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三十五节:关键内应 - 蛊真人

第三百三十五节:关键内应

?就在义天山遗址,围绕着超级蛊阵,正魔双方展开厮杀的同时,另一处的战斗终于落下了帷幕。 玉清滴风小竹楼毫发无损,熠熠生辉,静静地漂浮在半空中。 囊天括地的紫血先河阵,已经要濒临崩溃,血河不再,只有一团团的猩红血液,散乱随意地漂浮在紫黑之色的空间中。 玉清滴风小竹楼前,七幻魔仙被拘在一个风球当中,逃脱不得,只能束手就擒。 战局已定。 “让我看看你的真面目。”武庸仍旧毫发无损,眼眸中绿意一闪即逝。 瞬间,笼罩在七幻魔仙全身的彩色华光,如云遇风,骤然消散。 他的真面目曝光。 在场的三位正道蛊仙,俱都一愣。 乔志材眼眸微瞪,失声道:“姚耕?” 原来这位七幻魔仙,不是他人,正是超级势力姚家的一份子,蛊仙姚耕。 他本是和武艺髯为了争夺惊艳仙的遗泽,而展开切磋。在第五次的时候,忽然和武艺髯一同身亡。 他在姚家的命牌蛊破碎,谁都以为他已经死了。 但是没想到,他居然就是七幻魔仙! “好,好得很。原来姚家居然是藏污纳垢之所。”铁面神声音冰冷。 姚耕苦笑:“这只是我个人的行为,和我姚家无关。” 武庸见到至死都要维护自身家族,并非是想象中的魔性深重,不由疑道:“你是如何思想,胆敢设局陷害我等?” 姚耕脸上的笑容更加苦涩:“我说过了,我只是一个小人物。或者更准确的说,我只是一个棋子,受人摆布,我也是被逼无奈,和家族无关。” 武庸面色微沉:“那你告诉我,摆布你的就是之前出现的那位八转蛊仙吗?将他一切的情报都告诉我。” 姚耕哈哈大笑,眼泪却滚滚流下:“如果我说,我也根本不了解那人,甚至我和他接触的时间,比你们也长不了。你信吗?” 铁面神插口道:“是因为七幻真传的缘故吗?” 姚耕点点头,神情悲苦。 铁面神叹了一口气:“要接收七幻真传,就必须首先接收一份信道盟约。我族分析过,认为这是一个陷阱。然而又让人不解的是,许多七幻真传的继承人,终身都没有履行过那份信道盟约。看来你是第一个受害者了。” 说到这里,武庸、乔志材顿时了然。两人看向姚耕的目光,也带着一丝怜悯之意。 “事到如今,还有什么好说的。成王败寇,要杀要剐,随你们的便。”姚耕虚瘫,已经完全沦丧了斗志。 “那位八转蛊仙在哪里?”武庸又问,他感到不妙。 姚耕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地道:“我和你们一样,也以为他一直藏身于阵中某处。结果等到你们发现最关键的阵眼,甚至俘虏了我后,我才明白,他已经早就不在这里了。” 武庸听到这里,心中的不妙感觉越发浓郁。 他断喝一声,将姚耕禁锢,关押在小竹楼中,随后催动这座仙蛊屋,迸发恐怖的攻伐威能。 轰隆! 紫血先河阵被武庸攻破,露出蓝天白云。 三位蛊仙重见天日,一瞬间,喜色还未浮现在脸上,各个身躯微震。 “不好,原来已经过了这么多时日!” “这座紫血先河阵,不仅包含智道、血道、虚道、信道的奥妙,而且还夹杂宙道手段。” 在这座蛊阵中,三位蛊仙的时间观感,都暗中受到了影响,导致产生错觉。 就算是武庸也中了这个暗算。 他一直以为,他在紫血先河阵中的时间,并不长。 但是破开蛊阵之后,他这才惊觉,原来已经过去了这么多时日。 “不好!看来那位八转蛊仙,并非是想要于我等死战,而是单纯地想要围困我们。他的真正目的,会是什么?”武庸心中一沉,连忙联系家族。 紫血先河阵隔绝内外,导致武庸等人连宝黄天都沟通不了,更谈不上联络家族。 此刻,三仙纷纷联系各自家族,很快,他们的脸色就都发生剧变。 大量的信息,涌上脑海,三仙都有些傻眼,没想到这些天中,居然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! 武家、羊家、乔家、池家、柴家、夏家、巴家等蛊仙们,也都处在混乱之中。 紫山真君的计划,就是围困武庸等人,造成武庸死亡的假象,引发南疆政局的动荡。 他成功了。 羊家、乔家、武家等各大家族,为了各自的利益,掀起风云。 就在他们纠缠在一起,相互角力的时候,超级蛊阵那边,忽然出现了大批人马,展开了猛攻强袭。 