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五十四节:气得吐血 - 蛊真人

第一百五十四节:气得吐血

?古月漠尘心中很沉重。 他原本是想招揽方源的,但是因为他的资质而收手。 现在他的老对头古月赤练,居然已经和方源勾搭上了。甚至种种迹象表明,一年多前赤练就已经开始投资方源。 如今,投资得到了回报,赤脉新添了一位家老。这叫他心情怎么能不沉重? 只是除了凝重之外,漠尘又有些疑惑。 他是古月赤练的老对头了,从年轻时就相互攀比作对,对他的了解简直是到了内裤喜欢穿什么颜色的都知道。 按照道理,古月赤练此时早就得瑟起来,向他漠尘投来轻蔑和得意的目光。但是此刻看他,却是一脸的阴沉,好像是吃了什么亏似的。 这也太古怪了! 到底他和方源之间发生了什么?达成了什么样的协议? 古月漠尘百思不得其解。 “这个方源,真是胆大包天,居然敢威胁我!”古月赤练的心中充满了惊怒和疑惑。 昨夜方源秘密地找到他,以“古月赤城资质作假”这件事情当面威胁他。 天! 这个重大的秘密,只有他古月赤练和孙子赤城两个人知道。他方源区区一个外人,是怎么得知的?! 古月赤城只是丙等资质,但是为了整个赤脉的利益,赤练只好冒险作假,营造出一副乙等资质的假象。 这事情若是披露出去,对于赤脉的打击将是前所未有的严重。赤脉家主失信于人,亲自作弊,这几乎就是身败名裂了。更关键的是,赤脉继承人居然只是丙等资质,那赤脉几乎就没有什么政治前景了。谁还会蠢到依附于这样的势力? 方源掌握了这个秘密,就等若掌握了整个赤脉的把柄。 在被方源威胁的时候,古月赤练差点忍不住就要动手,直接将他杀了灭口! 但他硬生生地忍住,因为他不知道这个秘密到底还有谁知道,方源又告诉了哪些人,又有什么书信之类的证据留在某处。 “先稳住他,摸清楚情况,然后再解决他!绝不能留着这个祸害!”这是他当时的想法。 但随后方源展露出三转的修为。 赤城惊疑之余,只得将想法改为妥协。 三转已是家老,要杀了家老,这事情的严重性和作弊没有什么两样。 况且要对付一位三转蛊师,短时间内也拾掇不下,动静闹大了更不好处理。 和方源翻脸,对赤脉没有任何好处,风险更极其巨大。 “虽然是被方源抓住了把柄,但是共知一个秘密,也是一种联合啊。”到最后,赤练也只能虚伪地安慰自己。方源的威胁突如其来,他不知道方源究竟有多少后手,只能捏着鼻子认了。 现在,方源有恃无恐地将他架出来,为方源自己吸引火力,简直是把他古月赤练架在火堆上烤! 但古月赤练明知道如此,他又能怎么办呢? 这时,又听方源缓缓地道:“古月药姬,我知道你心里头很不平衡。是,你那乙等资质的孙女死了,死无全尸,你药脉后继无人了。但偏偏我这样一个丙等资质的小子,却晋升了三转。你感到恼火,不舒服,因此迁怒我,我可以理解你。” “你说什么?!”古月药姬瞪大双眼,怒不可遏,“小东西,我告诉你古月药乐她并没有死。” 方源哈哈一笑,无所谓地耸耸肩:“她死不死,和我有什么关系?药姬,你没有必要这么强调。” “但是!”他忽然话锋一转,“你古月药姬为了搜寻你的孙女,征集人员,浪费大量的人力物力。这就和我有关系,和在座的诸位家老,以及族长大人都有关系。古月药姬,让你统领药堂,是大家信任你。但你是怎么做的?你将药堂的治疗蛊师都打发出去,搜寻你的孙女。置那些伤残蛊师,我们的族人不管不顾。你私心太重了!药乐牺牲了,的确是家族的损失。但你却让这损失更大,你根本就不配当这药堂的家老!!” 方源句句诛心,字字揭药姬心中的逆鳞、伤疤。 但他说的,却着实在理。 听着方源的话,不少的家老当场都暗暗皱起眉头。 哪家没有受伤的蛊师?古月药姬此举的确有些过分,擅自抽调治疗蛊师,不做正事,去搜寻她自己的亲孙女。 “你……你!”古月药姬气得浑身颤抖,手指着方源,一时间都说不出话来。双眼似乎都在喷火,恨不得当场把这可恶的方源掐死。 方源目光冷然,毫不畏惧地和她对视。 他这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。古月药姬刚刚一番话,说得大义凛然,勾动众多家老对方源晋升秘密的好奇,引动大势。方源这番话,同样如此,说的句句在理,站在家族规矩的至高点上,让众多家老都在下意识地维护。 