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零三节:青甲菜园 - 蛊真人

第五百零三节:青甲菜园

?中洲元莲派,本来就是元莲仙尊所创。在元莲时代,此派是当之无愧的中洲十大古派第一! 而到了现在,却是沦为中流。 世事无常,沧海桑田,不论组织和个人,都会有起起伏伏,没有至始至终的兴盛强势,也没有常年不变的衰落不堪。 作为元莲派的太上大长老,陈衣掌握着元莲真传,因此对于豆神宫,有着强大的干预和影响的能力。 紫薇仙子知人善用,知道如此所以也不派遣其他人来辅助陈衣,单靠陈衣一人,收服豆神宫,除掉太古传奇魂兽青仇,就是一件十拿九稳之事。 不过,事情在中途中却出现了一点变化。 “这个青仇,因为幽魂魔尊,又在豆神宫中成形,本身就具有因果神树的某些妙能。因此它对于任何和幽魂魔尊关系密切的人和物、都有强烈的感应,我若是能收服了它,不仅可以研究借鉴,提升我自己对因果神树杀招的理解,还可以利用它,来搜寻影宗残余的下落!” 陈衣怦然心动。 收服豆神宫,除去青仇,并不困难。原本会有些麻烦,但是现在青仇陷入虚弱的状态,已经被豆神宫彻底镇压。 而陈衣本身就是八转蛊仙,元莲派的太上大长老,战力雄浑,再借助豆神宫,除掉青仇是没有什么问题的。 不过,陈衣却有更深一层的考量。 他在元莲派中乃是太上大长老,万人之上!但是此事一成,他就要到天庭去,自然就不能是元莲派的太上大长老了,这一去一来,之间就有落差。 天庭便是世间最大的门派,陈衣加入,自然是新进之人,地位是最低的。 陈衣这种人物,长年累月都是太上大长老,饱尝权利滋味,身处巅峰。这种地位落差,他自然不会感到舒适,更想着如何去改变,去将地位提高。 要在天庭中提高自身地位,说难不难,说容易也不容易,无非就是立功,贡献。 “若是掌控青仇,就是追踪影宗余孽的利器,我在天庭当中必然得到重用。今后做出贡献,便能迅速摆脱尴尬局面,地位、实力都能得到提升。” “元莲祖师,虽然有因果神树,但此招到底是木道本质,祖师必定无法推测出现在的具体情况。若是祖师知道今天的情形,他一定会理解我,认可我所做出的选择。” 陈衣做出决定,潜入豆神宫后,立即配合豆神宫,一边继续镇压住青仇,另一边则尝试强行压服这头传奇太古魂兽。 就在他实施的过程中,房家蛊仙来临,布置出了仙道战场杀招桃花迷林。 这东西一布置出来,就立即被陈衣感受到。 “到底是来了。”陈衣脸上一片平静,并不慌乱。房家的到来,也在他的意料当中。 “去吧。”陈衣站在大殿当中,面对着青仇,挥挥衣袖,对败军老鬼、鹰姬下令。 这么一会儿工夫,他已经将这两人暂时折服。 败军老鬼和鹰姬原本想要反抗,但是得知陈衣的修为和来历,再加上豆神宫都被陈衣干涉,将他们的主人死死镇压,这两人当即改弦易辙,被陈衣说驱策。 吼吼! 豆神宫大门打开,大量的魂兽,蜂拥而出。 而在另一边,房家。 房睇长身为智道大宗师,又是太上二长老,当仁不让地担当了统领之职。 他一声令下,顿时从三座仙蛊屋中各飞出数位蛊仙,向最中央的豆神宫袭击而去。 “这桃花迷林果然玄妙!在现实中,这座豆神宫应当是藏身在沙漠地底的深处,但被桃花迷林罩住之后,就显现在了桃花林中,醒目无比。”方源仍旧位于问津坞中观战,此时眼底绽**芒,对桃花迷林大加赞赏。 仙道战场杀招能够无中生有,营造出利于蛊仙作战的战斗环境。 桃花迷林杀招在这方面建树极高,居然将之前的沙漠地脉都改变掉,并且将隐藏在地下的豆神宫,直接显现出来。 这当中的玄妙,方源完全看不透,只能猜测一二。 房家的三座仙蛊屋隐形匿迹,不见踪影。它们充当三大核心,里面的蛊仙不断耗费仙元,撑起了桃花迷林战场杀招。 这片偌大的战场,广阔至极,到处都是桃花林木。 而在这桃花林的最中央,是一座形制宏伟的仙蛊屋豆神宫。 此时,豆神宫殿门大开,里面奔出大量的魂兽。荒级魂兽,上古魂兽,乃至太古魂兽都有三头! 这三头太古魂兽,自然便是那之前和方源、房安蕾交手的双翅黑蟒、牛身豹尾以及双手单目的巨人。 而房家的蛊仙则有六位,两位六转,四位七转,房棱、房云、房沉都在其中,房家太上三长老房化生亲自统领。 那些魂兽奔出豆神宫后,竟没有直扑房家蛊仙,而是围绕着豆神宫,静静站住,形成一个偌大的圆阵,将豆神宫围在中央。 轰轰轰! 双方交手,房家蛊仙下一刻都感到了惊愕。 他们轰击过去的杀招,在魂兽群中爆发各种威能,但是当光焰消散,这些魂兽居然受伤极小,并且伤势都以一种极其恐怖的速度快速复原。 “怎么会这样?” “这些魂兽似乎有章法,每一个位置都有玄机。” 正疑惑着的时候,豆神宫中陈衣轻喝一声,旋即豆神宫首先闪耀出璀璨的青光,随后这些魂兽的身体最深处,一抹青意被青光勾引出来。 咔嚓嚓。 一连串的清脆响声,这些青光凝聚成木制的战甲,披在魂兽们的身上,将它们从头到脚都牢牢护住。 方源不明所以,问津坞中,房睇长却是面色微微一变,口中低呼出声:“这是豆神宫的仙道杀招——青甲菜园。” “青甲菜园?”方源疑问。 房睇长望了他一眼,苦笑道:“房家收集的情报,也就止于此,只是知道这个名字,和大概的表象,真正的威能效用,都是一无所知。” 方源眼中流露出浓烈的兴趣,他目不转睛地望向战场:“此招和元莲仙尊有关,定然是不简单的。应先试探一二。” 房睇长点头:“也只有如此了。” ps:今天一更,明天两更。(未完待续。)