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二十五节:青丝成空 - 蛊真人

第四百二十五节:青丝成空

?净魂仙蛊。 它形如蝌蚪,但有方源的拳头大小,通体灰白,此时悬浮在方源的掌心上方。 “终于是炼出来了,不容易。”方源心中感慨不已。 蛊仙炼蛊,真的是一场豪赌。 方源尝试了近三十次,这才勉强成功。当中耗费的资源,已经是一笔非常庞大的数字。 方源当然拿不出这样的资源,而是拿着影宗的传承,换取琅琊派的门派贡献,再用这些门派贡献,来从琅琊派的库藏中,换得充沛的资源。 但这当中,并不包括关键的仙材雪莲花精。 眼前的事实证明,这种七转仙材,的确带给方源相当巨大的助益。 仙蛊方经过一番改良,的确比之前更佳,或者说,更适合方源炼蛊吧。 稍稍不足的是,这只净魂仙蛊只是六转而已。 若是七转净魂仙蛊的话,那么就直接可以组建仙道杀招,开始解决仙僵肉身上的魂道陷阱了。 六转的净魂仙蛊,虽然能用,但效果低微,需要至少八年,才能彻底解决了仙僵肉身上的魂道陷阱。 当然,这是不算计那些宙道手段的情况下。 若是用宙道手段辅助的话,方源估算了一下,可将八年时间缩减到三年。 三年是指五域时间,这是方源目前所能达到的能力极限。 “三年的时间,太漫长了!”方源目光深邃。 若是用七转净魂仙蛊的话,顶多半年光阴,就能解决仙僵肉身上的魂道陷阱。 这里的半年时间,自然也指的五域外界的时间。 不过,要炼成七转净魂仙蛊,那就比炼六转净魂更加艰难。并且,要将这只六转净魂当做主材,来参与炼制。 毕竟仙蛊唯一。 六转净魂既然存在,世间就不会有七转、八转乃至九转的净魂仙蛊了。 但是这样一来,风险又比之前大得多了。 之前方源炼蛊,失败了,就是损毁一些仙材罢了。但这一次失败,六转净魂仙蛊说不定就毁了,一切就要重头再来。 当然,方源手中有着血本仙蛊,或许可以保本。在风险巨大的炼蛊过程中,保护住六转净魂仙蛊,也未可知。 不过这种手段,还需要方源的研发。 血道境界方源是有的,但是炼道境界这块,就有点尴尬了。 “宗主大人,接下来,我们是要继续炼下去吗?或许,我可以改变本命蛊,将净魂换成自己的本命仙蛊。”毛六传音道。 换成本命仙蛊之后,净魂仙蛊在冲刺七转的过程中,哪怕屡屡失败,只要毛六不死,它就会存在,顶多是重伤,濒临灭亡的程度。 但方源拒绝:“不妥。且不说转换本命仙蛊,非常危险,对你损伤极大,单说琅琊地灵那边,就不好蒙骗。你我表面上的关系,还不至于你做出这么大的牺牲。” “那么就让其他人来换掉本命仙蛊好了。影无邪、黑楼兰都是可以考虑的人选。我建议是影无邪。”毛六又私下建议道。 这的确是一个好的建议。 白凝冰是首先刨除的对象,白兔姑娘、妙音仙子远不如黑楼兰、影无邪可靠,也刨除。剩下影无邪是幽魂分魂,黑楼兰则是身负盟约,无法背叛。 两者比较下来,自然是影无邪更好一些,毕竟他本身就有不俗的魂道造诣。并且将来,方源取走他的引魂入梦之后,净魂仙蛊还能对他稍微弥补一些实力。 方源却是仍旧摇头。 净魂仙蛊是他千方百计炼制出来的,怎么可能说送就送,顶多是外借。 并且,净魂仙蛊也很实用,可以用于魂道的修行,正好能稍微弥补一些荡魂山、落魄谷的不足之处。 方源已打算,将其牢牢掌控在自己手中。 不过,毛六的话,倒是提醒了他一些事情。 “我虽然是影宗之主了,但是对于这个门派的掌控力,实在是比较差的。” “白凝冰不受我控制,只能算是相互利用的盟友。白兔姑娘对我有好感,又因为真传的渊源,才伴随我。妙音仙子也是修行了真传,被南疆正道追杀,只能和我走下去。” “黑楼兰身负盟约,无法背叛,但是野心颇大,绝不会甘于现状。