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四十节:方源绝境 - 蛊真人

第三百四十节:方源绝境

?吼! 左夜灰咆哮,这一次他飞腾上来,悬于半空,向监天塔扑杀。 龙公冷笑,催动监天塔。 虚化! 左夜灰扑了一个空。 整个监天塔,包括内里的蛊仙,统统变作虚化状态。寻常手段,根本无法打击到他们。 “故意的么?是想引我出手?”隐形匿迹的紫山真君,看到这一幕,眼中精芒一闪即逝。 影宗方面,的确有着克制虚化的手段。 但是紫山真君却没有对虚化的监天塔动手。 盖因他本身并非魔尊幽魂本体,当初克制虚化的种种仙蛊,他手中根本不全。就算催发出来,对付虚化的监天塔,还是太过于勉强了。 “没有动手?”龙公心中呢喃。 当初,义天山大战时,魔尊幽魂就将虚化的监天塔封禁,让它无法返回实体。 龙公早已准备了手段,专门等着影宗的这个杀招,但是紫山真君耐住性子,一点出手的想法都没有。 龙公驾驭着虚化监天塔,试着向梦境靠拢。 庞大的监天塔,一旦进入梦境,虚化的状态就开始缓缓消失,一些边缘的蛊虫,被绚烂的梦境不断吞噬。 “虚化也不可以么。”龙公心头一震,重新驾驭监天塔,远离梦境。 梦境这种东西,龙公也是第一次碰到。 关乎大梦仙尊的新兴事物,让龙公十分惊异。 监天塔即便是虚化状态,也被梦境吞噬了一个角落。监天塔中的中洲蛊仙们,开始迅速修补。 “在没有相对应的梦道手段之前,就算是监天塔,也要失落在梦境里面啊。”龙公得出结论。 一招鲜,吃遍天。 当初,拥有纯梦求真体的影无邪,能够利用引魂入梦杀招,直接睡了监天塔中的监天塔主。 可见,强大的九转仙蛊屋,也无法阻挡和防御住梦道的威能。 除非是拥有梦道仙蛊的仙蛊屋,否则通常意义上的仙蛊屋,都要在梦境中失落,折戟沉沙。 “如此一来的话,这片战场,就根本不适合监天塔作战了。监天塔体型庞大,反而不如蛊仙单独作战那样灵活。”龙公继而看向怒吼连连的左夜灰,眼中精芒一闪。 这时,监天塔忽然由虚返实,左夜灰连忙追击。 监天塔方向一转,速度加快,冲向不远处的一片梦境。 左夜灰飞在半空中,速度更快,庞大的身躯好像是一股黑云,风一般地刮过,向监天塔迅速笼去。 “不好!”紫山真君见到这一幕,连忙出手。 一道奇光飞射而出,打在监天塔上。 监天塔一下子速度骤缓,变得虚虚实实起来,仿佛是荡起涟漪的水面倒影。 “假的?”左夜灰连忙刹住脚步。 它差点顺势栽倒在梦境中去。 梦境对于左夜灰而言,同样是凶险之地。 在它的身后,真正的监天塔浮现而出。 “呵呵呵。”龙公站在塔顶最高层,一对龙瞳闪烁着冷漠的光,紧紧地盯着某一处地方。 紫山真君叹息一声,知晓自己中了计。 龙公明面上是陷害左夜灰,实际上却是想要查找到他紫山真君的位置。 偏偏紫山真君就算提前看破了龙公的想法,也不得不出手。 因为左夜灰这个宝贵战力,万万不得有失,影宗方面还须得依靠它承担监天塔的威能。 “幽魂余孽,哼,我来杀他。紫薇仙子你去对付那座超级蛊阵,将那方源除掉。其余人操纵监天塔,远离这里。左夜灰必定跟随你们而来,不求有功,但求无过。”龙公一声令下,群仙迅速响应。 龙啸声起,龙公化作一道奇光,直奔紫山真君。 而紫薇仙子则扑向超级蛊阵。 监天塔带着中洲蛊仙大部队,一飞冲天,撤离了战场。 左夜灰望了望龙公、紫薇仙子,最终将目光盯牢监天塔。 它也知道,自己在这片战场中因为体型过大,作战时又喜好猛打猛冲,在这里作战束手束脚,很不畅快。 而且监天塔有着它最为厌恶的气息,又是天庭的象征,毁灭监天塔的想法,此刻已牢牢占据左夜灰的脑海。 龙公飞行在空中,身形化为一团虚影,眨眼间就降临到紫山真君的面前。 他身躯高大威猛,额头上龙角狰狞,一对龙瞳流露出霸意和冷漠。 轰轰轰! 紫山真君和龙公对拼。 几个呼吸之后,紫山真君不敌,狼狈逃窜出去。 “今日你必死无疑。”龙公长啸一声,紧追不舍。 超级蛊阵中,方源却是浑身冒出冷汗。 他忽然间意识到,自己已经陷入了一个局中! “天意!竟然潜藏在……不,或者说……”方源瞳孔缩成针尖大小,汗滴顺着他的眉角流下。 