意思。”方源周身绽射光辉。 光辉消散之后,方源已经化作一头巨龟。 仙道杀招——卜卦龟变化! 噗。 七转阵道蛊仙池规大吐一口鲜血。 “该死,该死!”他口中咒骂不休,眼珠子死死瞪着前方,在那里悬浮着仙蛊的尸体碎片。 这只仙蛊原本就因为左夜灰的攻击,而受到了创伤。 刚刚,池规想要催起超级蛊阵第二层的时候,这只仙蛊终于到达了承受的极限,猛地崩溃。 蛊阵催动失败,甚至会引发连锁反应,让其他仙蛊承受伤害。 池规连忙以身代之,主动用自己的身躯来承担蛊阵崩溃的反噬,终于保住了这座蛊阵。 但是他却已经身受重伤。 “情况严重吗?”巴德连忙上前查看。 池规强咽下口中的鲜血,满脸苍白,宛若死人:“非常严重!这只毁掉的仙蛊,是支柱之一。第二层蛊阵共有蛊虫三十多万,但这样地位的仙蛊,一共也只有四个。我们必须找到替代品,然后将第二层蛊阵催动起来。这套蛊阵是层层递接,没有第二层蛊阵的话,最中心的第一层蛊阵,也就无法确立。” 顿了一顿,池规满脸焦躁地呼喝:“谁还有土道仙蛊,快拿出来给我。现在是生死攸关的时刻!” 在他身边,巴圈风和巴德无奈地对视一眼。 前者是风道蛊仙,后者巴德则专修木道,两人手中并没有土道仙蛊。 池规为自己疗伤,巴德和巴圈风连忙一个个地去询问。 之所以一个个去询问,自然是想尽量地隐瞒住这个坏消息。毕竟心态也会影响战斗力,此时情况越少人知道越好。 好在五域当中,土道蛊仙的数量,通常是南疆最多。 很快,就有多人表示,愿意贡献出自己的土道仙蛊。 池规挑选了一下,这些土道仙蛊都不是好选择,但他只能矮子里挑将军,勉强选择了一个和原来的土道仙蛊最为接近的。 池规伤势未愈,但他却不管不顾。 “接下来,我要全力推演,尽快地想出将这只土道仙蛊,加入整个蛊阵的方法。我的安全,就交给你们了。” 这个举动,毫无疑问,是非常冒险的,等若是将自己的性命,完全交托在别人的手中。 但池规一脸坚毅之色,毫无犹豫不决。 他知道,自己已经毫无退路可言,必须争分夺秒,必须赌一场! 巴德满脸凝重之色,缓缓点头:“我答应你,必定会拼死护你周全。就算是左夜灰来了,也须得先从我的尸体上跨过去。” 这是真话,并不是矫情虚伪。目前这种情况,纵然巴德战力很强,但也难以对抗左夜灰,基本上无法改变战局。 他可不是凤九歌,也不像方源那样,拥有逆流护身印。 巴德更不知道,武家的一座仙蛊屋,正在赶来的路上。 但自从影宗强袭开始,他就第一时间,动用信道手段,通知了巴家。 和他一样做的,还有其他各家蛊仙。 固守待援,这是巴德等人心中唯一的生路了。 就这样,池规集中全部精神和注意力,全力蛊阵。而作为战力公认最强的巴德,总领阵线,调遣防守。如今武家、乔家这块出现了状况,威望降至谷底,巴家的巴德成为了最适合的首领人选。 对于这个机会,巴德也当仁不让。 作为保护池规的最强力量,他居于后方,扫视战场。 总体而言,正道的防线还是稳定的。 正道的蛊仙精锐,依托半残的蛊阵,能够及时的后撤。 而魔道蛊仙们来势汹汹,但是真正的强者并没有多少。并不是说南疆没有魔道或者散修的强者了,而是在此之前的义天山大战中,已经狠狠地损失了一批。 虽然在那场大战中,正道同样损失不小。但相比较魔道,正道更加稳定,它拥有大量资源,栽培出蛊仙强者更加容易。 可以想见,除非特殊情况发生,按照这种趋势发展下去,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,南疆正道一定会大大压过魔道和散修。 巴德的目光在妙音仙子、黑楼兰、白凝冰这三片战场稍微停留了一下,其余人一扫而过,最终停在方源的身上。 “武遗海。”他心中默念出这个名字,升腾起一股感慨。 曾经他多么想压过武遗海,给武家一个好看。但是现在却要彼此同舟共济,巴德虽然野心十足,早就想要取代武家,令巴家发扬光大。