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五十八节:武庸追击 - 蛊真人

第三百五十八节:武庸追击

?拥有宿命仙蛊的九转仙蛊屋监天塔,落到梦境中,也会被梦境消融。在刚刚结束的超级梦境战役中,龙公便亲自尝试了一番,并且监天塔当时还处于虚化的状态当中,也并未幸免。 监天塔如此,七转仙蛊屋海角阁,更是如此了。 一旦陷入到梦境当中,整个海角阁就开始缓缓分解。翼家蛊仙们无不感到,大量的蛊虫正和他们失去联系。 这情景,顿时带给这些翼家蛊仙无以伦比的惊吓。 没有丝毫的犹豫,他们立即发动海角阁的最强手段。 仙道杀招——海阔天空! 海角阁轰鸣,爆发出耀眼的蓝光,却丝毫冲不透梦境。 但仙道杀招仍起作用,下一刻,海角阁骤然消失不见。 它跨越了整整七万里,来到了另外一处地方,彻底脱离了战场。 整个海角阁变得残破不堪,再没有之前的堂皇和壮观。 翼家蛊仙们在海角阁中,纷纷大口喘气,有的人额头上冷汗密布。 “撤退出来了!真是惊险,若是再慢一些的话,恐怕就真得陷落于此了。” “梦境就是这般恐怖啊。就连仙蛊屋都没有丝毫的抵抗之力。” “也难怪有人预言说,大梦仙尊将是超越过往的最强者了。” “可恶,让那群影宗余孽跑了!” 翼家蛊仙们庆幸了一会儿,很快就又咬牙切齿。他们这一退,想要再赶回去,肯定来不及了。影宗余孽肯定利用上极天鹰,跑了没影。 不久前,海角阁发现方源等人的踪迹,也是耗费了好一番功夫,才撵上来的。 按照双方的实力,拥有七转仙蛊屋的翼家,应当要强势一些。上极天鹰即便是八转,也暂时拿海角阁没有法子。翼家攻防一体,进退自如,反观方源一方,却是蛊仙零散,完全可以一一击破。 更增添翼家蛊仙自信的是,只要他们拖住一段时间,完全可以等到南疆各大超级势力的援兵。 他们拥有七转仙蛊屋,不求有功但求无过的话,完全可以拖住方源等人。 事实上,翼家蛊仙也是这样做的。 他们催起仙道杀招回还水命,就是为了打消耗战。 只是方源反应太快,直接把两位纯梦求真体当做仙道杀招,砸了过去。 结结实实地打了翼家一个猝不及防! 翼家蛊仙虽然也知道超级梦境战役的一些情报,但是他们怎么也不会料到,方源会如此穷凶极恶地,如此冷血无情地,将自己人如此轻易地牺牲掉! 还有一点便是,方源变作上古剑蛟,速度太快。 本身变化道道痕转变成了剑道道痕,又有剑眉仙蛊不断修炼,增添的一部分剑道道痕,还有剑遁仙蛊,以及上古剑蛟本身就十分出色的速度爆发。 若是方源换做自己前行,单纯运用剑遁仙蛊,手提着两个纯梦求真体,这个速度虽然也快,但翼家蛊仙也能够反应过来,做出应对。 翼家蛊仙们的脸色都不好看。 他们有着海角阁,却遭受了方源的打击,海角阁破烂不堪,损失不少。 更关键的是,他们颜面大失,早已经通知了南疆其他正道蛊仙。等到他们赶来,翼家蛊仙们如何有脸面对他们? 海角阁中一片沉默。 过了一会儿,翼家蛊仙中的首领这才开口道:“大家抓紧修补海角阁,这一次我们虽然失陷在超级梦境当中,但是仙蛊并未损失。我们这一次带来了大量的备用凡蛊,给你们半盏茶的功夫,将海角阁彻底修复!” “敌人强大,竟能将上极天鹰操纵得如此厉害。更残忍至极,杀死自己人眉头都不皱一下,如此心性,简直冷酷至极,猪狗不如。” “我们奋力作战,奈何难挡梦境。本想死战到底,和这群魔头拼个你死我活。但为顾全大局,还是无奈选择撤退,就是为了将此战情报交到其他正道蛊仙们的手中啊。” 翼家首领侃侃而谈,周围的家族蛊仙听了,纷纷点头。 事实是事实,无从篡改。但话这么一说,就给人的感觉完全不一样了。 翼家首领统一了口径后,便开始联络武庸等南疆正道蛊仙,将这里发生的情况告知他们。 “什么?居然被击退了!” “他们不是有着海角阁仙蛊屋吗?这也能跟丢?” “瞧瞧这翼家说的话,还真是脸皮够厚的。” “不过到底还是带来了情报。比如这上极天鹰,还有上古剑蛟变化……” 一提到上古剑蛟变,梦境战场中,南疆的这些正道蛊仙们,不由地面面相觑。 他们不可避免地,同时想到了一个人。 柳贯一! “柳贯一也是魔道蛊仙,也修行上古剑蛟变。你们说这影宗中的蛊仙,会是他吗?” “未必吧。