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三十七节:影之殇 - 蛊真人

第一百三十七节:影之殇

?眼看着熊力的拳头就要砸中白凝冰,熊林、熊姜都不由地露出喜色。 惟独方源站在远处,眼中闪过一抹深沉的光。 以他对白凝冰的了解,怎么可能犯下如此低级的失误? 果然,就在下一刻! 白凝冰忽然暴起,他的右手和前臂的血肉,陡然间化为透明的淡蓝寒冰,从外面便可清晰地看到他的根根手骨。 他手指并拢,形成掌刀,闪电般出手,直接戳穿熊力的心脏! “呃——!”熊力飞扑而下的身躯,顿时止住。 他瞪大眼眸,缓缓低下头,难以置信地看着自己的胸口。 “怎么会这样?” “熊力大人!” 突兀的转折,让熊姜和熊林无法接受。 “你以为我的右臂,真的被你一拳打成骨折?真是天真!我已用三转冰肌蛊,练成了这身冰肌,防御卓绝!之所以一直假装,不过是想给某个人一个惊喜罢了。”白凝冰缓缓站起,眼中流露出不屑的笑意,说到最后,他瞄向方源。 方源面色平淡,也凝视向他。 噗。 “白……凝冰……”熊力张口,艰难地吐出他最后的遗言。白凝冰的冰手散发的寒气,直接冻结了他的心脏,斩断了他的生机! “卑鄙阴险的家伙,我和你拼了!”熊林亲眼目睹了熊力的死亡,巨大的悲痛下,暴怒如火山喷涌,不管不顾地向白凝冰冲杀过去。 “熊林,你冷静一点!”熊姜及时出手,将熊林拦下来。 “组长已死,我们再也不是他的对手,你快走,我来殿后!”熊姜强忍着悲痛,低喝道。 “熊姜大哥……”熊林呆在了原地,眼眶泛红。 熊姜甩手将其抛向身后,然后脚下向前一跨,挡住白凝冰。 影殇蛊! 他脚下的影子陡然间活过来,诡异地扭曲,联上白凝冰的影子。 “我有影殇蛊,我一旦受伤,白凝冰也会受伤。他不会这么轻易就能杀我的,熊林你还年轻,天资比我和组长还要优秀,你快走!”熊姜目光紧紧地锁住白凝冰,口中大叫。 “熊姜大哥!”熊林眼眶泛泪,他又如何不清楚影殇蛊的弊端。 先前战斗中,熊姜也不断使用过这蛊虫,但只要被白凝冰拉开足够距离,影子就会断裂开来。熊姜说这样的话,不过是安慰他罢了。 而且现在,熊姜真元不足,已经损耗很多。游僵蛊都停止了催动。 熊林的双脚似扎了根,挪动不了分毫。他转过头来,怒视方源:“方源,你说的援兵怎么还没有到!?” 方源没有答话,只是紧紧盯着白凝冰。 白凝冰活动着右手,这一会儿,他的右手又恢复成正常的血肉。他用嘲讽的语气冷笑着:“援兵?呵呵呵,要到早就到了,这话根本就是谎言啊。啧啧啧,你们俩一个比一个天真。还真以为影殇蛊这样的小手段,能束缚得住我?” 他不屑地扫视了脚下的影子,毫不在意。 “方源,这是真的吗?”熊林捏紧双拳,双眼直欲喷火,怒吼出声。 方源并不理会他,而是看着白凝冰,嘴角勾勒出一丝了然的笑意:“刚才那招数,消耗了你不少真元吧?战斗到如今,你空窍中的真元,还剩下多少呢?” 熊力用来防御的蛊虫,比方源的白玉蛊只是稍差一筹。结果就被白凝冰直接洞穿防御,这样的攻击力量,明显不是二转蛊虫拥有的。 按照方才的情景,方源猜测,白凝冰应该是动用了三转的霜妖蛊。 此蛊威能强大,在三转蛊虫中鼎鼎有名,但是使用过度,反会损伤自己。关节病症只是轻微症状,严重的能将自身筋肉冻坏,因此需要搭配其他蛊虫一齐使用。 刚刚白凝冰也说了,自己的肌肤已经练成了冰肌,正耐冰霜寒冷。以此使用这霜妖蛊,可谓相得益彰。 只是白凝冰用二转真元,强行催动三转蛊虫,必定真元有大量损耗。但他必须又得用这种强力手段来打破僵局。 白凝冰面色微微一变,刚刚那招,的确让他的真元的确损耗过大,被方源瞧破了底细。 所以杀了熊力之后,却没有直接出击,而是用话语来争取恢复的时间。 他朗声一笑,坦然点头,直接承认道:“不错,我的确真元不多了。我忍耐右臂不用,是为了引诱你出手。结果你并没有上当,呵呵呵。真正的战斗才刚刚开始,不是吗?” 方源不由地微微眯起双眼。 若是白凝冰否定这点,他便可以大胆进攻。但此刻白凝冰却直接承认,有恃无恐的样子…… 除了白凝冰是个将死之人,把生死看淡之外,恐怕手中还有强力的底牌,因此有着十足的底气。 普通的蛊师,只有三到五只蛊虫。