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六十四节:激战 - 蛊真人

第一百六十四节:激战

?要对战雷冠头狼,就得主动出击。它的力量太强大了,若是将它放入山寨当中,将会造成巨大的损失。 这只队伍实力强大,以四转修为的族长古月博为箭头,其他家老为后援,极具冲击力量。 狼潮汹涌,而他们则逆流而上,配合严谨,宛若一艘战船,劈开风浪,勇往直前。 所到之处,简直是所向披靡! 越是接近雷光头狼,来自狼潮的压力就越大。 古月博满脸沉静,忽然伸出右掌,往前方凌厉地一切。 刷! 一轮金黄色的月刃,足有成人大小,霎时间形成,向着前方飞射而出。 刷刷刷! 刚飞出几米远,这月轮忽然一阵变化,从一轮分化成三片。 三片月轮,并肩而行,带出呼啸的风声,如刀割肉一般,犁开三道血路。 群狼无不翻仰而倒,碎肢乱飞,惨叫连连。 一只狂电狼低吼一声,从右侧,向蛊师们狠狠地扑杀过来。 “让我来!”一位家老猛地一口气,忽然从干瘦的模样,变成了一个大胖子。 砰的一声。 他用圆溜溜的肚皮,将这只狂电狼直接顶飞。 狂电狼来势汹汹,冲撞力量越大,反弹力量就越强,它被高高地抛飞出去,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,然后落到数百米之远。 其余家老,亦是各显神通。 有的长发如针,不时发射,扫倒一片片电狼。 有的身罩虚光甲胄,硬扛着电狼的撕咬。 雷冠头狼从半坐的状态,缓缓地站立起来。它紧紧地盯着蛊师们冲向自己,幽亮的双眼中闪过警惕的光。 它咧开狼嘴,发出低吼声,露出尖锐参差的狼牙。 一只只狂电狼、豪电狼听到它的吼叫声,立即调动起来,纷纷向蛊师们扑去。 蛊师们冲势顿缓,受到强大的阻碍。 “族长!” “诸位家老拜托了!” “一定要赢啊……” 无数双目光,都聚焦在他们的身上。无数声呐喊,在族人们的心中响起。 这是最关键的一战。 若是战败,整个山寨就要面临灭亡的危机。若是胜了,狼潮最艰难的时刻,就熬了过来。 这是决定古月一族生死存亡的一战! 家老们无人退缩,浴血推进,虽然没有损失一人,但是身上无不带伤。 他们杀透重围,直面雷冠头狼,向它狠狠冲杀过去。 疗光蛊。 忽然一位中年女家老,伸出双手,一股洁白的温暖光流,涌动而出。它先是流到族长的身上,然后相继折射到一个个的家老身上。 这是三转蛊虫,能群体治疗,顿时令蛊师们伤口停止流血,轻伤痊愈,重伤恢复大半。 “接战!”古月博大吼一声。 五位家老听到信号,纷纷甩手,朝天空射出一记月刃。 一位家老忽然咆哮起来,浑身肌肉贲发,硬生生地膨胀三倍,变化为一只白毛大猩猩。 它纵身一跃,跳到队伍前方,双手十指互搭。 古月博一脚踩在它的双手上,它低吼一声,蹬脚拔腰,浑身用力,将古月博抛上天空。 邀月蛊。 古月博摊开左手,散发出一团朦胧的,漩涡状的紫色月光。 家老们射向空中的月刃,纷纷被这紫月漩光吸引过去,一一吞并。 “斩!” 古月博双眼厉芒一闪,舌绽春雷,由上而下,猛地劈掌。 呼! 风雷声骤起,一记紫色月刃,比马车还大,狠狠地劈向雷冠头狼。 这月刃似缓实快,几乎刹那之间,就斩中目标。 雷冠头狼吼叫一声,于千钧一发之际,浑身亮起一片雷光护甲。 轰! 下一刻,剧烈的爆炸声响起,天空被幽蓝的雷霆电光和深邃的紫魅月光充斥。 无数人眯起双眼,气浪澎湃,卷飞周围无数的普通电狼。 强烈的光芒消失之后,蛊师们已经和雷冠头狼激战在一块。 家老们无不经验丰富,配合默契。 一位老者白发飘飘,绵绵不绝的发针如雨。一位女子鼻孔火气如蛇缭绕,喷吐出一波波的橘黄火焰,从两侧进攻。 三位蛊师,一位化身白猿,一位浑身肌肤化为精钢,牵制雷冠头狼。一位不断抛出傀儡蛊,灌注真元,变成藤甲草兵,或是红枪木卒,充当炮灰,吸引火力。 治疗蛊师们待在外围,不时催发疗光蛊,身边亦有防御蛊师细心保护。 雷冠头狼被一下打懵了,它的右前肢上,有一个巨大的伤口,血流不止。这是刚刚那记紫色月刃的战果。 它低吼连连,陷入到蛊师们的精心布局当中。有心发力却不得施展。 蛊师们则在它的身边腾挪跳跃,仿佛是猫狗身边的跳蚤。