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三十七节:控制正道 - 蛊真人

第三百三十七节:控制正道

?巴德浑身一颤,清醒过来,老脸难得一红,尴尬的神情在脸上一闪即逝。 方源聚精会神地操纵着第二层超级蛊阵,池规昏迷之前,早已经将整个蛊阵都借用给方源,使得方源成为了超级蛊阵的使用者。 巴圈风的偷袭,池规的昏死,反而成全了方源。 “很好,如此一来,我借助超级蛊阵,在这场大战中又有了一块大筹码!” 不枉费方源用出自己的暗渡仙蛊。 如此一来,他更有实力来浑水摸鱼。 之前,方源若动用逆流护身印,能够逃之夭夭,但如此一来,就放过了心腹大患影宗。此时,他选择留下,对场面的掌控程度又提升了一大块,就等着机会的出现。 当然,方源也没有放松警惕。 他对这些正道蛊仙严肃地道:“你们都离我远一些,谁若图谋靠近,我便当他(她)是内奸,遣出蛊阵。” “什么意思?”正道蛊仙们看着一脸警惕的方源,纷纷变色。 这时,巴德出声,反而帮助方源解释:“我赞同武遗海的话,谁都不要靠近。池规重伤昏死,就是内奸巴圈风偷袭所致!” 他将之前发生的事情,都告知了正道蛊仙们。 正道蛊仙们自然惊骇不已,尤其是知道:刚刚若非方源救场成功,第二层超级蛊阵根本无法拉起来。这些正道蛊阵都感到庆幸不已,同时也开始暗自防备周围的蛊仙。 巴德看了一眼方源,继续统领全局,一道道命令下达下去。 正道蛊仙不少,巴德无法救醒昏死过去的池规,不代表其他蛊仙不行。 巴圈风也被严加拷问。 其余正道蛊仙积极休整,治疗自己的伤势,为接下来的激战做准备。 这个时候,在超级蛊阵外的远处。 左夜灰终于气息平稳下来。 它高大巨硕的黑色身躯,仿佛一座山峦静静伫立。 然后,它缓缓地仰起头,张开血盆大口,深呼吸一口气。 立即空气生起剧烈的波涛,无数蛊虫掺和在一起的复杂气息,不断爆棚,冲散向四周。 它的整个身躯开始膨胀,好像是吹气球一般,气势越来越足。 达到顶点之后,它猛地张开大口,一道暗黑色泽的光柱,喷射而出。 光柱速度极快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直接射在第二层蛊阵上! 没有任何的声响和轰鸣。 一切静默,悄然无声。 但是第二层蛊阵,也随之爆发出冲天的华光。代表炎道的赤红,代表风道的绿意,代表水道的淡蓝,代表暗道的漆黑,四种色彩交汇凝聚在一处,抵御着黑暗光柱的猛烈轰击。 整个蛊阵发出嘎吱嘎吱的响声。 正道蛊仙们各个面色紧张。 一旦这个超级蛊阵支撑不住,他们就成为砧板上的鱼肉,运气好还能半残地活下来,运气不好,直接就会化为灰灰。 很多精明的人,开始打量方源脸色神情。 方源是操纵蛊阵的人,他的一举一动,牵动着众仙的心。 方源的脸色始终一片平静,任何人都瞧不出端倪来。 不过这种平静,往往意味着自信和安全。正道蛊仙们渐渐放下心来。 片刻之后,暗黑光柱徐徐消散,第二层蛊阵的华光溢彩,也紧随着落下。 “防住了!” “哈哈哈……” “武遗海大人,真是好样的!” 正道蛊仙们纷纷振臂欢呼,对方源的感观有了新的变化。 “我果然没有看错你,武遗海,是你救了我们大家。”池规从昏迷中苏醒过来,口中喃喃,一脸欣慰。 他现在的状态仍旧不好,所以还得靠方源继续操纵超级蛊阵。 乔丝柳一双妙目,凝望着方源。 方源力挽狂澜,成功救场,拯救了正道,一举成为了英雄。乔丝柳之前对方源感观,其实并不是上佳,但此刻她望着笔挺站立的方源,却是心头砰砰直跳,有了美妙的感觉。 仙道杀招夜灰,对决超级蛊阵,这是矛与盾的较量。 最终,后者稍胜一筹,成功抵御住了这一次的恐怖攻势。 光辉彻底消散,烟尘随之落下,气喘吁吁的左夜灰,瞪着眼睛,望着超级蛊阵。 梦境丝毫未损。 它体积极其庞大,就像是一个巨大的锅,锅底朝上,反盖在茫茫大地之上。 超级蛊阵第二层中,藏着方源、巴德、乔丝柳等正道蛊仙。这座蛊阵已经失去了第四层、第三层,无法再像之前那样,彻底包裹覆盖梦境,只能如同一个斜戴的帽子,遮蔽一小半的梦境。 “居然没有被攻破?!”