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三十八节:居然有人追着白凝冰杀? - 蛊真人

第一百三十八节:居然有人追着白凝冰杀?

?“呵呵呵,还从来未有人,将我逼迫到如此绝境!方源,你这个家伙……真是有趣。等我喘过气来,必要杀死你!!”白凝冰一边奔逃,一边在心中咆哮。 来自方源的杀机,让他有一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。 这对他来讲,是前所未有的体验。 死亡的浓郁气息,更让他浑身战栗,生出一种病态的兴奋感。 身后,方源越追越近。 “接我这招!”他忽然甩手,抛出一只黑色蛊虫。 方源脚步顿缓,如临大敌,但离得近了,他却发现这蛊虫就是熊毡的那只强取蛊。 啪。 一声轻响,方源将这蛊虫接到手中。 强取蛊是一只黑色的甲虫,正常大小,头部前端长有一对铁钳。背甲上有着一点点白色的斑点。 春秋蝉的气息一泄,真元一吐,就把这强取蛊炼化,收入空窍。 他继续拔腿猛追。 白凝冰连这种手段都使出来,正说明他伤势严重,穷途末路。但因为刚刚这一顿,方源艰难拉近的距离,又再次拉远了一些。 “可惜我始终缺少一只辅助移动的蛊虫,若有这样的蛊虫,我早就追上白凝冰了。”方源心中叹息一声。 “这个方源,居然顷刻之间就炼化了强取蛊?”白凝冰心中十分惊疑。 他得了这强取蛊,炼化了许多时日,虽然有所进展,但过程艰难,没有成功。这也是因为,熊毡的死和他具有间接的关系。这只强取蛊的意志,本来就来源于熊毡,因此对于白凝冰更加憎恨厌恶,加重了他炼化的难度。 但方源瞬间就炼化了强取蛊,白凝冰用用眼角的余光看到这一幕,心中又惊又寒。 有一些特殊的蛊虫,的确能做到这种效果。 但白凝冰从来未拥有过,方源居然有? 不由地,他对方源越加忌惮起来。方源在他心中的形象,更增添了一份危险的神秘。 然而,随着时间的推移,方源的心情却在下沉。 时间过的越长,白凝冰恢复的真元就越多,伤势就越小。方源凌驾于他的优势,就会变得越来越低微。 “恐怕这一次,杀不了他了!”方源心中暗暗叹息。 照这样发展下去,不久之后,白凝冰的伤势、真元都会有很可观的恢复。 虽然方源一直动用月芒蛊,追加他身上的伤势,但是北冥冰魄体的资质实在是优秀,简直可以说是得天独厚。真元的恢复速度比方源汲取元石,还要更快一些。 “除非……前方遭遇到狼群,陷入围困。或者是蛊师小组的出现,能暂时拦住白凝冰。但若是白家小组,那我就危险了。” 方源脑海中念头翻腾,已经萌生退意。 他们这番追逐,路途很长,但是中途竟然没有遇到一支狼群,或者蛊师小组。这就说明,掌握逃跑方向的白凝冰,也有侦察蛊虫,提前做了规避。 青茅山那么大,四面八方都可逃窜,方源不可能让白凝冰只认准一个方向逃跑。 …… “面对狼潮最重要的一点,就是务必要团结在一起,不能被狼群冲散。一旦被冲散,就危险了。”古月青书一边赶路,一边对身边的方正关照道。 “若对手是豪电狼群,我们可以据险而守,将它们正面击溃。但若是狂电狼群,首先要做的就是撤退,然后使用信号蛊,等待周围的蛊师小组汇合起来。至少三个小组联合,才有战胜狂电狼群的把握。当然,狼潮中的对手,不仅是电狼,还有蛊师。” 说到这里,古月青书顿了一顿。 其他四人都知道他说的是谁。 很明显,就是白凝冰。 这些天,白凝冰四处挑战,故意压低修为,只用二转的赤铁真元找了熊力、赤山等人的麻烦。 他放出的话中,古月青书就是他的下一个目标。 “如果我们遇到白凝冰的话……”古月青书继续道,“能不交手,最好就不交手罢。” 这话方正听在耳中,不由地升腾起一股不平之心。 在他心中,古月青书虽然外表温和,但是内心却是坚强,很有原则。从古月青书的身上,他体味到了浓重的亲情。对古月青书,他敬重并且爱戴,自然不愿意白凝冰压过青书一头。 “大家都在议论白凝冰,那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?”方正皱着眉头问道。 小组中的其他三人,都不由地沉默下去。 古月青书对方正温和一笑:“他是青茅山的第一天才!方正,你听好了。你还很年轻,拥有甲等资质,将来未必不能超过他。所以在你成长起来之前,最好不要和他有正面的冲突。