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五十九节:这个方源…… - 蛊真人

第一百五十九节:这个方源……

?嗷呜——! 四只狂电狼扬起脖子,发出嘹亮的狼嗥。 哗哗哗。 大雨倾盆而下,雨帘交织,阴云密布。使得这天色昏暗,视觉受到极大阻碍。 “快,东门附近出现了缺口,胜男小组顶上去!” “治疗师呢?我们这里,有一个重伤号!!” “杀,杀,杀!杀光这些狼崽子!” …… 和狼嚎声抗衡的,是蛊师们的呼喊声。 每个人几乎都在浴血奋战。 围绕着山寨周边,战线延绵,如火如荼。 人们的呼喝声,狼嚎声,大雨之声,风声交织在一起。 密密麻麻的电狼,如潮水一般向寨墙冲击。寨墙前方的陷坑,早已经被厚实的狼尸填平。在一只只豪电狼的带动下,狼群有着极强的冲击力。 一转、二转的蛊师们,奋战在前线。大量的月刃射向狼群当中,掀翻一只只的电狼。 但狼群中亦有电流、电球不断射向山寨,给古月一族带来伤亡。 “方源家老,这是药堂刚刚统计出来的伤亡报告,请您阅览!”一位传讯的蛊师,飞奔而来,见到方源之后,行了一礼,将手中的情报双手奉上。 方源已经是三转蛊师,成为家老,被家族分配任务,成为镇压这西面一片区域的首脑。 方源把凝视战场的目光收了回来,接过这份竹纸报告,对着蛊师道:“你下去吧。” 蛊师又行了一礼,这才退下。 他速度飞快,利用了蛊虫加速,很快就离开,赶往下一处。 但凡任命传信的蛊师,都至少拥有一只辅助移动的蛊虫,甚至有些蛊师还有两只。 方源展开报告,微微一瞥。 战报上的伤亡数字,颇有一种触目惊心之感。 直到现在,狼潮冲击古月山寨,已经有近十次。家族中蛊师伤亡的情况,十分严重。让家老么焦头烂额,暂代药堂家老的古月赤钟更是压力沉重,原本是中年,这些天偶然一次看到,竟然是生了些微白发! 不过方源因为有前世记忆,心里有了准备,倒并意外。 “这场狼潮,是古月一族历史上,有数的最严重的狼潮之一。有此伤亡,也再所难免。” 他心中暗道,手掌中月光一催,就将这份报告绞成粉末。 这些报告只有家老才有资格观看,若是对大众公布出来,恐怕会引发恐慌。 尽管,古月山寨已经足够恐慌了。不安的情绪,一天重过一天。 此刻,方源手掌中的月光,再也不是纯粹的幽蓝之色,而是透出了血红。 这是三转血月蛊。 方源为了炼制这蛊,还失败了一次。直到第二次,才成功了。 至于合炼的素材,自然是压榨了古月赤练所得。 方源闭上双眼,心思沉入体内空窍。 空窍中,窍壁呈光,时明时暗,但是毫无杂质,一片纯粹的白。 真元滴滴都是白色,又透出一股金属银质的光泽,这就是三转蛊师的白银真元。 水积成海,空窍中是一片真元白银海。 原先白银海面上,还泛着一层墨红色的污泽,但如今却是没有了。 从古月赤练处敲诈得来的净水蛊,方源早就用了。人兽葬生蛊的后遗症已经彻底消除。 但是这也不是没有代价。 方源的资质还是下降了一些,原先是丙等四成四,如今因为人兽葬生蛊的缘故,降了两分,空窍中最多只能装载四成二的真元了。 但这代价,方源亦早有心理准备。 说到底,还得感谢古月赤练。若没有他的净水蛊,长期任由那股墨红污染真元,方源的资质还要下降得更多。 一只白壳黑斑的大瓢虫,在海面上空飞舞着。这是天蓬蛊。 石鱼外形的隐鳞蛊,则沉在真元海底。 四味酒虫则在海面上戏水。 至于刚刚炼成的血月蛊,外形和月光蛊类似,如今寄居在方源的右手掌心中,化为一个红色的月牙印记。 至于三转的雷翼蛊,则寄居在方源的后背。如同两道闪电纹身。 值得一提的是春秋蝉。 它的状态越来越好,恢复的速度也越来越快。这情况令方源暗暗欣喜的同时,又有些担忧。 春秋蝉高达六转,而他只是三转蛊师,单以此时的空窍,恐怕难以承载痊愈之后的春秋蝉。 春秋蝉的气息越来越强,就好像是纸筒装石铁,空窍恐怕承担不住。 “实在没有办法,就只能将它放养在身边了。”方源心中一叹。 此举有极大弊端。 六转蛊虫,都牵涉到道韵,蕴藏天地法则的碎片。长期放养在外,会引起法则共鸣,除非是沉眠,否则动静都不会小,会引发种种异象,引来其他强者的关注和觊觎。 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。 吼! 这时,忽然一声洪亮的狼吼声传入耳畔。 方源陡然收回心神。 “家老大人,狂电狼参与进攻了!古月姜尖等三位家老正在东门附近抵挡,希望您能前去出手相助。”一旁的蛊师急匆匆地汇报道。 咔! 一声雷电脆响,方源的背后陡然浮现出两片羽翼。 