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七十二节:苦逼少年 - 蛊真人

第四百七十二节:苦逼少年

?影无邪、黑楼兰、白兔、妙音仙子都从方源的至尊仙窍中出来。 “接下来,我便要亲自探索梦境了。”方源微微侧身,对唐方明道。 唐方明心中一震,旋即了解方源的话外之意,苦笑一声:“请诸位仙子随我来。” 这座仙道蛊阵,遮护盗天梦境,本是唐方明操控。但接下来,唐方明却是主动割舍了一部分权力,交予影宗蛊仙,让她们和自己一同掌控这座仙阵。 这本是方源和唐家盟约的内容之一。 方源探索梦境的时候,魂魄本体遁出,进入梦境之中,肉身缺乏防护。 这个时候,自然是比较危险的。 所以,方源带出了影宗一众蛊仙,届时她们会为方源掩护。 这座仙道蛊阵,自然不能放任,完全交给外人掌控,所以影宗蛊仙插手,分割了这座仙阵的控制权力。 如此一来,不管是影宗成员,还是唐家方面,就能相互制衡,任何一方想要对方源肉身图谋不轨,都很难办。 方源做事,几乎是滴水不漏。 等到仙阵大半落入影宗掌控之后,他这才施施然遁出本体魂魄,直接钻入盗天梦境当中。 唐方明双眼一眨不眨,聚精会神地瞧着。 “这可是真正关键的手段了!”他甚至呼吸都有些急促起来,脑海中全是想要一探究竟的念头。 可惜光是这样看,怎么可能看出方源探索梦道的关键技艺呢? “这是……哪里?”方源进入梦中,视野骤变。 他发现自己化身成了一个小小少年,居住在一个破旧的帐篷之中。 帐篷里摆设非常简陋,只有一个破烂不堪的毛毯。 风一吹,帐篷呼呼作响,一股凉意直接倒灌进来,方源视线不由自主地转移,看到了帐篷边角的一个漏洞。 就连帐篷都是破的。 “可恶的家伙,揍了我一顿不说,还将我的帐篷划破!”方源化身的少年,咬牙切齿,暗含愤怒地自语道。 然后,这个少年就低下头,查看自己身上的伤势。 方源因此视线转移,看到“自己”身上破衣烂衫,非常穷困潦倒,胸膛胳膊上更是青一块紫一块。 少年伸手抚摸几处伤口,便有一股股的阵痛感,传到方源的心头。 “想我堂堂本杰孙,莫名其妙来到这个世界,重新成长,居然落到个被一帮少年欺凌的地步。也真是够了!” “这个世界也是够了,人们控制蛊虫来获得各种诡异的力量,简直像是一场噩梦。” “唉!若真的只是一场梦,为什么过了十几年,我都未有醒来?” 方源听着少年喃喃自语,顿时心头一震。 他是知道不少秘辛的,盗天魔尊乃是天外之魔,和他一样,从另外的世界穿越过来。 “盗天魔尊的本名,就是本杰孙。这么说来,我进入梦中,暂时化身成盗天魔尊本人了!只是现在他还只是凡人少年,并未开启蛊修的旅程呢。”方源心中顿时了然。 这时,少年盗天又开口自语道:“不过好在今夜就是族群中开启圣地的日子。只要进入了圣地当中,我就能开启空窍,之后就能修行,掌握蛊师的力量。” “唉!但愿这种力量,能够让我脱离这里,再次回到我的家园去!” 少年盗天说到这里,便忍着痛,龇牙咧嘴地站起身来,步履蹒跚地掀开帐篷门帘,来到外界。 方源仿佛是寄存在少年盗天身上的一股意志,他只有旁观的权利,无法操纵少年盗天。 这种情况对于方源而言,也是嫌少见到。 再尝试了全部手段,仍旧没有办法后,方源就只能继续旁观下去,任由梦境不断发展了。 少年盗天离开自家帐篷,来到外面。 顿时,一副月下绿洲图,映入方源的视野当中。 