对于家老来讲,维护组织的规矩,就是维护自己的利益。 古月药姬这些天的举动,也的确侵犯了他们的利益! “这个方源……混蛋!真是混蛋!”古月药姬气得颤抖,殊不知古月赤练亦是气得差点七窍都生烟。 方源如此把古月药姬往死里得罪,方源被药姬憎恨,方源“投靠”的赤脉恐怕也被药姬所迁怒。 但实际上,他赤脉真的是无辜啊! 他古月赤练是傻子么?怎么会凭白无故地去得罪人脉最广,资格最老的古月药姬呢? 古月赤练下意识地把全身都缩了缩,心中暗自祈祷:其他家老可别把注意力迁移到自己身上,方源如此做,是他自己的意思,和他赤脉毫无关系! 但方源接下来一句话,彻底将赤练的幻想击成无数碎片。 只见他忽然转身,对族长古月博禀告道:“族长大人,我深刻的怀疑古月药姬是否有能力,继续执掌药堂。我提议,暂时撤销她的药堂家老的职位,同时对她进行再度考察。家族的治疗蛊师,每一人都宝贵。绝不能让她这样挥霍浪费。否则受害的是广大的,为家族抛头颅洒热血,英勇风险的蛊师们!” 顿了顿,他又接着道:“我的这个提议,赤练家老也是极为赞成的。” “什么?!”古月药姬瞳孔猛地一缩,脸色骤变。 “什么?!”一众家老惊诧,古月赤练如此鲜明的态度,是否说明他对药姬早有不满,早就觊觎她手中的庞大利益,想掺和一脚? “什么?!”作为当事人的古月赤练,更是差点从座位上跳起来。 他能不愤怒吗? 他简直要被方源气得发疯了! 这个方源自己得罪古月药姬还不算,竟然还把他古月赤练拖下水。 他明明对药脉的政治态度,是亲近和合作。但现在,长久的努力都被方源这一句话给毁了! 方源这是赤裸裸的陷害、栽赃。当着当事人的面,栽赃陷害造谣! 但他古月赤练,堂堂的赤脉家主,被方源这混球抓了把柄,偏偏对此无可奈何!! “哦,赤练家老,你也是这个态度吗?”古月博目光闪了一闪,问道。 古月赤练咬着牙,慢腾腾地站起来。 他梗着脖子,硬是不去看方源一眼,他怕他控制不出自己的怒火。 事已至此,他又对方源没有办法,只能咬牙承认。 “撤销药姬职位,只是方源的个人意思。狼潮在即,突然撤换,并不合适宜。但是老夫的确认为,药姬大人因为个人的感情原因,过度地偏颇地使用了治疗蛊师的力量。若把这些力量用在应该用的地方,想来会减少家族的许多损失的。” 说着这话,他感到心中在滴血。 他当然不会照着方源的话全盘附和,因为他有自己的利益需求。这番话中,他已经尽了最大努力,在方源和药姬两人之间寻找平衡点。 但即便如此,他话音刚刚落下,就听到噗的一声。 他回过头来一看,正好看到古月药姬怒极攻心,喷出一口鲜血,然而仰头而倒的过程。 完了! “把药姬得罪狠了!”这一刻,古月赤练如坠冰窟,心拔凉拔凉的。 “药姬大人!” “来人,快给她看看。” “是昏迷了,不要紧。药姬大人这三天三夜都没有休息片刻,身心俱疲,需要好好休养。” 大厅中忙乱了一会,安静下来。 古月药姬被人用担架抬走。 她本来就年龄大了,又操练这么多天,心力憔悴,又被方源和赤练联合刺激,落井下石,不昏过去才怪呢。 “药姬大人这些年主持药堂,操劳得太久,太累了。其实,让她休息休养,也是为了她好。药姬大人昏迷,药堂不可一日无人主持。我提议不如由方源接手。”古月赤练忽然道。 这个老头站在座位前,看着古月药姬被送出去,眼中闪过冷芒。 既然已经得罪了,那就彻底得罪,将错就错吧!为了防止药脉的反扑,索性直接将其打压下去。这就是一个上位者、政客的觉悟和老练! 大厅内陷入短暂的沉默。 药乐的死亡,药姬的倒下,预示着药脉的衰落已经不可避免。政治的残酷,有时候比狼潮还要绝情。 方源也沉默不语。 让自己担任药堂家老,呵呵,古月赤练只是这么随口说说罢了。 让一个新晋的年轻家老,担任这么重要的职务。除非是其他家老、以及族长的脑筋都烧坏了。 古月赤练故意这么说,当然自有其深意。 果然,下一刻,古月博开口道:“药堂职位,先暂由赤钟家老担任着罢。方源修为属实,的确达到三转,按照家族法规,在此晋升其家老之位。把这消息宣传下去,让全寨同庆。” 说完,古月博站起身来,拂袖而走。 “恭喜,恭喜……”族长走后,一众家老都走到方源勉强,拱着手,各个都是满脸的笑容。 方源亦抱拳,笑脸迎之。(未完待续。)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