不断腾挪,拉扯空间,配合默契至极。 但好景不长,雷冠头狼开始渐渐适应,身上伤口不断愈合。 很明显,它的身上寄居着治疗类蛊虫。这是个很糟糕的消息。 治疗蛊虫存在,就代表着这将是一场消耗战。 野生的蛊虫可以直接动用空气中的天然真元,但蛊师们却只能消耗空窍中储备的真元。 战到一刻钟后,雷冠头狼忽然仰天长啸一声,浑身激流电闪,速度猛增一倍。 那家老化身的白猿,没有躲闪及时,猝不及防之下,被雷冠头狼一口咬中,头颅一甩,就撕扯成两半。 它把战线撕开一条缝隙,狼尾连甩,一阵阵的紫蓝色电浆喷涌,蛊师们只能连连后退。 危难时,族长古月博挺身而出。 他是四转强者,攻势凌厉,防御卓绝,如中流砥柱,拼尽全力,挽回危局。 山石崩塌,光影爆散,战团扩大,余波肆虐战场,没有一只电狼胆敢参入战团。 战况越加惨烈。雷冠头狼身上的伤势越积越重,血流不止,有的伤口甚至深可见骨。蛊师们同样损失惨重,先后牺牲了六位家老。若不是山寨中的家老,紧急出动,进行支援,恐怕早就崩盘。 “大家坚持住,坚持就将胜利!”古月博杀得双眼通红,声音嘶哑,极力鼓动士气。 但就在这时,雷冠头狼忽然狂暴起来,浑身笼罩住一层鲜艳的红光。 四转狂暴蛊! 它的力量、速度、敏捷等等各项素质,均在原来的基础上,猛地暴涨了两倍。 砰! 一声巨响,它右爪一拍,将一位家老彻底拍成肉泥。 它狼尾一甩,霎时间风声大作,一张电网飞来,将一片的草木傀儡罩住,顷刻间烤成焦炭。 “不行了!我的傀儡蛊已经消耗光了!”家老仓惶地大叫着。 情势急转直下,万兽王的恐怖真正展现出来,令人绝望。 古月博眉头深锁,几乎要将一口钢牙咬碎,他忽然高喊:“困住他,用铁链蛇!” 众家老听了,纷纷心中凛然。 早在狼潮开始时,他们就推演了无数战术。这个战术,是万不得已才用出来的手段! “风索蛊!”一位家老大叫,从鼻腔中喷出一股绿风,缠上雷冠头狼的脚爪。 “泥沼蛊!”另一位家老低吼,蹲下身子,双掌往地面猛地一拍。雷冠头狼脚下的土地,立即化为一片泥泞。 如此双管齐下,顿令雷冠头狼动势一缓。 趁此良机,其余家老纷纷伸手,从衣袖中,裤腿里射出一道道黑影。 这黑影均有一个拳头粗细,每道均有两米多长。仔细一看,每一道黑影均是一只蛇蛊。 这蛇形如铁链,浑身黑幽,一圈圈的铁环串绕着,唯有蛇头还算正常。 飞射出去后,它们在地上蜿蜒游走,迅速地攀上雷冠头狼的身躯。 它们首尾相连,相互紧紧地咬合在一起,眨眼间就合并组成了一张铁网,扎根在地上,将雷冠头狼困在原地。 但这情形也只是暂时的,随着雷冠头狼的不断挣扎,一根根铁链不断地崩断。只消五六分钟,这铁链蛇阵就分崩瓦解,再也困不住雷冠头狼。 “赤光、索平留下,防止狼群冲击铁链,其余人等,和我撤回山寨!”古月博冷喝一声,竟然选择了撤退。 不过其他家老,却毫无意外之色,显然已经知道族长的用意。 他们撤回山寨,立即有家老接应:“族长大人,一切都准备好了!” 古月博点点头,率众来到家主阁。 在家主阁前的广场中,已经席地而坐了许多蛊师,足有上百人。 这些蛊师,无不是重伤号,短期内根本不能再上战场,一个个脸上带着视死如归的坦然神色。至于那些腿脚还便利的,都在前线奋战。 战斗到此时,家族中已经竭尽全力了。战况吃紧的时候,甚至连凡人们都被发动起来,用一条条的人命铸成血肉长城,来暂时挡住狼潮,为蛊师们争取喘息之机。 古月博和一干家老,来到家主阁的祠堂中。 在祖先们的牌位下,他们均跪倒在地板上。 “先祖在上,后辈惭愧!狼潮汹涌,山寨已经陷入生死存亡之际。恳求先祖出手相助!”古月博沉声说完,祠堂中就陷入死一般的沉寂。 滴答滴答。 一些家老的血液,从匆匆包扎的伤口中渗出来,滴在地板上。 古月博和众家老都屏住呼吸,大气都不敢喘。 昔年,一代族长预感到死亡将临,便离开山寨,在临走前,留下遗嘱。若今后家族遭受厄难,有灭亡危机,便可向自己牌位祈祷,倒时就有蛊虫从天而降,相助家族渡过难关。 历史上,古月一族遭受过几次重大危机,均是如此渡过劫难。 这是古月一族的最后底牌!(未完待续。)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