接到如雪花般的求援信后,各家都为之失措。 “怎么会这样?” “那些魔道蛊仙吃了什么熊心豹子胆,居然胆敢强攻超级蛊阵?” “不仅如此,连北原蛊仙都出现了。” “左夜灰这样的传奇太古荒兽,也被控制了?!” 这些正道家族感到匪夷所思。 但他们当中不乏聪明智慧之士,接受了这个事实之后,他们很快反应过来:最近发生的种种,或许应当连起来看,那就是一场惊天的大阴谋。 幕后黑手真正的目标,实际上就是超级梦境! “走,我们直接支援超级蛊阵去!”武庸当机立断。 “居然能搅动南疆风云,我很想看看这一切的幕后黑手。”铁面神当即表示愿紧随其后。 武庸脸上现出焦急之色:“我弟还在那里,但愿没有发生什么意外。” 这个关头,武庸还不忘刷一下声望。 乔志材连忙配合道:“武庸大人心系弟弟,果然是宅心仁厚,惦念亲情,乃我正道楷模啊。” 八转仙蛊屋玉清滴风小竹楼,划破长空,向义天山遗址疾飞而去。 和武庸举止一致的,还有池家太上大长老。他接到池规的求援信之后,当机立断,停止和羊家蛊仙的比斗角力,直接驾着池家仙蛊屋,赶赴超级蛊阵。 羊家也同样如此,侯家、姚家、商家等各族,不是出动蛊仙强者,就是催动仙蛊屋前来。 这些人并不知道,影宗攻打超级蛊阵的原因是什么。 因为从始至终,他们都不清楚义天山大战究竟是怎么回事。 他们只知道一些天庭故意泄露的情报,知道天庭掺和过一脚,知道僵盟的覆灭和义天山大战有关。 他们不知道超级梦境的成因,更不知道梦境中隐藏着魔尊幽魂本体。 天庭方面隐瞒了此事,就是担心某些南疆超级势力,会帮助魔尊幽魂。 虽然不知道原因,但并不妨碍各大超级势力,对于超级蛊阵的重视。 不仅是因为有着超级梦境,还有一个主要的原因,就是左夜灰! 这头传奇太古荒兽,每一次出世,都带给南疆蛊仙界悲痛回忆,以及惨重损失。 所以,南疆的各大超级势力,都出动了人手,甚至是仙蛊屋,主要就是来对付左夜灰! “目前,我方虽然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,但有着池家蛊阵,还有池家蛊仙在,防守拖延一段时间,应该不成问题的。”飞行途中,乔志材道。 铁面神沉默不语。 武庸摇头:“说实在话,我很担心。对方布局很深,安排的棋子巧妙无比。姚耕若不暴露,谁能猜得到他就是七幻魔仙?对方居然能渗透到正道家族的七转层面上,我担心……” 说到这里,武庸沉吟不语。 铁面神领悟过来,脱口接道:“担心超级蛊阵那里,还有对方的内应?” …… 砰! 偷袭是来得如此突然,如此让人猝不及防。 “巴圈风,你干什么?!”巴德大吼,惊怒出手。 巴圈风被巴德一掌打飞出去,瞬间伤重濒死。 巴德旋即又接一手,将其控制,然后连忙赶到池规的身边。 池规身受重伤,满脸金紫之色,血液从七窍中缓缓流出。 就在刚刚。 他推算成功,正在催动第二层蛊阵的关键时刻,在他身后的巴圈风忽然出手,对他狠狠一击。 池规对巴家两位蛊仙已经信赖有加。因为之前他推演蛊阵的时候,这两人都是全心全意的守卫。 没有想到的是,巴圈风居然在这个关键的时候,忽然出手。 巴圈风只是六转风道蛊仙,池规是七转阵道,平素里自然是池规更强一筹。但在当时,池规全心全意主持蛊阵,根本防护不周,叫巴圈风一击得手。 池规不仅受了巴圈风的伤害,而且蛊阵催动失败,还受到强烈的反噬。 一下子,就让他重伤濒死,再无能力出手。 “巴圈风!!!”巴德嘶吼,双眼赤红,狠狠地盯着巴圈风。 若不是亲眼目睹,打死他也不会认为,巴圈风居然是敌方内应? “投降吧,巴德大人,投降吧,你根本不知道你面对的敌人究竟是谁!”巴圈风的情况也不乐观,他气息微弱如丝,满脸灰败之色,已经离死不远了。 巴德反而出手,将他的最后一口气吊住。 “你不会这么轻易死去的。相信我,你将受到家族的制裁,有时候活着比死亡更可怕。你将生不如死!”巴德咬着牙关,说出这么一句话,显然是恨透了这个内应。 巴圈风非常阴险。 不得不说,他选择的时机,正是太妙了。 眼看就要成功,忽然出手,打破正道的希望。 不仅害了池规,而且让新添的土道仙蛊也随之毁灭。 没有第二层超级蛊阵,正道必败无疑!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