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八十二节:凤九歌,永别了 - 蛊真人

第三百八十二节:凤九歌,永别了

?在仙道杀招斗战胜伏奴的效果下,任何的生命只要被方源正面强势击败,就会有极大的可能臣服于方源,被方源奴役。 这招的核心,便是方源刚刚得手的七转仙蛊——斗。再得到了种种智道蛊虫的辅助之后,这只律道仙蛊开始展现出自己独到的价值。 斗战胜伏奴乃是仙僵大荔所创。 大荔仙僵,乃是幽魂本体的二代分魂之一,号称是武斗天王。他力道、智道同修,本身是大力真武体。 在一代分魂——紫山真君化为紫金石块之后,就是他继承了影宗领袖的位置。 不过,再后来,他被一位眉心绘有红莲印记的神秘蛊仙找上门来。一场激战,他最终战败,而后被仙蛊屋惊鸿乱斗台镇压。 这便是斗战胜伏奴杀招的源头,这是一记蕴含了力道、智道精华奥义的优秀杀招。 方源继承了紫山真君的遗藏之后,得知这一杀招的内容。 当然,他对这招斗战胜伏奴并不熟悉,此时此刻也只是初次运用。 不过,不像其他的招数,这一招只需要方源提前催动,并且维持杀招的难度很低。 大多数的仙道杀招,方源无法在战斗的时候运用,因为很不熟练,一旦用错,就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。 但是此时,方源是占据了主动,设伏陷害天庭追杀者的。所以他有充分的时间提前做了准备,失败了几次后,他成功催出杀招斗战胜伏奴。 随后,方源一边维持斗战胜伏奴,一边分心他用,催起杀招年兽召来,在这条光阴支流中,召唤出了一大群的年兽军团。 不过年兽的数量虽然庞大,但年兽召来这一招的弊端,仍旧存在。 那就是召来的年兽,并不会为方源效死力。一旦伤势严重,或者敌人强大,它们就会主动撤退。 这点和魂兽召来就不同了。 幽魂魔尊创造出的魂兽召来,任何的魂兽都能为蛊仙死战到底,奋不顾身。 年兽召来毕竟是黑凡所创,黑凡虽然是宙道八转大能,但是和幽魂魔尊比较起来,就相形见绌了。 当然,尽管如此,也绝不能抹杀了年兽召来的强大。 总体而言,这一招还是非常实用的。 以八转仙蛊似水流年为核心,蛊仙能直接召唤出一支年兽军团。面对敌人,往往能形成强势的围杀,除非是遇到凤九歌这样特殊的七转强者,或者是八转蛊仙。 但在蛊仙界中,八转大能以及凤九歌这样的人物,又能有多少呢? 啪啪啪。 力道大手印四处翻飞,将撤退回来的年兽轮翻在地上。 这些年兽,受到年兽召来的效用,和凤九歌开战。但在凤九歌手上吃到苦头后,便萌生退意,想要再次通过光阴支流离开这里。 但是方源早就堵在它们的退路上,掀起力道大手印,把一头头的年兽拍倒在地上。 这些年兽,大多数都被斗战胜伏奴收服,成为方源的奴隶。 但也有一部分,仍旧反抗。 对于这些反抗的死硬分子,方源的回应就是继续用力道大手印轮过去。 啪啪啪。 连续几个巴掌下去,很少有年兽不臣服的。毕竟这些年兽本身状态并不完整,已经在凤九歌的攻势下,或多或少有着伤势。 越来越多的年兽,被方源收服。 他打开仙窍门户,将这些年兽一一收入至尊仙窍当中去。 还有一些年兽的尸体。 这些倒霉鬼,往往是身负重伤,然后碰到方源的力道大手印收摄不住力量,被直接拍死的。 尽管死了,这些可都是六转、七转的仙材。 方源都没有放过! 战场上,年兽被凤九歌剿杀得差不多了,方源便又再次催动年兽召来,召唤出另一批年兽参战。 然后,他就待在蛊阵的遮蔽伪装下,借助凤九歌的力量,将这些年兽收入囊中。 片刻之后,方源仙窍内的年兽,已经多达七八十头。 大部分是荒级年兽,少部分则是上古年兽。 “照这样下去,我恐怕能积蓄数百头的年兽了。”方源心中欢喜。 虽然没有在宝黄天中收买到那批年兽,但是他自力更生,也捕获了不少。 “不过……依照我的魂魄底蕴,恐怕最多只能奴役一百多头年兽吧。”方源又估算了一下。 他的魂魄底蕴虽然强大,但是别忘了,之前还有大量的鹰兽,纳入了他的掌控当中。 “或许我应该将这些鹰兽卖掉?”方源正犹豫的时候,忽然头皮发麻,全身一紧。 一股强大沧桑的气息,从他身后的光阴支流中徐徐升腾而起。 “是太古年兽!它是被我的似水流年仙蛊吸引过来的。”方源心中顿时了然。 