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八十八节:青家传承 - 蛊真人

第四百八十八节:青家传承

?“哦?还有这样的事。看来此人也有际遇。不过我说放过他,就会放过他,难道你想要我违背自己的话不成?”方源神色微动,微微侧身,看着房云、房棱二人,目光如冷电,直射过来。 房云和方源对视一眼,就感觉方源的目光,锋利无比,仿佛直刺入心,他连忙转移视线,不敢和方源对视。 同时,心中惊道:“我遇到的这位贵人,好生霸道,并不好相处啊。” 相反,房棱却是心中大定:“好,此人说一不二,就算是八转仙蛊放在眼前,如此巨大的诱惑,都坚持自己,可以说是自负至极。不过这是这样,我两人才有生机可言啊。” 想到这里,房棱便挣扎起身:“在下房棱,这位是族弟房云,谢过前辈搭救之恩。” “嗯。”方源淡淡地点点头,忽然伸出双手。 一股无形之力爆发出来,将房棱、房云吸摄到方源的手中来。 房棱心中猛地一跳,但按捺下来,房云则口中惊呼,面色慌张。 不过旋即,他二人发现方源是为他们解决束缚,这才放下心来。 败军老鬼的手段,对于方源而言,并不稀奇。很快,他就了解透彻,然后就出手,将这手段解除。 能束缚房云、房棱的自然是仙道手段,但方源本身就有“紫念洞悉灵动星芒”这等杀招手段,自然手到擒来,轻轻松松。 房棱、房云很快就恢复自由。 两人再谢,不过心情却都在起伏,均想:“这人好生霸道,虽然是搭救我俩,但从不问我俩的意愿,上来就动手。” 殊不知,这一切都是方源故意为之,他成功地将自己自负、强势的形象,深深地映入房家两位蛊仙的心头。 “你们可以称呼我为算不尽。”方源开口,主动介绍自己。 但第二句话,方源就下了逐客令:“我主修智道,继承了郑惊神的传承,所以今日救下你们。你们可以走了。” “啊?”房云一愣。 “前辈搭救之恩,晚辈牢记在心,此次回去定禀告部族。前辈您近日还在青鬼沙漠吗?”房棱拉了一下房云袖子,然后恭敬地询问道。 “这些魂兽于我有大用,我救你们非是图谋回报,且去且去。”方源挥手,神情冷淡,目光流露出一丝不耐烦的情绪。 房棱、房云不敢再打扰,一齐行礼之后,便转身飞走。 片刻后,双双消失在了天边。 “没想到这败军老鬼手中,居然还有一只八转仙蛊。也不知是什么蛊,房家两位蛊仙如何知晓,难道是败军老鬼在他们俩面前用过?”方源心中思量。 败军老鬼只有七转修为,却能用八转仙蛊,这说明他有特殊的法门,或者这只八转仙蛊类似态度蛊,十分极品。 不管哪一种原因,方源都很心动。 “不过……” “此时还不忙去找败军老鬼的麻烦。” 方源微微垂下眼帘,心中便泛起一份感应,指引着方源败军老鬼的方向。 依凭方源的性情,早就在动手之初,就在败军老鬼的身上种下了侦查手段。方源虽然放过了败军老鬼,但其实却暗中掌握着他的行踪。 换做以前,方源万万没有这种手段。但最近这段时间,他沉静下来,一门心思苦修熟练,手段之多,已经今非昔比。 “族兄,你说我那贵人会不会知道败军老鬼有了那八转仙蛊,所以想赶紧支开我们,自己再去找败军老鬼的麻烦?”飞行的路上,房云忽然道。 房棱沉思了一下,缓缓摇头:“依我对算不尽前辈的了解,应当不会。” 房云忍不住笑出声来:“听你这话音,好像你和前辈多熟悉似的。你不是和我一样,初次见到前辈,然后就被前辈赶走了吗?” 房棱看了房云一眼:“八转仙蛊的确事关重大,但这位前辈性情却是孤傲得很。我恐怕不会看错。另外,我们没有明确地告知他八转仙蛊是什么。若前辈真想要去捉拿败军老鬼,岂会不旁敲侧击,向我们打听这只八转仙蛊究竟是什么?威能又如何呢?” 房云听了这番话,一拍额头:“族兄分析的是,看来这位前辈真的不想去追杀败军老鬼了。唉!这败军老鬼可是狠狠折磨了我俩一顿,我还指望前辈能收拾了他呢。” 房棱摇摇头:“那只八转仙蛊魂兽令,能够号令魂兽。前辈若是率领他的魂兽大军前去,恐怕要受巨大损失。我们还是先回去,将此事告知家族,让太上长老们定夺吧。” 青鬼沙漠就在房家的领地附近,房云、房棱飞了一阵后,就来到一处仙阵当中。 顺着这座仙阵,他们挪移漫长距离,直接回到家族大本营。 房云、房棱便相互分别,房棱前去太上大长老处汇报,房云则回到太上二长老房睇长处,禀明此事。 