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六十七节:香消玉殒 - 蛊真人

第四百六十七节:香消玉殒

?在方源的强猛攻势之下,十几个呼吸下来,尤婵就越发疲累,有支撑不住的迹象。 “唉……”秦百合发出一声悠长的叹息,停下一直催动的仙道杀招花香幽语。 方源并没有欺诈她,花香幽语杀招果然毫无用途,秦百合亲自验证之后,带着沉重的心情,加入了战局。 她乃是木道蛊仙,接连动用杀招。只见落英缤纷,花瓣挥洒。有的招数,消蚀气力,有的招数,花边如刃。 秦百合衣袂飘飘,黑发长裙,即便是在战斗中,也仿佛是跳舞,身姿动人,美不胜收。 而另一边的尤婵,则是断喝娇叱,别有一股英气。 二女不愧是当今东海蛊仙界中有名的仙子,身姿曼妙,惹人眼球。她们俩,仿佛是珍珠和钻石,交相辉映,若是寻常蛊仙见了,还未动手便已是心中半酥,哪里还会和她们俩为难?更别谈什么辣手摧花。 可惜两女遭遇的,却是方源! 仙道杀招——上古剑蛟变! 仙道杀招——逆流护身印! “嗷吼!” 剑蛟巨吼,忽然出现,一刻不停,就直冲二女。 “不好!”尤婵惊呼出声。 秦百合顿时一颗心提到嗓子眼,咬牙切齿地道:“恶贼,吃我一招!” 说着,她身边花瓣疾飞,转瞬之间,就形成一股花瓣龙卷,亦攻亦守,迎向扑来的上古剑蛟。 而尤婵也反应过来,娇呼道:“我来助你一臂之力!” 她说着,使出水道杀招,激射出一股澎湃的水浪。 水浪没入花瓣龙卷当中,转眼间,就全部融入其中,花瓣龙卷呼的一声,膨胀了数倍,威能也急剧增加。 “好一招水生木!”秦百合交口称赞,自信心立即拔升一筹上去。 花瓣龙卷撞上上古剑蛟,僵持只有一瞬,上古剑蛟就被花瓣龙卷冲得支零破碎。 如此良效,却没有让两位仙子开怀,而是纷纷露出惊悚的神色。 “糟糕,这上古剑蛟是假的!”秦百合刚念及于此,一头巨大的银色蛟龙,就悄无声息地出现在她的身后。 时间似乎在这一刻放缓! 秦百合一寸寸地艰难回头,眼角的余光正让她看到,方源真正变化出来的上古剑蛟张开血盆大口,牢牢罩住她渺小的身躯。那满口参差不齐的尖锐龙牙,闪烁着寒光,宛若一道道的战枪,光是看着就让秦百合不寒而栗! “方源,你堂堂八转战力,成名强者,居然偷袭!”另一边,尤婵尖声怒吼,震惊中夹带着愤怒。 方源有着如此巨大的优势,居然还实施偷袭的战术,简直是不要面皮,一点强者的风范都没有,无耻至极! 眼看着秦百合就要落入龙口,危机关头,尤婵打出史无前例的猛攻招数! 一股磅礴的雨势,颗颗雨滴尽皆拉长,宛若千万利箭,飚射向方源。 方源心底冷笑一声,不管不顾,嘴巴猛烈一咬。 咔嘣! 因为太过用力,上下牙齿相互撞击在一块,发出一道沉闷的声响。 “不——!”尤婵惊叫起来。 几乎与此同时,她的强猛雨势,被逆流护身印尽数反弹,攻向她自己。 尤婵连忙抵挡,手忙脚乱,这一刻深深地感受到自己的弱小。 “这还怎么打?” “他的防御手段,运用了逆流河,我的任何攻势都会反弹,被他所用,真是太过无耻了!” 尤婵如坠冰窟。 然而,当方源张开巨口时,却是没有任何的血肉和骨渣,只有一些花瓣在森森牙齿间飘落。 另一边,那飘飞在空中的巨大花瓣中,忽然长出一个身躯来。 身躯很快从花瓣中脱颖而出,正是赤身的秦百合,不着丝毫布缕。 关键时刻,她催动保命的杀招,让方源一击无功,秦百合真身暂逃离方源魔爪。 “百合!”尤婵惊喜交加。 秦百合却是一脸煞白,嘴唇都在颤抖。她从鬼门关逃得一命,刚刚的情形凶险之极,只要稍稍慢上一线,她就真会命丧当场。 周围花瓣扑来,密密麻麻,紧贴在秦百合的身上,转眼间就化为一片华丽的衣裳。 尤婵连忙飞过来,与其汇合。 两女警惕的目光,牢牢地投注在方源的身上,从她们的目光深处,还可看出她们的惊惶和恐惧。 上古剑蛟一击不中,却没有再次追击,而是用锐利的龙瞳,扫视周围。 “明白了,原来如此。”忽然,上古剑蛟开口,方源的声音回荡在两女的耳畔。 刷刷刷! 无数点紫色星辰,再次飚射而下,将整个战场中的所有花瓣,都顷刻泯灭。 