还记得我曾经跟你说的那个故事么?低头和抬头,人有的时候,是需要低头的。” 方正看向青书,当他目光触及到青书那温润如玉的眼眸时,不由地点头应道:“我懂了,请青书大哥放心。” “这就好……”青书正说着,忽然小组中侦察蛊师开口道,“前方不远处,有一位蛊师,正在急速奔行”。 众人不由地面色一变。 治疗蛊师古月药红表情凝重地道:“应该是哪个小组被被狼群冲散了吧,我们快去救援。” 方正却脱口而出道:“会不会是白凝冰呢,他不是独来独往的一个人吗?” “有可能是,也有可能不是。但若真的是落单的蛊师,不管是哪个山寨的,现在都是我们的盟友。我们应当去救援。”古月青书说着,率先一折,改变了前进的方向。 身边的四人,自然紧随其后。 但很快,侦察蛊师又道:“不是一个蛊师,在第一名蛊师的身后不远处,还有一位蛊师。” “原来是有两名蛊师啊。那看来,就应该是药红姐姐说的那样。应该是有小组被狼群冲散了。”古月方正不由地松了一口气道。 古月青书面色不变,其他三人的神情却不约而同的轻松了几分。 此时,若从高空鸟瞰,青书小组和方源、白凝冰二人,正在崎岖的山路中不断地接近。 “嗯?”白凝冰的面色微微一变,他有侦察蛊虫,察觉到了一支五人的蛊师小组正迎面对撞过来。 他连忙改变了方向。 他虽然有侦察用的蛊虫,但是却不能准确地分辨出准确的身份。每一只蛊虫的能力,都是只有一种。有着优势,同时也有弊端。 就拿方源的地听肉耳草来讲,也是这样。能听得到声音,对脚步声最敏感。但他并不能判断男女等详细信息。并且若是有蛊师运用了悄步蛊,遮掩了脚步声,那他就察觉不到了。 不知道对方何人,保险起见,白凝冰当然要选择避退。 但这次情况却不同,青书小组中各个都是精英,侦察蛊师也很有一手。 “有人!”随后,方源也察觉到青书小组的存在。 他在奔驰当中,右耳参须飘飘。因为没有扎根大地,导致他的侦察范围没有达到巅峰的一半。 白凝冰再次转变奔跑的方向。 但青书小组亦紧接着,调整了方向。 这下子,不管是白凝冰还是方源,面色都郑重起来。 两人都是再聪明不过了,立即明白:这未知的小组,就是最大的变故,必将影响着此战的最终结果。 “若来者是白家的小组,那我立即就动用隐鳞蛊撤退。但若是其他两寨的,哼哼。”方源双眼寒芒一闪。 他也知道,自己的这个选择,带着冒险的成分。 若来的是白家小组的蛊师,拥有探测隐形的手段,那他将陷入绝境。 但若丧失了这个良机,恐怕就再难有斩杀白凝冰的机会了。 而且,究竟是哪家的蛊师,方源有三分之二的胜率,而白凝冰只有三分之一。方源没理由不赌一把。 奔跑中,双方不断接近。 “快要看到他们两个了,就在那处转角的后面。”侦察蛊师指着山道上的拐角。 众人不由地放慢了脚步,等待着即将到来的汇合。 一抹白色的身影,陡然转过拐角,出现在他们的面前。 “白凝冰!”方正失口叫道,他当然看过白凝冰的画像。 其余四人,哪怕是青书,也不由地面色一沉。 “白凝冰如此狼狈,看来是遭遇了狂电狼群。” “哼,他这是活该,独自一人在狼潮中,耍的什么威风呢?” 众人一时间,都没有主动迎上去。 白凝冰的神态和动作,都明显是逃跑的景象,这让青书五人看着,都不由地心生快意。 但就在这时,方源在拐角那边爆喝出声:“白凝冰,你跑什么跑?今日我必杀你!” 他说这话,是存着试探之心。 利用地听肉耳草,他也知道拐角那端,就是未知的五人小组。 若是白家小组,他这一声问去,自然会引发他们的激烈反驳。 拐角这边,古月青书等人听到他这话,顿时一个个瞪圆了眼珠子。 “怎么回事?” “居然有人追着白凝冰杀?!” “有没有搞错啊,竟然有这样的事情发生?” “白凝冰居然这么狼狈,那么他身后之人又是何方神圣?” 古月药红等人不由地面面相觑,均在彼此的脸上,看出了震惊之色。 古月方正则又惊又疑:“怎么这声音,似乎有点耳熟?” 还未等到他想起来这声音的主人,方源就转过了拐角。 “嗯?!”古月青书原本凝重的表情,顿时一愣。 其他四人原本瞪大了眼珠,待看到方源出现时,他们差点把眼珠子都瞪掉下来。 “这这这!”古月药红张大了嘴巴,足以能吞下一个鸭蛋。 “哥哥!”方正瞠目结舌。 “是他?”饶是古月青书定力非凡,此刻也惊讶不已。(未完待续。)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