方源没有将似水流年仙蛊放入到至尊仙窍当中,所以太古年兽直接被仙蛊的气息吸引,通过光阴支流,准备来到这里。 感知到太古年兽的气息,战场上的年兽们纷纷狂暴起来,陡然间变得十分勇敢。 凤九歌顿感压力剧增,尤其是他通过俯首歌临时操控的那些年兽,奴役的难度也陡然升高了许多。 轰隆! 一只巨大的虎爪,陡然间从光阴支流中暴起。 掀起漫天的光阴流水,虎爪直接向方源袭来。 方源早有准备,他将年兽以及影宗群仙,都收入自家仙窍。虎爪袭来,他已经飞射出去。 巨大的虎爪,仿若小山一般砸下,方源精心布置出来的阵中小阵,被虎爪摧枯拉朽地直接摧毁。 吼——! 虎形太古年兽一击未中,又感到似水流年这等妙不可言的美食,正离自己远去,它猛地咆哮,仿佛雷霆般的爆裂声音炸裂开来,惊天动地。 哗哗哗! 光阴支流中掀起冲天的浪潮,洪波涌起,虎形太古荒兽很不甘心,正努力想要顺着这条光阴支流钻出来。 但显然,它体格太大,底蕴太强,光阴支流这个出口也显得狭小。 不过没有关系,虎爪四处拍动,虎形太古年兽奋力拓宽这条光阴支流。 光阴支流的河面,飞速上涨,规模迅速扩张。 这个上佳的宙道资源点,已是毁了。 虽然在短时间内,光流支流的规模暴涨数倍,但已经失去了原先的平衡。时间一久,这条光阴支流就会彻底回归主河。 当然,对于太古年兽而言,这算不了什么,它毫不放在心头。 凤九歌见方源扑来,眼中精芒爆闪,早已严阵以待。 方源前有凤九歌拦道,后有太古年兽追杀,似乎身陷险境。 但事实上,他却是面泛微笑,成竹在胸。 他甚至连逆流护身印都没有催动,而是再次祭起八转仙蛊似水流年。 “方源也有八转仙蛊。”凤九歌瞳眸微缩了一下。 不过,他并不是很吃惊。方源既然继承了影宗,有着这样遗产,也很正常。 “本来想见天庭的追兵一网打尽,可惜只来了一位凤九歌。哼!”方源冷笑一声,似水流年仙蛊开始在他的手心中,绽放出洁白的光辉。 光辉照耀四周,将原本黑洞洞的甬道,照的光阴敞亮。 在光明之中,一座庞大的蛊阵开始运转起来。 “这是?!”凤九歌这才发现,他早已经陷入蛊阵当中。只是之前这座巨大的蛊阵,并未发动,隐藏得很好,和这片环境融合得相当完美。 八转似水流年,便是这座蛊阵的核心,在它的带动下,蛊阵猛然运转起来。 凤九歌全神戒备,但蛊阵的威能并非针对他这个目标。 轰隆隆! 像是积蓄多年的大坝,忽然间泄洪开闸,光阴支流的河面在短短的几个呼吸之间,变成肆意泛滥的汪洋长河。 原来,这座蛊阵真正针对的,却是这条光阴支流本身! 凤九歌下意识地屏住了呼吸。 在这一瞬间,这条光阴支流疯狂泛滥,仿佛变成了光阴主河! 河水卷席而来,掀起惊涛骇浪,遮天蔽日! 澎湃磅礴的巨浪,直接吞没了方源,然后又卷席向凤九歌。 凤九歌自然想要后撤,年兽们数量众多,但是在他飘逸灵动的身法下,根本起不到一丝的阻碍作用。 然而光阴长河的奔涌卷席,却并非凡俗的思维可以揣度。 “好快!” 凤九歌一恍惚,就发现光阴长河的浪涛,已经覆盖到了他的头顶。 光阴长河乃是宙道的天地秘境,它要流淌到什么地方,是没有流速的概念的,而是只论时间。 光阴的河水可能只需要短短一瞬间,就能蔓延千万里,也可能需要千百年,才能覆盖周遭一寸之地。 “来不及躲闪了……”凤九歌瞬间明白了这点后,立即催动防御手段,守护自身。 轰隆! 耳畔传来水浪激流的巨响,凤九歌的身体被巨浪卷席,一下子吞没消失。 而方源的身影,却在蛊阵的运转下,从光阴河水中脱颖而出。 “泄洪逐流阵,破!” 方源心中断喝,整个蛊阵轰然崩溃。 没有了蛊阵的牵引,光阴支流顿时遭受到主河的强力拖拽。 这是因为之前的泄洪似的爆发,这条光阴支流的规模,已经超越了标准,光阴主河不会允许如此规模的支流划分出去。 这已经不是蛊阵的力量,而是天地本身,光阴长河本身的无上伟力。 呼隆隆! 巨响声中,凤九歌被光阴的洪水卷进主河中去。连带着想要闯出来的虎形太古荒兽,也好似遭受巨石砸头,被阻在主河道中。 几个呼吸之后,光阴支流消失殆尽,只留下一大片的光阴斑斓,散射着微微波光,寂静无声。 战场上的那些年兽,自然也被卷回光阴长河了。 “凤九歌,永别了。”方源轻呼出一口气,将布置在外的蛊虫收走,旋即便离开了此地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