房家事务,基本上是由太上大长老、二长老定夺。 听闻此事之后,两位长老安抚下房棱、房云后,便会面商讨此事。 太上二长老见面便问:“大长老可知郑惊神?” 太上大长老微微点头:“此人是数万年前,一位散修传奇,和我房家颇有渊源。早年修行时,得到过我房家的资助,更且和我房家一位先祖有了恋情。只可惜先祖战死,郑惊神才未加入房家。” 太上二长老听了这话,顿时明白过来。 虽说超级势力注重亲切和血脉的联系,但也时常会吸收新血。尤其是发现了某些蛊仙种子时,这些超级势力往往都会出手,资助一二。 若是这些人,真的成为了蛊仙,超级势力便会将其吸收,成为自家一员。 当然,这种情况非常罕见。 一来,是因为随手资助,程度不高,凡人想要升仙,可能微渺。 二来,就算成就了蛊仙,大多都是天资卓绝,心中有着想法的精英人物,未必会心甘情愿地加入超级势力。 不过就算这些人不想加入,之前的情分也足以让其亲近。 单凭拉拢了散仙这点,超级势力所做的先前投资,就绝对稳赚不亏。 郑惊神就是这样的显著例子,若不是后来出现意外,他就真的会加入房家。 当然,方式肯定是入赘。 他将来的儿女,也都会姓房。 “郑惊神此事,颇为隐秘,世人多有不知。这位算不尽,恐怕所言不假。”太上大长老又补充道。 二长老微微皱眉:“事情未得到验证之前,一切都不好说。若是他和败军老鬼是一伙的,都有这种可能。” 太上大长老目光沉凝下来:“若是真的是这种情况,那么算不尽和败军老鬼合谋,故意接近我房家,恐怕就是为了青家遗藏了。” 方源故意示好,搭救房家两位蛊仙,当然是有他的图谋。 不过在房家两位太上长老的谈话中,却是将他和败军老鬼牵扯到一起,更牵扯到了青家。 这个青家,说起来也是超级势力,只可惜已经灭族许久。 屠戮青家全族的,不是别人,正是年轻时代的幽魂魔尊。 幽魂魔尊并未成尊的时候,因为某个不可调和的矛盾,以一人之力和青家上下激战。 青家当时若是料到幽魂会在将来成尊,必定不敢和这样的人物放对。可惜的是,青家依仗自己人多势众,家大业大,刚开始时很是轻视幽魂。 结果,幽魂魔尊一步步壮大,以战养战,越战越强。最终找上门来,将整个青家屠戮得干干净净,青家大本营在激战中,化为乌有。青家众多蛊仙陨落,幽魂的杀招道痕,蛊仙陨落,仙窍崩灭的道痕,也都印刻在战场上,便形成了如今的青鬼沙漠。 所谓“青鬼”,正是指的“青家”这个曾经的超级势力。 青家虽然灭亡,但是传闻中,青家太上大长老临死之前,将部族的资产统统封印,埋藏在青鬼沙漠的某一位置,并且留下传承。 这个传承的继承要求,只有一点,就是将来继承者必须为青家报仇,把幽魂打杀了!若是幽魂已经死了,那就将报仇的对象转移到幽魂的亲朋徒弟身上。 遗憾的是,幽魂最后成就了魔尊,整个天下都不是他的对手,那个时代就匍匐在他的脚下。青家传承更像是一个笑话。 房家到底是距离青鬼沙漠最近的超级势力,所谓近水楼台先得月。青家灭亡的那个时代,房家先祖们就开始积极搜寻青家传承的线索。 经过一代代人的努力,这些零碎不堪的线索,被拼凑起来,变得越来越有价值。 到了这一代,线索已经足够完善,有了模糊感应之法,进入了四处搜寻青鬼沙漠的阶段。 太上大长老叹了一口气,道:“掌控青鬼沙漠,我们房家有心无力,不谈没有制约魂兽的手段,就是能抽调的蛊仙人手也少。若非如此,也无须让房棱、房云两个后辈来冒险了。没想到的是,他们这次冒险,还牵扯出了败军老鬼、算不尽这等人物。” “败军老鬼我听闻过他的名号,他居然有一只八转仙蛊魂兽令!而那算不尽也忽然出现,来历神秘,手段高超。不管这两人关系如何,他们都是我房家探索青家传承,绕不过去的阻碍啊。” 太上二长老点头。 房家家大业大,蛊仙人手都要镇守四面八方。但青家传承也同样诱人,尤其是线索中提到的那座仙蛊屋豆神宫,更是元莲仙尊所创,留在西漠之物!价值极高,在历史上留下过浓墨重彩的一笔。 房家本身就以蛊屋闻名于世,豆神宫对于房家,意义非同小可。房家要开启青家传承,得到豆神宫的决心,早已经不是一代两代的事情了,而是后继有人,前仆后继!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