夜幕下,圆月高悬,洁白的月霜笼罩整片绿洲。 这片绿洲很小,中间是一个池塘,池塘周围驻扎着许多的帐篷。 这些帐篷有大有小,颜色各异,大多数都是灰色、白色,少部分则是黄色、金色、紫色。 这些颜色的帐篷,一般都很大,显示着帐篷主人高人一等的社会地位。 少年盗天羡慕地扫视一圈,又扭过头来,看了一眼自家的帐篷。 他的帐篷,又小又丑,黑色的污渍布满帐篷表面,还有破洞,呼呼地往里灌着夜间的凉风。 少年盗天皱起眉头,眼中傲意一闪即逝,冷哼道:“今夜过去,我就再不必住这种破陋的住处了!” 说完,他抬脚便走,向着帐篷的中央走去。 一路上,不时有少年从各自的帐篷中钻出来。 他们神色肃穆,不敢开口说一句话。 今夜是他们生命中最重要,最庄严,最神圣的时刻,按照西漠的习俗传统,今夜的少年们都要怀着敬畏之心,惜字如金。 谁要是说话太多,或者雀跃,或者哭嚎,都是失去风姿仪态,会遭受族中的严厉惩处,严重的情况下,甚至会遭受流放驱逐。 一旦流放驱逐,只是凡人的少年,基本上都是死路一条。 惩罚之重,可见一斑。 越来越多的少年,都向绿洲的中央走去,渐渐汇集成一股人流。 路途中,少年盗天自然碰到了痛揍他的那帮同龄人。 方源看去,只见他们个个人高马大,体格超出周围的少年一圈不说,身上的衣饰都是显贵一筹,表明各自的背景均是不俗。 这些人也看到了少年盗天,虽然不敢说话,但是恶狠狠的挑衅目光,却是展露无疑。 少年盗天冷哼一声,毫无畏惧。 双方一边走,一边怒目互视,来到绿洲中心的池塘。 池塘旁生长着茂密的芦苇,白色的芦苇开着花,在夜风中悠然摇曳,月光如清水挥洒,一只只野生的希望蛊在芦苇群中,影影倬倬,不断闪现,数量相当的多。 这不仅让方源回想起,他曾经在青茅山上,经历过的开窍场面。 虽然西漠的习俗和南疆不同,但本质上都是利用希望蛊开窍,可以说是大同小异。 一位位少年走进芦苇丛中,惊飞起一只只的野生希望蛊。 他们相继开出了空窍,各有忧愁悲喜。对于大多数的凡人而言,空窍的资质关系着他们一生的成就。 不过和南疆热闹的氛围不同,西漠这里至始至终,氛围都相当凝重。 就算是有人大悲大喜,都要死死克制住,让面容扭曲,让眼泪无声流淌,硬是不出声。 很快,就轮到了少年盗天。 他早已迫不及待,一经允许立即奔进了芦苇从中。 然而,他测试出来的资质,却是最差的丁等。丁等资质的蛊师,空窍中只能存储两到三成的真元,大多数蛊师只能是一转修为,很少能够到达二转的。 这种资质的蛊师,简直是毫无潜力和未来可言。 拥有丁等资质的蛊师,基本上可断定,一生都将是蛊师界的垫底人物了。 “怎么会!我怎么可能会是丁等资质?”少年盗天当场大叫。 “闭嘴!”监控局面的族中蛊师立即出手,将少年盗天拘拿下来,封住他的嘴。 少年盗天极力挣扎,族中蛊师冷哼一声,竖起手掌狠狠一劈。 少年盗天立即昏迷。 方源的视野也旋即陷入到一片黑暗之中。 他发现自己什么都做不了,就算是解梦杀招,都没有什么效果。 “越是庞大的梦境,就拥有越加强大的约束力。不过,解梦杀招没有效果,应当是我身处的这片梦境比较特殊。” 方源心中估料。 他尝试了一圈,没有任何成效,无奈之下,只好耐心等候。 ps:还有第二更,在10点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