这两片羽翼,皆是蓝色的电流组成,形象较为抽象简朴。但是就这样猛地一振翅,就带动方源从原地猛地升空,速度飞快,向东门战场赶去。 从空中直线飞行,几乎是几个呼吸的功夫,方源就赶到战场。 狂电狼企图冲击东门,几位家老正在门口附近,和其激烈交战。 狂电狼猛地一跃,跳出战场,狼尾顺势一甩,扫向角落中的一位一转蛊师少女。 这蛊师顿时脸色发白,只听得风声大作,眼看着狼尾扫来,心中顿时苦叫一声“完了!”。以他的能力,恐怕躲不开,也挡不住。 但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,忽然一道人影从天而降,抱住了她。 少女只觉得眼前一阵天旋地转,回过神来时,就看见自己已经飞在半空当中,狼尾从她身下扫过,一栋两层的竹楼顿时遭受重击,摇摇欲坠。 她脸色更加糟糕,若正要被这狼尾扫中,自己恐怕已经成了肉泥。 紧接着,她意识到自己被救了。 究竟是谁救了自己? 她抬眼望向这人,顿时一愣。 是他? 古月方源! 一时间,少女的心中滋味复杂,难以用言语表述。 她和方源是同窗,方源曾经抢过她的元石,她对方源自然是憎恨厌恶。 但也不得不佩服方源的成就,尤其是方源晋升家老的消息传来,更叫她震惊又钦佩。 和方源一眼,她也是丙等资质,但如今仍旧只是一转。 现在,她又被方源救下。 这可是救命之恩! 她对方源既感激,又惊讶,敬佩中,还残留着的那一丝恶感,也似乎消失殆尽了。 “这边战场危险,你退到远处去吧。”方源雷翼一振,落到地面,将怀中的少女放下。 他对这个少女有些印象,似乎是同窗,但名字却想不起来了。 说完这话,他转身就走,不再飞行,而是狂奔过去,加入战场。 雷翼蛊速度挺快,但消耗真元的速度也不慢。方源是丙等资质,在三转蛊师中,单论真元储备的话,他是最低的那个层次,因此真元更应该珍惜使用。 血月蛊! 他甩手飞出一片月刃。 这月刃呈现血红之色,射中狂电狼的身躯,顿时造成一个伤口,血流不止。 少女却停留在原地,愣愣地看着方源战斗的身影。慢慢的,她的双眼中开始闪烁出莫名的光彩来。 十七八岁,正是怀春的年龄。 “这个方源,你怎么看?”远处,族长古月博看到这一幕后,问身边的一位亲信。 亲信立即道:“听说方源家老,已经响应了药堂的号召,将手中的九叶生机草上缴了。刚刚领到第一笔补贴,他就将其全数交给了他的舅父舅母,以全孝意。这些天来,他屡次出手,参与斩杀狂电狼,攻势犀利狠辣,多有功绩。不仅如此,还多次救下族人。风评越来越好了。家族中已经有一些流言——什么浪子回头金不换,且看方脉新家老等等。” “依属下来看,方源虽然只是丙等资质,但却有着相当优秀的战斗才情。他是赶上了好时候。有双亲遗产,单单那棵九叶生机草,就是一个源源不断的财源。他先后用了两只赤铁舍利蛊,不过能修行到三转,还是有运气成分的。” 说着这话,这位亲信就不由地流露出微微嫉妒的神色。 他也是丙等资质,但是只有二转修为,爬到今天这一步,用了大半生的时光。而那方源,才不过十七岁,就已经是家老。 真是人比人,气死人呐。 古月博听着亲信的话,不置可否地微微点头。 亲信的话,代表了大多数族人的看法。但是却有些浅薄了。 古月博担任族长已经许多年,眼界当然高出一筹。 方源上缴了九叶生机草,必定和古月赤钟达成了某种交易。将补贴都送于舅父舅母,恐怕也不是出自真心,而是一场政治作秀。 这件事情的主要宣传者,就是古月赤钟。 至于救人……是否处于真心实意,还要考察。 但不管如何,方源能再不特立独行,即便是做作之举,也是值得欣慰的。 他晋升家老之后的这些举动,是主动地向家族靠拢,向家族奉献。而家族的兴盛,自然需要这些靠拢和奉献。 这般想着,古月博便吩咐道:“暗堂那些人,这些天的调查也没有个结果。算了,先暂时撤销掉对方源的调查罢。” “是,属下这就通知去。”亲信退下。 古月博留在原地,眼睛眯了眯。 他在心中暗暗思量:“尽管有各种理由,修为进度还是快了些。这个方源,身上定然有着秘密!但这时期,狼潮严重,每一份力量都要珍惜使用,浪费在方源身上有些可惜了。但调查是必须的,只有等到狼潮之后了。” (ps:从明天开始两更了。中午14点,晚上20点,有变动会提前打照顾的。先前的更新情况,很对不住大家,真是抱歉。有人问我,到底是什么原因,这问题较为私人,不提也罢。如果某个人还能看到这段,我真心希望你能幸福!快乐!)(未完待续。)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