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三十六节:方源救场! - 蛊真人

第三百三十六节:方源救场!

?“可恨!这个老乌龟,居然这么能缩。”黑菟咬牙切齿。 小龟壳念头,多达数十万,规模惊人,层层叠叠地包裹着卜卦龟,让黑菟根本没有能力近身,反而随着小龟壳念头越来越多,她就被驱逐得离方源越来越远。 方源防守稳如泰山,但他却没有丝毫的放松。 因为,紫山真君始终没有露面。 方源动用侦查手段,纵观全局。 乔丝柳和妙音仙子,同为南疆当代的三大仙子之二。此刻相斗,可谓将遇良才、棋逢对手,仍旧在僵持当中。 黑楼兰、白凝冰展现出来的战力,让方源吃惊不小。 上一次方源追杀他们的时候,他们运用仙道杀招还很不熟练,现在看来,却已经是娴熟至极,如臂使指了。 这让方源不由地再次感慨,影宗的底蕴真的是雄厚。哪怕已经残损到如此程度,在影宗的栽培之下,白凝冰、黑楼兰的战力拔升的这么迅速和明显。 若非方源在逆流河一役有重大收获,回来又靠着梦境让境界飙升,实力提升的速度绝非黑白两仙的对手。 不过黑楼兰、白凝冰虽然强大,但正道方面也不乏强者。 铁心剑、翼黑霆都是七转当中的一流强者,虽然比不上武雨伯之流,但是对付黑楼兰、白凝冰还是可以的。 两对蛊仙各自展开激战,一时间打的轰雷阵阵,雷光四溢,冰雪交加,光影璀璨。 “不过……左夜灰似乎快要恢复过来了。”方源纵观全局,当然不会忘记,目前战场上最为强大的存在。 “武遗海,你速速回来。”就在这个时候,巴德传音到方源的耳畔。 “怎么了?”方源从巴德的语气中,立即感到了一丝不妙。他迟疑道,“我这里可是在防守缺口呢。” “快来,我们这里需要你。”池规虚弱的声音,也传达过来。 方源顿时心中一沉,他连忙钻入缺口,进入后方。 看到巴圈风和池规奄奄一息的样子,方源眼眸猛地缩了缩。 一只信蛊飞过来,方源一把捏住,瞬间他了解了整个事情的经过。 “巴圈风居然是影宗内奸?!影宗渗透还真是无处不在。”方源心头猛震,眼皮子直抖。 情况很糟糕。 土道仙蛊也毁掉了。 就在刚刚,正道陷入绝境,巴德几乎已经失去了信心的时候,忽然听池规道:“我们还有最后一丝希望,我虽然无力再战,但是还有武遗海。武遗海的阵道造诣,即便是我族池伤都赞叹不绝,阵道境界因和我相仿,是阵道准宗师。让他进来,我们还能在最后关头搏一搏。” 巴德早就知道,方源和池伤搞得关系很近,但还是首次听到池家蛊仙证实,方源的阵道境界居然有这么高的程度。 换做平时,巴德要忌惮和嫉妒,但此刻他却感到庆幸无比,连忙传音给方源。 正是如此,方源被召唤回来。他的空缺,自然有其他正道蛊仙顶替上。 “这个消息还只局限在我们几人之中,武遗海,你有把握吗?”巴德满脸紧张之色。 值此关键时刻,他根本不敢随意地将这个情报扩散出去。一旦人心散乱,士气崩溃,正道将大败亏输。 “有个屁的把握。”方源狠狠地咒骂一声。 他瞪向巴圈风,眼中充斥怒火。 左夜灰休整的时间,是有限的。之前,池规已经耗费了大半段时间,来推演蛊阵,现在留给方源的时间,连三成都没有。 要在这么短的时间里,利用一只全新的仙蛊,推演出合适的方案,将仙蛊和不知多少数量的辅助凡蛊,增添到蛊阵中去,架起第二层蛊阵,难度很大,相当的大。 池规也知道这样的难度,所以才说,要搏一搏,希望只有那么一丝。 “就算没有把握,我们也只能靠你了。你这一次该动用全力了,蛊阵架设不成功,一记夜灰杀招,我们都得死。你别以为能跑掉,左夜灰的凶残,历史上都有着血淋淋的记载。我们唯一的希望,就是利用超级蛊阵,固守待援。”巴德催促道。 方源屏住呼吸,脑海中急速思考。 巴德、池规不知道方源的真实身份,事实上,方源的处境远比他们要好得多。 “我有逆流护身印,只要催动出来,就能安然离去。” “左夜灰就算紧追不舍,我也能利用五域界壁,甩掉他。” “只是这样一来,我的真实身份就暴露无遗,无法在这里浑水摸鱼不说,还会遭受到南疆蛊仙界的追杀。别人先不提,武庸必定成为我的死敌!” “我还是先试试看。” “嗯,还有一小会的功夫,没有到最后的抉择关头呢。” 方源想到这里,立即快步走到池规的身边:“告诉我第二层蛊阵的秘密吧。” 池规眼前一阵阵发黑,面色苍白若死。他的伤势太重了,凭借着蛊虫勉强维持清醒:“首先,我们这里缺少一只土道仙蛊。