秦百合娇躯狠狠一震。 方源此举让她没有了退路,她再无可能将那保命之法动用第二次了。 上古剑蛟呼啸一声,再次扑来。 二位仙子面色苍白,将双唇抿得紧紧,硬着头皮迎战。 这是生死存亡的关头。 两位女仙不敢有丝毫的藏私,各自使出压箱底的手段。 轰轰轰! 攻势猛烈,璀璨绚烂,宛若彩色烟火。 上古剑蛟穿梭在烟火之中,纵横自如,逆流护身印反弹一切攻势,大有万法不沾的逍遥! 两女的身上出现伤势,并且伤势加重的速度极快。 不过,方源短时间内居然取不了两女性命。 这两位仙子都是七转蛊仙,拥有不少保命的手段,底蕴深厚,成名已久,不是那么简单的。 “方源,不要动手了,我们投降了!” “我们承认你的强大,龙鱼生意我发誓从今往后,都绝不沾染。求你放过我们吧。” 又激战片刻,两女浑身浴血,气喘吁吁,一同开口求饶起来。 对于她们两人而言,这场战斗没有丝毫的胜算和希望。 至始至终,方源都占据上风,两女虽然顽强抵抗,但很明显是抵抗不了多久的。 “我们可以付出种种资源,大量财货,只要你放我们二人一马。” “没错,若是死拼,我们死前必定会自爆仙蛊,让你什么都得不到。” “我们不该与你为敌,这些龙鱼就都给你了,我们也受到了足够的教训,将来见到你,必定退避三舍。” “并且我们发誓,此战之后,终生不会与你为敌,更不会做出任何复仇的举动。” 二女接连开口,意见已经发成了一致。 “果然是俊杰,识时务。”上古剑蛟缓缓停手,身姿优雅的悬停在半空中。 冷漠的龙瞳中倒映着两女靓丽的身影,方源继续道:“那就先将你们各自的仙蛊,都奉送上来一只,先表明你们的诚意吧。” 二女顿时心头一紧,相互对视一眼,均感到方源真是难缠! 仙蛊一失,她们的战力就会急剧下降。 但要不献上仙蛊,自身的身家性命仍旧会处于危局之中。 迟疑了一下,尤婵当先道:“这个条件我们答应,不过为了防止意外,我们要先定下互不伤害的盟约,双方各自动用信道手段约束彼此。” “那就来吧。”方源点头。 然而,在接下来具体内容的磋商中,却是遇到了阻碍。 秦百合、尤婵强调,一旦方源违背盟约,就要立即遭受死亡的惩罚。这是方源不能接受的条件。 方源心中酝酿着阴谋。他有着洁身自好仙阵,本打算利用此阵,来消除身上的不利盟约。 但是这个方法,并不受方源操控,且不灵活,需要耗费一段时间,才能逐渐削除掉不利道痕。 若是即刻死亡,洁身自好仙阵就是无用的。 方源并未想过放走这两位蛊仙。 一旦放走她们,将来再想用同样的方法,埋伏她们就很难了。 而且,天庭方面说不定会为她们驱除盟约,那就会变得更加麻烦。龙鱼生意上,方源将会始终有一个强敌存在。 双方没有谈妥,两女也彻底认识到方源的真正意图。 “方源,看来你是铁了心,要置我们于死地了。” “就算是死,我们也不会让你有所收获!” 悲意填胸,二女死战不休。 方源冷笑,杀机越加浓厚。几番交手之后,他终于找寻到战机,一击即中,将秦百合大半的身躯都撕扯开来。 秦百合整个左半边身躯,都被撕开,露出内脏还有惨白断裂的肋骨。 “百合,我来助你!”尤婵心忧不已,赶来帮忙,哪里知道方源真正的目标却是她。 尤婵措手不及,被上古剑蛟一口咬中。 噗嗤。 浓郁的鲜血,混着牙齿的缝隙激射出数股来。 咔嚓咔嚓。 方源咀嚼几下,原本貌美如花的尤婵,彻底成为一滩肉骨混杂的泥酱,香消玉殒。 “啊,蝉儿!”秦百合见心爱的人被害,顿时发出凄厉的哀嚎声,她双眼通红,眼泪滚滚落下。 “方源你这个凶手,我和你拼了!”秦百合不再躲闪,冲向方源。 方源冷笑一声,使出一记仙道杀招紫念洞悉灵动星芒,破解开秦百合的防护。 旋即又张口,吐出一口璀璨夺目的剑光龙息。 龙息过去,秦百合的整个身躯都被轰得渣都不剩,只剩下一颗大好头颅,怒目圆睁,那娇美的容颜依旧还在,只是面庞多少有着扭曲,沾着鲜红的血迹。 方源悠悠飘飞过去,伸出龙爪,屈指一弹。 啪。 就像是西瓜坠落在地上,龙爪一下子弹破秦百合的脑袋,血骨和脑浆四下飞溅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