就在这时,紫薇仙子已然降临在超级蛊阵面前。 方源连忙镇定心神,将超级蛊阵彻底催动起来,全神戒备眼前大敌。 “这蛊阵不错。”紫薇仙子双目闪烁琉璃紫光,查看了一眼超级蛊阵,微微点头,“可惜,有个破绽,就是蛊虫来源太多,操纵蛊阵之人,强借了他人仙蛊。不过这一点,正好也可为我所用。” 话音刚落,紫薇仙子便用芊芊右手,托起了一座仙蛊屋。 星宿棋盘! 这座仙蛊屋,乃是星宿仙尊亲自创造,可能是天底下最小的仙蛊屋。 棋盘催动起来,忽然化作漫天晶莹的星光。 星光呼啸,宛若萤火虫群,扑上紫薇仙子。 紫薇仙子偌大的活人,被这点点星芒一扑,顿时同化,也变作璀璨的星光,加入其中。 星光膨胀了些许,朝着超级蛊阵扑来。 方源早已严阵以待,及时催动蛊阵,对准星芒轰去。 但这星芒竟然对蛊阵攻势视若无睹,直接扑到超级蛊阵上,眨眼间全部渗透进来。 原本这座超级蛊阵,时刻闪耀着赤、绿、蓝、黑四种玄光。但此刻星芒渗透,竟然让这四种玄光骤然衰弱,星光掺和在四种玄光当中,方源顿时感到一股凝涩之意,从超级蛊阵上传来。 “方源,你本是天外之魔,得幸被天意选中,身担拯救天下苍生的重任。然而你虽然破坏了影宗逆天大计,可惜最终一步踏错,背离正道,步入魔道,和天下苍生为敌。你现在若知错,立即束手就缚,我便留你一具全尸,你死后我会亲自给你作传,让你名声流传千秋,警示后人。” 这个时候,紫薇仙子的声音,居然从超级蛊阵中传来。 方源冷笑连连:“天意这一次布的好一场大局!” 他一边说着,一边尝试催动超级蛊阵。 蛊阵还是在他的掌握当中,但艰涩晦暗之感越来越重,一些边缘的凡蛊陆续消失在方源的感应当中。 很明显,紫薇仙子正在和他抢夺这座超级蛊阵的控制权。 “冥顽不灵。”紫薇仙子声音冰寒,她见方源极力抗拒,旋即加大力道。 超级蛊阵中的点点星光,顿时又亮了一分。 “天庭知道了我的身份,更证明我之前的猜测。” “暗渡仙蛊已经不能取回,随着时间流逝,这座超级蛊阵也终究会被天庭控制住。” “怎么办?舍弃超级蛊阵,催动逆流护身印,现在逃之夭夭吗?” “不妥!” “天庭方面早就和我交过手,逆流护身印已被他们熟知。” “他们既然要一网打尽,不仅要除掉影宗残余,更要杀掉我。怎么可能不考虑到逆流护身印这个因素?” “我若一味依赖这道杀招,恐怕是天庭方面愿意看到的。一旦我的杀招被破,承受反噬,会立即丧失战斗力,甚至直接死亡!” “该怎么办?” 方源脑海中念头风起云涌,好似掀起了惊涛骇浪。 身陷绝境。 方源急速思考,该如何脱离战场。 没有办法! 单靠他一个人,根本无法逃出生天。唯一的希望就在于逆流护身印。 “难道要赌一赌,天庭并没有研发出针对逆流护身印的手段?” 方源嘴里满是苦涩之意。 他心知肚明,要赌这个,胜利的希望太小。 至于上极天鹰? 方源本身的天晶就积累不足,难以让上极天鹰催生成太古荒兽。 就算天晶很多,成为太古荒兽的上极天鹰,也有不受方源操控的危险。 上极天鹰性情高傲,只臣服于强者,反叛的可能,极其巨大。单靠方源和它本身的情感维系,脆弱得很,一点都不可靠。 “还有两个拖延的法子。”方源苦思冥想,又得到两个方法。 其一,是将逆流河放出来,自己置身河中,据险防守。 其二,是自己放置仙窍,落在南疆天地当中,关闭仙窍门户,在内紧守。 但这两个方法,都是拖延时间,并没有一丝改善战况的可能。 方源若采用这些方法,等若彻底放弃了主动。 这是相当危险的。 这两个方法若是能让方源逃得一命,唯一的可能,就在于南疆正道的援兵。 若是南疆蛊仙能够驱逐天庭,方源或许还有机会逃走。 但天庭绝非弱者,也非蠢货。 南疆正道的总体实力,当然要大过现在战场中的中洲一方。但是他们来的援军,能不能干过天庭蛊仙和监天塔,这是个问题。 就算能干过,把天庭蛊仙赶跑了,方源能够用武遗海的身份混下去吗? 怎么可能! 天庭既然已经发现了他的身份,只需要一句话,就能让南疆正道针对方源。 武遗海的身份是禁不住整个南疆正道势力的查探和深究的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