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五十三节:方源喜酒 - 蛊真人

第四百五十三节:方源喜酒

?尤婵本身就是水道蛊仙,借助海底潜流,速度比寻常蛊仙飞行还要迅猛更多。 一路辗转了数道海底潜流,前后耗费数天时间,尤婵来到南宫家的领海。 南宫家乃是东海的正道超级势力之一,尤婵来到领海边缘,就停驻不前,落到一座无名小岛上等候。 她此番是来南宫家寻找援助,早在动身之前,就用信道手段通知了对方。 果然,尤婵没有等候多久,就有一位南宫家的蛊仙前来迎接。 “尤婵仙子,华大师派我前来恭迎,他已在华桥亭等候了。”南宫家的蛊仙彬彬有礼,全无超级势力的傲气。 一方面,他不过六转修为,而尤婵有七转。另一方面,尤婵虽是散修,但交游广阔,且又是东海蛊仙界公认的六大仙子之一,美名远播,由不得南宫家的蛊仙不重视。 “有劳你了。”尤婵轻轻一笑,顿时把南宫家的蛊仙看得心头微跳。 “仙子请随我来。”南宫家的蛊仙平复心境,当即领路。 尤婵跟随他一同钻入海底,进入海底潜流。换了几道潜流之后,尤婵便在海中见到一座仙蛊屋。 这座仙蛊屋构建奇特,一座拱桥中央建着一座亭子,亭子中有石桌有石椅,一位蛊仙正在做茶水功夫。 尤婵跟随南宫家的蛊仙,登上拱桥。 亭中男子含笑望来:“尤婵仙子远道而来,请恕华某不能亲自迎接。” 尤婵便笑:“华安你乃是当今东海,智道三能之一,摆这样的架子,我又能如何?” 尤婵和华安私交很好,此话完全是打趣。 事实上,华安原先是华家蛊仙,但因为种种缘由,叛出华家。华家乃是正道超级势力,华安在逃亡过程中,得到过尤婵的帮助,两人因此结下友谊。 而后,南宫家接纳了华安,华安勤修苦练,在智道上扬名东海。 一句打油诗便赞道:双极盘甲丹,南宫藏华安,还有龙首龟,厄海中往还。 其中第二段,说的便是他华安。 华安虽然依附南宫家,但时刻受到华家威胁,曾经多次遭受华家蛊仙的刺杀。所以他一般都在南宫家的大本营中,鲜少外出。这一次能够出来以身犯险来见尤婵,已经足见诚意。 尤婵自然知晓华安的处境,她能在此地见着华安,心中已经相当满意,甚至还有一丝小小的惊喜。 华安哈哈笑了三声,伸手示意:“仙子请坐。” 尤婵也不客气,坐下就举杯喝茶,随后一叹:“茶是好茶,可惜我心中有忧,无法静心品茗。” 华安点头:“仙子且细细道来,华某必定竭尽全力,为仙子出谋划策,排忧解难!” 尤婵喝茶的同时,方源却是在喝酒。 他喝的还不是普通的酒,而是喜酒。 这喜酒也不是旁人的喜酒,还是他自己的! “恭喜方源大人,恭喜雪儿仙子,有情人能成眷属,实在是令旁人羡煞。哈哈哈!”冰卓大笑着,上来敬酒。 方源含笑,端起酒杯,一边回应,一边目光扫视周围。 这里的大厅中,摆上酒席两三桌,邀请的都是蛊仙。 大多数都是异人蛊仙,有雪民,有毛民,有墨人,还有石人。除此之外,就是以方源为首的影宗成员。白凝冰并不在列。 方源有八转战力,此刻有关他的喜宴,在北原的异族大联盟中非同小可,几乎全部蛊仙都来参加。 雪民蛊仙们欢欣鼓舞,石人蛊仙的表情却显得僵硬。 这一场订婚的喜宴,对于雪民一族是大好事情,但对于石人而言,朝夕相处,一直欺凌的邻家家中,忽然加入了一位八转战力,这简直就是一个天大的噩耗! “冰媛长老,果然是做了好大的事。老朽佩服,佩服得紧啊。”酒桌上,石人太上大长老石宗语气深沉,对冰媛道。 冰媛正是雪儿的祖奶奶,和方源联姻乃是她一力主张的政策,如今终于见到成果。 “这都是我孙女的福气,唉,说实在话,也是我族高攀了。”