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六十节:满堂叫好 - 蛊真人

第一百六十节:满堂叫好

?轰隆一声,狂电狼仿佛巨象一般的身躯,倒在了地上。 它嘴巴大张着,双眼失去了聚焦点,生命已经离它远去。 它的身上,布满了伤口,鲜艳的狼血不断地往外流淌出来,染红了周围的地面。 大雨仍旧在哗哗地下,稀释着狼血,向四周蔓延。 地上泥泞一片,站在狂电狼尸体身边的几位家老,均大喘着粗气,浑身都被雨水淋湿,还溅上了狼血和泥泞,好不狼狈。 “终于杀死掉它了!” “这头狂电狼,具有身上寄居着防御性的蛊虫,真是难缠啊……” “幸好有方源家老的血月蛊,将伤势积累上去,否则要杀了它,肯定更加艰难。” 几位家老说着,纷纷看向方源。 以前听到方源合炼了血月蛊,还有些不以为然。如今看来,对付狂电狼的确很有效。 “几位大人谬赞了,如果不是几位的帮衬和掩护,我也不能如此淋漓尽致的进攻啊。”方源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,客气地道。 “哪里的话,应该的。” “我们是老喽,以前还不觉得,但是现在和方源家老并肩一战,就有深刻的感觉了。” “是啊是啊。” 几位家老笑起来。 刚刚这场战斗,方源进退有据,攻势凌厉而又冷酷,很多次对情况的处理都老道无比,令几位家老均对他刮目相看。 尤其是方源态度谦和,不骄不躁,绝非传闻中所说的那般孤高桀骜,这叫几位家老更添好感。 “还是有许多方面,要向诸位学习的。”方源说着恭维的话,只是眼中闪过一丝阴霾。 这血月蛊有利有弊。 他使用了这么多次,也有些心得了。 血月蛊擅长持久战,造成的伤势无法止血,因此时间越长,敌方伤势就越重。 但这也建立在对方没有治疗蛊虫克制的基础上。 大自然是平衡的,没有最强的蛊虫,只有强弱一体。 “血月蛊最大的弊端,还是每个月都会有那么几天,外溢鲜血,战斗力暴降。它是我主要的进攻手段,这样看来,还是不稳定了些。不过,若是收服了花酒秘藏中的那只锯齿金蜈,就能弥补这个不足。” 这些天,风头紧,狼潮不断袭击山寨,方源身为了家老,更比以前引人瞩目,根本没有机会前去那石缝秘洞。 “快,尽全力抢救族人!” “打扫战场,务必不要遗漏一只蛊!!” 见狂电狼倒下,一群治疗蛊师立即疾奔而来。 “几位家老大人辛苦了,请接受我们药堂的特别治疗。”为首的一位蛊师,对方源等人鞠了一躬后道。 “嗯……是药脉的李晨啊。”几位家老认出了这人,缓缓地点点头,立即换了一副脸色。 他们对方源客客气气,满脸微笑。但对此人,脸上的神情就含蓄起来,带着上位者的傲然。 这就是身份的差距! 这古月李晨,不过是个二转的蛊师罢了。 “我身上无伤,就不用治疗了。几位大人,有空再聊。”方源对其他几位家老点点头道。 “方源家老才情卓绝,战后竟然无伤,真是少年英雄!” “唉,和方源家老一比,我们真是老了。” “呵呵,方源家老请慢走。” 几位家老立即笑起来,说着。 “方源家老,请恕下属冒犯,还是让我们药堂的治疗蛊师,替你检查一番吧。”古月李晨却坚持道。 他是药脉中人,方源将古月药姬气昏厥,导致后者下位。他对方源自然带着厌恶,但是在其位谋其职,他身为头领,自然不能不过问。 “谢谢你的好意,真的不用。诸位再见!”方源拍了拍古月李晨的肩膀,微笑着告别了其他人。 家老们或笑着,或点头回应他。 等到他走后,他们的脸色这才纷纷转了,呈现一种凝重。 这个方源虽然只是丙等资质,但是却已经成长到了这一步,真是难得!跟他并肩作战,就能体会到他的冷漠和老辣,想想看,就觉得忌惮。当初自己十七岁的时候,是什么样的成就? 尤其是再看他微笑着拍拍药脉成员的肩膀,这样的城府和政治天赋,就叫人心惊了! …… “方源大人,您还认得我吗?”走在路上,一人带着恭谨讨好的神色,向方源问好道。 “你是……”方源眯了眯眼睛,认出这人正是和他同届的学员。只是名字却想不起来,只记得抢他元石的时候,这个人每次都乖乖地主动交出来,可见性情软弱中藏着一股精明。 “方源大人,我是古月定宗啊。