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零一节:谈崩 - 蛊真人

第五百零一节:谈崩

?方源冷哼一声,毫无心虚地直视房化生,目光冷然,态度更加强硬。 在众人的目光中,他开口道:“我算不尽乃是智道蛊仙,真以为我这么轻易就能欺瞒吗?你们房家两位蛊仙,为何之前落入到败军老鬼手中?这一次交手,房家的援军来得也太过及时,随意之间就能调动两座七转仙蛊屋,数位蛊仙。什么时候,房家的蛊仙已经多到可以随意如此调遣了?” 落英馆中,顿时一片安静。 方源拥有种种智道手段,之前是不知情而已,一旦知情,立即就从蛛丝马迹中察觉了到了许多端倪。 房沉脸色微变,随后目光变得更加阴沉。 房棱、房云相互对视一眼,脸上均有尴尬神情。 房化生却哈哈大笑,不愧是老江湖。 他朗声笑道:“算不尽仙友所料不错,我也就明人不说暗话,直接告诉你吧。这是房家战略,数代人筹谋,对于当下的这座八转仙蛊屋势在必得!仙友若能助我族一臂之力,必然加以重谢。请看这个。” 说着,他取出一只信道凡蛊,递给方源。 方源取之一看,这是另外一份盟约。 盟约规定:只要方源帮助房家,一起合力,谋取了八转仙蛊屋豆神宫,那么房家将会酬谢七转仙蛊,开放房家库藏,任由方源挑选一只。并且还有其他六转、七转仙材若干。 当然,保密是第一要点。 信道蛊虫中强调,就算方源不签订这个条约,选择放弃,那么房家也不阻拦。但请方源去往一地,安静修养一段时间,并且签下另外一番保密协约。 “哦?豆神宫,莫非就是传说中元莲仙尊创建出来的那座仙蛊屋?” “有关这座仙蛊屋的情报,非常稀少,就算是影宗真传中也没有提及多少具体的内容。” “房家图谋此屋已久,看来应当就是豆神宫了。” “八转仙蛊屋,又是元莲仙尊所创的豆神宫……房家又出动这么多人力、物力,自然要保密。” 方源沉吟起来。 保密的协议并不过分,若换做方源,他也会这么做。 房家表现得已经很是客气,当然,这也是因为方源实力不俗,本身又是罕见的智道蛊仙,房家也想要拉拢他。 同时,因为涉及到豆神宫,房家也要小心翼翼,在此期间,任何选择和决定都会非常小心稳妥,不愿意轻易恶了方源。 万一这人有着诡谲手段,坏了房家大事怎么办? 现在对于方源而言,问题不在于保密,而在于这场机缘中,他能捞取到什么好处。 最大的好处,无疑就是仙蛊屋豆神宫了! 方源能力战八转,因此就算现在待在落英馆中,身旁又有这么多的房家蛊仙,方源要闯出去也是非常容易轻松的。 但是为了一个还未到手的豆神宫,就要恶了房家,未免有些得不偿失。 且不说方源能不能争得过准备充分的房家,就算是豆神宫本身,方源要镇压住,也非常困难。 再加上方源还想从青鬼沙漠中,长期猎取海量魂核,供应自家修行…… 方源深入思考一番,决定不妨先虚以委蛇,和房家撕破脸皮未免太早了一些。就算定下了盟约,也不是不可以解除的。 就算当下无法解除,方源也有手段可以遏制、延缓,然后争取时间,动用仙道杀招洁身自好。若是此招还不见效,方源还能跑到北原,借取仙蛊不和在乎,形成仙道杀招不在乎。 于是,方源开口:“贵族若是夺得了八转仙蛊屋豆神宫,整个房家必定一跃而上,成就西漠第一。霸业近在咫尺,贵族却只想用这些来收买人心,未免太过寒酸了点吧?” 说道这里,方源顿了顿,直接捏碎了信道凡蛊,背负双手又继续道:“其实,收买他人或许可以,但是要收买我,这条件就太低微了。” 房化生见方源一脸傲意,心想:“情报无误,此人果然自负得很!” 他的嘴上则挂着笑容,对方源道:“哦?这么说来,算不尽仙友是想参与此事,和我们房家一同行动了?这当然更好!” “毕竟是豆神宫,源自元莲仙尊,传闻之物。这样的盛况,我怎能不参与一手呢?再者说,我若不参与,你们房家真的能放心吗?”方源眼中闪烁着冷光。 房化生赞道:“哈哈哈,仙友善解人意也!既然仙友有意,我们房家也不会小气,有什么条件,尽可以谈。不过……什么样的贡献,才有什么样的报酬,这一点仙友应当赞同的吧?” 