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六十节:位置暴露 - 蛊真人

第三百六十节:位置暴露

?影宗虽然已经被彻底打残了,魔尊幽魂被俘虏,分魂只剩下了影无邪、毛六两人,但是它仍旧还留下不少的资源。 仙蛊、仙材这两者只占据一小部分,关键是仙蛊方、仙道杀招、仙蛊屋等。 海量的仙蛊方,数不胜数的仙道杀招,就连仙蛊屋的构造方案,就高达十二座。 玄冰屋、不坏铁堡、血河车、噩耗阴宅、绿波亭、织茧阁、金霄坛、悔池、羽圣城…… 还有各种真传线索。 比如白相真传,甚至高更一层的五相之秘,沧海蓝鲸中的乐土真传竟也包括其中,红莲真传的线索,狂蛮真传的线索…… 当然,这些真传都是难以获取的类型,若非如此,影宗早就取得,用来增添自身底蕴,帮助炼成至尊仙胎蛊了。 事实上,就算没有这些线索,仅仅幽魂本身的真传,就是一笔极其巨大的财富。 幽魂魔尊当年的各种魂道手段,可是杀得五域一片灰暗。他的吞魂之术,可以汲取猎物的经验和记忆。他的分魂之术,可以造就一代代的影宗成员。他的魂穿之术,可以酿造出毛六这样的超级内奸,甚至天庭他都安插进去。还有他的魂魄修行,最终的形态,方源可记得清清楚楚,义天山大战中可是能以身抗劫的! 而现在摆在方源面前,最重要的事情有两样。 第一是信道,解决身上的侦察杀招,还有各种盟约,还自由之身。 第二是智慧蛊。方源现在已经掌握了方法,可以解开力道仙僵身上的魂道道痕,到时候,他就能再次得到智慧蛊的认可,获得智慧光晕的超绝辅助了! 白凝冰继续道:“我现在已经获得了阴阳转身蛊,但要炼成仙蛊,然后才能让自己逆反女性仙躯。可是炼道,博大精深,阴阳转身蛊又并非我的本命蛊,我没有信心。” 方源点头:“我知道。借助影宗的力量,帮助你炼蛊,这正是你之前和影宗达成的盟约。我成为影宗之主,也可以承认之前的约定。因为在今后很长的时间里,我们都要彼此借助彼此的力量,不是吗?” “你有这个觉悟,我就放心了。”白凝冰淡淡地望了方源一眼,然后转身,满意地离开。 说起来,影宗的成员中阴盛阳衰。 白凝冰、黑楼兰、白兔姑娘、妙音仙子都是女仙,唯有影无邪和方源身为男性。 一轮单独的交谈下来,方源这个影宗新主,总算是得到了真正的承认。 至于影无邪,仍旧是那样颓废至极的状态。 方源不管说什么,他都充耳不闻。 惹得方源心中杀意沸腾,很想将影无邪就此了结性命,取走仙蛊,掌握引魂入梦这一绝妙手段。 不过方源随后又想了想,这事情不急于一时。 且不说引魂入梦这一杀招,他已经掌握全部内容,只是欠缺蛊虫。只说这招非常牵扯蛊仙精神,结构复杂,难学难练,更难再兼顾其他方面。 方源就算将仙蛊弄到手,也要浪费一些时间,才能熟练。 当然,他不是没有其他方法。 比如吞魂之术。 只要将影无邪的魂魄吞掉,方源就有了关于使用引魂入梦的记忆和大量经验。 当初,影无邪刚刚诞生,就能很快运用好引魂入梦,也是因为原先的分魂中就载有大量相关记忆。 还有一个原因,就是毛六。 毛六是影宗安插在琅琊福地中的内奸,这点方源早就知晓了。 但方源成为影宗之主后,能不能得到毛六的认可,这就说不准。 毛六乃是当初魔尊幽魂的分魂之一,魂穿到琅琊福地中,逐渐成长起来的炼道蛊仙。他和方源长期处于敌对仇恨的关系中,一下子方源成了影宗之主,虽然是紫山真君的意愿,但毛六会不会承认? 方源心中也没有底气。 