影无邪、黑楼兰、白凝冰等人俱都大感意外,这和紫山真君通知他们的情形不符。 就在不久前,他们接到紫山真君的传音,告知他们,接下来蛊阵必破,看准时机追杀上去,就能奠定胜局。 “明明池规已经丧失了能力,看来出现了什么变故。”远处,梦境的边缘,紫山真君深深的叹了一口气。 麻烦大了! 最好的时机已经丧失,但他已经箭在弦上,不得不发。 隐去身形的紫山真君,无法被旁人探知。来到梦境边缘,他已经准备了多时。 就在这一刻,发动手段! 一时间,天地变色。 七彩的华光,直冲九霄云外。 无以伦比的气息,庞大浩瀚,宛若海啸,冲刷着蛊仙们的心理防线。 “怎么回事?!”影宗一方的蛊仙们,纷纷闭上双眼。 超级蛊阵在剧烈的震动。 正道蛊仙们也慌乱起来:“出了什么事情?这是什么杀招?!” 方源脸上的紧张一闪即逝,他出声告知:“这仙道杀招,并不针对我们和蛊阵,而是——这片梦境。” 在经过了猛烈的喷发之后,彩色烂漫的光辉,并未彻底消散。而是开始结成一个个的光茧。 “梦、梦境居然消失了,浓缩成了一个个的光茧。” “天呐,这是什么手段?如此惊天动地。” “常规的杀招对梦境是毫无效果的,除非是梦道手段!” “原来如此,这群魔道蛊仙的真正目标,就是这里的梦境啊。” 正道蛊仙们纷纷惊呼。 当中有人阴测测地望了方源一眼:“我早说过仙缘生意就是祸根!让魔道蛊仙们设想出了利用梦境的仙道杀招。这绝对有极其庞大的收益,否则的话,怎么会引发这么多蛊仙,不计后果的冲杀强袭?” 这番话一说出口,大多数的正道蛊仙脸色都微微一变。 方源听了,却无丝毫反应。 反倒是巴德怒哼一声,恶狠狠地盯着说话的夏家蛊仙:“闭嘴!” 这个时候,大敌当前,还不忘内斗,还在给至关重要的方源上眼药,简直太不识趣,巴德恼怒至极。 但下一刻,这位夏家蛊仙就消失在原地,随后出现在阵外。 “他,他怎么出去了?”正道蛊仙们发愣,随即哗然。 方源冷笑的声音传来:“这个人居心叵测,竟想挑拨离间,被我挪移出去,废物利用一下,试探对方的底细。” “放屁,谁给你的权力,你这是草菅人命!” “快,快把我族蛊仙,召回来。” “快一点啊!” 方源冷冷一笑,咆哮着的另外一位夏家蛊仙,竟然也随之消失。 下一刻,他出现在超级蛊阵外,直面外界天地。看着偌大的梦境,还有闪烁着光辉的超级蛊阵,一脸懵逼。 “武遗海!”巴德急了,差点要跳脚,“你也跟着胡闹?!” 方源淡淡地扫了他一眼,轻飘飘地道:“你再吵,你也出去。” 巴德目瞪口呆。 其他正道蛊仙:“……” 巴德气得胸膛急速起伏,满脸赤红,终究还是开口道:“你别忘了,组建这个超级蛊阵的仙蛊,都是来源于我们各大超级家族!” 这是赤裸裸的威胁了。 但方源随即笑出声来:“你觉得此刻,你们谁能召唤得了各自的蛊虫吗?你们难道没有发现,你们已经连感应仙蛊的能力都失去了吗?” 众仙面色齐变。 池规这时沉声道:“唉,大家不用费心了。这是我族池曲由大人布置的蛊阵。当初设计此阵,就是为了防止出现内奸,让蛊阵从内部被攻破。所以第一层、第二层蛊阵,都由一人操纵,其他人无法干预。现在就算是我,也不能操纵这座蛊阵。除非武遗海能将蛊阵再转借回来。” 说到这里,池规目光诚恳地望向方源。 “池规仙友身负重伤,劳苦功高,还是先把身上的伤势处理好了吧。”方源冷笑,毫无顾忌地打破了池规的期盼。 巴德气得不行。 众仙也一阵慌乱。 如此一来,岂不是他们就必须得仰仗方源的鼻息吗? 乔丝柳这些原本亲近武家的人还好说,巴家、姚家、羊家这些原本就和武家有矛盾的蛊仙,此时脸色都难看至极。 “池曲由这个老匹夫!”有人在心中狠狠咒骂。 池曲由暗算了这些超级家族一把,不过讲道理,他也是为了整个梦境和蛊阵的安全着想。只是事情阴差阳错,池家丧失了掌控,让一个外人成为了局势的主导者。 “你们放心,我武遗海绝非丧心病狂之人。当次局势,我们正道要同心同德,同舟共济,方能渡过难关。” “我武家乃是正道第一,出了如此大事,必定会身先士卒,挑起大梁。”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