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七十七节:影无邪换魂 - 蛊真人

第三百七十七节:影无邪换魂

?一头黑色的波浪长发,披到肩头。 鼻梁高挺,嘴唇线条宛若刀刻,此刻他双唇轻抿,倒有一股冷酷的风姿。 正是影无邪的魂魄。 此时,他已经脱离了纯梦求真体,将魂魄抽离出来,悬浮在半空当中。 “就是这具肉身?”影无邪皱起眉头,看着眼前的一座冰棺。 这座冰棺,无时不刻不散发着冰冷的寒气,半透明,宛若水晶,里面封印着一个蛊仙。 她玲珑娇小,仿佛幼女,一身雕花的绿衣,双耳吊坠着两颗玉珠子,珠子内部仿佛含水,摇曳间,荡漾出绿水澜光。 此刻双目紧闭,被白凝冰死死封印,就连脑海中的念头都被冰封,生死任凭他人定夺。 这位女仙自然不是别人,正是之前眼力不济,见到方源没有及时逃走,被白凝冰捉住俘虏的西漠女蛊仙——翠波仙子。 见影无邪有些迟疑,方源催促道:“现在这种情况,哪里能找寻得到符合你要求的肉身?先将就着用吧。” 影无邪点点头:“唉,只能如此了。快开始吧!” 方源便右手一展,从掌心中飞腾起一只七转仙蛊来。 这只仙蛊形象奇特,像一只鹅蛋,蛋壳半透明,从外面望去,可见里面氤氲的碧绿光气。离得近了,还感到一阵刺骨的寒意,从这只仙蛊中散发出来。 这股寒意和冰棺的冰寒,并不一样。 冰棺的寒气,是侵肉刺骨。而这只仙蛊散发出来的寒意,直接作用在人的魂魄上。 影无邪的魂魄,便因为这只仙蛊的出现,而不自禁地打了一个寒颤。 另一边,白凝冰静静地站着,双眼视线不免被这只七转仙蛊吸引。 “这就是换魂仙蛊吗?”白凝冰心底呢喃一声。 没错,正是仙蛊换魂。 这只仙蛊的来历过往,也颇为曲折。 起先,是被第一代幽魂分魂之一的绿,炼制而出。 然后交给了灵缘斋的仙子墨瑶。 墨瑶为了拯救情郎薄青,运用换魂之术,将自己的魂魄和薄青调换。 薄青残魂被影宗所救,藏在中洲地渊深处,一直试图治愈,可惜伤重难返,最终被天庭俘虏。 而墨瑶的残魂则留在薄青的仙僵肉身当中,连带着换魂仙蛊,以及薄青的一系列剑道蛊虫。 在此之后,方源进入落天河底,运用墨瑶残意,勾引出数只仙蛊。其中就包含换魂仙蛊。 但方源虽然利用智慧光晕,炼化了这些仙蛊,但对换魂仙蛊始终一无所知。 直至星宿天意在梦中指点方源,传授到一招梦中换魂的强大杀招。方源这才知晓,这只仙蛊的作用。 方源凭借梦中换魂,在最关键的时刻,占据了影无邪的原本身躯,然后暗算幽魂本体成功,抢夺走了至尊仙胎蛊。 可以说,义天山大战,影宗大败亏输,方源临终翻盘,换魂仙蛊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! 现在,这只仙蛊被再度运用,不过这一次,方源却不是为了对付影宗,反而是帮助影宗。甚至他自己,都成为了影宗之主! 命运的玄奇,实在是难以预料的。 在此之前,不管是方源,亦或者影宗上下,又怎可能会料到有这样的情景? 在换魂仙蛊的作用下,影无邪的魂魄成功地和翠波仙子的魂魄,进行了调换。 “你们干什么?你们把我怎么了?”翠波仙子的魂魄脱离了冰棺之后,悠悠醒来,惊恐万分。 但是她缺了肉身,魂魄发出的叫声,听在人耳中,只能是一些无意义的刺耳尖啸。 当然,方源是听清楚了。 他有着魂语蛊虫,这只是凡蛊,数量有很多,是紫山真君的遗产之一。 方源冷笑一声,向翠波仙子的魂魄轻轻地招了一下手。 翠波仙子便感觉到一股难以抵挡的巨力,将她整个魂魄都摄到方源的手中去。 “不——!”她发出凄厉的惨叫,声音之刺耳,即便是白凝冰都轻轻地皱了一下眉头。 下一刻,她就被方源用手段制住,塞入到至尊仙窍里。 虽然翠波仙子已经被白凝冰搜过魂,早已经没有了秘密,但是蛊仙魂魄本身,也是能够利用的。 荡魂山就是一个利用的方法。 蛊仙魂魄,尤其是人族蛊仙魂魄,修为越高,魂魄底蕴越厚,落入荡魂山被荡碎后,形成的胆识蛊也就越多。 不过现在,方源又有了其他的手段。 自然是得益于紫山真君的遗产,里面记录的魂道手段很多,其中就有一个,能够将蛊仙魂魄炼制成人形魂兽。 