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三十九节:天庭插手 - 蛊真人

第三百三十九节:天庭插手

?方源还发现了更有意思的一点。 这些纯梦求真体的存活时间,和修为呈反比。修为越高的纯梦求真体,存活的时间越短。反而那些蛊师级的纯梦求真体,至少能活个两三年,对于方源而言,大有利用空间和研究的时间。 “刚刚还在奇怪,若是影宗有大量炼成纯梦求真体的手段,怎么在义天山大战中不用出来?” “看来,影无邪曾经的纯梦求真体,并不是这么容易炼成的。” “影宗为了解救魔尊幽魂本体,不惜用了这种方法,炼成大量的纯梦求真体,来打通和分散梦境。决心很大!” 方源暗暗感叹影宗这次的坚决态度。 不止是方源得手,俘虏了许多纯梦求真体。其余的正道蛊仙也不笨,也各自出手俘虏了一些。 这些纯梦求真体,蕴藏着影宗研究出来的梦道成果。一旦被研究成功,他人都会在梦境这方面,有突破性的巨大进展。 影宗不惜这样做,也要拯救出魔尊幽魂的本体。 场面非常混乱。 紫山真君没有被发现,他仍旧在持续,不断地制造出纯梦求真体。 越来越多的光茧,接连不绝地出现在梦境中。 一块块梦境,相互堆砌,杂乱不堪,形成复杂至极的战场。正道、魔道两方,围绕着纯梦求真体,各自展开激烈的厮杀。 尽管方源一方已经极尽全力去阻止,但是因为整个战场太过于混乱,已经有数位纯梦求真体,成为了漏网之鱼,快要脱离了战场。 “该死!这些当中,说不定就有幽魂本体潜藏着。”方源观察到了这一幕,就在他想要动手遥击的时候,忽然间! 一道细小如针的笔直光线,瞬间从苍穹深处****而下。 瞬间,洞穿了一个纯梦求真体的脑壳。 这道白色的细小光线,非常犀利,从纯梦求真体的脑壳一路向下,将其整个身体都洞穿。 它瞬间出现,又瞬间消失。 中了招的纯梦求真体,乃是六转蛊仙。 他顿时感觉浑身虚乏无力,头顶酥酥麻麻。他的脸上不由地流露出疑惑之色,然后他缓缓将手高举,摸了摸头顶。 然后他将手放置眼前,竟发现满手的血液还有花白的脑浆。 他的脸色骤然剧变,充斥着难以置信,还有惊恐。 然后,他眼前骤黑,生机彻底消散。尸体如破麻袋一般,砰的一声,从高空摔坠到地面上。 瞬间血液飞溅,骨断筋折,几乎化为了一滩肉泥,死的不能再死了。 “嗯?会是谁?!”方源见到这一幕,瞳孔猛缩。 他是纵览全局的人,正道当中,他是第一个观察到这个情况的人。 而在魔道一方,紫山真君一边催生出更多的光茧,一边也在统领全局。 见到这一幕,他却没有疑惑,而是眉头紧锁起来:“天庭终于出手了!” 他早就料想到了这一层,也在白天中有所布置,耽搁了监天塔一会儿功夫。 但是很可惜,方源救场,大大影响了紫山真君的计划。 超级蛊阵还有正道蛊仙的存在,严重干扰到了紫山真君的救援进程。 最佳的时机已经失去,监天塔摆脱束缚,终于动手,正式加入这场大战。 刷刷刷! 又是数声轻响,几道细小的白色光线,接连暴射,将一个个企图脱离战场的纯梦求真体,轻松点杀。 随后,一座恢弘的仙蛊屋,绽射着冲霄的明光,如君临天下一般,缓缓降临战场。 这样的壮观景象,终于惹来大多数蛊仙的注意,他们纷纷将目光投射天空。 极少数人有些懵懂,但大多数蛊仙却在一瞬间,认出了这是监天塔。 天庭的监天塔,实在太过有名! 天庭?! 几乎在场的所有蛊仙,都心头狠狠一震。 天庭的强势登场,无疑让原本混乱的战局,走向更加莫测的方向。 监天塔顶层,龙公环抱双臂,身躯笔挺如山,站立着,俯视整个战场。 “魔尊幽魂狡诈阴险,纯梦求真体一个都不能放过,必须处死!当然,这些纯梦求真体或许都只是幌子,不排除魔尊幽魂潜藏在其他蛊仙身上,逃出生天的可能。所以,在场的这些蛊仙都杀掉。宁杀错,不放过!” “是!”在龙公身后,以紫薇仙子为首的一干蛊仙,连忙齐声应和。 龙公又沉吟一声:“先杀影宗,再除正道。但若有任何一人,想要脱离战场,不论是谁,直接铲除!” 