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五十一节:紫陨(上) - 蛊真人

第三百五十一节:紫陨(上)

?“让我成为影宗之主?”方源狠狠地吃了一惊。 难以置信! 他绝对没有料到过,居然会出现这样的一幕。 “我和影宗乃是死敌,更是夺取了至尊仙胎蛊。” “紫山真君为什么要这么做?” “有什么阴谋诡计?” 方源的脑海中,各种念头不断闪烁、喷涌。 “紫山真君,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方源沉默了一下,反问回去。 紫山真君道:“呵呵呵,方源,不要有什么怀疑,我毫无阴谋诡计。因为,我即将战死沙场!幽魂本体已经被俘,龙公既然已经出动,就绝对不会放过我。” “大时代就要来临了,方源!” “天庭要做五域共主,统治整个人族。” “天庭绝不会放过你,因为你不是赵怜云,你是完整的天外之魔,你拥有至尊仙窍,你还有运道真传在手。” “你不属于这个世界,你是乱命之人,逆命之人,天地间最大的变数。” “你是天庭必须铲除的目标,如果你不消灭天庭,那么就是天庭消灭你!” “我影宗曾经想要逆反天道,重新成尊,天庭就是最大的阻碍。然而我们影宗失败了,我的东西与其留下资敌,不如都交给你。哈哈哈。” 紫山真君说到这里,发出大笑。 方源在心底沉吟:“就算是临死,也要让敌人不好过吗?这倒是人之常情,合情合理。不过,还是要试探一下。” 想到这里,他便询问紫山真君:“你曾经说过,至尊仙体有一个重大的弊端,这个弊端是什么?” 紫山真君轻笑一声:“这个弊端,恐怕你也有所察觉了吧?它并不难以猜测,就是食物啊。你的至尊仙躯,并非人族繁衍,虽然也是血肉之躯,但根源却是不同。本质上而言,它仍旧是一只九转仙蛊。既然是九转仙蛊,那么它就需要喂养!” 方源眼中精芒顿闪:“这点我早已猜到,我想问的关键就是,至尊仙胎蛊究竟吃什么?” 紫山真君大笑:“吃什么你难道猜不到吗?无非是要试探我的诚意罢了。那么我就告诉你好了。” 紫山真君说出了答案,方源听闻之后,不禁深呼吸一口。 和他料想的一样,至尊仙胎蛊的食物,正是他之前猜测的答案。 “如此一来,麻烦大了!” “不过,紫山真君居然直接告诉我,诚意似乎是有的……” 影宗福地当中。 万千的魂兽,组成大军,军势浩荡,仿佛惊涛骇浪,齐齐向龙公卷席而去。 龙公深陷万军包围当中,他的身体比任何一个魂兽都小,但战力惊悚骇人,魂兽前赴后继,不论多少数量,不管修为高低,都栽倒在龙公的身边。 龙公猛地挥爪。 噗嗤! 一声轻响,一记抓痕清晰无比,差点要洞穿空间,所到之处,沿途的魂兽均被抓痕撕裂,一点抵御的能力都没有。 这些死亡的魂兽当中,不乏荒兽、上古荒兽。但是在龙公的爪下,惨遭屠戮,宛若屠杀鸡狗。 “一群渣滓,不论来多少,都是无用的。”龙公悬浮于空中,身躯挺直如山峰傲立,额头上龙角狰狞,龙瞳闪烁着冰冷的光。 以他为中心,方圆数千步以内,没有一只活物,海量的魂兽尸体堆砌在这里。 紫山真君已经隐没在魂兽大军之中,不见了踪影。 龙公被魂兽大军冲杀这么久,仍旧毫发无伤。 他目无表情,将目光缓缓地透射到地面某个位置。在那里,生死门大大地洞开着,无数的魂兽正绵绵不绝地,从大门口中喷涌而出。 魂兽本来也有趋吉避凶的生存本能,但生死门乃是魔尊幽魂多年蹲守之地,早已经将其经营成大本营。 生死门中的这些魂兽,一定也受到了魔尊幽魂的手段,总而言之,是无比忠诚于影宗,不计任何的牺牲,也要听从紫山真君的命令,向龙公发动毫无希望的反攻袭击。 “生死门……”龙公沉吟了一下。 这是天地秘境,全天下独一无二。 也是龙公此行的目标之一。 “将生死门收服,等到宿命仙蛊彻底修复,天下万物,任何的生灵只要死亡之后,魂魄就会走进生死门中去。” “届时,天庭有了这样的天地秘境,统治将稳固无比!” 对于龙公而言,一旦他催发三气归来等强大手段时,影宗福地无疑是非常脆弱的。 但是此时此刻,为了不破坏生死门,龙公决定采用另外的战斗方式。 