七转修为的翠波仙子,转变成魂兽的话,就是上古魂兽。 方源若是将她炼成魂兽,不用任何的奴道手段,就能让翠波仙子听命于他,并且忠心耿耿。 成为影宗之主后,方源真正的巨大收获,在于手段和杀招。仙材、仙蛊虽然也挺多,但总体价值上,却是远远不如的。 只是这些见闻和手段,需要很长的时间来转化成真正的实力。 而方源现在,面临追杀,偏偏最缺少的就是时间。 翠波仙子的魂魄被镇压,方源又将换魂仙蛊收起来,这个时候,白凝冰已经打开冰棺,放出“翠波仙子”。 更准确地讲,是顶着翠波仙子肉身的影无邪。 “好冷。”影无邪哆哆嗦嗦,浑身还沾着厚重的冰霜。 白凝冰便信手一挥,影无邪身上的冰霜顿时消散全无。 影无邪道一声谢,随后又接住方源抛来的众多蛊虫。 大量的凡蛊,当然还有仙蛊,以及仙元石。 “你还想让我催动引魂入梦?”影无邪看着这些蛊虫,有些诧异。 “你都拿着。引魂入梦的杀招我都已知晓,此招繁复至极,我短时间内无法练熟。如今我们身上还中着天庭的侦查杀招,正急需你的战力!”方源冷静地道。 影无邪重重地点点头,双眼放光,拳头握紧:“宗主说的是,我一定不辜负宗主的信任!” 白凝冰目光中流露出一丝讶异之色。 影无邪虽然重振斗志,但是性情好像有了一些变化。 方源嗯了一声,却是心知肚明。 智道三元,分别是念、意、情。影无邪本身是颓丧的,只是因为斗志昂扬才重整旗鼓,所以性情方面有所变化,也是自然的。 “宗主,咱们接下来干什么?你快说吧!” “哪怕是攻上天庭,我都会紧随其后!” “****娘的,这些正道的狗崽子来一个杀一个!!” 影无邪一边说,还一边用力地挥舞手臂,她很激动,以至于颇为巨大的胸口,掀起了一阵波涛乳浪。 方源沉吟道:“天庭的追杀,正是我说忧虑的事情。他们是最熟知我们情报的人,派遣过来的蛊仙,一定是会强到我们无法对抗的程度。” 方源说到这里,眉头不由地轻轻皱起。 他想到了凤九歌。 凤九歌说他自己是因为追取一只和盗天魔尊相关的仙蛊,才意外地撞见了方源等人。 但这种撞见,未免太过巧合了一点吧。 凤九歌就是天庭的后手吗? 似乎是,但又不像。 方源设身处地去想:“若我是天庭一方,对付影宗余孽,一定会竭尽全力,实施致命一击。派遣凤九歌过来,似乎是一场拙劣的安排。” 这点方源有点想不明白。 天庭犯错误的可能,是相当小的。 天庭对付影宗,有两次重大的出击。第一次是义天山大战,第二次则是梦境战役。 这两次都是非常关键,因为天庭的出手,导致影宗大败亏输,魔尊幽魂十万年大计分崩瓦解。 “我一成为天庭之主,天庭方面就出了纰漏吗?不会的,一定是有我还未想明白的事情。”方源在心中呢喃。 与此同时,西漠界壁中闯出一个人来。 他身姿挺拔,剑眉星目,神情温和,风度翩翩,让人心折。 正是凤九歌! “有着这样一只八转仙蛊,穿越界壁,容易了无数倍。”凤九歌回望一眼,心中不由地浮现出之前的一幕。 两位天庭的八转蛊仙,忽然出现,阻止了凤九歌和武庸的战斗。 天庭归还了南疆正道的蛊虫,武庸身负重伤,只能见好就收,直接撤走。 “凤九歌,你既已立誓,从现在起,你便去追辑方源等影宗余孽吧。” “这只八转仙蛊暂且借你,今后就算是再碰见八转蛊仙,也不会如此为难。” “不过,对于方源,你还要注意一些。”天庭蛊仙嘱咐凤九歌道。 凤九歌疑惑,便问:“此言何意?” 天庭蛊仙的目光深幽起来:“方源本身是完整的天外之魔,必须铲除杀死。但是要杀死他,还远远不够。” “红莲魔尊选中的棋子,就是方源。方源拥有春秋蝉,又称为影宗之主,一定会前往光阴长河,寻找石莲岛,继承红莲真传。” “红莲魔尊的真传,潜藏在光阴长河的深处,隐秘非凡。” “追踪方源,不断迫使他去追寻红莲真传,然后将方源和红莲真传一同摧毁!” 凤九歌目光一阵闪烁,至此他才明白天庭的深沉用意。 “方源、红莲真传……” 回到现实,凤九歌口中低语一声,旋即一飞冲天,直向方源等人藏身之处径直赶去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