关键有一点,毛六的身上可没有影宗的盟约束缚。 也不可能有。 若是有信道盟约的话,就容易被琅琊地灵看出来,那就是自曝身份了。 毕竟不管是哪一个琅琊地灵,都是炼道能手,看仙材上的道痕,自然有着种种手段。 方源不知道毛六的态度如何,但他明白一点,如果他将影无邪就这样轻易宰了,取走蛊虫,毛六还会承认自己的可能性就非常的低下了。 毛六本身没有什么太高的价值,但是他却是琅琊派中的一员。若是利用得好,将来说不定可帮助方源,颠覆整个琅琊派! 这条线,方源暂时还不想失去。 收入和付出,不成正比。所以方源选择将影无邪交给白兔姑娘看管,自己则开始临时闭关,就为解决身上的侦查杀招。 紫山真君原本的仙蛊,落到方源手中时,已经不全面了。 但这些蛊虫,也能勉强拼凑出一个仙道杀招,名唤智平祸,专门消除身上隐患。虽然不是特别对口,但却是方源目前能用出来的最强手段。 这杀招智平祸,方源还从未用过。好在它结构简单,牵扯的仙蛊较少,步骤也简略。 若是复杂的杀招,方源肯定不会选择轻易尝试。 红枣仙元开始消耗,一只只的蛊虫听任方源的心意和念头,接连调动起来。 很快,方源身上就开始散发出一股玄光出来。 砰。 下一刻,玄光猛地崩溃,发出一声闷响。 方源雄躯微微一震,从鼻腔中缓缓流下一股鲜红的血迹。 催动杀招失败了。 不过,这点情况早就在方源的意料当中。 头一次接触,就想要将杀招催动成功,那非得要尝试多次不可。 人如故! 催动这只宙道仙蛊,方源很快恢复如此,继续开始尝试。 第二次,失败。 第三次,失败。 …… 第五次、第六次,失败。 …… 就在方源催动杀招的时候,南疆武家。 武罚太上长老面临着一座小巧的蛊阵。 这座蛊阵只有一个水缸大小,但是牵扯的蛊虫多达千只。蛊阵平铺在地上,由其他三位武家蛊仙掌控,不断输送着仙元。 蛊阵催动起来,仿佛一汪水流漩涡,正在急速地自转当中。 “可以了吗?”武罚问道。 三位武家蛊仙都同时微微点头,他们绝大多数的心神都在操纵着这座仙级蛊阵。 武罚便缓缓地伸出手臂,摊开手掌,露出里面的两只凡蛊。 一只命牌蛊,一只魂灯蛊。 他将这两只蛊虫,都小心翼翼地抛入到跟前的蛊阵当中。 很快,这两只凡蛊就都被蛊阵卷进中央的漩涡当中,迅速消失不见。 漩涡旋转的速度,骤然加快数倍。 三位武家蛊仙,每个人的额头上都布满涔涔冷汗,很快他们就面色发白,身躯不断地颤抖起来。 持续了片刻之后,两位武家蛊仙直接栽倒在地上,昏迷过去。惟独留下一位,缓缓地睁开双眼,无比疲累地开口,说出了一个方位。 这个位置,很快被武罚,传给了远在他方的武庸手中。 “武遗海很可能被影宗掳走,既然他的命牌蛊没有破,那么利用这个关键线索,很可能就能找到影宗的藏身之处。掠影地沟么……” 念及于此,武庸对着身边的南疆正道轻喝:“我知道线索了,都跟我来!” 掠影地沟。 方源的脸色相当难看。 “智平祸杀招,居然解不开我身上的侦查杀招?!看来只能用更强劲的手段了。” 这时,黑楼兰急切的声音,传到方源耳中:“情况不妙!掠影地沟的蛊阵忽然分崩瓦解了。它能防备他人推算,看来我们的位置已经暴露。” “嗯,此时我已知晓。”方源并无意外。他执掌这座蛊阵,蛊阵出现问题的第一时间,他就明白过来。 方源临危不乱,他早已经想到了方法。 “所有人都过来。” “我们需要演练上古战阵四通八达!”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