但是此刻大敌当前,他并不介意和武遗海并肩作战,这点包容胸襟他还是有的。 当然,这只是暂时的不计前嫌,等到眼前的危局过了,巴德必定会秋后算账。 这件事情发生了,巴德可算是抓住了方源的痛脚。在此之前,武家、乔家发生意外,巴德一直忍耐,并没有利用仙缘生意这个把柄发难。他把这个把柄一直保留到现在,终于有了可喜的结果。 黑菟不断跳跃,身法灵活至极,闪过无数金刚念头。 心性大变之后,这位曾经的白兔姑娘,居然使出了暗道手段。 不仅如此,她原本六转的修为,居然突变到了七转,简直是不讲道理! 不过她躲闪得再快,也只是比方源的念头快一线。 今日不同往日了。 若是方源刚刚掌握金刚念仙蛊的话,说不定拿这位黑菟没有办法。但是此刻此刻,方源已经操练纯熟,念头纷纷如雨,一齐袭去,相互配合,仿佛一张厚实密集的火力网,黑菟能躲避一时,终究仍旧要被方源的无数念头笼罩。 仙道杀招——墙角虎! 发觉自己处于下风,黑菟身上气势陡然一爆,足尖轻轻地在地面上一点。 黑色的水液,迅速在地面上扩散。 一息的时间之后,黑水扩张到了池塘大小。 两息之后,黑水沸腾起来,咕咕冒泡。 三息之后,从黑水中跃出一头骏马大小的壁虎。 这只壁虎浑身幽暗,眼眸波光粼粼,并非真实,而是纯粹由暗道杀招凝聚融汇。 壁虎速度极快,撒开四肢,行进如风,一头栽在黑菟的脚底,载着她四下飞奔。 和黑菟相比,已经变作卜卦龟的方源,显得十分笨重。 他自从变化之后,就一动不动,堵在身后蛊阵的缺口边上。 不过虽然方源本体没有变动,但是他催发出来的那些念头,形如小龟壳的金刚念头,却是灵活至极,密密麻麻,围绕着卜卦龟巨大的身躯,上下飞舞,左右旋转。 战斗开始之后,方源就在拼命催动刚背杀招。 小龟壳念头飞速暴涨,方源行事非常稳重,他先用这些念头,将这里牢牢遮护住,然后才用越来越多的小龟壳念头,向外扩张。 黑菟站在黑色壁虎的身上,进退自如,但却咬牙切齿。 表面上看,她速度有着巨大的优势,占据场面上的主动。但实际上,她必须跨越方源的阻碍,攻入残阵缺口,打通残阵。 方源却是牢牢挡在她的进攻路线上。 黑菟忽左忽右,不断试图向方源本体冲刺。 她积极调动这些小龟壳念头,好几次都故意露出破绽,但方源似乎不中计,把自己守得四平八稳,不断将黑菟驱赶向外。 方源有些忌惮黑菟的杀手锏。 虽然方源不知道那一招的名字,但却目睹了武安在悄无声息的情况下,中招后,全身化为一滩黑水的情景。 “黑菟的那一招,是为我准备的。” “她要求见我,但是被我拒绝之后,值得在武安的身上用了。” “这就说明,这一招的攻击范围比较狭小,很有限。就像是暗歧杀,虽然气息内敛,杀伤力强大,但是弊端也很明显。” 方源身边的念头越来越多,小龟壳不断旋转,看得让人眼皮子都发麻。 黑菟不得不连续后撤,看着这么多的小龟壳,她气得胸膛不断起伏。 “老乌龟这个变化,还真的很适合你啊,武遗海大人。”她忽然又笑起来,流露出残忍的杀意。 “不过,你可别以为我的手段,就止步于此了。尝一尝这招吧!” 说着,黑菟张开樱桃小口,对准方源的方向,吐出了她的小舌头。 她的小舌头很可爱,鲜红色泽。但是她的嘴唇却是漆黑如墨,黑唇红舌,形成鲜明的对比。 舌头一吐一缩,速度飞快的快。 好像是俏皮的邻家女孩,在扮可爱的鬼脸儿。 但方源却感觉背部一麻,受到了强烈的伤害。 他连忙扭转龟颈,掉转龟.头,往后一瞧。他发现自己的背壳上,多出了一个小洞。 这个小洞,只有脸盆大小,和龟壳偌大的体积相比,完全不值一提。 但是它却非常的深,而且伤口不断地向外蔓延扩张,整个洞口都在向外冒着袅袅的黑色烟雾,并且发出嗤嗤的响声。 ps:第六更,好累,有点更不动了,眼睛有点花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