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七十八节:胜了却很痛苦 - 蛊真人

第四百七十八节:胜了却很痛苦

?“卑鄙,太卑鄙了,居然偷袭!” “这个家伙心性卑劣,着实可恨。” “若按照双方实力,明显是他更弱一些的。” 周围人纷纷谴责少年盗天。 “你你你!”那对手从地上爬起来,愤怒的都口吃起来,手指指向半空中,愤怒地大喊,“你无耻!有、有种的咱们再,再比一次!” 却是他被杀招糊住了眼睛,根本不晓得方源在哪里,所以手指指的方向根本不对,场面颇有喜感。 方源冷笑:“成王败寇,还有什么好比的。呃……” 话还未说完,方源就说不出话来,因为他再次沦为盘观者,丧失了对这具肉身的操控。 盗天梦境又再度演绎下去。 少年盗天望着周围的群众,望着擂台下怒吼的对手,面色发白,全身都在颤抖! 他慢慢地抬起自己的双手,他感到震惊。 “为什么?为什么我就直接动用了那杀招糊眼灰了?” “我明明有实力,可以和他正面堂堂对战,然后将他轰下擂台去的。但为什么,我选择了偷袭?!” 少年盗天非常不喜欢偷袭这种行为,他觉得这是一件相当可耻的事情。 为什么要偷袭? 他喜欢的是正面堂堂正正的交手,而不是玩弄那些阴谋诡计。 他不喜欢,更准确地说,是不屑这样做。 但他偏偏这么做了! 脑海中传来沙枭的狂笑:“哈哈哈哈!太好笑了,太可乐了,乖孙子,你果然有你爷爷我的风采。这糊眼灰你明明没有练过,居然无师自通,使用得太溜了,偷袭的时间也掐的很准,一下子就克敌制胜。很好,很不错!” 沙枭连连称赞。 少年盗天都傻眼了。 是啊,他根本就没有演练过这个杀招,为什么会用出来?还用得这么溜?! “这一切简直莫名其妙!”少年盗天在心中大吼。 “哈哈哈,乖孙子,让爷爷来告诉你原因。你本来就是这样的人,你的天性就是如此,别压抑你自己了,释放你的本性吧。”沙枭大笑,落井下石。 少年盗天陷入到深深的震动,但旋即他眼中精芒一闪:“不,这不是我干的。是你对不对,是你控制了我的身体!” “嘿嘿,老夫虽然有这样的能力,但我真的没有做过。这一切都是你自己的选择啊,你应当心里清楚地很。”沙枭道。 “不,一定是你,我怎么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!”少年盗天却坚持己见。 “放屁!”沙枭破口大骂。 但这一次少年盗天却表现得很坚持,他一边争吵,一边走下了擂台。 他这表现,在周围人看来,却是相当自我,不把周围群众的指责听在耳中,因此谩骂声又上涨了一个台阶。 再次沦为旁观者的方源,却是心下震动。 对战的过程是他接手的,但其结果却是对接下来的梦境,产生了直接的影响。 少年盗天的震动,周围人态度的改变,毫无疑问,都将影响着接下来梦境的推演和发展。 这是方源探索梦境,还从未遇到的情况。 他之前探索,虽然参与程度远比这次探索盗天梦境要来得高,但是整体上梦境是不变的。 梦境的结果是定下来的,梦境通过的标准,也是死的。 “但这一次的盗天梦境,却给我一种活过来的感觉!很不简单!” 按照类型,这种梦境乃是写实梦境,还原了盗天魔尊生前的经历。但随着方源不断参与,恐怕这个梦境就会偏离变化。这种偏离变化积累越多,最终梦境演变的结果,会不会和原先截然不同呢? 方源感悟到这一点,不禁更加郑重谨慎起来。 很快,又到了第二次擂台战。 “我看你样子,似乎也不是一个小人。但上一场,就是你使得卑劣手段,暗算了我那堂弟吗?”这一次少年盗天的对手,是一位少女,眉宇间颇有英气。 少年盗天皱起眉头,他不想解释,但最终还是道:“这当中有些误会。” “呵,误会?” “我呸,明明就是偷袭,你居然还不承认?” “大庭广众之下,这么多双眼睛在看着,他竟然还想抵赖!” 擂台下的群众们喧嚷起来,很是气愤。 少女皱起眉头:“我不管你是不是误会,这一次我要为我堂弟报仇。所以我不仅要击败你,更要让你尝到足够多的苦头!来吧!” 说着,少女就要扑上去。 “等一等。”少年盗天忽然伸出手掌,“我还有话要说,你且听我说完,再动手也不迟啊。” “什么话,你尽管说,我会让你输得心服口服。”少女冷哼一声,停住脚步。 但就在这一刻,少年盗天忽然眼中阴芒一闪,伸手一扬。 凡道杀招——糊眼灰! 少女本有防备,但这白色的灰竟然透过她的防护手段,直接糊住了她一双秀眸。 “我擦,要遭!” “这小子,又玩阴的!!” “小心啊,他来了,快防守啊!!” 群众们大喊,声嘶力竭。 