上古剑蛟变,只是一个仙道杀招而已。况且逆流河一役,柳贯一明显和影宗不是一路,他们还敌对着。” “柳贯一是北原蛊仙,但是那人却是南疆气息。不过这点也说不准,对方如果是影宗中人,有遮掩气息的手段,也不奇怪。就比如武家,不就有改变五域蛊仙阵营的仙道杀招吗?” 有人看向武庸。 武庸脸上神情凝重。 “不管那人是不是柳贯一,我都要找到我弟武遗海的下落!诸位谁和我一同,追杀影宗?”他朗声开口,声音传遍全场。 “武庸大人一颗仁心,顾念亲情,叫人感怀。” “我等愿去!” “愿为武庸大人一壮神威。” 其余的南疆正道蛊仙,纷纷响应。 武庸在紫血先河阵中的表现,从铁面神这个渠道,很快就传遍了南疆蛊仙界。 不要怀疑这种传播速度。 任何蛊仙,只有修行到了八转,不管到哪里,都会成为中心。因为他们的一举一动,哪怕是无心之举,也会对周围造成深刻而久远的影响。 武庸又是武家的掌权人,此刻更是暴露出了第四座仙蛊屋玉清滴风小竹楼,让南疆蛊仙们正在认识到了武庸的强大。 再加上武家本身就承担着正道第一的声名,所以武庸此刻一声问话,立即得到广泛的认可和响应。 “这群人依旧狡猾,想要缩在我身后,把我武家当枪使唤。”武庸肚中冷笑。 武庸自然是图实际利益的人,可惜,他此刻却不得不这么做! 表面上的功夫他要做到位。 亲弟弟失踪,他身为兄长,必须做出一番努力营救的样子。尤其是现在,武家宗族祠堂中的关于方源的命牌蛊、魂灯蛊都没有破碎。 还有身为正道首领,他也必须当仁不让地统领全局,否则南疆正道的利益被如此侵害,他若不站出来,必定会让自身和武家声威大减。 当然,更关键的因素是,方源这厮坏得流油,临走前可是向武家借了六只仙蛊。 整整六只仙蛊啊。 而且还有一笔高达十万的仙元石! 这些仙蛊中,有血脉仙蛊,是武庸亲自批准,才从武家内库中调派出来,支援方源的。 甚至那笔十万仙元石,还是武庸自己提议,主动借给了方源。 现在武遗海失踪,最大的责任就落到了武庸的头上。 武庸若不去追击,不仅对广大的南疆正道蛊仙们没有交代,对武家内部也交代不过去啊。 当即,玉清滴风小竹楼领袖南疆群雄,追着上极天鹰离去的方向,飞入天际。 翼家虽然被方源击败,跟丢了上极天鹰,但武遗海却有另外的线索。 他当即传讯回武家:“武罚太上长老,去从内库中借出相应仙蛊,铺设命理相位蛊阵,将武遗海的命牌蛊、魂灯蛊取出来,置入蛊阵,算出我弟的位置!” 武罚乃是武庸的心腹,当即领命,匆匆去办。 武庸收集战场情报,按照中洲天庭的表现,没有对南疆蛊仙动过手,只是临走前搜刮了战场,将南疆势力的众多仙蛊都卷走。 这笔账,南疆正道肯定要和中洲算一算。 不过当前,武庸还是以救援武遗海为主。 中洲天庭实力雄厚,想要从他们口中取回各家仙蛊,非常困难。反不如影宗这波余孽,实力不高,武遗海既然命牌未碎,说不定真的是被他们俘虏了。 “当然,影宗既有信道手段,可以震碎我的命牌蛊、魂灯蛊,伪造出我死亡的假象。自然也有可能,杀死武遗海,却保留命牌蛊、魂灯蛊。目的是引诱我等追击。” 武庸脑海中闪过这个念头,他考虑得相当周密。 不过他仍旧选择一无反顾的追击。 因为这一次,不仅是他,还有无数南疆正道蛊仙,八转蛊仙池曲由,数座仙蛊屋。这样的阵容,武庸自信就算影宗设伏,他也能碾压平推过去。 一切的阴谋诡计,在强大的实力面前,都是等不上台面的。 与此同时,上极天鹰在全力飞驰。 鹰背上,方源正盘坐着,双目微闭,默默催动着一只奇妙的仙蛊。 道可道! 不一会儿,方源停止催动,脸色凝重:“我的身上,果然增添了不少信道道痕,恐怕是中了什么侦查杀招。南疆正道蛊仙动手的可能性小,中洲天庭,尤其是紫薇仙子的嫌疑更大。” “不管怎么说,还是速回掠影地沟,动用信道手段,将这侦查杀招解了!” 备注:上一周的人物征稿活动截止了,这一周投票。明天,蛊真人官方群白天群、黑天群,还有蛊真人贴吧,蛊真人微信公众号上,都会有投票选择。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,大家一起来选出前三名吧!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