方源笑了笑:“这是自然。我们先算算账。首先我就算不出手,一直旁观,对此事保密就是贡献,帮助了房家。这一点,你们要给我报酬。其次,我救下了房棱、房云,虽然是心情上佳,随手救下,但无疑也帮助了你们房家图谋豆神宫。先前不要报酬,但现在情况不同,这一点需要酬劳。再者,我被追杀,又竭力帮助落英馆,斗战强敌,凶险至极,更需要报酬。再再者,我竭力相助,你们房家却有人污蔑我的好意,使我心情不好,也得有所赔偿。” 房棱、房云看着方源侃侃而谈,一时间都呆了。 “怎么还牵扯了我?”房沉也惊愕住,“而且……心情不好,也要赔偿?!” 房化生的一张老脸上,眼角不断地跳动,他忽然意识到,和眼前这么一位智道蛊仙打交道,恐怕是一场艰难的任务! 方源坐地起价,房化生则讨价还价。 但他哪里会是方源的对手? 方源将账目故意说得繁杂无比,条条列举。房化生和他讨价还价,改了后面一条,方源就说:既然这条改了,那么前面谈好的也要改一改。 诸如此类的手段,很快房化生就被方源的一笔笔账目绕晕,节节败退。 方源却不饶人,得寸进尺,穷追猛打。 最后谈出的价格,超出房化生的底线。 “这个条件,我是不能接受的。算不尽仙友不妨再考虑考虑,我就在那鸡笼犬舍仙蛊屋之中,若是仙友想好了,大可寻我定下盟约。”他满脸铁青之色,抛下这句话后,拂袖而走。 离开了落英馆后,房化生就钻进了鸡笼犬舍里头。 谈崩了! 房沉偷偷看了一眼方源,目光中隐藏着幸灾乐祸。, 房棱、房云心情复杂,一方面方源乃是他们的救命恩人,另一方面却是家族利益。因此两人不发一言,至始至终都保持沉默。 方源却淡淡而笑,房化生所说是他不能接受,并不代表房家不能接受。此事重大,房化生离开这里,是招架不住方源。故意这么说,也是一种谈判谋略。 “呵呵,房家图谋豆神宫,且不论未来成败,我必得定下有利于我的盟约。一来伪装出诚意,二来我图谋不到豆神宫,这份盟约就是补偿。” 房家派遣太上三长老过来,本身就是留下了退路。 当代房家,向来以房家太上大长老决断,太上二长老筹谋,这两人才是房家真正的话事人。方源要和房家订盟,自然是要找他们两人之一。 “房家太上大长老乃是八转修为,二长老房睇长则是智道大宗师,但修为是七转。接下来大概就是他出场过来。” 果不其然,片刻之后,一座仙蛊屋飞临过来,正是那问津坞。 仙蛊屋还在天边时,房化生就钻出鸡笼犬舍,疾飞过去。 很快,房化生进了问津坞:“二长老,事情如何?” 房睇长便道:“那豆神宫越飞越快,问津坞速度不及豆神宫,不过却已施展了追踪杀招,豆神宫跑不了。当下要做的,是修复落英馆,结合三屋,布置出战场杀招桃花迷林,困住豆神宫,确保万无一失。” 房化生便又禀告道:“那算不尽甚是难缠,得寸进尺,我和他谈崩了。” “还没有谈妥吗?”房睇长笑了笑,眼中精芒一闪。 房化生苦笑:“他言辞犀利,丝丝入扣,处处陷阱,我不是他的对手。不过他一直都待在落英馆中,再没有出去过。那里面可无法和外界沟通,这是他主动避嫌。虽然他言辞逼迫我,不过还是想和我族定下盟约,参与此事,显露了诚意。” 房睇长沉吟起来:“这也未必是诚意,或许是他有恃无恐。房安蕾受伤,他脱不了嫌疑。不过家族大计,就在眼前,容忍一些也是无妨。正所谓,小不忍则乱大谋。谈崩之后,这人一直留在落英馆中,恐怕还是想和我亲自谈判。也罢,我见他一见吧。” 问津坞落下地面,房睇长当即现身,进入落英馆中,与方源见面。 这是双方第一次初次见面。 房睇长观察方源,暗暗点头,心中评价:骄傲自负,必有过人之处。别的不说,单单之前从豆神宫等围杀中逃得一命,就可见能干。况且又是修行智道,不可小视。 方源则打量房睇长,见他容貌普通,似乎平平凡凡,心中却是一凛:“此人就是房睇长?一身仙气居然收敛至无,就连我也看不出丝毫破绽,隐藏很深,不愧是智道大宗师!”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