轰! 龙公猛地飞射出去,宛若飞龙行空,蛮横至极,所到之处魂兽无不被他撞飞。随后又被无穷的气流,剪成块块碎片。 “小小分魂,你还想躲到哪里去?”龙公开口,大手一盖。 轰隆! 一道气流组成的半透明的大山,宛若天倾,骤然形成,迅速压下来。 紫山真君咬牙,不得不显现身形,奋力抵抗。 双方硬拼一记,气流大山损失大半,而紫山真君则大吐鲜血,身体宛若断了线的风筝,向后高高抛飞。 “你还在负隅顽抗什么?你还有什么希望?”龙公冷哼,夹裹狂暴的气势,再度无情地追杀过来。 “希望么……”紫山真君亦知此战,自己毫无幸免的可能。这是他仅存在世的最后时光了。他的目光不禁朦胧起来。 十万多年以前。 有七个人从生死门中挣脱而出。 “呼!终于走出了生死门,我们复活了!” “只有我们七个了。” “幸亏逆流河都不在,否则的话,我们怎可能达到这种程度?” “如今乐土仙尊已经陨落,走吧,我们的身上可是承载着本体重回九转的希望!” 那一年,影宗建立,第一代分魂,分别号称赤橙黄绿青蓝紫。 “这么说,我就是紫了。”紫山真君望着水面,看着自己的倒影,旋即又将目光投向远方,“开始修行罢。我们需要实力!” …… 许多年以后。 轰隆! 一声巨响,蛊阵崩溃,烟尘四起。 “打通了啊,不愧是紫啊,真是厉害。无极魔尊亲自布置的蛊阵,就被我们俩干掉了。”黄大笑着。 黄大力拍着紫的肩膀,又问:“紫,我们当中你专修智道,现在智道境界达到什么地步了啊?” “大宗师了。”紫平静地回答道。 黄顿时张大了嘴巴:“我的天,你是我们当中第一个成就大宗师的人物啊!” 紫撇了一眼黄:“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?别忘了,我们可是本体的分魂,各自承担了本体的一部分修行经验呢。” 黄点点头:“这倒也是啊。真正值得开心的是这处无极真传啊。我们破了无极魔尊的最后一道考验,这处真传就得手了。” “是啊,如此一来,我们施展大计的希望又增添了不少。”紫淡淡地笑了一声,“就照着这样发展下去,不断汲取真传和资源,发展壮大,为本体铺路。” …… 又过了许多年。 “天意!没想到竟然有这样的浩荡威能。就连青都折损了。怎么办?” “我们修为越高,影宗的势力越加壮大,天意就越是针对我们。照此下去,可就麻烦大了。” “青的事情,要解决不难。我已想到一个方法,就是炼出慧剑仙蛊。至于天意……我得另想出一个法子来。”紫说到这里,眯了眯眼睛。 …… “青虽然不再被爱情所俘,但是第二次冲击尊位,彻底失败了。” “还能怎么办呢?” “如何才能对抗天意?” 紫开始闭死关,拼尽全力,推算方法。 终于,让他算出来一个方法。 “与天意同化吗?让自己暂时成为天意的一部分。” “虽然危险,但很不错,等若是打入了敌人的内部,知晓了天意的一部分布局。” “不过此法有一点必须注意,就是长期同化,容易被天意侵蚀,彻底化为天意的一部分。” “得想个法子,来保存自身意志。” 一段艰苦的推算之后。 “嗯,终于推算出来了……就将此法命名为紫金石皮吧。对抗天意,希望虽小,但总还有这么一丝希望的!咳咳咳。” 他忽然捂住嘴,猛地咳嗽一阵,从指缝间溢出鲜红的血。 …… 沧海桑田,不知何年何月。 紫金石皮破碎,紫从沉眠中苏醒来。 “这是哪里?过去了多久呢?”望着陌生的环境,紫楞了楞。 “第一代的伙伴们,大多都陨落了么。鲜有的几个,和我差不多,半死不活的样子。唉……唯一庆幸的是,影宗发展得很好。” 紫深深地叹了一口气,然后仰头望天。 “天意。”他目光深幽。 …… “老爷爷,你快喝点水吧。”某一日,紫清醒了。他发现身边,站着一对主仆。 一位衣着华贵的少女,还有一位四肢健硕的女仆。 “三小姐,别管这个老乞丐了。唉,你就是心太好,这种老乞丐,又不是我们山寨中的人,你管他死活做什么?”女仆嫌弃地望着紫,身上蛊师气息洋溢。 紫看了看自己,不禁苦笑一声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