能有幸和您同窗一载,这是小人的荣幸。其实大人您晋升家老的消息传出后,很多同窗都十分钦佩和羡慕大人,想找个机会向大人您讨教一番修行的经验。不知道大人您今晚有空么?”古月定宗搓着手,双眼笑得眯成了一条缝。 “哦,是这样……”方源眉头一挑,微微点头,“也好。不过我得换一身衣服,这雨水淋得我浑身都不舒服。” “小人蜗居早已经备了热水和新衣,有几位处子美婢正等待伺候大人您呢!”古月定宗笑着,表情很是荡漾。 方源摇头拒绝:“不,在此之前,我还要去一次地下溶洞。” “原来如此。”古月定宗顿时动容。地下溶洞只有家老才能自由出入,对他们这种层次的人来讲,是家族禁地。 接着,他笑得更加卑微了,腰也弯垂下来,言语中更透着一股谄媚:“大人您尽管忙您的,小人这边时间不值钱,等候大人您也是一种荣幸啊。” 方源点点头,不再言语,迈步就走。 古月定宗赶忙退后一步,让出道路,微微弯腰,目送着方源直至离去。 再进地下溶洞。 这收藏着珍惜蛊虫的密室,空间十分宽敞,几乎有地面上的广场大小。 但是里面存着的蛊虫,数量却并不多,只有数十只。 孔宣草,归空蝉,枯骨蜻蜓,凤翼蝶……从二转到四转皆有。 只是二转的比较稀少,其中就有一只爱别离,这是二转第一毒蛊,造成的伤害就算是三转的治疗蛊,也未必能有效治疗。 这只爱别离,就是当初王二所用。被家族剿杀后得到,一直珍藏在这里。 最多的是三转蛊虫,四转也较少。 方源原本抱的希望并不大,家族虽有底蕴,但到底只是中型家族,又有其他两家竞争,还有狼潮压力。 但没有想到,竟然真发现了一只较为理想的蛊。 兜率花。 三转草蛊,形状如红色灯笼,绿色的叶片呈椭圆形,叶肉厚实,肥嘟嘟的,分有三片,相互间距角度一致,分别指向三个方向。 这兜率花和兜笼草齐名,不仅能存食物,更能藏元石。是方源理想中的蛊之一。 “没有想到,在这古月山寨,也有这兜率花。有了它,后勤这块,就解决了后顾之忧了。”方源心中欢喜,当即就选了它。 “其实家族当中,肯定还有五转蛊虫。古月一族历史中出现过两位五转强者,他们必定留下蛊虫。只是不可能放在这里,这种五转蛊虫往往都是家族的杀手锏,受到家族的全力喂养。甚至与其说是喂养,倒不如说是供奉。” 方源出了溶洞,雨已经停了,但天空仍旧阴沉沉的,同时空气也不是很新鲜,弥漫着一股血腥气。 方源换了一身干净的衣衫,这才施施然赶往聚会地点。 “方源家老,您来了,真是令寒舍蓬荜生辉啊!”古月定宗早就站在门口,眼巴巴地望着。老远就从街角看到方源,就连忙谄笑着赶来迎接。 他将方源迎到竹楼,早有几桌丰盛的酒宴摆着,一群人都坐着。 看到方源之后,他们连忙站起来。 紧接着,各种阿谀奉承的话如潮水般向方源涌来。 “见过方源家老。” “方源家老一日不见,风采更胜往昔,叫小人钦佩万分!” “能和方源家老同窗,真是三生有幸!现在想来都是如梦似幻的经历啊……” 方源扫视一眼,见这些人都是自己同届的学员,都是熟面孔,都被自己抢过元石。 “都好说。”他淡淡一笑,坐上最高席位。 “上菜,上好酒!”古月定宗大叫着,家仆们顿时忙得团团转。 各种菜肴如流水般端上来,风味上佳,这古月定宗家里还是薄有资产的。能在狼潮之下,备上这样的菜肴,的确是花了代价,可见其诚意。 “方源家老,小人斗胆敬您一杯!” “方源家老,您随意,小的干了!” …… 方源真的很随意,一杯酒倒下,每次只是用嘴抿一口,但众人都对此无有异议。 推杯换盏,酒过三巡。他忽然端起酒杯,站了起来,笑着道:“年少总有轻狂的时候,以前有些不懂事,做了一些事情,希望诸位多多原谅,不要介意。” 他这一站,全场的人哪里还敢坐下,统统都站起来。 众人心知方源旧事重提,是说当年抢元石的事情。 他们连忙叫着:“哪里哪里!” “方源家老,是真性情,是真英雄!” “能被方源家老看上小人的元石,那都是我们的荣幸啊!” “是啊是啊,方源家老的风采英姿,一直深深的刻印在我的心中……” 这杯酒方源干了,顿时满堂叫好。(未完待续。)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