冰媛假装听不出石宗的话中嘲讽之意,一边回应石宗,一边望了望主桌方向。 在那里,方源端坐主位,雪儿紧挨着他,神情局促。 冰媛叹了一口气,她表面风光,心中却有隐忧。 这一场不是她想要的婚宴,只是一场订婚宴。冰媛充分地体会到了方源的难缠,单单这场订婚宴,雪民一族就付出的不菲的代价。 这还是她和方源讨价还价,艰难谈判了多次,方才得到这个结果。 双方各退一步,方源再次得到一笔资源,雪民一族终于能借到方源的势。 “但是将方源引到家里来,这样的人物……我的决定究竟是对还是错呢?”冰媛回想起她和方源交涉的过程,心中反倒犹疑起来。 但表面上,冰媛却是不漏丝毫情绪,满脸含笑,酒宴上觥筹交错,气氛热烈。 东海。 华安面带愧色地对尤婵道:“教仙子失望了,华某此次未能为仙子算出此人跟脚。” “就连你华大师都不行吗?”尤婵感到相当意外。 华安脸色一肃:“一来,光靠龙鱼的线索,的确是难以推算。二来,此人身负杀招,能专门克制智道推算,遮掩了自身跟脚。” 尤婵听得此话,更加感到不妙。对方居然有智道手段,能够防备推算,这一点她自己并没有。 敌有我无,可见对方有备而来,或者背后有人。不管哪一种情况,都更加表面对手的强大。 “难道对方的智道造诣,比华安你还要出众吗?你是堂堂东海智道三能之一,居然连你都推算不出?”尤婵十分不甘心 “仙子误会了,智道流派的门道和水道不同。眼下情景,犹如一道长河,对方在最险要的峡谷关隘上设卡。不管长河河面如何开阔,到了这处关卡,深沉的激流变成浅滩。我们智道蛊仙能够在宽阔的河面上,掀起层层巨浪,但是在关卡处,却是有力使不出,事半功倍得很。”华安耐心解释,念及尤婵专修水道,便细心地用水来比喻。 “非是我不能够,就算是其他智道蛊仙,只要勘破不了这一层防护,就万万不能推算成功。哪怕这层防护手段,只有六转程度。” 尤婵郁闷。她对智道了解不深,事实上,大多数的蛊仙都对智道了解不深。 一方面,这是智道蛊仙向来稀少,另一方面,知晓智道奥秘的智道蛊仙,也不会自找麻烦,去向外界宣传自身流派的种种门道。 尤婵原以为,自己找得到华安出手相助,就能够知道方源的跟脚来历,没想到却结结实实吃了个瘪。 不过越是这样,尤婵越不想退缩放弃。 华安也了解她的性情。 尤婵不仅只是外貌出众,还有着水一样的韧性,她能有如今的地位和成就,都是靠她个人的努力。 于是华安建议道:“我们可以再做试探,只要有更多的情报和线索,我突破对方的防备的可能就越大。一个线索哪怕在下,宛若蚁穴,但千里之堤往往溃于蚁穴,线索越多,越是能够功成。” 尤婵点点头:“且稍等候。” 她立即沉入心神,沟通了宝黄天,再次找寻到方源的意志。 她之前试探没有成果,现在仍旧想要努力一番。 “尤婵,你不必试探我了。龙鱼的生意,我很有兴趣,甚至可以说志在必得。”方源意志告诉尤婵这么一句话。 尤婵震惊! 她脸色都变了,回过神来,把事情告诉华安。 华安也不由地微微变色:“这种情况,对方来头只怕不小!” “我乃是龙鱼生意场上的第一人,对方能向我叫板,怎可能没有来头?”尤婵白了华安一眼。 华安摇头,满脸肃穆之色:“我所说的是对方的智道造诣。我之前推算,恐怕是被对方察觉,反过来推算我们,因此测算出你的身份来。我已经足够小心,但对方居然能够在这么有限的条件下,算出尤婵你的身份,智道造诣绝不弱于我。甚至……还要超出我一筹!” “竟是这样?!”尤婵再次震惊。 她万万没有料到,这一次找寻华安求助,不仅没有算出对方的来历,反而把自己搭进去,提前暴露了!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