哪怕是青书、赤山之流,也是如此。 但凡事都有例外。 就比如方源,如今有月芒蛊、白玉蛊、隐鳞蛊、四味酒虫、春秋蝉、地听肉耳草、九叶生机草。手中的蛊虫,多达七只。 白凝冰是白家全族寄托的希望,拥有北冥冰魄体的绝顶天才。从修行开始到现在,一直都受着家族全力的培养。他的身家绝对比方源还要深厚。 从激战至今,他就已经至少展露出了六只不同的蛊虫。方源几乎可以断定,他必定还有其他蛊虫。 而正是这些蛊虫,让他在真元不足的情况下,仍旧冷静。 其实,最麻烦的就是白凝冰这种对手。 不仅有天资,而且不怕死,手中更有大量蛊虫。 以上这三点,都是影响蛊师战斗的胜负关键。尤其是蛊虫,一只强大的蛊虫,或者能力诡异的蛊虫,常常能让蛊师在绝境中翻盘逆转。 白凝冰的霜妖蛊,是三转蛊虫,哪怕方源的白玉蛊防御,也可被他洞穿。这也是为什么,方源一直没有和白凝冰直接交手。 方源先后利用古月蛮石、熊力等人来试探白凝冰的底细,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。 按照天资比较,方源只有丙等,和白凝冰相比,就已经有了天地之别。白凝冰更早修行,又受家族全力培养,手中的蛊虫比方源还要优秀。 在心性方面,不怕死的白凝冰亦近乎无懈可击。 两人之间,本来就是白凝冰强盛,方源弱小。这是事实,必须认知和接受。 但战斗之所以精彩,就是因为强大未必会胜利,弱小也不一定会倒下。 方源要以弱胜强,并非没有可能,就得活用一切手段,利用一切的力量。 “古月蛮石只是一个开始,而熊力小组也不是结束。”心中想着,方源突然出手。 一记月刃飞出,头颅飞起,血光乍现! 这一刻,白凝冰瞳孔猛地缩成针尖大小,脸上骤然变色。 方源的月刃没有攻向他,而是斩去了熊姜的头颅。 熊姜哪里会料到方源会突然反水,白凝冰给他的压力太大了,他的全部精神都集中在后者的身上。 他体内的真元不多,为了节省,没有维持着游僵蛊,更导致了方源的一击必杀。 噗! 白凝冰脸色骤然惨白,吐出一口殷红的鲜血,同时他的双耳、鼻腔甚至眼角,都流淌出血迹。 自激战以来,这是他受过最严重的伤势。 影殇蛊! 有伤害链接之效,拥有影殇蛊的蛊师受了多少的伤,被链接之人也要承受其中的十分之一。熊姜如今身死,他的伤势自然通过影子的联系,传递到白凝冰的身上。 这种伤,直接作用,就算是白凝冰的水罩蛊撑起来,也难以有效地抵挡。 “方源,你干什么?!”一秒之后,熊林才从呆滞中反应过来,睚眦欲裂,发出凄厉愤怒的咆哮。 方源没有理会他,浑身闪着白玉之光,直接向白凝冰冲杀过去。 白凝冰受了如此严重的伤势,身躯摇摇欲坠,脑袋昏昏沉沉,战斗力骤然暴降。他见到方源杀来,连忙后退。 “白凝冰,你不是要和我生死大战么?”方源在其身后紧追不舍。 白凝冰咬紧牙关,闷头逃窜。他脚步踉跄,但是强撑精神,不管方源在其身后如何挑衅。 他虽然自知是将死之人,也不怕死,但是并不蠢笨,危机重重,他的心中却越发冷静。 熊林站在原地,没有选择帮助方源追杀白凝冰。 他的心中充满了悲伤和愤怒,他恨白凝冰,亦憎恨方源。 白、方两人相互追逐,穿山越岭。 随着时间的流逝,白凝冰伤势渐好,鼻窍眼角都不再流血,同时踉跄的脚步,也变得只是虚浮。 他并非一味地奔逃,而是在这过程,暗中利用蛊虫治疗身体的伤势。 方源追杀着,暗暗心惊。 “先前白凝冰已经将真元几乎耗尽,这一路上争取的这点时间,恢复出来的真元,却足够他治疗自己的伤势。北冥冰魄体,十绝天资,这是何等的真元恢复速度!” 越是认知,方源想杀白凝冰的心意便越是坚定。 月芒蛊! 方源甩手一记月刃,脸盆大小的幽蓝月刃飞出,穿透空气,发出呼啸之音。 白凝冰听到这声音,极力闪躲,但仍旧被削中胳膊。 一道伤痕显现出来,鲜血喷涌,但很快伤口出现一层浅浅的冰霜,将血止住。 白凝冰已经练成冰肌,这肌肤一经练成,就如同黑白豕蛊增添的力量,再无须真元支持。 但白凝冰心中不断地往下沉,他旧伤不去,新伤又来。很明显,方源这是想要磨死他!(未完待续。)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