监天塔以无以伦比的气度,宛若一座山峰,直接往战场压下。 混乱的战场,为之凝滞。 监天塔代表着最强大的战力,它的行动几乎将决定整个战场的走向。 正道蛊仙们的心脏砰砰直跳。 天庭……来自中洲的蛊仙,他们会是援军吗? 影宗一方,则陷入恐慌当中。 很显然,天庭和影宗之间根本就是死敌。 方源面沉如水,他凝望着九转仙蛊屋监天塔,眉头皱得紧紧。 他不是没有料想到这种情况发生。 “天庭再度现身,情况变得很糟糕。这么短的时间里,他们居然重建了监天塔!不知道这一次,天庭来了多少的八转蛊仙!” 监天塔的出现,对方源的计划,影响太巨大了。 但幸运的是,方源龟缩在超级蛊阵当中。凭借这座蛊阵,应当能抵挡得住监天塔的威能。 对于监天塔,方源很有战斗经验。 哪怕是催发宿命蛊的最强手段,方源估算着,眼下这座超级蛊阵也有抵挡住一击的能力! 方源决定暂且观望,按兵不动,但紫山真君却不能坐视不管。 他是智道八转,怎可能没有留下应付的手段? 紫山真君当即传音出去:“左夜灰,按照约定,你的敌人到了。你还在等什么?对方可是天庭的人呐!” “天庭?!”太古传奇荒兽左夜灰,听到这个词,顿时浑身一震,眼眸中暴射出猛烈的仇恨愤怒之光。 这种愤怒和仇恨,深入它的骨髓,经历了一百多万年,仍旧刻骨铭心。 “天庭!!!”左夜灰猛地仰头咆哮,音浪滚滚荡荡,席卷方圆数百里地。 轰! 下一刻,黑暗的磅礴雾气从左夜灰全身喷涌而出。它的身躯本来就很庞大,此时在暗色雾气的笼罩下,越发恐怖凶猛。 然后,它双腿弯曲,身体弓起来,龇牙咧嘴,猛地双脚一蹬地。 砰。 一声剧烈的闷响,整片地面都狠狠地颤抖了一下。 一个巨大的凹坑,瞬间被左夜灰踩踏出来。而左夜灰就宛若一道利箭,冲向了天空,狠狠地扑向监天塔。 监天塔爆发攻势,但左夜灰浑身黑雾缭绕,显然是仙道杀招,不仅能载动他飞翔,而且还有防护之能。 左夜灰势如破竹,仿佛是一颗漆黑的巨大陨石,几个呼吸的时间,就跨越了上百里之距,冲到监天塔的跟前。 “哼!狂蛮余孽。”龙公不屑地冷哼一声,随即雄躯一震,念头调动,监天塔猛地爆发出刺目的白光。 一时间,天地骤白。 监天塔的最强手段——命败! 九转仙蛊宿命的威能,无可匹敌。 不管怎么闪躲,都会中招。只要不是九转,不管多么强大,都要败在这招之下。 全是光。 白色的光。 充斥天下地上,四面八方。 暴露在光照之下的蛊仙们,不管是正道还是魔道,都统统吐血。瞬间就受到了重创,无不当场昏死过去。 一下子,就清空了大半个战场。 还有一些蛊仙,因为梦境的遮挡,没有暴露在光下,捡回一命。 轰隆一声,左夜灰也难以抵挡宿命的攻击,砸落到了地面上。 它喷出一口鲜血,很快就爬起来,张开巨口,对监天塔发出咆哮嘶吼。 监天塔中,中洲蛊仙们的脸上,尽皆动容。 龙公也露出一抹诧异之色。 左夜灰中了一招命败,没有死很正常。它比通常的仙蛊屋,都要皮糙肉厚,并且恢复能力极其惊人。 左夜灰在南疆为患多年,南疆蛊仙界屡屡出动过仙蛊屋进行围剿,始终没有取走它的命,只能做到击败它。 但是左夜灰受伤的程度,远比龙公预料的要轻微得多。 蛊仙可以修行,左夜灰也在修行。这些年来,左夜灰的实力也在不断的提高。更何况这一次,还有影宗的资助。紫山真君特意借给它不少仙蛊,还有大量仙道杀招,尽力武装左夜灰。 左夜灰完全站起来,它身上的伤势已经恢复了一小半。 恐怖至极的恢复能力! 然后它再次扑向监天塔,毫无畏惧。 龙公眼中冷光一闪,再次催出命败。 左夜灰被轰中,再一次摔落到地上。但很快,它又重新站起身来,虽然伤上加伤,但仍旧中气十足。 中洲蛊仙们心头大震。 “这就是传奇太古荒兽的战力吗?实在是太过于惊人了!” “有点麻烦。”紫薇仙子目光沉凝。左夜灰的战力,超乎她的想象,虽然监天塔有命败,但是这个手段也不能频繁催动啊。 毕竟九转仙蛊宿命,还是身上带着伤势呢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