只是暂时没有办法反抗罢了。” “至于影无邪、毛六,他们俩是幽魂的分魂,朝思暮想,千方百计都是要拯救本体。但这个希望太过于渺茫,他们实力太弱,只能依附在我身上。” 若是方源听从毛六的话,将净魂仙蛊送给了影无邪,万一将来,他们有了拯救幽魂本体的大好机会,结果和方源的计划不符,怎么办? 影无邪、毛六的选择,绝不会是偏向方源的。 到那时,方源给与影无邪净魂仙蛊的举止,不就是愚蠢的资敌吗? 于是,方源便对毛六说出了另外的方案。 “虽然只是六转的净魂仙蛊,但是影宗传承中,却有独到的法门,可以速成。但是却需要牺牲一位七转蛊仙的魂魄。” 毛六一愣,旋即紧张起来:“宗主是想?您可是被通缉着呢,受到北原长生天,以及各大黄金家族的联合通缉。” “放心吧,我有分寸的。”方源笑着拍了拍毛六的肩膀,缓步离去。 …… 清晨的阳光,透过窗,照在屋中。 慕容青丝心情正好,口中哼着歌,坐在桌前,摆弄着盆中的花。 花在怒放,盛开,鲜红的花瓣沐浴在阳关下,显得娇嫩喜庆。 今天对于慕容青丝而言,就是一个喜庆的日子。 因为她的情郎酝良,按照之前的约定,会在这一天正式来到慕容大本营中提亲! 两人之间的结识,其实并不长久 慕容青丝乃是慕容一族的女仙,酝良则是北原闻名的散修,人称云公子。 虽然是彼此闻名已久,但两人第一次见面,却是在黑家的铁鹰福地。因为仙材缘木,两人起了冲突。 缘木乃是一种悬空生长的无根之木,非常脆弱,收取过程中不得有丝毫的干扰,否则具有重大价值的仙材,就会损毁。 慕容青丝发现缘木的时候,云公子酝良已经提前一步,开始收取缘木。 慕容青丝没有攻击,而是静待他收取完成。 酝良也显得很有风度,主动表示愿意和慕容青丝切磋一番,胜者得到全部的缘木。 缘分真的是一件很奇妙的事情。 就这样两人结识了,并且在接下来的日子里,因为机缘巧合,彼此见面的次数增多。 天长日久,便因情投意合,而渐生情愫,乃至私定终身。 可惜,他们俩的身份,却是彼此结合的阻挠。 女方是黄金部族的蛊仙,男方却是散修出身。 两人的私情被人告发,他们为此焦虑担忧,但很快,事情的发展出现了意外的好转。 长生天方面获悉这个情况之后,居然批准了酝良和慕容青丝的婚事。 原来,有感于天庭的强大,长生天方面开始筹谋布局,针对即将到来的大时代浪潮。 为了尽量地团结北原蛊仙界中更多的蛊仙,长生天方面乐于见到这样的婚事。 酝良可以说是一种散仙中的标志人物,他入赘黄金家族之一的慕容一族,政治意义非常重大。 若是成功,将来长生天甚至会鼓励这方面的事情。 慕容青丝自然不清楚高层的考量,她只觉得意外和惊喜,更感激长生天,庆幸爱情得来不易。 “云郎今日提亲,仙材应该是准备妥当了,我都查过礼单,没有问题。家族的几位太上长老们,也都接到了长生天的指令,不会阻挠。只要提亲成功,再过一月,就会准备婚礼。可是……为什么我心中始终萦绕着一股莫名的不安呢?” 慕容青丝清秀的眉头,微微蹙起,手捂心口,莫名地感到一种不妙。 “我这是欢喜得患得患失了么。” “呵呵呵,没有什么问题的,还能有什么阻碍?” “或者,是因为我心中充满了幸福,所以感觉有点不真实吗?” “嘻嘻嘻。” 慕容青丝的脸颊上,升腾起两朵娇羞的红云。 她笑起来,一时间,屋内明媚生光。 但就在下一刻! 她陡然僵直,脸色刷的雪白。 在这一刻,她仙窍中的魂灯蛊、命牌蛊尽皆破碎。这两只蛊虫,可是她和酝良特意交换的信物! “酝良他……” “不……不会!” “这绝不可能!!” 砰的一声,慕容青丝冲破窗户,疯狂地飞向天外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