这只信道凡蛊中这座超级蛊阵的一切内容。” 话刚说完,他就双眼一闭,彻底昏死过去了。 “我去!”方源心头一沉。 池规昏死,简直是雪上加霜。巴德连忙施展手段,但毫无效果。 方源差点都要直接催动逆流护身印,公然跑路了。在他看来,失去了池规的临场指导,还需要征集一只土道仙蛊,更需要时间推算方案,基本上是没希望的。 不过,在此之外,他还是抽出心神,查看了一下信道蛊虫中的内容。 下一刻,方源的双眼就鼓瞪起来,为他的这个举动感到庆幸无比! 四元蛊阵?! 出乎他的意料之外,这个第二层的蛊阵,建设布置的理念赫然便是当初的四元思潮。 地水风火,即土道、水道、风道、炎道四只仙蛊,构成蛊阵的基石。 土道少了一只,还剩下水道、风道、炎道三只仙蛊。之前池规的努力方向,就是补充土道仙蛊这一点上的不足。 “怎么会这么巧合?” “我对其他的阵道内容,不太熟悉,惟独对于四元思潮这块,却是颇有研究啊。” 想当初,那个图事成训练儿子的阵道梦境,可没少让方源吃瘪。 “四元思潮最后被认为是以偏概全的阵道理念,缺少土道仙蛊,我完全可以用其他仙蛊替代,并非一定是土道流派的。” “用暗道!” “暗、水、风、火,同样是四元,绝对也能构造成第二层蛊阵。” 方源心中涌起一股强烈的直觉。 他信任这种感觉。 因为他此时此刻,可是阵道宗师啊! “我的这个构想,一定能够实现。并且……掺和暗道仙蛊的话,对防备夜灰杀招,也有良效!” 方源忽然发现,咦,自己对左夜灰的招牌杀招,居然也有一定的了解。 为什么? 因为他进入过另外一个写实梦境。 这个梦境,难度太大,方源不知道在梦里死过多少回。用了大量的解梦杀招,才勉强撑过去。 方源在梦中,就领教过了夜灰杀招。 不同的时候,那个时候,左夜灰的招牌杀招,形态不一样,是范围攻势,笼罩了整个山谷。 而它现在爆发的灰暗光柱,则是改良版本。 不管改良多少,万变不离其宗,夜灰杀招始终是夜灰杀招。 正是因为方源领教过原版的夜灰杀招,让他更有信心,能构造出抵御灰夜的超级蛊阵。 “只是……这样一来,我就要贡献出暗渡仙蛊。因为这是我身上唯一的暗道仙蛊啊。” “暗渡仙蛊对我遮掩身份,有着巨大用途。我是要直接撤退,提前离场,还是留在这里冒险,等待时机,摸大鱼?” 方源犹豫了一下,旋即做出了决定。 “我要补全蛊阵,但我不信任任何人,你带着池规和巴圈风,远离我,任何人进来,你都得负责拦下!”方源转头命令巴德。 巴德深知轻重缓急,二话不说,捞起地上的两位蛊仙,直接后撤数百步去。 方源深呼吸一口气,再次变作卜卦龟。 上古智道荒兽,变化道痕转变成智道,再加上一系列的智道手段,方源开始推算方案。 进展极其迅速。 因为他不仅有蛊阵的一切内容,还清楚四元蛊阵这一块儿,更明白自己用过多时的暗渡仙蛊,即便是夜灰杀招,也有一定的了解。 嗷吼! 左夜灰忽然仰头,发出巨大的咆哮声。 影宗等人各个面露喜色,连忙舍下对手,飞速撤离。 “不好,又要迎来夜灰的打击了!” “快,撤进蛊阵中去。” 正道蛊仙们不知道内情,还以为背后有最安全的大后方。 “快一点,还没好吗?”巴德忍不住催促,他是最紧张的了,如果方源不成功,他肯定就是个死。 “好了。”方源硕大的龟.头吐出一口浊气。 他双眼中喜色一闪即逝,然后直接飞出暗渡仙蛊,还有许多凡蛊。 巴德一愣,大急,声音中带着一丝微不可察的惶恐:“这是暗道仙蛊啊,这座蛊阵明明是要土道仙蛊!” “我没有土道仙蛊,只有暗道。”方源没好气地回答他。 巴德把眼一翻,差点气得要暴打方源,怒吼道:“你没有土道仙蛊你就直说啊,我给你借啊!!” “你懂个屁,给我闭嘴!”方源立即反驳回去。 “你——!”巴德已经彻底失去了希望,正要怒斥方源,忽然间他双眼猛地瞪大,似乎是有两个人分别在他的眼珠子后面打拳击。 然后他震惊不已地看到,第二层超级蛊阵猛地升腾而起,恢弘的气势如山如海。 “他居然真的成功了?!”一瞬间,巴德好像从地狱到了天堂。 他呆愣在原地,嘴巴张得老大。 乔丝柳等人撤到这里的时候,正好将这边的情景尽收眼底。 巴德失去风度姿态,如此呆瓜神情,自然让人非常意外。 “巴德仙友,你这是怎么了?怎么满头的汗?”有人咳嗽一声,提醒道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