但这时少年盗天已经欺近少女,抬起右脚,眼看着就要把少女踹下去。 少女战斗经验居然不俗,眼睛看不见了,但双耳频动,居然能听风辨位! “我此刻双眼不能见人,拖下去,极为不利。必须速战速决,奠定胜局。”这么一刹那间,少女就有了明智的决断。 她轻喝一声,双手捏拳,不退反进,向着少年盗天直捣过去。 呼。 拳风骤起,吹拂少年盗天的头发。 这拳势相当威猛,显然是暗地里动用了蛊虫,不是单靠凡体能够发出的。 少年盗天若刚刚那一刻真的想踹,此刻必定收势不及,躲闪不开,被这双拳击中,立即就是个重伤落败的下场。 但此时此刻的少年盗天,并非是他自己,而是方源操纵。 方源心思多么深沉,明面上是来踹少女,实际上不过是一个把戏。 一方面是试探少女,毕竟眼睛糊住,还有其他手段侦查,蛊世界里永远不缺匪夷所思的手段。 另一方面,方源是想利用周围观战的人。 这些人的叫喊和提醒,就是对少女的误导。 少女双眼糊住,一下子又陷入到激烈的战斗当中,极有可能就来不及思考这些,下意识会觉得周围人提醒的是对的。 毕竟,周围的人有很多,而少女唯有她自己一人。 人都是有从众心理,这么多人都认为正确,少女很有可能也就觉得是对的。 果然如方源所料,少女双拳捣来,反守为攻。 方源嘿嘿一笑,从容地收起右腿,轻松闪躲开来,然后顺势拽住少女的拳头,往身侧一拉。 少女想一战而胜,用力太猛,反被方源借力打力。 方源趁机抬起膝盖,像是一杆大枪,对准少女的小腹凶猛地扎过去。 砰。 一声轻响,少女惨遭重创!紧闭的双眼都痛得睁开,秀色可餐的白皙脸蛋在刹那间变得通红,额头上更有青筋暴露。 她感觉自己的肚子里,大肠和脏腑都绞在了一起,痛得让她差点要停止了呼吸。 但还未等她再品尝这种剧痛的时候,方源又一记手刀,干脆利落地砍在了少女的后脖颈上。 一下子,少女就被方源打得昏迷过去。 扑通一声,她倒在了地上,一动不动。 方源获胜。 周围人寂静了一下,猛地沸腾起来。 “卑鄙,太卑鄙了!” “居然这样获胜,简直是无耻啊。” “太无耻了,可怜他的对手纯真,明明实力高出一筹,居然着了他的道!” 观战的人对少年盗天愤怒、鄙夷,对少女可惜、遗憾,嘈杂声一时不绝于耳。 “我怎么了?又是我动的手?!”方源再次旁观,而作为当事人的少年盗天,有一次惊呆了。 “哈哈哈,就是你动的手,一切都是你干的。”沙枭畅快大笑,“我可没有动什么手脚,你这一次也体会到了吧,整个战斗明明都是你自己的选择。” “不,这不是真的。我岂会是这样的……小人?!”少年盗天痛苦地闭上了双眼,眼皮子都在微微的颤抖着。 “的确是小人,不过,你爷爷我很欣赏你啊,乖孙子!你三下五除二,就解决了战斗,干净利落,迅速奠定胜局,你的无耻和卑鄙,很有我当年的风范。”说到这里,沙枭再度哈哈哈大笑起来。 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我这是怎么了?”少年盗天差点要落泪,他前世积累的荣耀感和价值观,都遭受了剧烈的重创。 “老夫听闻过一个说法,有一种人拥有天生的战斗天赋。当他陷入战斗的状态时,往往会有奇思妙想,还有敏锐的直觉,种种因素都能让他挖掘到最深处的自我,做出最符合本性的选择,从而尽全力争取到战斗的胜利。”沙枭道。 少年盗天:“……” 就这样,少年盗天的小比之路,如此这般的连胜下去。 每一次战斗,都是方源替代少年盗天,将整个战局纳入掌控当中。 虽然后面的对手都有了防范和警惕,但是方源是何等人物?他的战斗经验可谓浩瀚如海,这些小小的对手,哪怕是一个眼神的变化,都能让方源看出对方的谋算和想法。 这一场场的胜利,对于方源而言,唾手可得。 而对于当事人的少年盗天而言,却是一个非常痛苦的过程。 “难道我真的骨子里是这样的人?” “前世因为身在机甲之中,受到的刺激不够大?所以到了这个世界,亲自参战,迸发出了本性本能?” “我如此品性……愧对家族,愧对恩师的教诲,愧对我的姓氏啊!” 备注:第二更有点晚,不好意思。最近这段时间,至少半个月都要往返南京、扬州两地,今天是吃了教训,票提前买到了,所以回来的比较早。昨天真的悲催,票都没有了。不管怎么说,我会尽力两更的!另外通知一下,征收龙套的活动已经持续一段时间了。起点书评区的活动帖子,也要不少人投稿。应读者朋友们的要求,接下来我会在我的威信公众号“蛊真人”上,开一个龙套区,将龙套活动的范围扩大,方便另外一部分人参与。大家若有想法,可以投稿的!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